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的真相:互联网是如何变成无知培养皿的?

受教育程度越高,自辩能力就越强,教育在用奖惩的方法来培养辩解者,它挑选智商最高的学生——他们能对自己既有的结论给出更多理由。于今为止「智商」依旧是大多数选择下判断能力好或坏的重要标准,但几乎没人意识到,其实它衡量的不过是自辩能力……
互联网是如何传播无知的?怎样才能避开习惯性认识的局限?谷歌真正的价值是什么 你是否误会了搜索引擎的功能?戴耀廷主张绝弃意识形态之争的大联盟难度在哪里?粉丝团群体为什么表现偏执?极端的党派意识形态是如何令信任他们的人上瘾的?详见「思考的真相」:

更多

看到的是同样的信息 为何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逐步的演化很容易被忽视,当真正的变化出现时除了吓人一跳外、就是被遗忘了过程。很多人看过渐变图,一笔笔添加内容,将一个物体的绘图演变为完全不同的另一个物体。只要这个过程足够长时,最初的模样就会被遗忘。也就是我们主张远离信息不自由空间的原因,潜移默化的影响往往在人们无法察觉的情况下就形成了……

你有没发现,很多研究员之间互为克隆体?是什么在左右认知,优质的分析不一定是开放性思维,那它究竟是什么,又有什么价值?信息分析是一种技能,可通过锻炼来实现提升。信息自由是基础,认知是目标,认知心理学可以给观察分析人士几点提醒:

更多

互联网上的战争:信息战、舆论战、技术战(下)

近期新浪微博一个名为「社会网络与数据挖掘」的自媒体认证账号发布了一篇「微博意见领袖」大数据分析的PPT,文题标注为「谁在影响中国?」其内容显示的影响力皆为被统战公知,再度验证墙内舆论场环境的恶劣。准确说是这些人在影响不翻墙的网民,长期处于这样的网络舆论生态下,口水化、改良幻想的固化都不足为奇。该PPT也映射出墙内外的平行世界状态——墙外被高度关注的议题在墙内几乎不见,也就是说,跨墙群体的逆向传播没能抵过信息封锁,同时验证了对微信群聊内相关扩散实际低效的判断。于是翻墙动员工作的重要性再度突出。

“网警志愿者”发布会透露出什么?小粉红一战的价值是什么、其中民主派错过了什么?推特中文圈是如何被误解为非开放性姿态的?正面反对群体的抱团取暖是否双刃剑?

更多

互联网上的战争:信息战、舆论战、技术战(上)

情报分析能力在中国当局制造的信息战环境下显得格外重要。从来没有什么可以做到滴水不漏,封堵只是在提示环境更值得警惕,分析也正是在信息严重不充分条件下才得大显身手的技能。如果这场信息战能磨合出更多更精湛的分析能力,便不失为反脆弱性的胜利…

中文网络生态恶化非一日之寒,当局正持续发动三个领域的战役:信息、舆论和技术。以近期出现的热点事件逐一分析它们的特点、敌方的手段、能力,以便梳理可能性应对方法。

更多

交流出现了什么问题(下)来,实现沟通

社会直觉认知模式为很多令人沮丧的道德和政治争议提供了一个解释:理性是自觉这条狗的尾巴,狗摇尾巴是为了交流,但你无法强行摇动狗尾巴来让狗高兴,你也不能通过彻底的驳倒他人观点来改变他们的主张。
人们是在兴趣之下通过主动去挖掘理解而提升意识的。说服就是要促成这种主动性——由发布者展示出路径,接收者自己去探索,之后形成的认知便是为改变。

信息封锁导致信誉难以融合,在推特实现的公信力带不到墙内,反之亦然。说服者的公信力直接关系直觉的建立,也就是认知的基础,在此方面看,墙就是罪魁祸首。

但躲入小圈子的舆论场被碎片化,人们在微信群聊里「呐喊」慷慨激昂,而海外媒体在抓取“中文网民意见”时被五毛大军误导……这些便与GFW关系不大了。在嘲笑外媒不懂中国的同时是否应该反思一下,中文网络舆论场的有智之士们,你们的态度是否得到了足够的展示?

社交网络沟通 下篇:

更多

交流出现了什么问题(中)网络舆论场的交流障碍和解决办法

认知很难来自于推理,而是首先来自于情感;理论启蒙是空中楼阁的路线……表情和平台功能都在左右着沟通效果,什么道理?

上篇中分析了为什么人们总是认为“我对你错”,本篇主要列举一下,如果希望在社交网络形成有价值的交流,当下会存在哪些阻隔:

成本升高时,用户会更为简洁的表达。有证据可表明,力求简洁会对传达的信息类型及接受者的感知方式产生影响……

要想形成探讨,就需要抓住信息的价值,注意是对对方来说的价值,而不是对自己

人类有两种基本意识形态,客观的自我意识和主观的自我意识。对自我的社会方面的关注称之为“公正性自我意识”。公正性自我意识被一些情景所唤起,这些情景使人们意识到自己正在被评价、被判断,或应该负起责任。沟通就是要用语境创造这种情境,淡化主观自我意识便可形成有效的影响。

网络媒介交流固然的“视觉匿名效应”实际上是增强了而不是减弱了人们的自我关注。自我意识被提升了,个体就会更多管理自身对他人形成的印象,并监控来自他人的反馈……

更多

交流出现了什么问题(上)为什么总是难以说服他人?

