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担心开放电信是“木马屠城”

台湾人到底在怕什么?有学者称之为木马屠城记,有人说这是吴三桂引清兵入关,3月30日聚集在总统府前示威的50万人认为这是祸国殃民的不平等条约。然而另一厢台湾政府则不断强调其实是台湾占了便宜,信誓旦旦地指称关于网络与出版等攸关国家安全与言论自由的敏感产业,“绝对没有开放”。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台湾人有什么好怕的?

产业分类不清
由于服贸协议内容涉及许多不同产业,法律用语深涩难懂,一般人民通常无法自行获得服贸是利是弊的整体了解,不得不仰赖专家解析。然而当官方专家强调服贸“利多于弊”,而且绝无国家安全与言论自由的疑虑,民间学者却大力抨击服贸不仅只会图利财团,还会让台湾门户洞开,逐渐丧失文化主体。两边说法南辕北辙,谁说的才是真相?

其中争议最大的是第一类商业服务业里头的“电脑与相关服务业”与“其他商业服务业”中的“印刷及其辅助服务业”、第二类通讯服务类的“电信服务业”。以电信服务业中台湾对中国开放的“存转网路服务”、“存取网路服务”与“数据交换通信服务”来看,根据官方说法,是三种20几年前的老技术,在台湾已无市场,是如语音信箱、传真存取等封闭性网络,学者却认为这条协议会将网络通道完全开放给中国。

为什么双方的认知会有这么巨大的差异?主要是因为这三项产业名称语言不详,又没有附上联合国产业代码,光从字面上解释可以无限延伸,协议中又没有明确规定其内容。协议生效后,要如何确保中国政府不会任意扩大解释?如此打开网络门户,不仅造成国安危机、人民个人隐私堪虑,也可能成为箝制言论自由的利器。如果台湾产业或人民提出抗议呢?服贸协议中对争议疏通只有“协商”一个机制,没有补偿也没有惩处机制,更无法立即终止出问题的商业行为。

木马屠城记
而“电脑与相关服务业”中,中国只对台湾开放“软件实施服务”,而台湾则对中国开放了“与电脑硬件安装有关之咨询服务”、“软体执行服务”、“资料处理服务”、“资料库服务”等。其中“软体执行服务”与中国的“软件实施服务”实为一物,足可见双方在产业分类用语上并不统一,后续纷争指日可期。

台湾官方宣称,开放的项目是提供给公司内部的封闭性网络,不会影响到人民。但学者则将此项协议比拟为“木马屠城条款”,中资可以通过与台湾电信业者合资的方式,或是接下网络机房的外包经营权,如此便可以轻而易举地染指机密信息,上至政府与情治单位(情报管理),下至公司员工与一般个人,从国防机密到商业机密,皆无从躲避被监看或监听的命运。

言论自由与文化自主性
另一个争议的重点,就是开放中国“出版印刷业”。马英九政府一再强调,这次的开放项目绝对不包含出版业,然而民间仍却对开放印刷业的影响忧心忡忡。一则台湾印刷业者多半规模较小,恐难与中国在印刷、出版、行销一条龙体系的大型国营出版集团竞争;再者,当这些大型出版集团以印刷厂方式进驻台湾,通过削价竞争让台湾印刷业无法生存,仍可以此要胁左右台湾出版业的走向。尤其当其可以影响报纸的印刷时,对言论与新闻自由的戕害更是令人忧心。

学者也认为,“配销服务业”一项,开放中资出版物分析企业来台设立商业据点,售价较低廉的中国书籍将严重冲击台湾的出版业。当台湾人读的简体字比繁体字多,是否会造成文化的流失?而中国书籍中常见的政治性审查与修改,读者是否会在不知不觉间丧失了解真相的机会?

服贸之后 太阳花学运将无法存在
太阳花学运展现了新媒体在运动动员、意见整合、信息传递中扮演的重要角色熟知新媒体运作方式的学生利用脸书、Line等媒介,将学运的第一手消息传递到全世界,串连起在国外的学生,将学运的信息迅速地翻译成当地语言,争取国际关注。30日的“330占领凯道行动”除了有50万人集结游行,全球17国49个城市共计五万名华侨与留学生也串连响应”330全球时差接力力挺”,由台湾清晨零时由澳大利亚开始,接着由日、西、美、荷、英、德等国接力,游行现场并与12个城市连线。如此大规模的集结与动员,缺少了自由开放的网络,就无法实现。无怪乎台湾学者林宗男断言,服贸一旦开放电信,网络被中国控制,“这次的太阳花学运就不办起来了”。

或许爬过围墙占领立法院的学生说得最好:“现在不爬墙,以后就只能VPN爬墙了(翻墙)!”(注:指突破中国的网络防火长城)

