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政治:搜索引擎中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逻辑

社会学家说「搜索是信息时代的标志」。谷歌只是一家公司,而搜索是个更广义的概念,它已无处不在。基于搜索自身的优势,它经常能主导思维懒惰者的意识,不仅影响着人们对世界的认识,甚至越来越多的影响着现实生活,政治和经济……

商业上成功的网络公司在赛博空间拥有了几乎无可想象的权力,尤其是在对内容的操控方面。被中国当局视为首要关键的网络管制最先拿下的是网络公司,用不断加强的管制条例(大棒)和人为的不平等竞争环境(胡萝卜),来让这些国家局域网“巨头”乖乖当枪。

更多

False news:“敌我识别镜”上阵 大一统专项搜捕将再启动

政府控制的金融机构用偷窥到的公众隐私数据、明目张胆地给人们评分,所谓的「信用等级」上一个糟糕的分数就能让你的实际利益损失惨重,但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些分数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它们究竟合不合理。更遗憾的是,大多数人对此不甚关心,他们只想要高分,速食文化令人无暇顾及复杂的本源。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役,当权者对民间了如指掌、而民间却对当权者几乎一无所知,科技和相关法律造就了一面单向镜,重要数据被政府把控、算法被保密政策隐藏,民众在享受便利服务和虚荣心满足的同时忘记了自己的隐私更加重要这一关键…

更多

赛博空间行为心理:群组极化和隐私“双刃剑”(下)

信息所消费的是信息接收者的注意力。信息越丰富,注意力就越匮乏。互联网真正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以往宣传中广为熟悉的结论是否存在误导性?我们可以将经验提前,在证据的基础上重新审视赛博空间的政治、经济和行为心理。继续这个话题:

当一种社会身份凸显时,人们通过比较自己的态度和行为与群组中其他成员(包括想象中的典型群成员)的态度行为,尽量使自己的行为符合群组标准,这被称为自我刻板印象……

更多

赛博空间行为心理:网络论战和身份凸显性的被动局限(中)

继续昨天的话题。网络论战是如何发生的,它对哪一方是有价值的,如何利用;身份凸显性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在中文网络环境中的身份凸显性为何出现被动局限;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完全是墙造成的吗?结合近期出现的一些热点话题 加以解释。详细:

M是业余影视工作者,他所在的一个群聊近期更换了群主,新群主是位小有名气的导演。M感觉这位导演蛮有趣,发红包的时候,他要求抢到的人必须表示感谢,没有感谢的群成员会被踢出去。并且这个群聊是要求所有人用「实名+职业」标注群名片的,也就是凸出了社会身份,几乎所有人都顺应了这一看起来很奇怪的规范……

更多

赛博空间行为心理:你遇到的问题可能不止有语言(上)

赛博空间已成为社会影响发挥作用的主要媒介,我们有必要更多去了解它,或者说去了解赛博空间中的我们自己。本文综合了350个群聊、囊括绝大多数社会领域和属性,观察期超过一年,抓取典型现象加以分析,以便寻求解决之道,或者修正策略。

我们的语言风格传递的信息是「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它关乎我们的认同需求。语言、言语、沟通都需要以共享的意义框架为其存在的必要条件,这一事实无疑令他们更具社会性和情境考量,在赛博空间更是如此……继续前文话题:(上篇)语言、语境和交流

更多

未被意识到的阻隔——互联网政治民主化的三重门

互联网拉平了传统的等级制度,但它同时又制造了新的等级制度。这种等级制度是结构性的,已与构造起网络的那些超链接融为一体;它也是经济性的,在国际大牌互联网公司的支配之下;它还是社会性的,种族、学位、身份和头衔等等都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赛博空间的语话权。
等级制或许是无可不免的,它是组织巨量内容的方法,但也因此令那些对互联网有益于民主价值的肯定保持了谨慎。

有很多成功的案例在证实着这点——巨大松散的公民联盟能够利用互联网技术以惊人的速度自我组织,于是有很多观点认为,去媒体化的政治行动从根本上弱化了政治精英作用的同时,为更大的组织灵活性留有了余地…但它是绝对的吗?

更多

理论究竟能帮你多少?——关于目的论和可选择性的错觉

人们很容易掉进一个陷阱:副现象引发社会行为,事后又为行为寻找合理化的解释。独裁者会认为自己是不可或缺的,因为替代方法被隐了,人们很难看到。极权政府最擅长的强行干预为社会和经济带来巨大伤害,但仍有很多人认为严加监管和所谓顶层设计是有效的。

在一个副现象里,如果你看到了A的同时通常都能看到B,那么你可能会认为是A引起了B,或者B导致了A。这取决于文化架构或者媒体记者在当时认为哪种解释更合理。这类糊涂账比比皆是。前几天出现了一篇传得火热的「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

不断有朋友希望推荐书籍,关于各种方面的知识,也经常能见到网络上基于概念和理论的争执。我们似乎误会了什么?写不出长篇大论的你 很可能才是真正了不起的那个。互联网放大了一种错觉,它来自证实谬误…