理论何以低效、为什么总是难以说服他人?

我们总在强调逻辑、呼吁不断深化的思考,却从来没人关注过,我们思考的是什么?或者说,是什么才能触发思考。也就是认知的由来。

……当一群人都认为某件事是神圣的,尤其是这些人本身都携带着足够大的权威性,那么社会群体的成员就很容易失去清醒思考的头脑。不过终有一天神像会被推翻,在认知心理学中推翻唯理性错觉的人就是休谟,他说:理性只能是激情的仆人……互联网交流上篇:

人们通过视觉、听觉等感官来接受信息,这种感官认知属于低层次认知,它可以作为研究高层次认知(比如政治思维)的较好模型。低层次认知大部分是以快速的、无意识的模式匹配来运作的,比如我们对铺天盖地的观点和信息迅速判定是否取信,其实凭借的是图式而不是思考。低层次认知本身并没有什么道理,有时还会欺骗你。

想验证这点最经典的方法就如穆勒莱尔错觉图……

更多

中文舆论场观察年报(下)

本年报展示了当下中文舆论场的弊端和机遇两部分,相比下前者占据了较大份额,但并不代表悲观,还要重申本网在《社交网络的信任危机》一文中指明的“反脆弱性”主张——在危机中获取更多有利结果的能力……

极权国家是脆弱型,它惧怕一切不稳定因素,城邦国家的分权系统具有强大的反脆弱能力,能利用克服错误的机会蓬勃发展。同理,反脆弱能力强的人即便愚钝也要比那些极聪明的脆弱者更具生命力。

官方报告中暴露了哪些软肋?民间如何借用这些机会?本年的中文舆论场有哪些问题比较突出?是什么阻碍了互联网抗争的实现?极权的进化表现在网络上的形式有哪些?需要注意什么……今日话题:中文舆论场观察年报(下)

更多

中文舆论场观察年报(上)

理论群体从追踪热话到依赖热话,被当局的一举一动所牵制,被传播效应、影响力追求一叶障目,内容实用性和突破性双低;由于利益的介入,原本就孤立的小共同体进一步分化,随着新关系的形成逐渐淡化了原本被视为关键结盟条件的政治立场共识;无价值的口水泛滥,体会信息轰炸的受众只能依照人际关系亲疏择选支持对象,舆论场粉丝团的圈子式切割痕迹更加明显……

官方报告暴露了哪些软肋?民间如何借用这些机会?本年的中文舆论场有哪些问题比较突出?是什么阻碍了互联网抗争的实现?极权的进化表现在网络上的形式有哪些?需要注意什么。今日话题:中文舆论场观察年报(上)

更多

社交网络上的信任危机

有良知的时政关注者承受着来自政府的人身安全威胁、同时舆论场鱼龙混杂令原本就孤立的民主派群体更加草木皆兵,这些都是现实困境。经济学里有脆弱性理论,也是也有「反脆弱理论」——从随机事件或一定冲击中获得的有利结果大于不利结果的方法。

不确定性在脆弱眼里是威胁,而在反脆弱眼里则是激发能量的必要存在。抗争者如果能在迅速加强的维稳打击和绝大多数沉默者包围的情势下坚守自己的初衷,就是反脆弱性的胜利。

更多

请无视乌镇,Internet才是我们的价值

纵观乌镇局域网大会各种载体上的官方言论,整体只凸出一个字:钱。具体点说就是「互联网的价值」、也是习近平讲稿中强调的「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关键部分之一。

更多

再议互联网反恐与谷歌回归传闻

谷歌对回归传闻和澎集的消息一概不回应,却对新闻发布会的消息迅速做出反驳,如回归的意向是存在的,那只能说明目前为止尚无定论。注册澎集信息或许是为探测中国市场的态度。于是大陆媒体相关报道和社交网络舆论气候对谷歌的观察者来说就颇具价值了:

自从巴黎恐袭事件发生后,西方国家的互联网反恐举措再次引发舆论焦虑,民众担心民主国家和极权国家在某种程度上出现同质化倾向……今日话题「再议互联网反恐与谷歌回归传闻」

更多

“互联网反恐”首次披露 大陆门户炒作“川普路线”

早前当局对新疆的特殊化管制大部分细节还属于秘密,如今的大肆公开是借助全球反恐气氛而来,很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由此推广全国…借助新媒体把洗脑长期化并面向全社会是中共宣传部们一贯的手段,反恐借口下针对新疆的定位洗脑会更多见、强度也会加大。

更多

民主派人士转发“微博是天堂”的文章说明了什么

「当你以所谓漂亮的擦边球为荣、为口水带来了影响力而欣慰之时,很可能已经忘记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了。」

「一篇题为《微博是欢场、微信是天堂》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刷屏,令人惊讶的是转发点赞者中不乏民主派积极人士,这说明什么?为乌镇铺垫的“微博2015V影响力峰会”折射墙内舆论场现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