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为什么在网上写长文很吃亏吗?

(泡泡特约)内容营销时代,人们拼命的写字、发布文章,仿佛一瞬间大半个中国的人都变成自由撰稿人了,当初上学时作文及格的人好像没那么多吧。

鱼龙混杂是肯定的,暂且不议写的怎么样,毕竟质量好坏依个人口味而异。单说这种狂写的社会价值究竟有多少?真正能从知识共享中受益的人又有多少?

表面上看似乎这是个知识唾手可得的时代,随便谷歌一下就有成千上万的信息帮你解答疑问,twitter、Facebook大批的高时效分析尽是些连书中都没有的思考,可为什么无知者还是那么多,对绝大多数问题的浅薄理解被不断的重复着,而且是毫无开创性的车轱辘话,每次还都能如最初一般的引人入胜。

充足的信息量只是意味着对信息分析能力的消耗。虽然营销客们常年讨论着所谓“注意力经济”,但问题也正在这里,当大批的内容营销者都扑向对你的注意力捕捉的研究中时,对你来说只是意味着,注意力被更快速的消耗殆尽。

大多数决策理论认为,决策不可能在不受外界影响的情况下发生。个人偏好和知识面,以及其他情况的变化,都会影响决策过程。在互联网的海量信息中捕捉到自己想要的内容就是一项最要的决策,你我都是决策者,为了表明您认真阅读了说明信息,请不要回答下面这个问题:

问题:你外出就餐时,就算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也愿意尝试餐厅供应的不同寻常的菜品吗? A:同意;B:有点同意;C:有点不同意;D:完全不同意

你选的是什么?

好的,现在公布答案 —— 不论你选的是什么,只要你回答了上面这个问题,就说明,我赢了。

因为这意味着你根本就没有阅读该问题的说明。同时意味着,如果是一篇三千字左右的长文,被仔细阅读的部分不会超过5%。更不用说记忆和理解了。

读者的三心二意对于卖稿子的写手来说倒也是件好事儿,你不停地叨念同一个观点、克隆出十篇文章,都没有多少信息消费者能发现自己“买重了”,同时,请谨慎评估网络撰稿对社会动员的作用力;如果你是一名读者,还是建议下线多读书,把手机电脑都关上,把神儿回过来,或许理解的效果会能好些。

评论

Very good, Evans! That's what I always wanted to be the honest word. Bravo!

Very good, Evans! That's what I always wanted to be the honest word. Bravo!

Very good, Evans! That's what I always wanted to be the honest word. Bravo!

Very good, Evans! That's what I always wanted to be the honest word. Bravo!

Very good, Evans! That's what I always wanted to be the honest word. Bravo!

Very good, Evans! That's what I always wanted to be the honest word. Bravo!

Very good, Evans! That's what I always wanted to be the honest word. Bravo!

