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微妙的劝导术:伪真相——新闻机构和读者皆需谨慎

大众媒体也许不能让人想其所想,却惊讶地做到了让人们思其所论。不同的人以不同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这种不同视角很可能取决于那些作者、编辑和网络信息发布者每天给我们描绘的图景…

不论是性侵传闻还是金重齐案,都有媒体在报道这些传闻的时候不加深究,仅凭网络搜索来的信息汇集成篇。当然不否认中国的封锁管控令外媒难以接触到可靠渠道,但在未确认之前应该将无法确认的细节讲清楚,而不是以想象力去充实你的story…[劝导术5;伪真相]

更多

警惕微妙的劝导术:“宣传即侵略”——埋下诱饵 乖乖上钩

稍微注意下就能发现,互联网舆论场中密布着各式各样且乱七八糟的类推和隐喻,它们甚至是有些不擅理论的写手引以为傲的特色。这一片嘈杂中,某些有计划的劝导大可信马由缰……

提问题就是一种微妙的前期劝导。一个精心设计的问题,能给其他问题下定义、可以委婉地道出“正确答案”,或引导人们的思维方式。“绝不要提你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劝导术四:宣传即侵略

更多

警惕微妙的劝导术:影响力强大的措辞和想象中的“美女”

语言被人们下意识用来对各种信息划分归类,也正因此,语言具有强大的劝服力量。当人们在用“一个90后的小女孩怎么可能颠覆国家政权”这句话刷屏的时候,一个标签就确立了……
宣传者描述一个事物,给其打上标签,下个定义,做为信息的接收者只要认可了这种界定,那么在进入辩论之前就已经达成前期劝导了。
关键字:南海仲裁、赵威
继续[微妙的劝导术 三]

更多

警惕微妙的劝导术:互联网上的认知吝啬鬼和理性化怪圈

一种常用来辨别宣传的方法是:令受众惬意和愉快的程度…如果你发现自己即刻便喜欢上了演说者,或许意味着你得到的并非真理,可能仅是富有效力的宣传。

宣传者是如何掌控人们情绪的?纯粹抹黑的目的是什么?撞上南墙的人更不容易回头,啥道理?理性化怪圈是什么东西?它有什么危害?
[警惕微妙的劝导术2:互联网上的认知吝啬鬼和理性化怪圈]

更多

警惕微妙的劝导术:政治宣传和大众劝导——你可能没意识到的信息陷阱

人类的思考有种惯性,一有机会就去选择心理认知捷径以保存认知能量,并且不断为自己的思想自圆其说,好让它们看起来更合理。于是宣传者喜欢研究能让人们产生偏见和情绪爆棚的策略,以利用人的两种基本倾向:认知捷径和自圆其说。

一条信息劝导能力的大小取决于信息接受者如何读它,并作出怎样的回应,这种回应因个体、环境及信息自身吸引力的不同而改变。有些情形里,人们的判断力会被恐惧、希望和不安全感等情绪雾化…以赵威事件舆论冲突等话题为例,开启新议题:[警惕微妙的劝导术]

更多

互联网人际传播四:细节技巧和四步策略给传播增值

更有甚者能暗示目标受众自我说服——这不是推荐的策略,它多半用于需要被警惕的传播(影响),比如有目的的政治游说、心理逼供、催眠。它含有极权主义特征和狡骗的元素。

网络媒体依旧保持着传统平煤的精英代言人形象,然而精英们并没能适应网络时代的公众思维习惯——这一媒介的基础特征是反权威、无中心,脱欧公投结论与此前的媒体舆论立场截然相反,所谓理性劝导输的一塌糊涂,值得反思的东西很多。

更多

互联网人际传播三:改善认知和自我 提升传播效率

调查显示,不少理论人士有这样的困惑:“这些早在数年前我已经论述清楚的议题,为什么如今还被如此多人当作新鲜并一无所知”。发布是完成了 也刷屏转发了,但没能形成有效的影响,智识发挥作用的渠道被堵塞。尤其在这样一个信息泛滥的年代,能让人们在一片嘈杂中听到你是很难的,记住你就更难,人际传播不仅是必需的技巧,也是提升政治效力和生活质量的重要工具。
继续话题[互联网人际传播]三:改善认知和更充分的自我能帮你在传播中提升效率,具体怎么做?