黑箱服贸
对马英九政府来说,服贸协议在这个阶段受到这么剧烈的反弹可谓始料未及,毕竟这只是2010 年签订的《海峡两岸经济合作结构协议》细节之一,而且在2013年6月早已签订完成。遵照朝野协商的协议逐条审议,在以执政党占多数的国会来说,不过是虚 应形式罢了。他们没有料到在野的民进党会使尽拖延手段,将审议拖过整个会期,眼见这次会期又上演同样的剧码,国民党议员铤而走险,引用法规将服贸协议“视 同已审查”,直接移交行政院。这个动作终于引起了媒体注意,人民看到报导后,突然意识到服贸“已经签了”,现在连审议过程都被省略,“黑箱”、“卖台”批 评之声四起。隔天3月18日学生进占立法院,台湾继1990年野百合学运后,最大型的学生运动太阳花学运于焉展开。

虽然马政府立刻澄清先 前已经举办了20场公听会、114次说明会,绝对没有“黑箱”,但从人民震惊的程度来看,明显地这些信息并没有通达到大众的耳中。姑且不论马政府有无卖台 之心,其行事之官僚颟顸、忽视业界意见的傲慢刚愎,加上条约中欠缺明确的监督与仲裁机制,相关单位又无冲击评估与对应措施的作为,让人民对马政府信心全 失,深深质疑其能否在谈判中代表台湾利益。

评论

2014年4月5日11:50 張中一[工業技術研究院資訊與通訊研究所產品經理 中正大學電機所網路組(現通訊工程研究所)]

在2014年4月4日,這天49名電信、資訊相關科系學者聯名發表聲明,反對服貿協議開放第2類電信產業與電腦及相關服務業。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40404/373241/

這裡面包含我念研究所時的授課老師,國內電腦視覺的權威廖弘源老師(當然廖老師跟通訊與網路關係是非常薄弱的),與我在中正時就聽過的鼎鼎大名的吳昇老師(國內最早的自有搜尋引擎以及MAIL2000的創立者,以及另外一家資安公司的創立者)。當然還有從公聽會開始就一路反服貿開放第二類電信開放的交大林盈達教授。

這幾位教授主張一共有五點,讓我們來一一探究。

第一點:「資通訊服務是國家關鍵基礎建設的神經系統,政府有責任與義務善盡管理保護之責,以維護國家整體安全與人民資訊使用與通訊之安全。」。說得真是大義凜然。這些教授在發文之前有沒有看過服貿文本附件以及NCC的說明?我國從2009年開始就開放了第二類電信業者,這次只是就其中幾乎沒有人要用的挑了三樣做了開放。這三樣的去年業績分別是(500萬、300萬及3.48億),使用的也是非常特殊的客戶(這些業務包含例如傳真存轉服務與電話秘書服務),而且中資不被允許取得主要控制權。請問風險在哪裡?從2009就開放了,到今天才喊政府有義務「國家整體安全與人民資訊使用與通訊之安全」。這些老師似乎忘了,美國NSA在CISCO與JUNIPER的核心路由器(負責網際網路骨幹運作的設備)裝了後門。美國甚至在RSA演算法(重要的加密演算法之一)裡面加了後門。因此美國NSA可以在各國核心網路來去自如。那個時候怎麼這些老師沒有出來喊「維護國家整體安全與人民資訊使用與通訊之安全」?為何對一個已經發生的資通訊安全侵害視若無睹,對尚未發生的幾乎微不足道的風險大呼小叫連署?

NCC 2014/04/05新聞稿 模糊爭點無助溝通 NCC將針對服貿開放投資第二類電信舉辦公開說明會

服貿問答集 http://www.ecfa.org.tw/ShowATSFAQ.aspx?id=76&pid=&cid=

第二點:「二、政府保護資安與國安之策略應採取事前預防而非事後補救,阻絕威脅來源於境外。」。再一次這些教授正義凜然。不過任何一個學網路的人都知道,網際網路是公眾網路他先天就假定了沒有安全性。如果你要安全性,請加密。這是任何做網路的人都知道的。如果這些教授真的這麼在乎預防資諳與國安之策略,幫幫忙,你在一個用量少得的網路接取與特殊服務上斤斤計較,然後對台灣的網路使用者自己送上門把所有的使用者資料交給彼岸的行為毫不在意。對我就是在說百度雲、360雲盤、風行網這種東西。如果真的這麼想要阻絕威脅於境外要不要搞一個台灣長城一律阻絕大陸的網路服務啊?台灣多數使用者連無線網路都使用未加蜜、不裝防毒軟體、不開個人防火牆、不更新作業系統。這就好比台灣多數人相當於脫光光走在馬路上邀請木馬入侵,然後我們的大教授希望把中資不要來台灣投資風格小店,免得我們的網路使用者脫光光走進去時可能會被看光?這是有網路專業的人會提出的建議嗎?

