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互联网:鲁哈尼执政两年以来的评估

文/
Anonymous (未验证)


文/Small Media研究员凯尔·鲍文,根据同名报道改写。

“网络过滤并没有阻止人们使用不道德的网站。强大的网络封锁只会加重人民和政府之间的不信任。”

这些话是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在赢得2013年大选之后不久说的,当时给伊朗人带来希望,以为网络会变得自由一些。对于伊朗网民,这无疑是令人欣喜的消息:内贾德(前总统)执政的最后一年半里,网络自由被不断收紧。

2012年1月,网吧被要求执行严格的管理规定,要求网吧必须将顾客的个人信息和浏览记录保存至少六个月。同年3月,伊朗最高领袖建立了一个“网络空间最高委员会(SCC)”,该机构势力庞大,并对所有互联网政策事宜有着绝对话语权。虽然总统是机构主席,但是该机构其实是被保守派掌控的。2013年初到6月14日大选前,政府大幅降低了伊朗的网速。

在经历了高度的限制和审查之后,鲁哈尼传递的开放网络的信息,十分符合伊朗公众的胃口。

但是鲁哈尼是否言行如一,不负众望?这是Small Media最新的报告试图解答的问题。这篇调查整合了媒体观念、伊朗审查机构、以及伊朗信息通信的三年预算,来评估鲁哈尼当政这一年半来的网络政策。那他的表现如何呢?

积极的变化

让人叫好的是,鲁哈尼有对抗伊朗审查机构的意愿——那个名字冗长的“犯罪内容确定实例委员会(CDICC)”。当CDICC通过了禁用WhatsApp的动议,鲁哈尼建议通讯与信息技术部长Mahmoud Vaezi拒绝执行。当然,伊朗审查机构对这样的反抗也很不示弱,CDICC的秘书Abdolsamad Khoramabadi声称,鲁哈尼挑战委员会的指示是毫无根据的。这时信息部长Vaezi开始论资排辈,指出鲁哈尼作为网络空间最高委员会的主席,对于此事有最终决定权,所以WhatsApp并不会被禁用。笔者撰文之际,WhatsApp在伊朗仍然可以使用,尽管有些暂时性的中断。

抛开别的不说,WhatsApp事件中的政治斗争,说明鲁哈尼确实在认真实践他在竞选时的一些承诺。此外,他的介入也切实地影响了伊朗的审查政策,保证WhatsApp在伊朗依然可以使用。鲁哈尼挑战CDICC禁用WhatsApp的这一决定,确实是朝着正确的方面迈进了一步。但是当我们审视信息通信预算,以及鲁哈尼的支出优先时,问题就出现了。

负面的发展

令人担心的一个原因,是网络安全预算的暴增。鲁哈尼上台时,网络安全预算在四千二百零七万三千里亚尔(三百四十万美元)。明年,该预算将激增至五亿五千万里亚尔(一千九百八十万美元)。仅仅三年,竟然增长了百分之一千二。

继“震网”和“火焰”网络攻击和美国国安局间谍丑闻之后,这次的预算暴增,表明政府正在开始高度重视完全问题。这本身也没什么错,但是这些不明确的安全举措,很可能会被滥用,为进一步限制网络自由提供合法性。伊朗长期以来,用西方文化侵略作为理由,进行审查。同时,美国NSA监控丑闻曝光之后,伊朗国内从强硬派到改良派,都纷纷站出来支持建立国内互联网。

另一个问题是,通讯与信息技术部对于国家互联网(SHOMA)和智能网络过滤系统两者都高调支持。上个月,鲁哈尼的通讯与信息技术部长Mahmoud Vaezi 宣布,他在为SHOMA的招揽民间投资,可能也是试图提高效率,加快建设进程。Vaezi还解释,智能过滤系统的第一阶段工作已圆满完成,第二阶段工作也已于1月28日开始。1月份已有一些伊朗网民抱怨,说测试智能过滤系统干扰了他们使用Instagram。

前景

报告在分析了鲁哈尼的信息通信政策,总结出未来伊朗网络审查的三种可能。下面是一些可能发生的事情:

关于社交通讯app的争论会增加。伊朗文化暨伊斯兰咨询部长Ali Jannati 最近宣布,已有九百五十万伊朗人使用Viber。这些app的受欢迎程度继续增加的话,那么对于伊朗政府的民选代表来说,封锁这些app将成为一个越来越困难的议题。不过这并不会阻止保守的司法部门立法禁止使用这些app。我们可以预见到,关于禁用Viber这类app的争议会越来越多。伊朗这位温和派总统,将不得不经常PK强硬的审查机构。

伊朗并不会被从全球互联网中孤立起来,部分是因为全球互联网是伊朗科技企业的救生索。伊朗最近推出了一个国内收索引擎,再加上国家互联网的发展,导致人们普遍担心伊朗将会从国际互联网中孤立出去。政府当然会鼓励国民使用本国手机程序和平台,政府对这些平台有更多的掌控。但是不要忘了,伊朗科技产业的很大一部分还要依赖于全球互联网。打个比方,Blogfa,伊朗最著名的博客平台之一,是托管在加拿大的。另外,一些有利润的伊朗新企业,如Digikala,也会尽快开发新市场,或寻求国外投资 (伊朗最近涌现出的创业景象激发了西方的兴趣)。从这个角度看,任何从全球互联网长期分离的举动,都显然会让伊朗政府在经济和政治方面付出巨大的代价。但在政治敏感时期,暂时性的网络干扰还是可能会持续下去的。

相较于网络安全而言,伊朗人更关心接入互联网的。最近一项关于伊朗VPN(虚拟专用网络)使用的调查表明,伊朗人偏好那些免费好用的翻墙工具,但是比较安全(但是不亲和用户)的VPN,比如Tor,并不是很受欢行。Small Media之前的一个调查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参与调查的人中,只有6.6%的人表示他们用VPN的首要目的是加强网络隐私保护。如果看看伊朗人平时上网都爱干什么,那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相比于安全,他们更看重网络接入了。BBC波斯语记者Hadi Nili 解释道,“他们想听音乐,看视频,下载音乐和视频,更新安卓或者苹果设备…… 所以即使他们也需要更多安全,他们也可能选择牺牲自己的隐私,来换取价格上的优惠与使用上的便利。”

我们也可从中得出几个结论:首先,尽管2009大选后有关 “推特革命”的讨论,貌似绝大多数伊朗人上网还是为了娱乐,而不是政治活动;其次,伊朗人对于网络安全的那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将让VPN用户更容易受到政府监控。过去几年里,伊朗已有一些人因使用VPN而被捕。我们预计这种镇压还会继续,在国家互联网推出之后,镇压可能将更加严重。

英文原版发表于全球之声,中文版按CC规定由泡泡编译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