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证上网”时代即将来临?

(泡泡网报道) 近日,腾讯、网易、搜狐三大网站纷纷裁撤了微博部门,网易更是直接关闭微博,引起了广泛热议。南方网转载京华时报的一则评论认为,这既是微博类整体堪忧的标志,又是新浪一家独大的结果。而事实上,不仅是前述三大网站的微博,新浪微博也在不断衰退,本网在《微博死于什么》中对29家大陆网站签署的“承诺书”中“不能发布的信息”做了分析,结论显示,网络生态环境已恶化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

近日华商报一则消息再引热议,舆论普遍认为——大陆开发的社交网站已没有继续使用的价值。11月8号华商报消息称:“记者从公安部第三研究所获悉,针对网络虚拟社会管理、保护公民网络安全以及个人隐私等迫切需求,经过五年技术攻关,我国自主研发的‘网络身份证’技术,即eID的大规模服务技术难题已被悉数攻克,并建立起全国唯一的‘公安部公民网络身份识别系统’……经过五年技术攻关,我国已建立起全国唯一的‘公安部公民网络身份识别系统’。”

周六又有法广记者透露:北京某媒体朋友因一条吐槽APEC的微博,被警方要求从外地赶回北京喝茶训话。本网尝试联系该记者了解情况,但对方因担心丢掉饭碗而拒绝接受采访。恰逢中国第十五个记者节,截至周六中午时分,本网就了解到近十位大陆媒体人已转行和准备转行。

管制收紧,社交网站迅速衰落

中国网络环境一直处于不断收紧之中,从互联网产生早期的针对接入服务、内容发布、网站备案等规定,到近几年出台的如《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2011年)、“两高”关于明确网络谣言构成犯罪情况的司法解释(2013年)、广电总局《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2014年)等法律法规性文件,都对互联网内容发布等方面作出了严格的限制;而事实操作中,各微博网站、BBS、地方论坛、信息港等网络场所,均有不同程度的删帖、封号等管理办法,并且随着网站环境的收紧而处于不断增加之中。

不仅如此,2012年以来,多名网络用户因在微博等地发布言论而被当局打击。如轰动一时的“秦火火”、“立二拆四”案,甘肃“初中生网络造谣被拘案”等,都使微博言论环境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损害。独立评论人苏星河指出,这种因言获罪的情况堪与古时“文字狱”相比,当局深文周纳、罗织构陷,目的就是网民因无所不在、“无威不至”的恐惧而放弃反对的表达。

而社交网站尤其是微博,自诞生以来,一直是各种事件信息发布的重要渠道。表达对事件的看法,也肯定少不了反对的声音。环境的不断收紧,删帖和封号使用户获得了比较强烈的沮丧感,而不确定的打击则使用户心生畏惧。在新浪认真写一则微博,本想与网友展开进一步的交流,却被审查设置为只能“作者本人可见”;在微博交了若干朋友,不知道因为说了什么突然就被封号,有些就此失去联系。这样的经历让人对微博心生厌弃。在长期的沮丧和恐惧之中,用户逐渐失去对社交网站的热情是理所当然,社交网站的迅速衰落也就是情理之中。对这次腾讯、网易等昔日「门户」放弃在微博领域的开发,评论中也多认为:言论管控的急速收紧所引起的用户恐慌继而厌倦才是主因。

内容不振,娱乐网站无力回天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不仅社交网站迅速衰落,娱乐网站也难以为继。自2014年“美剧禁播”风波和知名视频点播网站“快播”被查封以来,其他视频网站也处于被迫转型之中。以用户自发布和共享为主的视频网站酷6、土豆,以购买版权和视频节目制作为主的网易、搜狐、腾讯等,也都面临着广电总局的各种审查。其中,美剧禁播对于投入大量资金并以美剧为主打的网站来说,几乎是当头一棒。

而国外的同类网站如Youtube等,长期处于被大陆封闭之中,这对国内视频网站本来是“利好”消息,为国内网站的成长提供了一定的空间。但是,各种内容审查自不必说,对于内容制作投入的短视、粗制滥造、盗版严重等问题,各类娱乐网站也并未提出有效的对策。

刚刚离开新浪转投小米的陈彤则雄心勃勃,声称“半年内,小米电视和小米盒子的视频内容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后面紧跟着的“否则……”二字,却让观众们浮想联翩。对此,雷军自己也认为,广电181号文件切断了互联网视频内容与智能电视之间的直接通路,设置了牌照方和审批两道控制阀,“花10亿刀还得看总局”。

习惯改变,门户网站价值降低


而用户习惯的改变,则使原来覆盖中国的新浪、搜狐、网易等门户网站的价值不断降低。各大门户网站都处于衰退状态,互联网资深观察者李东楼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了门户网站在资本、用户、影响力和人才四个方面的问题。使门户网站价值降低的最主要原因,还是用户习惯的改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从“灜海威时空”时就开始上网的骨灰级资深网民说:“当年上网的早期,每见到一个网址都要抄下来或者记住,有了门户网站改变了这个习惯,直接上门户就可以找到需要的内容。”经过18年的演进变迁,这个习惯现在已经不复存在。“而现在,我上网都是去几个专门的网站,比如找电影去思路,追美剧去人人,看新闻去翻墙……门户网站那么花哨繁琐,那么多广告插件,早就应该关闭了。”

用户的分流使门户网站的广告价值不断下降,影响力不断衰退,人才不断流失,并且形成恶性循环。对此,独立评论人苏星河指出,门户网站的价值存在于用户缺乏上网经验、网络缺乏足够内容、网站尚未专业分工的时期,如今门户网站已经到了退出历史的时候。“但是新浪、网易、搜狐等网站仍然以做门户的思路在经营,追求大而全,微博一哄而上,视频一哄而上,这样肯定是要失败的。”

“带鱼”占领,“野鸡”网站抢滩覆盖

更让大陆网络生态环境雪上加霜的是,在最高指示“建设我们自己的网络大V队伍”的指引下,随着“座谈会”之后的一系列部署,各种五毛、野鸡网站挟“周带鱼”之威,迅速抢滩覆盖。据近几天来在社交圈内所见的一些文章或活动,大量出自以上机构,如“西征网”其实来自一个县级的文化公司,其友情链接也是一些知名的官方网站,如“独家网”来自一个QQ群,“观察者网”的主办机构“上海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则是一个在上海民政局登记的“民办非企业机构”。


而另一篇流传甚广、气势汹汹的文章《绝不允许砸共产党的锅——掌握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理论研讨会纪要》,发表在“红色文化网”,网站主办者“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其友情链接竟然和前面的“西征网”等大同小异,不禁让人怀疑:这么一个“高大上”的组织,为什么也和那些野鸡五毛网站过从甚密呢?



在环境、内容、习惯等多方面因素的冲击下,中国互联网已经处于窘境和颓势;而拿着“尚方宝剑”支持的野鸡五毛网站又在迅速蔓延覆盖。微博的关闭或许确实是一个标志,它将为用户带来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