第三點:「三、歐美日等先進國家對中資廠商通訊設備之採用均嚴格設限,也未開放中方電信服務商經營其內部電信服務。」簡單說,這些教授「說謊」。華為是世界上第二大的核心路由器供應商,而西班牙的JAZZTEL的核心網路用的就是華為的。華為的核心路由器在全球贏得了53家ISP使用。然後未開放中方電信服務商經營其內部電信服務?幫幫忙去看看中國聯通的歐洲業務吧。人家就在歐洲經營這一次服貿開放的數據交換通信服務。中國聯通甚至有經營資料中心(DATA CENTER)。簡單來說,整個第三點,這些教授說謊。

http://www.infonetics.com/pr/2013/2Q13-Service-Provider-Routers-Switches...

http://www.fiercewireless.com/tech/press-releases/huaweis-400g-core-rout...

China Unicom Carrier Business http://www.unicomeurope.co.uk/home/

第四點:「政府一方面視陸資人員為可能之資安威脅,不准其進入電信機房,另一方面卻又開放電腦及相關服務業,准許陸資人員進入敏感度高的電腦主機機房,國家資訊安全政策自相矛盾。」。首先,也幫幫忙。電信等級跟一般電腦主機機房可以放在同一個等級比嗎?TELECOM(電信)遠比DATACOM(資料或電腦主機)在可靠度與安全性的要求要高得多。這是每一個做網路的人都知道的常識。然後,要注意,我們是允許他們投資電腦安裝、維修等服務。主要來安裝的人都是台灣的雇員。這意思就是說,台灣人會在中資老闆的指示下,放木馬、或破壞等事宜。如果這個邏輯成立,那只要中方私底下賄賂台灣的維修工程師不也一樣?這幾個教授都假定台灣人只要被中資老闆聘了,就成了賣國賊就是了。更重要的是,台灣幾個關鍵的大廠DELL、MICROSOFT的客服中心都在大陸,而在客服時提供的服務往往都包含了遠端遙控。要下手這快多了吧。真要防的話這麼大的洞防不防?到底是誰自相矛盾?

第五點:「兩岸關係在頻繁經貿互動之餘仍存在有敵對關係與政治風險,電信服務屬高機敏,應不予開放。」。美國跟中國的關係也很緊張,有政治風險但美國照樣開放相關電信業務給中國電信。中國可是三不五時就A美國的機密軍武資料喔。何況服貿並沒有開放我們最重要的第一類電信業務,任何消費者如果有疑慮,基本上都可以直接跟第一類電信業者申請第二類電信業者類似的服務。相較之下台灣管制得遠比美國要嚴格得多。請問,在WTO規範之下連美國都開放了電信服務。幾個教授突然間跳出來對著臺灣開放不到整個第二類電信業務1%的業務說,電信業務屬於高機敏不該開放。這合理嗎?

http://www.chinatelecomusa.com/content.asp?contentid=627&id=&indexid=0

http://www.ecfa.org.tw/ShowATSFAQ.aspx?id=76&pid=&cid=

當社會上看到這些電機與資訊教授站出來時,一般民眾總是假定他們是稟持著學術專業出來阻止。他們是教授啊、是知識份子、是社會的良心啊。但如果這些人在專業學術上操守有問題呢?我們舉其中從好久之前就開始反對開放的林盈達教授為例,林盈達教授是交大網路測試中心的創辦人,這個實驗室專門負責測試網路設備的互通性,因此主辦單位的公正性是基本的原則。但林盈達教授身為一個互通性測試實驗室的創辦人,卻未曾揭露他同時也是另一家網路設備公司的老闆(懷疑嗎?他的學生可是我前同事,林教授開公司在這業界也不是沒人知道)。這種基本專業的利害衝突都能置之不顧,而連署提出來的這五點宣言也漏洞百出甚至說謊。我可不可以合理懷疑這所謂的聲明書,並不是根據專業而是立場決定一切?大家都是做網路的,這份宣言哪一點經得起考驗?

這個社會尊敬教授,是因為他們的專業,相信他們是讀書人會秉持著專業良知提出建議。但如果一群教授罔顧專業說出與事實不符的話,我們只能很遺憾地說:不是教授就可以話唬爛的。把立場放在專業良知之前的教授不要也罷。

英國最近剛好重新審議有關華為的契約。

另外,對於敵人,怎麼設想都不為過。

什么人为什么人说话。主帖在为什么人说话?

cche在为什么人说话?

cche在为什么人说话?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