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转型”还是党宣变身

文/
张巡

据上个月陆媒报道,《财经》杂志母公司财讯集团联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阿里巴巴,三方联合组建新媒体机构“无界传媒”,首期投资为亿元级别。曾参与无界传媒创始初期相关活动的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讲师魏武挥透露:成立无界传媒的初衷,是“对新疆的宣传”。

       近日有消息显示,为“无界传媒”出面的资方是新疆宣传部,当属网信办系统。众所周知,网信办对新媒体的操控和利用一向持高度重视态度,“宣传新疆”、“促进新疆发展”或许只是广告的模板,应对棘手的新疆问题做专职舆论引导、建立强化当局在中亚的语话权,疑似实质性目的。

       早年新疆对中亚传播的主要方式是广播电视,截至2009年底,新疆广播电视已在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蒙古、土耳其等5个国家落地。基于新疆及其毗邻的中亚地区许多民族都使用突厥语族诸语言、并广泛信仰伊斯兰教的文化背景,官媒认为“新疆电视台的民语电视节目,在中国对中亚传播中承担着重要职责”。本月初,习近平第二次访问哈萨克斯坦的主题就是宣传丝绸之路经济带,分析认为中国希望在哈萨克斯坦的带动下,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可以跟进。新疆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一带一路"在境外的实施还尚未形成具体规划,目前中国方面考虑的重点应该是海外接受程度和中国国家形象的问题,于是新疆媒体是否能通过在中亚的宣传为中国赢得语话权、是否能阻止新疆问题的相关舆论干扰“中国形象”,被视为推动一带一路顺利实施的重点问题之一。

       广告语:“立足西部、面向全国、辐射亚欧”,“无界传媒”在其简介中写的很明白:“要打造一个立足西部、面向全国、辐射亚欧,面向移动互网联时代的政经类、多语种移动客户端,打造一个有分量的新媒体品牌和一个国家级外宣平台”。后者明显是主旨。

       以“无界”为名的意思似乎是指两方面预期,一方面是传播和影响范围,另方面是新闻观。但很可惜,党宣就是党宣,变身成任何形式,其属性也不会变,有界的意识形态下一切都是有界的。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传统官媒公信力殆尽不可逆,于是“与时俱进”地打造新媒体党宣标杆变得迫在眉睫。据悉,“无界传媒”目前已吸收到了一批自由派及泛自由派媒体人(公知写手),其性质足可理解为变相吸纳,预计很快会露出新媒体式肉喇叭面孔。官媒人民网在本月初对“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召开第十二次会议”的报道中显示,习近平强调要“引导大家争当改革促进派”,该新词一时引发热议。其性质很简单,就是收编自由派公知,营造百家争鸣的假象,同时打压中低层异议,以期将“反对”尽可能收拢在可控的范围内,党宣乔装新媒体吸纳自由派写手就是其中一步。

       财新进入网信办白名单的消息本网曾有报道,该消息在舆论界引起的反响至今热度不减。但财新掌门人胡舒立或许不属于“被吸纳”,虽然胡主编也身居知名自由派之列,但其与习近平一致的红二代背景不免惹人遐想,其祖辈、知名政治人物胡愈之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署长,据悉曾为中共的外宣做过大量工作。

       去年八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中共当局在该文件中明确了对“媒体转型”的态度:改革的目标就要“适应媒体格局深刻变化、提升主流媒体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和舆论引导能力”,从而也预示着一场由政府自上而上驱动、以官媒为主体的新媒体改革已全面启动……

       早前一度轰轰烈烈的、“立志打造中国第一时政品牌”的澎湃新闻已确信为党宣在新媒体的实验性项目,上海地方及中宣部门给澎湃的核心任务就是:如何在数字阅读环境下继续占领舆论阵地。澎湃新闻初期落实到位的投资就高达3亿到4亿元,无疑大手笔。

       中国媒体既要看审查脸色又想喊“新闻理想”,一边抱着市场化运营,一边还得做合格的喉舌,网络新媒体同样逃不出这种纠结的诅咒。主打金融新闻的深圳前海、界面传媒也是同样的性质。另,今年初新华社宣布,将在年内建起800-1000个党政企客户端,最终建成国内最大的国家级移动客户端集群。当时评论界认为,以北京新华社、沪上澎湃+界面、深圳前海传媒形成的党宣新媒体已呈现出“三足鼎立之势”。官媒人民网在今年初的《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调研报告》中就已将上述新媒体项目列为标榜。目前看来,专攻“一带一路”宣传、应对新疆问题舆论引导的“无界传媒”也正在跻身前列。意料之内,“媒体转型”最终还是成为了党宣变身(包括逐步被变身党宣),不过宣传费上肯定“不差钱”。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