如何抗爭
偽政權經濟全面崩潰雖是必然,但尚需時日,覺悟民眾實乃當務之急,而且日漸迫切。“非暴力,不合作”首先是拒絕認可沒有民眾授權的共匪非法偽政權,共匪非法偽政府。倘若以共匪偽政權爲中國,以共匪偽政府爲中國政府,以共匪犯罪組織爲政黨,以共匪匪酋爲國家元首……認知不清,概念含混,失去方向,沒有目標。剔除了“不合作”,只餘下“非暴力”,如此有肉無骨,癱軟跪地,只能歸於偽民主人士。身在匪寇佔據區,即使礙於閃電最,電復最,爲保存民主力量,是以“勇於不敢”,卻可以在現實生活中私下言說真實,平日間私下覺悟民眾,網絡虛擬空間保持緘默,不做表述,不留證據,絕不會甘於墮落,追名逐利,自欺欺人,揣着明白裝糊塗,長篇大論說胡話。但凡看過《鹿鼎記》,都記得韋小寶怎麽說謊,十句話中九句爲真,最關鍵的一句是假。主權在民;不民主,無法治。既然民眾被以“先‘民主’,後集中”的狗屁《“選舉”“法”》“法律”形式剝奪了一切政治權利,那些舉手,吃飯,鼓掌的戲子們不是民眾選擇,沒有民眾授權,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沒有民眾授權認可的非法偽政權,不是合法主權國家;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只是沒有民眾授權認可的偽憲,尚且不是法律,當然更非法中之法,法律基礎的憲法。偽民主人士們是要堅持前言寫了“四項基本原則”版本的偽憲,還是要堅持差點將林賊彪作為接班人寫入的偽憲呢?如此關鍵一句爲假,餘下文字堆砌即使皆爲真,通篇文辭依舊是謊言。分辨真偽,區別輕重,看到如此關鍵處居然是一句假話,後面大段大段文辭都可忽略掉,不用看了。
倘若已然逃離淪陷區,居於自由土地上,依舊只是起哄,站隊,大波轟,隨大流,酸不酸,鹹不鹹,都不知道在表達些什麽,當然也就無從覺悟民眾。美歐政府与共匪偽政權建交,淪陷區民眾就不能顛覆共匪非法偽政權,就不能唾棄共匪非法偽政權,就非得認可共匪非法偽政權了嗎?別說淪陷區民眾並非歐美公民,即便身在海外,是歐美公民,歐美民選政府是執法機構,又不是共匪一樣的專制非法偽政府,當然不能強迫民眾与政府保持一致。歐美民選政府与共匪偽政權建交基於政治利益考量,全體華夏民眾唾棄共匪偽政權卻屬道義民心所向,只有政治決策順從民意,哪有行政執法壓製民情的道理?跪慣了,站不直,思維固化,人格扭曲,早已不習慣自由生活狀態,還是重回淪陷區,進入“宣傳部”,大褲衩,正式接受“黨”的領導,正面否定主權在民,全面攻擊民主法治,直接抗拒自由平等,做個名實相符,優秀的共產黨反動派,免得浪費有志青年的時間精力,空耗網絡資源。
不才很清楚那些旁敲側擊,被迫而為者的初發心,但別說諸位並非“慷慨歌燕市,從容做楚囚”,未具投身革命的決絕,更無感念蒼生的慈悲:“革命猶如燒飯,需要釜和薪。釜者,不懼水火,忍受長期磨練;薪者卻一時轟烈,瞬間輝煌。”——《釜薪論》汪精衛。就算是,就算有,那麽既然作出選擇,既然甘為釜缶,也就無謂榮辱,也就該忍受水火,也就應經受磨練,以至於就應該唾面自乾,承受恥辱,絕非心存怨懟,把薪火滅了,完成日本鬼子,黃俄二鬼子們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國統區多是薪火,不存釜缶;淪陷區唯有釜缶,難見薪火。淪陷區之內,真名實姓做釜缶尚且不自由;淪陷區之外,用筆名尚且不敢做薪火。