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剿五毛党:像五毛那样去战斗

(泡泡网特约撰稿) “党 啊 您的生日又到了 站在您的面前 我举起了右手 宣誓 为您而奋斗 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永不叛党 此时此刻啊 想起了那些为共产主义抛头颅 洒热血的共产党员 还有那些比钢铁还坚硬的意志 信念 信仰 理想的共产党员 引领着自己前行的道路 踏着英雄的足迹 前行 做事 让人民感受到党的温暖 阳光”

这是新浪微博用户郭明义在6月30日下午发的一条微博,尽管他一直分不清标点符号,字句上前言不搭后语,但汉字的魅力在于:即使他的表达如此语无伦次,但他歌颂共产党的意图是明显的。这位鞍钢的基层员工,新浪微博的认证大V,歌颂党是他全部的微博主旨。

郭明义的微博跟随者高达2300多万,仅从数字看相当庞大,但是与他互动的粉丝寥寥。他的博文转发与评论比率也非常低,与庞大的粉丝数好不相称,以至于他的论敌们嘲笑他的粉丝都是买来的。在大陆社交媒体上,一块钱可以购买一万个虚假的僵尸粉。

热爱党的精神病人
问题还不在于郭明义庞大而虚假的粉丝数量,而在于他对党毫不掩饰的颂扬,已经制造了一些专门针对他的微博用户——这些用户专门嘲讽郭明义,在郭明义的那些混乱不堪的微博下留下负面评价。从某种程度上看,郭明义被当做精神病人,一个热爱党的傻子。

在大陆网络语境里,郭明义就是那种典型的“五毛党”。但是和其他五毛相比,这个五毛党的攻击性不强,在舆论引导中并不处于活跃状态,这也决定郭明义的重要性不是很强。与司马南、戴旭、王小石、染香、千钧客等五毛相比,郭明义可谓是边缘五毛。

司马南PK崔永元
司马南(原名于力)起家于大陆气功流行的九十年代,他以反对伪科学的名义打假,受到媒体青睐。2008年前后,他在反对大陆普世价值的舆论管控中脱颖而出,受到宣传部门的重视,成为网络毛左的代表人物,在重庆唱红打黑运动中成为薄熙来、王立军的外围吹鼓手。

大陆新闻界对司马南充满仇恨,他在舆论场中的地位转折发生在他赴美看望儿子时,被电梯夹伤脑袋——在社交媒体的反舆论控制派看来,这是一个极具讽刺意味的象征:夹头事件暴露了司马南在国内制造反美舆论的虚假,让更多人明白他的反美不过是五毛伎俩。

司马南在社交媒体上“横行”,拿着棒子扑向自由主义者,但不幸的是,他遇上了“劲敌”——原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崔永元。崔永元是大陆反转基因的的代表人物,司马南像过去常做的那样去抨击崔永元,但是他很快发现,崔永元成了他无法逾越的对手。

崔永元之所以对司马南产生强大的遏制作用,不止是因为他是中国名主持,拥有广泛的受众基础,也不只是拥有超过600万的新浪微博粉丝,而是崔永元使用了与司马南一样的战法,那就是:纠缠司马南不放,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反击,对司马南进行超饱和攻击

网络缠斗与超饱和攻击,是五毛党惯用的舆论手法,通过对目标进行密集地专门攻击,污染舆论,制造混淆——更重要的,是让受攻击目标因为怕清誉受损,而选择闭嘴。但司马南发现,这一招对崔永元不起效,因为崔永元使用了一样的招数反击他。

崔永元是司马南的“克星”,这是大陆社交媒体上让人喜闻乐见的舆论大反转。除了崔永元的社会号召力与影响力、以及不畏泼污、强力反击的网络能力,还与司马南逐渐受宣传系统的弃置有关。司马南所投靠的势力也需要新鲜力量加入,王小石就是其中之一。

新五毛的崛起与落败
网络五毛党的新秀王小石,发迹于大陆“七不讲”的意识形态管控早期,在反宪政的宣传战役中“横空出世”。经过网络人肉搜索,王小石的身份背景原来是一家黄色视频网站的经办人,这家网站被打击关闭后,王小石走上了职业五毛的生涯,身份污点并没有妨碍宣传部门的重视。

王小石对舆论进行污蔑式“引导”,最早的一单生意是发文描述俄罗斯在苏共倒台后的悲惨命运——这一充满捏造数据和不实言辞的网文受到俄罗斯媒体的严厉抨击——但在宣传系统的庇护下,王小石毫发无损,随即投入反宪政、反美的舆论战斗。

王小石在享受了社交媒体管控规则豁免的“蜜月期”后,开始发现局势已经不一样。他与司马南、以及五毛党的营销号“染香—千钧客”等一样,已经被反五毛党的骨干账号包围,并受到耐心的围攻。李剑芒、老榕、崔永元、文三娃等成为对阵五毛党的主力

五毛党的对手势力在增强,并非有人在主动撮合,而是五毛党所使用的招数被识破,五毛党的弱点成为它们对手集结的诱因。关键是,五毛党用来恫吓网友、进而制造虚假力量感的狐假虎威本质已经暴露——五毛党竭力营造的有强权靠山的假象已经被戳穿

单挑五毛
对五毛党的攻击,已经从祛除恐惧感,进入到单打独斗阶段。近期从营销账号染香演变而来的微博账号千钧客,与老榕约在喀什单挑。不出所料,老榕赴约,千钧客爽约。这一次爽约成为千钧客的网络污点,虽然五毛党是流氓战法,有利于中间立场的网民认清五毛党的真实面目。

千钧客进而以含混的言辞栽赃,将老榕引向“支持疆独”的形象塑造上。老榕迎面而上,也举报千钧客的微博涉及鼓励“恐袭”。罗织罪名,让对手知难而退,进而宣布胜利,是五毛党常用的路数。给老榕贴上支持恐袭的标签,也还是遵循这个套路,但老榕又将标签回赠

目前,崔永元对司马南形成遏制形势,老榕对千钧客制造了压力,已经是社交媒体上舆论战的新景观。值得一提的是,文三娃通过组建小号,调笑千钧客,也产生了强烈的解构作用。在这些针锋相对的舆论对冲之下,形成了一些打败五毛党的经验。

所有的经验都围绕着祛除恐惧、展露五毛党的怯懦与色厉内荏来进行。老榕悬赏获取千钧客的个人信息,已经定位到这个账号操作人具体的职业机构、性别、与其他五毛的关系、身份证号码等。这些手段,将剥除五毛党刻意靠隐蔽营造肌肉感的外衣,对他们形成重创。

总结下来,对较高级别的五毛党进行攻击,具体经验:一是缠斗,韧性作战;二是定位个人信息,揭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三是约架,主动出击。所有这些手法,目的有二:一是消除五毛党刻意制造的虚假力量感,二是揭露五毛党的个体身份,将复仇的恐惧引向他们自身。

评论

别的不说,崔永元就很次。

次??你就是一陀屎,快来看,又抓住一个翻墙的五毛!!你连崔永远的屎都不是,还次???

五毛,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能忽悠?

对待牛氓,就要用牛氓手段,参见电影《密西西比河在燃烧》

驱逐中共殖民,卫我本土华夏。
结束党国体制,恢复民国宪法。
开放党禁报禁,保障四大自由。
全国民主普选,落实五权分立。
清算贪污腐败,追讨转型正义。
拒绝跪求平反,我要中共垮台。

打倒共产党!打倒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民国万岁!三民主义统一中国!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