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il在中国彻底被封:“国家局域网”还有多远?

Gmail在大陆彻底被封锁了,与封锁其他各大网站不同,此次危害颇为严重,邮箱是大多数网友工作和私人沟通的主要渠道之一,更是各网站的注册、密码找回的必要手段,在安全意识的提升下,大陆用户在选择上更加倾向于谷歌。党宣红旗文稿正式斥责“翻墙技术”,恐慌感突增:会不会将来的某一天连VPN都被禁止使用了?大陆网友距离“国家局域网”还有多远?

Gmail电邮彻底被墙

北京时间12月27日晚间,Gmail在大陆彻底无法使用了,GFW对谷歌的干扰或屏蔽上升到了路由层面,Google从此开始享受与Twitter同等级待遇。据此推测,GAE相关的服务正在面临最后期限,包括Goagent和Wallproxy在内的软件将会在不久的几天内失效,尽管gogotester能找出IP也是无法挽救。谷歌提供的中国流量图证实了这一点(图1,自 2014年12月27日起 Gmail中国区流量几乎掉到了0。


有海外中文网友跟帖称“已经不敢回国了”。微博用户@洛之秋 说:不少学生目前正是出国留学申请的关键时期,填写的联系信箱都是Gmail,这样的封锁将要给学生们和海外高校联系带来极大不便。这段经历大概会让他们多少年后,在思考是否回国时更义无反顾。

据悉,大致从 2014 年12月26 日开始,gmail 的 imap、 pop 和 smtp 服务在中国大陆都无法连接了。27号晚,有网友测试后称,gmail最后收到邮件是在24号,连接vpn之后收到一封来自Coursera的邮件。在 iOS 的 inbox 内给 iCloud 和 QQ 邮箱发邮件,结果显示全部失败。smtp 拦截之后 gmail 基本上瘫痪了。该网友说 “如果只是开VPN就能解决问题还好,关键是连发也发不出去了”,同时有其他数位跟帖网友反映遇到同样现象。

但本网测试的结果是,经gmail发送和网易126、163邮箱和QQ邮箱,带附件,都是可以接收的,反之也可以,IOS系统终端和PC都可以。当然,gmail一方需要翻墙收发。猜测认为,或许和GFW没有在短时间内将所有点刷新完毕相关。网友@月光博客 分析指:此次针对Gmail的屏蔽,其实是最原始的一种屏蔽方法:屏蔽指定IP地址,即可屏蔽该IP地址的所有可用端口,因此导致IMAP、POP3、SMTP等端口无法访问,但这种方法灵活度不大,建议Gmail能针对中国设置一个动态解析DNS,将Gmail的IP解析到一个可用的IP地址上。

随即知乎网站上出现了一条提问 :“Gmail 完全被封,会造成什么影响?”但很快该问题被知乎移除了。同时在微信公众号中也有一篇反应该事件的名为《不作恶者不得食?》的文章也在数小时内被删除。有网友建议,可以用Live 等境外邮箱代收 Gmail 邮件(要把 Gmail 密码交给第三方),或让 Gmail 把邮件转发到其它邮箱。但经测试无效----设置导入电子邮箱账户时连接会崩溃。

中国用户选择gmail的理由已经超越了其功能多、储存容量大、使用便捷、界面亲和等表面优势了,最重要的是安全。从另一个角度理解,gmail完全被封锁应该可以看做是一件“好事”,至少说明中国当局暂时放弃了对谷歌的攻击,同时翻墙使用令原本就支持全程SSL加密安全连接的gmail安全度进一步提升。

另,谷歌Chrome必须在全局翻墙状态下才能安装,虽然可以找到离线安装文件,但其在安装过程中也必须链接INTERNET,否则后台服务器就会提示未知错误导致安装失败。必须再一次强调:翻墙技能对大陆网友来说是基础必需技能。但翻墙并不代表墙已经不存在,网友@cather 说:“你翻或者不翻,墙就在那里。应该做的是推倒它,而不是假装翻过去或者不翻,墙就不存在了。”

此外,有网友提供了四个谷歌学术搜索链接:http://t.cn/R7AcVOghttp://t.cn/RzsJlcthttp://t.cn/RPuEbezhttp://t.cn/RPh05jx ,经测试免翻可用。

党刊首次发文斥责境外翻墙软件

陆媒报道,中共党刊《红旗文稿》于12月26号刊发了一篇名为《敌对势力千方百计研究"翻墙"技术》的文章,主要内容是分析当前互联网搭建技术、大数据技术、微电子技术、信息传输技术、翻墙技术和无线网络攻击技术领域的最新发展及其对中共意识形态“安全”的影响,认为需要“高度重视”。文中说:“境内的东突暴力恐怖分子、法轮功分子就是利用‘破网’(翻墙)软件,获取作案技术、进行联络及筹措经费的。敌对势力千方百计地研究破网技术,并大力推广,美国国务院曾专门拨款150万美元对相关项目予以支持。还有一些人出于经济利益,在网上大肆贩卖翻墙软件,贩卖加载了相关功能的路由器,勾连国外提供有偿代理服务。”