更多

自营销时代尴尬的媒体——你还记得新闻长啥样吗

发表推论是时评界的工作,不是新闻机构的,尊重事实才是成就传媒业的基础。近日的两会又挑起了不少宫廷戏爱好者的兴奋……新闻自由四个字不是这么写的,只有事实才是传媒存在的根基。
编造和陈述永远是两码事,如果你必须报道那些不可证的爆料,应当基于正当的逻辑,是逻辑下的信息合理,而不是用片面信息去制造畸形的逻辑。

姓党媒体的舆论引导是自由世界所长期唾弃的,它们是当权者的奴隶,然商业媒体是否正在成为市场的奴隶、甚至不惜为之抛弃新闻原则,却少有被追究。
人们不是读过后才去相信你,而是因为相信你才会去读,公信力只能折损一次,或永无可修复。

更多

语言不是沟通唯一的壁垒——网络空间中的三种伦理矩阵

当非独立性文化中习惯性思考的人们写下关于道德的思考时,你能看到一些很像论语的文字——无法简化成单一规则或格言。孔子谈论的是种种具体关系中的责任和美德……互联网给了我们更多接触异域文化的机会,类似伦理冲突也变得更为常见了…

推特上的德国人雷克、报道巧克力女孩事件的甘肃记者、任志强、美国之音发起的投票… 舆论场上近期的热点 以及形成的观点冲突让你想到了什么?逐一分析。
如果我希望你写下20个开头「我是……」的句子,你会怎么写?

更多

可疑的空谈者、伦理和基本不对称性

那些坐在空调房里的时评人有什么资格对街头冲入辣椒水中的抗争者指指点点?并不反对伤害厌恶伦理观,但必须指出的是,那些自己躲在安全地带、却打着“正义”旗号反暴力的围观者正在盗取反脆弱性的行为,他们与对北京为首是瞻的梁振英之恶没什么差别……

社会之所以变得脆弱,是因为存在那些不需要付出代价的政治家、害怕民意的逃避者,以及只会按需编造故事的媒体人,这些人导致了爆炸性赤字和代理问题的进一步复杂化,只因为他们希望粉饰自己短时间内的业绩。

更多

不确定性能带来机遇 波动毁掉的只有惧怕它的人

人为地压制波动性不仅会导致系统变得极其脆弱,同时也不会呈现出明显的风险——一切都被压制了。实质上这些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的系统却有更强大的暗流涌动。政治领导人和经济决策者的公开意图都是通过抑制波动来稳定系统,但结果却适得其反。灾难爆发前的稳定期越长,对政治经济系统造成的伤害就越大……

无处不在的过度干预令这个世界越来越脆弱,但同时它也越来越容易理解了。在警惕媒体片面的同时也不要忘了感激它们带来的信号,前提是你能真正领略到那些信号——它往往并不存在于某一两篇报道的字里行间…

更多

思考的真相:互联网是如何变成无知培养皿的?

受教育程度越高,自辩能力就越强,教育在用奖惩的方法来培养辩解者,它挑选智商最高的学生——他们能对自己既有的结论给出更多理由。于今为止「智商」依旧是大多数选择下判断能力好或坏的重要标准,但几乎没人意识到,其实它衡量的不过是自辩能力……
互联网是如何传播无知的?怎样才能避开习惯性认识的局限?谷歌真正的价值是什么 你是否误会了搜索引擎的功能?戴耀廷主张绝弃意识形态之争的大联盟难度在哪里?粉丝团群体为什么表现偏执?极端的党派意识形态是如何令信任他们的人上瘾的?详见「思考的真相」:

更多

看到的是同样的信息 为何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逐步的演化很容易被忽视,当真正的变化出现时除了吓人一跳外、就是被遗忘了过程。很多人看过渐变图,一笔笔添加内容,将一个物体的绘图演变为完全不同的另一个物体。只要这个过程足够长时,最初的模样就会被遗忘。也就是我们主张远离信息不自由空间的原因,潜移默化的影响往往在人们无法察觉的情况下就形成了……

你有没发现,很多研究员之间互为克隆体?是什么在左右认知,优质的分析不一定是开放性思维,那它究竟是什么,又有什么价值?信息分析是一种技能,可通过锻炼来实现提升。信息自由是基础,认知是目标,认知心理学可以给观察分析人士几点提醒:

更多

互联网上的战争:信息战、舆论战、技术战(下)

近期新浪微博一个名为「社会网络与数据挖掘」的自媒体认证账号发布了一篇「微博意见领袖」大数据分析的PPT,文题标注为「谁在影响中国?」其内容显示的影响力皆为被统战公知,再度验证墙内舆论场环境的恶劣。准确说是这些人在影响不翻墙的网民,长期处于这样的网络舆论生态下,口水化、改良幻想的固化都不足为奇。该PPT也映射出墙内外的平行世界状态——墙外被高度关注的议题在墙内几乎不见,也就是说,跨墙群体的逆向传播没能抵过信息封锁,同时验证了对微信群聊内相关扩散实际低效的判断。于是翻墙动员工作的重要性再度突出。

“网警志愿者”发布会透露出什么?小粉红一战的价值是什么、其中民主派错过了什么?推特中文圈是如何被误解为非开放性姿态的?正面反对群体的抱团取暖是否双刃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