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强:中国中产阶级的忧郁性

在当下,中产阶级这个问题在中国社会越发成为议论的热点问题,一方面是“中产阶级”自身的忧虑与彷徨,另一方面则是媒体评论寄予的阶级希望,还有一方面是来自于民间评论阵营对中国中产阶级是否存在的争议。上期听道讲坛,吴强博士研究社会运动多年,并一直关注中国中产阶级及其所呈现的问题。这次演讲通过中产阶级的属性、中产阶级的诞生等社会结构问题,来发现中国中产阶级给社会系统带来什么,以及中国中产阶级本身所笼罩的忧郁性……

更多

到底什么是新闻?记者应该长什么样

一个充满活力的媒体、一个自由的媒体,是对独裁政治唯一最佳的制约。媒体自由则社会自由,这是新闻业至关重要的原则。
当新闻业在政治和市场利益的双重夹击之下日渐扭曲时,当信息消费者已记不清真正的媒体应该是什么样的时候,再次重申原则和标准是很重要的,也是亡羊补牢的无奈之举。
信息消费者可以借此来判断,什么才是专业媒体,一定要区别于那些地摊八卦

更多

Q&A:关于私德公德、不对味的中国式沟通、千篇一律的时评和川粉(下)

为什么如此多的时政评论几乎千篇一律?
小粉红和特朗普粉丝会转变立场吗?
分为上下篇,这篇回答后两个问题

更多

Q&A:关于私德公德、不对味的中国式沟通、千篇一律的时评和川粉(上)

私德和公德真的是两码事吗?
为什么经常感觉很多社群里的争执只不过源于双方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为什么如此多的时政评论几乎千篇一律?
小粉红和特朗普粉丝会转变立场吗?
分为上下篇,每篇两个问答

更多

低自尊性固执和依赖性焦虑

焦虑中的人们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种二歧化的认知习惯:“你要么是我们的人、要么是我们的敌人”,没有第三选项。这样一来对“是不是我们的人”的判断就有了一套特别苛刻的标准,而且随着焦虑加深,这一标准会水涨船,继而形成偏执…几天前遭遇了一位标准华裔Trump粉丝,在中国局域网内,留下很深的印象,因为…

更多

其实,你还缺一件武器

人们的认知一直停留在N年开外的曾经,不再进化、拒绝更新,无知遍地,一片沉闷乏味。政府的创新能力却在不断提升,仅以此来增加更深入的管制和更为高效的宣传;与此同时,他们的反对者……

更多

他们为什么恐同、歧视女性?

为了这样的理由(以及其他理由),在多数文化中和多数时代中,男人与女人是彼此误解的 ,彼此不是真正友好的。从实际的客观情况看 ,甚至可以说 他们彼此沟通一直不好,常常是一个性别统治另一个性别……

更多

“萨德”引爆新朝鲜战争?

中国对朝的真正战略盲点,或许是对历史的不察——当民族反思能力被阉割后,正在集体跨过同一条愤怒的河

更多

后马克思主义的口炮:齐泽克能改变世界什么?

他所坚持的拉康的精神分析和黑格尔的辩证法,充斥在他对世界变化的密集批判中,却像是街头心理学杂志的翻版——以心理分析和辩证法的“机智”解构世界,如马克思主义的“口炮”一般炮声隆隆,却很难找到有关行动的指针,很少跟工人运动、社会运动搭上直接关系。不能不让人怀疑,如果以马克思所说的“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来衡量,那么齐泽克到底改变了什么?

更多

假新闻产业触目惊心 互联网人真的如此好骗?

对一些群体来说,忧患类谣言本身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是心愿类谣言,比如听到了你最不喜欢的那个官员做出了一些令人毛孔悚然的事,你是不是会感觉很满足呢?如果你听到了一则消息描述一件令人愤怒的事,恰好证实了你早前的判断,在愤怒的同时也会有一种满足感。即便是纯粹的假消息你也会倾向于深信不疑。比如中文网络上的月经谣“脑控”

更多

纠错有很高的技术含量 稍有不慎便适得其反,该怎么做?

人们不会以中立的方法处理信息,因此纠错是极为困难的。很多研究发现,对错误的纠正反而会强化对错误的坚持,纠正的结果适得其反。选战中的宣传战尤其如此,如果一方制造出不利于另一方的假消息,另一方越是辩解,状况就越糟糕……那么面对危险性的诽谤和令人恐惧的无知,究竟该怎么做

更多

为何假消息反而被热传,当下的解决方案有什么错

19世界中期,研究发现了一种被命名为“退却神经症”的症状,患者情绪麻木、缺乏活力,随着症状的加深,对刺激性信息的追求越来越高,普通的刺激程度已经无法令他们动容。当时这种心理问题多发现于从收容所出来的人身上,而网络时代,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的生活和收容所已经非常接近……

更多

从知识无用论到傻逼就是生产力--反智主义再次崛起

后真相政治时代与中国的反智传统一拍即合。民粹政客的雄辩胜于事实、意见重于真相、立场决定是非,甚至能令中国的政治反对群体与小粉红一起兴奋。威权政府常年封锁消息、管制媒体、惩罚坚守真理的人,诸多恶劣手段也终于获得了最大的收益:连反对派群体也呈现出令人汗颜的无知……

更多

为什么社交媒体上如此多的语言暴力

twitter在大批注销极右翼人士账号之后,又宣布开始清理“网络语言暴力”,这种做法究竟是否管用?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各种侮辱、仇恨和谩骂,对沟通来说它们往往是无效或低效的。这些情绪究竟是怎么来的?谁在偷着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