此文在短时间内被多家大陆媒体转载,经验显示,或属于经授意集中推送。这大概是党刊首次间接承认GFW的存在、透露翻墙技术对言论管控形成了影响——令当局“处于被动应付状态,使党和政府的工作陷入被动。”引发舆论对翻墙软件制造方甚至翻墙软件用户的人身安全的担忧。值得注意的是,凤凰网在转载此文章时将“翻墙软件”那一段落着以黑体字突出显示,引起舆论广泛热议,有推测认为“或许很快连VPN都不能用了”。

红旗文稿给出了四条“应对计策”,其中第一条指:“加强宣传与科技、社会管理和军队的合作”,理解对内强化洗脑、言论管控和对外更严格的封锁;第二条中建议的“成立意识形态工作预研机构”,理解为提升舆论监控的时效性和力度;第三条中提到的“加快研制信息系统所需要的硬件和软件”,理解为可对提升GFW严密度、监控定位技术、舆论分析和异议围堵技术以及网络攻击技术的强调;第四条中提到新媒体在现代信息流通中的普及地位,言“建议打造一种融通中外、雅俗共赏、易于大众接受的话语”,理解为强调“大外宣战略”适应新兴平台的重要性,如大量党宣媒体在墙外社交平台上的认证账号、“假外媒”在新媒体上的布局,以及中国利用中美元首会晤、巴西国会演讲等多个国际场合宣传中国式互联网治理,欲展开“互联网外交”、鲁炜频繁在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第七届中美互联网论坛、中国-东盟网络空间论坛、夏季达沃斯论坛等场合阐释中国互联网治理的立场和主张等等,都属于“大外宣传略”。

综上,此文大致描述出了一个构建“国家局域网”的概念性思路,世界最大的“网民监狱”趋近名副其实。

据市场研究公司Globalwebindex在2014年Q3的GWI Social报告中粗略估算,在中国大陆仅使用VPN翻墙的用户就有9300万,大致相当于中国全部网民数量的20%,其中包括大量外企从业人士和留学生。当局基本没可能对翻墙行为定罪,只能是加强管控,更严格的监查境外“敏感”信息向境内的流动;同时也没可能钳制境外翻墙软件制造者,但或有可能约束境内翻墙技术的传播和技术宅的私家创作,就此提醒针对性防备。

距离“国家局域网”还有多远?

对于此次Gmail全面被封锁事件,网友@郝海龙 在微博中表示:“当年有人说,因为很多有进出口业务的企业都用 Gmail,封禁 Gmail 会对经济造成严重影响,因此不太可能封禁,我天真地相信了。后来又有人说,Godaddy 不可能被封禁,因为他们是美国最大的域名商,很多重要网站都采用他们的 DNS 解析服务,我再也不相信了。”

从去年的“七不讲〞到今年习近平的819讲话,再到运动式净网中各种新增禁令,不论是新兴即时通讯软件还是互联网电视APP,都在遭受大刀阔斧的阉割,手段强硬意图明显,透露当局对互联网带来的“意识形态冲击”深感恐慌,上述《红旗文稿》正是这种恐慌的升级。

12月29号,党宣光明网刊发消息称:CNNIC主管部门变更为中央网信办。消息指“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上级主管部门已经从中国科学院调整为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足见当局对加强管制的强调,视监控和封锁为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最主要“职责”。

独立时评人莫之许曾经在今年六月间做出过“国家局域网”即将降临的预测,莫之许认为,“当局对互联网的管制还将继续探底,不排除将整个大陆网络变为局域网或者国家局域网的可能”。这里所谓局域网,是指大陆个人用户接入网络时,并不像现在这样默认为接入了INTERNET;相反,接入国际互联网会成为一种需要经过申请的行为”。对于有人认为的“退出国际互联网对经济发展的影响,会促使当局三思而后行”,莫之许表示这种看法忽略了一点:需要通过国际互联网进行的商务、学术、信息等服务,绝大多数都是单位行为,通过对公司、学校、机构等发放许可证,允许单位申请接入INTERNET并享受境外服务(这当然会留下信息走私的后门),以及通过境内代理的方式为个人用户提供服务,可以将此举的影响降低到最小。

目前看来,这种猜测成真的可能性正在大幅度提升。

评论

VPN被禁止恐怕只可能是法律上的禁止,不会是技术上的禁止

呵呵

有人说,四月份就会成立

该死的共非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