膽小懦弱,文筆太差也就是了,一個個居然爬牆出來,真名實姓以做釜缶爲榮,毫無認知,沒有羞恥,倘若不被打擊,豈非中國人都和你們一樣,沒有是非,寡廉鮮恥,甘為豬狗而不自知嗎?不才一根硬柴,一簇烈燄,一邊現實中捨生忘死抗敵,一邊虛擬里登高而呼覺民,難道還要不才爬出墻外,在絕對自由的網絡空間,攻擊共匪,打擊五毛之餘,挨着個揪了脖子,焼你們這些冷鍋冷竈,沒羞沒臊的廢銅爛鐵嗎?抑或是燒了,都要被屏蔽澆滅嗎?知不知道你們該做什麼?清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麽?無知,糊塗!被不才得罪,唾了滿臉口水的朋友們請予以海涵,修理,鞭辟,攻擊,唾罵,合於道義,不才當仁不讓,之所以表示歉意,只是不才對自己的要求,与諸位是否應該被尊重無關。被迫真名實姓在牆內做釜缶,可以;隨意筆名墻外做薪火,也可以。但倘若爬牆出來,在絕對自由的網絡空間,荒謬地做釜缶,如同從北平淪陷區竄入陪都重慶招搖“日中共榮”,就是犯賤討打,當然不可以。
別以為受羞辱了,連革命爲何物尚不知曉,根本沒有資格比較汪公精衛先生。諸位既不是釜,更不是薪,只是跪在地上,企盼共匪還權於民,無異於康有為,梁啓超之屬,跪慈禧,跪皇權,跪屠刀,企盼滿清韃子君主立憲,不過是些未曾站直,穿越時代的奴才。否則擁有自由思想,表達自由言論,早已方向明確,條理清晰,目標確切,還用不才多口嗎?不才所能表示的唯有——諸位所言極是,珮服,珮服。倘遇事難於排遣,不得脫身,就說受不才矇蔽。並非諸位懦弱,亦非不才勇敢,而是以不才特殊條件,保存民主力量,積蓄革命能量……。一群跪在地上,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承認共匪非法偽政府的奴才能做什麼呢?還能指望奴才做什麼呢?“將強卒弱,交合,將勇而強前,卒弱而後,所以各陷一方也。”於是乎,今兒被黃俄二鬼子犯罪團伙綁票一個,明兒又被共匪偽司法組織拘禁一個,而後諸位就跟在共匪犯罪組織後面關注,強烈關注,如同替滿清衙門貼告示,結果只能是恐嚇民眾。站起來,跟在不才身後,以不才爲刀鋒。不才不惑之年尚不畏死,你們怕什麽?因為幾年,十幾年的閃電最,電復最的免費衣食住房獎勵獎品,就跪下了,要是菜市口砍腦袋,誅九族,你們可怎麽辦呢?莫非真要棄“暗”投“明”,成為標凖的共產黨反動派,以不才頸上血染頂戴嗎?站起來,別讓不才看不起你們,“計利當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虛名俗利何足道哉?站起來,跟在不才身後,將唾棄共匪偽政權的方式方法融入生活,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內容,遇到共匪狗腿子恐嚇,綁票,裝傻充愣以戲弄共匪狗腿子——“俺不知道”,“俺被騙了”,“俺們傻,嘿嘿”……有驚無險;給人冥幣上的毛賊澤東畫衛生鬍,再予以消費,本就合於共匪製定的狗屁“法律”規定,唾棄共匪偽政權本就是合“法”行為,禁止唾棄偽政權卻是違“法”,共匪狗腿子都不能干涉,是以無驚無險,越戰越強。道義彰顯,無所畏懼,民心所向,以至於共匪狗腿子們越來越心虛。將狗屁“罪”責推給不才,不才坦然而受,從虛擬到現實,換個戰場,在狗屁“法庭”上,与共匪豢養的走狗們一較高下。倘若不才被共匪綁票迫害致死,抑或是被共匪暗殺,諸位無需悼念,而應舉杯慶賀——男兒丈夫,固當如此。為國為民,得其所哉!

