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华人移民何以成为微信错误信息的牺牲品?

华裔移民是中国社交媒体上的假消息生产和传播的主力群体之一。为什么会这样?

更多

为什么中国社会看起来很“傻”

今天大量获取到的信息和知识并没有让我们具有认知上的自主。相反,它让我们更依赖于其他人对信息的评估和判断。人们与知识的关系正经历范式上的转变 —— 从信息时代开始走向了声誉时代,信息只有在被其他人过滤、评估和评论之后才具有价值……

更多

请关上身后的门,除非你想把刀递给敌人—— 洋葱头会让谁流泪(四)

中国社会最糟糕的、最令人沮丧的一种特征就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被监控,被审查,被剥夺知情权、隐私权、人格独立的尊严,但极少有人会为此发声,就连惊讶都已经从最初的偶尔变成了如今的罕见,习以为常。与此同时大多数人期望自己变得更“乖”,以避免被大棒砸中。结果就是,当权者赢得了全面胜利,直接从心理侧面抓住了所有人的中枢神经……

更多

真的安全吗?那么他们是怎么抓人的?——洋葱头会让谁流泪(三)

能读取信息的人,同样也能写信息!正因为这样,监控构成对民主的最基本威胁。当权者会利用在网上推送邮件、图片和视频,有目的地进行个人诽谤。某情报机构内部展示的报告中,有10页详细介绍了如何利用伪装或蜜罐系统。Glenn 主编的独立媒体 The Intercept 专门介绍了这些监控者有目的地篡改博客评论、或者Facebook消息,就是抹黑,为了将目标人物“排除出组织”……

更多

追求正义的人应该加强反侦查技巧——洋葱头会让谁流泪(二)

她在出入境中被国安局在机场拘禁过十几次,除了受审和威胁外,她的采访本、胶片和笔记本电脑都曾被扣留。每一个当权者都不喜欢被曝光,因为只有当他们身处暗处时才能为所欲为,保密是权利滥用的关键推动力,唯一的解药就是将其公之于众……

更多

当搬石头砸脚遇到“运动死亡”——洋葱头会让谁流泪?(一)

事实早已显示,当权者更倾向于利用技术来对付老百姓,然而老百姓却普遍不懂技术、不重视技术,这只能意味着,必输无疑。唯一的关键是,中国人究竟想不想保护自己?想不想摆脱天罗地网?因为摆脱是可行的,只有摆脱的意愿才能促成我们在这里的对话,才有变革的可能,才有子孙后代的未来…

更多

删除真的很容易吗?删除之后呢?抵制 Facebook 运动不该忽视深层问题

隐私不应该是一种奢侈品,如今我们需要在整个社会背景下评估隐私问题。delete 是个人选择,但根本性问题已经不是可以在个人层面上得到解决的了,源于这些数据的人际关系本质以及所涉及的权衡的复杂性……

更多

当 “不作恶” 成为空谈,“定制人”将终结民主

对民主制的真正威胁是大规模监视造成的对公民自由的侵蚀。大量出版内容+强大组织对出版物的控制=审查制度。我们必须争取创造新的自由网络。
作为普通人,加密是你当下唯一能做的事。强调匿名性及其相关知识的必需。
作为高科技从业人员,你应该反思一下,你的技术技能究竟是在为全人类争取自由和人权,还是“在像刽子手一样冒险”?

更多

中美为敌是假相,(中国)异议和(西方)反抗者南辕北辙才是真的

欧美反对派都明白中美为敌是战略性的,是不稳定的,中国政府模仿到了华盛顿几乎所有最糟糕的特征,从大规模监控到暗箱操作,从地缘政治为纲到高举“国家安全”,从嘻哈式景观政治宣传到物质资本主义……并把它们发挥到了极致

更多

最佳庇护所和跨国维稳——透明度革命的未来

加州有密码朋克文化,当年Wikileaks选择在旧金山注册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加州人对个性化精神和言论自由有着出于本能的支持,一旦遭遇政府打压,当地人更有希望为Wikileaks摇旗呐喊。然而在加州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华裔民权活动家居然都不知道 John Barlow 是谁……仅仅用文化隔膜解释似乎不通吧?

更多

与中国何其相似,巴尔干解密喜忧参半

中国在此的缺陷也将非常突出。我可以不客气地说,包括中国的“专业”媒体在内的政治关注者,极少有人真的能理解本文所强调的调查性新闻 —— 太多人缺乏足够的判断力和证实的逻辑。很多人是热心的,积极的,具有良好的参与激情,他们只是缺乏经验,尤其是政府常年管制下的媒体人,他们的“专业性”已经极其堪忧了。中国网民对假新闻低迷的鉴别能力、和对政治八卦的专注,足够说明这点……

更多

透明度革命:你应该知道的技术、经验和教训

技术一直在飞速前进,不论是解密技术还是当权者钟爱的保密技术。技术就在每个人的身边,是你触手可及的武器。真正的反抗者不屑花费半点唇舌与当权者理论, Irony is wasted on the stupid 如果你是反抗者,应该知道该如何取胜

更多

无处安放的“精神脱支”梦,“流行”的悖论和自杀式悲观

很多人太过痴迷法律,却忘了基本的道理,道德拥有比法律更高的权威,这就是为什么要赞成在国家法律明显不正义或没有合法的渠道来反抗时,公民有不服从法律的权力。对于“法律”的偏执不仅是一种自我囚禁,更已形成广泛的误解、误导和阻碍……

更多

一个人的独立媒体——对话虚无主义时代的理想主义狂人

意识形态是很局限的东西,尤其是当你站在事实面前。曝光真相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们倾向于信任那些能让自己的立场和认知得以彰显的东西,而不是寻找真相,他们想要保持某种快乐。真相在人类事务中很少是重要的,但只有真相才能打破权力的虚伪,让人民看清自己的处境,让民主得以切实的完成……请注意:这不仅仅是一篇访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