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突围:网络媒体之马来西亚篇

文/
Anonymous (未验证)


整理/邓婉晴、杨洁

网路或新媒体的诞生或促成,往往与社会运动的脉动有密切关係,马来西亚第一家网路媒体,正因1998年时任副首相安华被革职后引发的“烈火莫熄”运动而迅速窜起。如果说那是第一代人对媒体垄断恶果的深刻体会,第二次爆发线民杯葛平面媒体的现象就是在2011年10万人上街要求公平与干净选举的“净选盟2.0”运动之后,面对传统媒体严重审查与扭曲事实的觉醒。

网路的普及及电子科技的便利,让新媒体在僵化的主流与传统媒体中能突破开创新道路。然而也正因为人们如今在网路抒发情绪与发表意见的空间都比过往简易,年轻人一般上对于“言论/新闻自由”的限制渐渐无感。谈媒体垄断与捍卫新闻自由,似乎也只成了新闻从业员及少数精英在独自抗争与互相取暖的语言

网路媒体的存在一再让政府动辄以严法惩治,足以看出其威胁性。但网路/另类媒体只是打破传统边界的延伸而已吗?大马那些尝试另辟公共/边缘课题、公民参与报导的媒体平台,发展有何优势与局限?且看现任KiniTV执行长杨凯斌怎么说。



Q1:马来西亚社会对媒体改革或新闻自由议题,是有感还是冷漠?
马来西亚网路媒体的发展历史比较久,在经营上也比较成熟,但主要是被主流媒体垄断及日益收缩的空间所逼出的。社会上的确缺乏媒体及新闻自由的论述与想像,一般读者对言论与新闻自由的认知,来自主流媒体被封锁,发言管道受阻。但由于网路不受限制的留言空间能“平衡”这点,因此(他们觉得)言论受限的指控并不存在。

在政府朋党长期掌控主流媒体的结果下,读者已有既定印象,认为主流媒体势必难以作出“真实、不删剪”的报导。为了抗衡,他们透过网路及社交网站转载、列印网路媒体的报导给家人同事,从而揭发主流媒体封锁、封杀或偏袒的报导。在阅读时,也会主动“省略”主流媒体的政治新闻及时事报导,只看娱乐、运动及分类广告等被视为较不会被“政治化”的页面。

Q2:从2001年《南洋商报》被收购引发“528报变”,到最近的《热点》执照风波,你如何看待这些年言论/新闻自由的变化?
我国执政者曾誓言改善新闻自由排名,放松对纸媒的钳制,但事实上却是退一步进两步的缓兵之计,钳制方式从明转暗而已。2008年大选后,媒体环境曾一度出现貌似小开放的现象,网路媒体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随后却逐渐沉寂。

那些“小开放”底下的受惠者,也只有对执政者相对安全或熟悉的媒体老板,目的是让他们办一些相对自由的新媒体,来削弱网媒的影响力。例如《热点》的老板就是过去马华公会掌控的《星报》掌托人,而它的死罪是因为踩到了评论首相夫人的红线。**

主流媒体至今仍采取“精神分裂做法”,网路版的言论尺度较大胆,印刷版则继续徘徊在原有尺度。英文网路媒体依然是马来西亚网路媒体的主流,在高峰时期甚至出现6、7家之多。

**英语周报《热点》2013年大选后热辣出版,2013年12月因为以封面新闻质问首相夫人过度挥霍而遭扣发出版执照。

Q3:媒体与社会运动、支持弱势和民主化的立场与挑战为何?
媒体在经历社会运动时,点击率一定会冲高,但在社运退场,乡民参与或公共记者热潮降温后,非职业记者陆续的报导能否持续,要端视负责人的魄力。一个成功的媒体势必要展现长期典范,不能仅扮演阶段性任务——即打破媒体封锁、支持弱势及支持民主化。

支持弱势及民主化的新闻立场,最大的挑战在于阅听市场的庸俗化。社交网站的崛起导致阅听的零碎化早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课题,要如何在一窝蜂的情绪发洩中,勇于戳破表现而提供深入的价值分析,呈现还原现场的脉络,是一个考验。

作为追求速度与即时报导的网路媒体,能否引领读者,甚至不惜违逆多数意见,提倡更多元的反思,并在网路读者民粹化,网路趋势追踪工具层出不穷时,能够坚持初衷,拨出人力、财务与时间,做一些冷门但与人文价值观息息相关的题材如原住民课题等,将会是一个永恆的拔河

使用多媒体报导方式,把冷门、边缘化的题材提炼成为一篇叫好的报导,甚至透过以下而上,与民间基层组织、民间记者配合的方式,持续追踪边缘课题,让其成为新闻的议程与焦点,或许是突围的方式。只是要在不同背景参与者之间建立报导的公信力,也不容易。《当今大马》曾经在全国培训多达200名公民记者及配给摄影设备,但最终仍是昙花一现,未能成气候。

Q4:如何理解与想像《当今》所扮演的角色、经营与生存模式?
《当今》拥有开拓及行塑两大角色,作为网媒先行者,带动了快、准、不审查、报导他人不敢报导及追踪争议性课题的角色。作为国内首家三语媒体,《当今》也尝试打破隔阂,让读者阅读版图跨越语言障碍,直接对话,避免陷入从族群宗教本位看议题。

走了15年,《当今》下一个15年的考验,在于能否在威权崩溃及市场考验下,仍然以支持弱势、民主化及优质的报导,在新闻场域上屹立,犹如另一个《卫报》及《纽约时报》。

媒体存在的价值观及立场,永远不会过时,不过立场及价值观仅是媒体事业的招牌榜样,另一考验是如何永续经营,不断呼唤时代的需求,面向更多元的读者。《当今》采用订阅及广告结合的商业模式,同时在财政上透明化及集体决策。此外《当今》也规划跨越时事新闻的强项,推出网路电视及商业新闻,往全方位媒体形式迈进,务求面向更广阔的阅听市场。

新的媒体模式势必要走出自身生产内容的单向模式,而走向转载、重组内容及呈现方式,从更多的平台同时传播资讯,并积极与读者互动。网路的出版方式不是复制传统纸媒及电媒的内容,将之放上网的延伸思维而已。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街报》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