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实验室:普通公民的“中情局”

文/
鲍帆

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学院的一间地下室里出发,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历经14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令世界各地的“老大哥”们头疼、使亿万普通网民受益的知名研究机构。

简单来说,公民实验室的研究核心是对互联网的开放与安全、对网民的基本人权造成侵害的信息控制——比如政府监控项目,比如信息过滤系统。毋庸置疑,信息控制的实施者往往是政府,或政府与商业力量的合谋。

有意思的是,公民实验室的最初创办灵感其实来自政府内部。1990年代,公民实验室的创始人Ronald Deibert教授曾在加拿大政府外交部任职。他的主要工作是研究将卫星侦察用于军备控制。他所在研究小组提出了“地球监控系统”的概念,以实施对核试验的禁令。这一规模庞大的系统让Deibert见识了全球情报系统和地缘政治的重要性。他认识到,对信息的获取和控制是大国政治的重要内容,但却少有人研究。

2001年,Deibert获得福特基金会的资助,建起了公民实验室。他的目标是让实验室成为全球公民的情报机构:在今天这个全面监控的时代,我们需要知道老大哥们正如何监控我们的行为、如何截取和控制我们的信息。为了获取关于政府控制信息的情报,公民实验室聘请了黑客、律师和政策专家,借助多伦多大学的机构支持,完成了一个又一个重要项目。

这些项目覆盖全球,不放过任何一个主要国家,惹恼了许多政府。在一次公开会议上,加拿大情报机构CSEC的前任负责人甚至直接告诉Deibert:政府里有些人很想逮捕Deibert,而这位前情报头子本人就是其中一员。

作为控制信息的“大户”,中国自然也是公民实验室的重点关注区域。以下简要介绍公民实验室近两年来所做的与中国有关的项目。

详细揭露网络审查

中国的网络审查一直备受关注。在已有的针对此问题的研究团队中,公民实验室可以算是最持之以恒、产出了最丰富成果的一支。

公民实验室研究的审查涵盖了包括搜索引擎、即时通讯、社交网络等在内的多类平台。它们曾经研究谷歌、微软、雅虎等国外公司在中国提供的搜索服务屏蔽了哪些内容,也曾研究百度的信息审查。

随着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的流行,近两年来公民实验室也将研究的重点转向了社交媒体上的信息审查。在2014年11月发布的一项研究中,公民实验室的研究者详细总结了微博上的信息审查流程:发布一条微博后,可能有哪几种提示(发布成功、发布失败、延时发布通知),而每一种提示之后又可能发生什么(虽然提示发布成功,但因为含有敏感词,只有自己可见;虽然发布成功,公开可见,但后续可能还是会被删除;等等)。这项研究还总结了哪些词可能会触发系统的自动审查。

当然,中国网络审查的一大特点是其不断的更新与变化,公民实验室的研究并没有忽略这一点。在2013年8月发布的一项研究中,他们用图表的形式展现了两个月内的敏感词变化,提供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发现。同一年,公民实验室的研究者和墨西哥大学的两位学者合作,成功破解了Tom版Skype和新浪UC的每日敏感词列表。他们分析了一年半内的敏感词变化,并将其与背后的政治社会变化联系起来,做出了非常有意思的研究。

2014年12月,公民实验室还总结了目前已有的中国网络敏感词研究,汇总了不同机构发布的13个列表、9054个词条,这成为研究中国网络审查的重要数据库。

除了发表自己的研究报告外,公民实验室的研究者也通过其他媒体、会议等渠道发表意见。比如,其中国项目的主要研究者Jason Ng就曾在World Policy撰文介绍百度在巴西发布葡萄牙语版本搜索引擎对全球互联网信息自由所带来的影响。

助力中国网民翻墙

公民实验室不仅揭露中国政府如何审查信息,还为中国网民避开审查、获取全面信息提供了工具,那就是著名的翻墙软件赛风(Psiphon)

这款于2006年12月1日发布的软件,是由开放网络基金会资助,由公民实验室开发而成。目前已有多个版本问世,其中赛风2是网页版代理,而赛风3则是利用VPN和HTTP代理技术的软件,支持安卓系统。

问世以来,赛风已经获得了多个奖项。在一次颁奖典礼上,Deibert这样介绍了这款软件的目标:“赛风旨在恢复互联网曾经带来的愿景:成为自由表达、自由获取信息的平台……网络审查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全球问题,几十个国家的政府都在不同程度地屏蔽网民获取新闻和人权信息的渠道,屏蔽政治反对网站,限制新媒体上的自我表达,如博客和网络视频。”

曝光网络监控项目

2008年,公民实验室的研究者Nart Villeneuve发现:TOM版Skype收集和存储了数以百万计的聊天记录,并存储在了一个位于中国境内、可以公开访问的服务器上。

这只是公民实验室曝光的中国网络监控之一。在一项针对全球各国政府使用Blue Coat网络监控工具的报告中,他们也研究了中国政府对该工具的使用。他们发现,在中国电信的网络上,安装有Blue Coat产品,这一系统被命名为“WT-CHENGDU-INT-PS”,IP地址位于四川省境内。

可以看出,与其他许多致力于推广和保护互联网信息自由的机构不同,公民实验室带有深深的“Geek”色彩:他们的发声并非简单的呼吁和倡导,而是基于实实在在的数据——而这些数据,则往往是通过研究人员精湛的网络技术,通过精巧的实验设计或一些黑客手段获取的。对于研究信息控制、争取网络自由,这种类型的工作有着不可或缺的独特意义。

评论

不看不知道。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