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偏见和无实效的争议

当正常的偏见被扩大化并付诸行动时就会出现恶性偏见,它经常涉及身份问题。当群体成员否认自己不愿看到的属性时,他们通过处理这类想法来净化之声,并把这些属性投射到被歧视群体身上——攻击不同意见、种族和阶层,贴标签、扣帽子,抹黑构陷...

更多

在中国:内容创业者的背面

什么是好的内容?——人们有兴趣知道的内容 + 人们认为正确的内容,与内容本身的现实价值关系不大、甚至与其是否真的正确关系不大,如果严重颠覆人们的认知,哪怕有再多、再可靠的理据,恐怕也难以被认可。这并不是互联网媒介造成的,互联网只是加快了你被否定的速度,因为人们的获取被迫在更短的时间内做出选择,直觉成了几乎全部的依据,既有认知和偏好是直觉产生的基础。Chris是在这段对他来说很独特的工作经历中认识到这点的,他引用了网络上一句中国式调侃来表达这个问题:“想火吗?你要先学会讨好傻逼”。这个看似偏执的极简化说法足够用万余字去解构...

更多

群体的弊端和如何打造一个出色的群体

一个党派如果开始着眼于内部清洗、抄党章、追缴党费,或能说明“主帅”对自身地位有危机感、对成员的服从程度难以把握。但很明显,如此做更容易加剧混乱和焦虑感,强化审查会激发成员们的自我审查继而引发身份稳固性危机,为了缓和这种效应,领导人还有可能寻找替罪羊来“灭火”,比如抨击其它党派、海外敌对势力,大搞反对舆论等等,以期逆向触动凝聚力。这便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更多

你的思维模式和精神状况其实已脱口而出——语言背后的动机

嵌入语言的隐喻增加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迫使我们遵从某种文化规范。这些想法以隐蔽的、我们视作为理所当然的方式具体呈现在我们的言语习惯中……中文已经控制了你的思维模式。一旦新的词语被接受、被使用,关于现实的体验就会发生转变。现在再来体验一下,诸如“冰河时代”、“虚假希望”、“没有未来”这些中国民主派部分人士中的流行词汇,你能感觉到什么呢?

更多

“我永远正确”背后的动机

互信度过低的社会里,大多数人很难交到非常知心的朋友,会经常感觉孤单、不快乐,身边的人像过客一样留不下任何痕迹,金钱积累的友情很难给人带来安全感……孤立和不快乐通过了长年积累,它所带来的想法和感受一直隐藏在适应的行为之下。对周边人的愤慨能达到几个目的,其中最重要的目的是,避免激活那些旧有的无价值感和不胜任感,自我系统找到了一些更安全的打击目标

更多

被误会了的情绪和情绪背后的东西——虚无、悲情及“戾气”的根源

打压和严管制造给这个社会的是一种长期持续的低水平焦虑,就像耳鸣那种噪音,无法消除,只能拼命绕避,比如使用代偿机制来转换注意力,很多人一直在这样做……将注意力集中在深层的恐惧和焦虑上,回顾它,找到源头。这种回顾能帮你把混杂在一起的情绪分解开来。对饱受挫折的民主派人士更为重要

更多

隐私意识、中国人的态度和通往民主的路障

有关中国网络内容审查、网络监控技术的揭露文章能在一定范围内获得有效的传播和反馈,它们是中文舆论场日常谈资的一部分,与此同时,那些对保护隐私的技术性指导的文字反而无法引发舆论呼应。这便会形成一种印象:大多数人只是为了吐槽发泄、姿态式的展示立场,而不是正面对抗和想办法解决问题……

更多

别拿“理性”说事——政治中的非理性推理

对大多数人们来说,尤其是对那些政治意识水平低的群体来说,一千个堪称经典的长篇大论也不如一个小小的合理常识,人们感慨“对,他说的太好了,我就是怎么想的”,换句话说就是,宣传者只是探测到了你的想法并把它们重复了一遍而已。对分析者来说,那些属于正确的废话的东西之所以在宣传中颇具效力,正是因为它高度符合非理性冲动——认知语言学的基础理论:人的想法中只有5%到达了意识层面,其余的95%全部在意识水平之下

更多

隐私问题四:便捷科技,还是圆形监狱?

官僚集团对于信息的渴求是日益增长的、且永无止境。任何有关应该如何限制信息的使用、以及哪些数据不能分享等预先制定的规则,对于它们来说不如废纸一张。功能蠕变是一个绝对的现实。长期令人感觉遗憾的一点是,对于隐私问题,公众的关注度远不如评论人士多,它还停留在谈资阶段。互联网时代 每个人都被拉入了这场战役,有些你应该熟知的、可以保护自己的装备其实就在眼前…

更多

隐私问题三:监视社会的由来和糟糕的“美国也有”

一个政府不可能有足够的人力在任何时候对每一个人都进行监视,为了减少开支,这一政治制度也需要不确定性——个人可以自己估测被监视的可能性,但是这种可能性永远不会降为零。它还必须与奖惩相权衡,如果一个极权政府要控制其人民的话,那么它需要实施严厉的惩罚,以使天平倾向有利于它的那一边。这种惩罚必须被公开,准确说是被宣传出来,从而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更多

隐私问题(二):社群主义、审查和“换位监视”

我们一直在想尽一切办法去躲避无处不在的监控,但监控者所能使用的技术总是很令人吃惊,如果我们一直使用逃跑姿势的话,在这场较量中恐怕注定会失败。“之所以会掉进一个显而易见的陷阱,有可能因为看待这个问题的视角完全是错的”……
——网络空间是如何进行监控的?可以怎样摆脱监控?

更多

隐私问题(一):互联网审查、决定权隐私和意识形态隐私

中国人究竟对“隐私问题”了解多少?是的确不重视,还是压根不懂?中国人对“privacy”的理解与文化有什么关系,是只能肤浅的认识,还是根本性误会?我经常被问及这样的问题。如果隐私被损伤,民主就会崩塌,在大数据时代,这个问题尤其令人焦虑…

更多

警惕微妙的劝导术完结篇:反守为攻

他们总是在想方设法左右你的思考和认知,而且他们经常能成功,仅仅能做到识别是不够的,你还要掌握迎战的方法。民主不只是那一张选票,它是一系列科学的思维方式、行为习惯和认知基础,在信息轰炸的互联网时代,这些能力更显重要——拿起武器,反守为攻。怎么做?

更多

警惕微妙的劝导术:虚假帮派——效力最强的宣传攻势

你要以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才便于将你希望做到的事合理化,并让你显得更具亲和力且令人信服”——比如这样:我们是同样的人,有同样的境遇和经历,你可以信任我,因为我能懂你(那么就按我说的做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