更多

互联网人际传播:足以提效的“有意识”和舆论场复杂的文化模型

媒介是塑造历史和社会的隐蔽力量,常常被人忽视;媒介的“讯息”在于其如何改变现存的社会秩序;忽略媒介是“书面文化”和感知能力的失败。书面文化执著于媒介的内容,它必须在互联网环境里革故鼎新。

……当连接关系足够强劲,互联网形成的团体组织同样可以更具战斗力,在舆论战中加分,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太过强劲的阳性文化会损伤人际拓展,继而导致小团体不断内卷、边缘和被孤立…[互联网人际传播二]继续介绍,并具有给出方法:

更多

互联网人际传播:无意识中的噪音和需意识到的语境

介绍一些人际传播中存在的常见问题,并加以分析和模拟修正,您能从中发现:为什么一些简单的讨论会把寻常议题变成闹剧,为什么比较重要的内容反而“不具吸引力”,为什么口水和单调的观点重复让整体看起来“毫无进展”,以及该如何提升我们的传播质量:

“网络传播中必需用文字来实现包括共鸣和感染力在内的传播目的,在语境落差很大的情况下是较难做到的,结果便是我们常见的悲情泛滥推理不足”。开启新话题:人际传播,为互联网政治影响助力

更多

你可能误会了的“暴力”和“非暴力”

“不要使用暴力”,这在政治策略和人道主义原则方面很容易理解,但我们经常能看到的却是,劝告说大家不要使用暴力的动机非常可疑。
它巩固了一个后果严重且广为流传的错误看法,那就是将暴力和攻击性等同起来了。所以一些人要求无暴力是基于道德上的不接受攻击性,而很多人也是这么感觉的。但很显然这是错误的理解。有目的的人和组织会劫持高贵的伦理价值,令其被道德和意识形态所利用,其目的是为了抑制合理的情绪,而这种情绪得以表达才可能是克服危机、解决矛盾、实现社会真正变化所必需的前提。

更多

中共“军事文化网络主题论坛”上透露了什么信息

谷歌“2016中国军事文化网络主题论坛”能看到上百媒体或网站对相关报道通稿的转载,该消息发布于6月15号,网络舆论提示关注的时间是7月4号,这其间没有更多注意力指向该“论坛”相关内容。为什么呢,民间对网络管制已经审蠢疲劳了?不过还是有些值得关注的信息。逐条研究下:

更多

传播、表达,和公开平台的冷淡

人际传播和人际关系有着本质上不可避免的关联性,发生在人际关系中的传播是实现人际关系的重要途径,同时人际传播也在定义人际关系。互联网关系中传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它将决定于我们最终形成哪种关系。对内容选择和传播技巧的苛刻要求,原因在此:

上个月我们做了一个问卷调查,从墙内外不同平台、不同社群中收集到的结论显示,有近半数的参与者认为会首选群聊为获取信息的理想渠道。本文来分析一下,公开平台和群聊各自的利弊:

更多

极权主义和威权主义的区别——当下公共讨论中频发的谬误

在那些关心时政的公共讨论中,常见与党国的“国情论”类似的“中国转型特殊论”,坐井观天,片面否定他国的转型经验;或者,如二战后的“奥斯维辛后无诗歌”一般沉浸在大屠杀后的虚无主义中,看不到未来积极转型的可能。其中,最突出的,莫过于围绕极权主义和威权主义的争论,这也是我和郝建老师每次见面必掐的话题之一。他总是坚持,中国现在属于极权主义。而类似的简单判断,加上当局对公民社会的打压,在新兴的社会空间里弥漫着一种“公民社会失败论”,“冰河世纪到来”的悲观论调、各种取消抗争、早发早移的右派幼稚病甚嚣其上。。。

更多

极权社会的心理阴影:阻碍型性格和强迫性人格——社会角色的代偿可能

从广泛的角度来说,人们只需向外踏出必要的一步,仅一步而已,但一个强迫型性格的人却不敢这么做——我们通常讲到“红线意识”的时候一般是指党管媒体下的新闻机构,但该意识其实是社会性的,就如政治反对者所言:在“现有的法治框架”下没有真正的反对。
具体分析两种特色级性格,是它们共同构成了极权体制,削弱其规模有助于顺利转型 ,避免迭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