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社交网络有可能拉低社会智识

在威权国家,浅薄为主的信息市场环境在诱导着社交网络垃圾内容的生产,人们对具有前瞻性的思想和解决问题的精神不感兴趣,更多被关注的是刺激性的情绪、陈词滥调和千篇一律的抱怨,包括时评在内的很多东西已经掉进了这个坑里。日前有英文评论询问如何摆脱社交网络的回音壁气泡,其实很简单:放弃对影响力的渴求,并思考……

更多

你是否应该远离社交媒体?

互联网上到处是认知吝啬鬼,博主的权威性(被熟知程度)、圈子化从众和高度情绪化等现象都是非常普遍的存在,宣传(假消息)能充分利用这种有限的信息处理能力,引导人们下意识的盲目接受。其中包括简讯和标题党,也就是说,即便主体信息是真实的,仅仅是人们的思维弊端和认知薄弱,就能达到与假消息同样的效果……

更多

为什么无知弥漫、真伪不辨 威权如何偷走了你的智商

为什么很多中国人不再关心自己的权益被侵害最为严重的一系列基础问题?为什么无知弥漫中文舆论圈、低端的假消息被深信和广传,为什么抓特务频频、互信度低下?为什么正确的废话、空洞的口号一直有那么大的驱动力…其实这些现象是存在关系的,它们指向了同一个背景情绪…

更多

从WeChat到Twitter 感受跨世纪的穿越

人们发现了小冰的自我审查,但并没有很多人意识到它就是中文网络的主体特点,人们忘记了很多微信群主在要求成员不要谈论政治话题、五毛自干五的成群结队、最为普遍的是模仿及调侃等低效沟通,也许它们太过常见了,人们逐渐习以为常,当这些特征出现在为中国网络量身定做的聊天机器人身上时,依旧没有被意识到……

更多

为什么常年被谎言侵蚀的中国人反而不关心真相

市场化媒体正在日渐迫切的利益追求中沦陷,让每个人都能发言的社交网络也同时成为了谎言最大的舞台。真相并没有消失,但它出现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谣言扩散的速度,人们只喜欢听他们爱听的话、只接收那些他们喜欢看到的信息,也正是社交网络的所谓人性化功能,更便捷的帮你筛选出自己的口味,它充分体现了“trust yourself”这句经典鸡汤的力量……

更多

什么才是影响特朗普时代国际关系的最重要因素

商人、前演员、脱口秀表演者、自恋型人格,这些因素在分析特朗普的评论中多有被做为论据出现,它们的论题大多是预测国际关系。国际政治行为究竟与决策者的人格特征和经历经验有多大关系?

更多

舞台还是培养基?自恋型人格与社交网络媒介的关系

威权政治是仇恨和恐惧驱动的,民主政治是信任驱动的,Trump通过打破信任、扩散刺激性情绪,得以获得广泛共鸣,如果他的支持率三成以上与此有关,便很难再将社交网络语境定义为民主。注意:自恋型人格居于黑暗人格三合一首位,是‘政治强人’的重要特征……

更多

化了妆的”社交网络情绪”和Trump的隐形信徒

民族是受其性格左右的,内在于这种性格不协调的所有制度都只能是一件借来的衣服,是暂时的伪装,“群体从来不渴望真理,谁能让他们产生幻想,谁就能轻易地主宰他们,谁试图破灭他们的幻想,谁就将永远成为他们的敌人”…

更多

冷漠,低效的自嘲和习以为常

中文底层舆论的特点是一等媒体引导话题,二等时评人带来观点,三也是最为关键的就是,普遍缺乏引领及聚合一个话题的主动性甚至意识。而对于媒体来说,只能带来最新的信息,也就是最具新闻价值的话题,他们追求的是“眼前一亮”,包括舆论点评在内,如果无法挖掘到更多新意,他们就会放弃对该话题的深入……

更多

信息筛选和垃圾识别--并未真正普及的互联网人基本功

作为一名资深网民,你真的懂如何善用搜索功能吗?有可能已经浪费掉了大半的上网费,很可惜是不是?面对汹涌而来的信息大潮,如何在最短时间内筛查出垃圾和虚假,已经成为互联网人的刚需性机能,提供些技巧助你一臂之力…

更多

社交网络人擦不净的眼镜片

发红包才转发,是熟人才会点击,即便在同一个群聊里,如果你与众人不熟悉也会被忽视。最终人们看到的有可能不是真理,而是最有钱最喜欢发红包的人、或者大众情人式人物的观点。我们当然可以希望大众情人们都是智慧的结晶,不过在中国的网络上,这两点价值很难兼备,内容审查的大门槛造就了一个规律:越明白的人“死”得越快,越是有真知灼见越难以获得知名度……

更多

一个误解引发对中文社交媒体政治参与的思考

民主国家的正常运作有赖于民众的积极参与。传播学有“社会资产”概念,与政治参与有着正向关系,重视人际与社区、关切人际的互信程度和社区的参与。传播学认为,社交网络容易造成人际疏离,从而削弱社会资产的能力。但对于威权体制来说,网络的价值在于有机会绕避实体的网格化维稳从而强化人际关联,从线上发展到线下。然在强大的传播心理作用下,大部分人不会去考虑实体连接……一个关于究竟是为了传播而表达,还是为了实现而表达的问题

更多

网络公民社会与网络参与

在这一个真实的“平行空间”里,互联网社会学家卡斯特所抽象的“真实的虚拟性”赋予了任何虚拟性——无论表达还是行动——以丰富的真实性本身,即在互联网空间的言论和行动的基础上,而非平等的参与权利基础上,赋予了“网民”作为公民的政治参与的可能和一个“抗争型的公民社会”(contentious civil society),或可定义为 “公民社会IV”……

更多

投票心理学:行为成因分析 帮你抵制宣传的迷惑

候选人的宣传深谙此道,他们一直在通过不断的研究将最新得出的理论实施在政治宣传上。而与此同时,选民们自己却大多不了解自己行为形成的原理,这种交锋是不平等的。媒体也在胡说,更不应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