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管制

在中国:火爆的信息倒卖市场和概念错位

思考习惯缺乏的危害远比你想象中更为严重。威权政府用不讲理巩固了政权,民粹主义政客用无知和浅薄赚得了支持,社交媒体上的假新闻生产者借助人们的直觉和偏见影响了现实政治,但很多他们的反对者在此并没能实现突破…

更多

冷漠,低效的自嘲和习以为常

中文底层舆论的特点是一等媒体引导话题,二等时评人带来观点,三也是最为关键的就是,普遍缺乏引领及聚合一个话题的主动性甚至意识。而对于媒体来说,只能带来最新的信息,也就是最具新闻价值的话题,他们追求的是“眼前一亮”,包括舆论点评在内,如果无法挖掘到更多新意,他们就会放弃对该话题的深入……

更多

一个误解引发对中文社交媒体政治参与的思考

民主国家的正常运作有赖于民众的积极参与。传播学有“社会资产”概念,与政治参与有着正向关系,重视人际与社区、关切人际的互信程度和社区的参与。传播学认为,社交网络容易造成人际疏离,从而削弱社会资产的能力。但对于威权体制来说,网络的价值在于有机会绕避实体的网格化维稳从而强化人际关联,从线上发展到线下。然在强大的传播心理作用下,大部分人不会去考虑实体连接……一个关于究竟是为了传播而表达,还是为了实现而表达的问题

更多

网络公民社会与网络参与

在这一个真实的“平行空间”里,互联网社会学家卡斯特所抽象的“真实的虚拟性”赋予了任何虚拟性——无论表达还是行动——以丰富的真实性本身,即在互联网空间的言论和行动的基础上,而非平等的参与权利基础上,赋予了“网民”作为公民的政治参与的可能和一个“抗争型的公民社会”(contentious civil society),或可定义为 “公民社会IV”……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