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自由

给谷歌公司的一封信

我是一名在中国大陆的网民,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Google了。

更多

“不诚实使用电脑”恐成港版“寻衅滋事”

5月上任的新“一哥”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明言,警方在未来会加强打击科技罪案,并加强与内地反恐部门沟通。

更多

伊朗的互联网:鲁哈尼执政两年以来的评估

在经历了高度的限制和审查之后,鲁哈尼传递的开放网络的信息,十分符合伊朗公众的胃口。但是鲁哈尼是否言行如一,不负众望?

更多

公民实验室:普通公民的“中情局”

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学院的一间地下室里出发,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历经14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令世界各地的“老大哥”们头疼、使亿万普通网民受益的知名研究机构。

更多

假如台湾没有网络自由,柯文哲…?

对柯文哲的选情影响最大的,是自由的网路通道。 “假如台湾没有自由的网络通道,”柯文哲虽然不见得会输,但绝对不会以如此大的差距获胜。

更多

不同的国度,相同的文字狱:释放埃塞俄比亚博客“网动”全球

今天是全球呼吁释放埃塞俄比亚 #FreeZone9Bloggers 的行动日。在翻看9位博客背景和被捕因由,与中国大陆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忽然想起,埃塞俄比亚是中国友邦,过去几年,中国政府提供了大量奖学金给非洲,让他们的大学生和公务员到大陆学习"政务",以推广"中国模式"。

更多

香港资讯并不自由

香港新闻不设审查,互联网也没有预设的过滤系统。然而,这是否代表香港的资讯流通真的“很自由”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