长平

假如高瑜有罪,人人都该受罚

多次获得国际大奖、两次入狱的资深记者高瑜,上周再一次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的罪名,被北京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与这一判决在国际社会引起的强烈反响相比,中国网络上几近沉默。

更多

长平:兑现承诺,放过叶海燕

在很多女权主义者看来,女性身体的每一层包装,都带有男性霸权文化的信息。“裸体”作为政治抗争的武器,虽有争议,但几乎没有人否认这是一种言论表达。

更多

国家黑客“整治"港人

为了抹黑香港和平占中运动,国家出动了黑客和特务来展开资讯战。这场"战争"涉及盗取资讯、散播监控软件、手机应用程式及虚假讯息···

更多

筷搜是地沟油的克星吗?

百度最近推出了“筷搜”产品,利用大数据计算来检测食品中的毒药。但筷搜的问题不在科技,而在社会管理。

更多

中国庄严宣告保护个人信息?

“首例在华外国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的两名被告分别获刑两年六个月及两年,并被罚款及驱逐出境。但能够提供户籍信息、出入境记录、移动电话通话记录等资料的机构或者个人都是谁?他们出售个人信息的收益呢?

更多

“两禁”难禁记者腐败

中国的新闻敲诈勒索来自本行业、本领域内的媒体官方报道。从历年来的曝光和判决来看,以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为主。互联网媒体的敲诈勒索,也大多与管制权力相关,比如对删帖网警或者编辑行贿受贿。

更多

长平:宣传禁令值几何?

在舆论监控这块美味的大蛋糕中,网警分到的只是很小的一点,大部分属于宣传部门。

更多

网络中国梦:反智主义

在中国,网络带来一场接着一场的舆论狂欢,从各个方面挑战官方的舆论控制,然而很难说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在政治打压和商业市场的双重驱动下,反智主义成为网络主流。

更多

长平:没有自由就没有安全

继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之后,2月27日,中国又成立了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同样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亲自担任组长。这个消息带给中国广大网民的感受,我相信不是“现在网络更安全了”,而是“更恐怖了”。

更多

外媒网陷入中式困境

中国媒体人总是很羡慕,外媒的同行就要幸运多了,他们不用看中共的脸色行事——不过,这其实是一种想象。国际记者联会(IFJ)亚太区1月28日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中国新闻自由在过去一年大幅倒退,外媒的处境日益艰难。该会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呼吁记者不要容忍,每个人都应该站出来大声反抗。事实上,中国记者反抗的代价太大,可能失去工作甚至失去自由。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