補充:“站起來”並非“站出來”。站起來,著重於理念提高,認知覺悟,而非實際行動。生活在淪陷區,行為表現与淪陷區民眾可以並無太大差別,以保存民主力量,積蓄革命能量。時機尚未成熟,民眾尚未覺悟,決不貿然而動。如同高手較量,身形未動,意念已發,未曾交手,勝負已定;猶如隔江比試,並非實際交手,好似各自演武,兩不相干,實則拳拳到肉,招招致命。到得如此程度,共匪騷擾,恐嚇非但毫無用處,反而稍有不慎,釀成事端,難於收拾。於是乎,親友脅迫,利益收買,色誘,賭博,同性,戀童……見不得光的下三濫招數,無所不用其極。倘若心爲名利所係,落入妖孽惡魔毂中,必然兇險無比。唯有料敵在先,處處設防,安於孤獨,沒有嗜好,致使妖孽惡魔無處突破,悚然驚懼,共匪特務累年監視試探,也只能撓頭疑問——你有什麽弱點?到得如此,也就合於《兵法》——“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必可勝。故曰:勝可知,而不可為。”觀點已然散佈,真偽已然明析,深獲民眾認同,殺人滅口尚且無用;何況共匪不能“抓捕”“審判”,無從恐嚇淪陷區民眾,不能矇蔽世界全體人類,如此眼中釘,肉中刺,只要存在就是勝利。別輕視養成習慣,帶上一支記號筆,給毛賊澤東畫出衛生鬍再消費,無聊無用,只是小孩兒惡作劇。明確什麽是貨幣,什麽是法定貨幣,什麽是主權信用背書才是法定貨幣,才是貨幣,才是錢。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不是法定國家,沒有主權,沒有主權信用,沒有主權信用背書的印刷品當然也就不是貨幣,不是錢。當淪陷區民眾見怪不怪,逐步認同,欣然接受,參與其中,不再去叫做“銀行”的共匪出納處換取乾淨的印刷品。十張人冥幣中,三張如此交易流通,會如何呢?十個淪陷區民眾,三個人如此消費購物,又會如何呢?離開謊言欺騙,不再殺戮恐嚇,共匪偽政權立刻樹倒猢猻散。並非一定是群情激奮,遊行示威,高舉標語,大呼口號,才是民權運動,民主運動。示意寬泛,似淺實深,嘻嘻哈哈,遊戲玩鬧之間,理念得以散佈,民眾得以覺悟,就是民權運動成功,就是民主運動推進。即使礙於狗屁閃電最,墊付最,未曾當眾以主權在民的現代政治理念做解釋,只表示厭惡匪酋毛賊澤東,輕鬆繞過,不予觸碰,共匪狗腿子都無可奈何。哦,不知是不是新版一百人冥幣在毛賊澤東鼻子底下新加了識別標記,自動存儲器不能識別了,但櫃檯出納還得收,否則叫做“銀行”的共匪出納處拒收可流通人冥幣,那去叫做“法院”的劇院里表演群口相聲吧。叫做“銀行”的共匪出納處又能怎麼辦呢?禁止淪陷民眾給毛賊澤東畫衛生鬍,禁止淪陷區民眾唾棄毛特勒,禁止淪陷區民眾唾棄共匪法西斯偽政權?那是共匪政治局常委會所能決定的政策方針,尚且不是公有制經濟計劃,當然更不是社會主義特色“市場經濟”金融指示,借周賊小川一百個膽子,混黑社會的小馬仔也不敢“篡‘黨’奪權”,拒絕收取,不予入賬,迫使淪陷區民眾被迫訴至“法院”,擾得灰頭土臉,最終共匪政法委希姆萊書記只能以狗屁“司法”形式,公開認可淪陷區民眾如此唾棄共匪非法偽政權爲絕對合法行為。當然,淪陷區民眾可以創造條件,迫使共匪政法委希姆萊書記以狗屁“司法”形式公開認可。比如,參加各國使領館,外事團體義賣籌款慈善活動,主辦方“真誠”表示“熱愛全世界無產階級偉大人民領袖毛主席”,拒收畫上衛生鬍的毛匪印刷品,要求購買者更換人冥幣;購買者非但不予更換,并以拒收可流通“‘人民’‘幣’”爲由,將慈善義賣主辦方訴訟至“‘人民’‘法院’”,無論“‘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劇院如何表演群口相聲,逗哏的“‘人民’‘法官’”怎麽謝幕返場,都是國際政治,淪陷區社會,共匪特色“司法”,一系列特大新聞,讓共匪政法委希姆萊書記腦袋大去。無從確定證明是持有者畫的衛生鬍,只是單純經濟糾紛,即使義賣主辦方敗訴也只能罰款,參與者沒有任何風險,淪陷區任何人都能做。當面畫出,直白講述為何如此而為,公開閃電最,唾棄共匪偽政權,以此覺悟淪陷區民眾,覺醒各國人民,認清共匪偽政權法西斯實質,只能是不才這類不在共匪狗屁“司法”框架內的邊緣人,方能勝任演出。不才生性懶散,惰於應事,既然已寫了劇本,在1600萬里找個勤快人完成吧,記得尊重知識產權,“司法”陳述時,加上一句說明受孫鷹“教唆”哦。不才唾棄共匪偽政權,蔑視共匪偽政府,嘲弄共匪偽司法,閑散懈怠不願做“原告”,但對做“被告”卻還很有興致。共匪希姆萊書記遣了家丁奴才(偽警察),捧了拜匣,拿了拜帖(逮捕證,起訴狀),強行要求不才穿了行頭,掛上裝扮(囚衣,手銬腳鐐),必須參加群口相聲改成的京劇票友演出,那不才勉為其難,就唱一齣革命樣板戲《智取威虎山》,反正一群旁聽席佔座位的共匪土鱉也聽不懂傳統劇目。且不言,無行為能力人,部分行為能力人能不能做原告,做被告,被拘捕,是否司法適格,能否審理;也不言,未經司法裁定聲明所謂“無行為能力人,部分行為能力人”是不是無行為能力人,部分行為能力人。馬馬虎虎,就讓希姆萊書記手下傀儡“法官”們“司法”“審理”一番,無行為能力人,部分行為能力人能不能觸犯狗屁閃電最,閃電教唆他人?倘若觸犯了,選擇性觸犯狗屁閃電最,還能不能算是無行為能力人,部分行為能力人?無行為能力人,部分行為能力人能不能被閃電“教唆”,觸犯狗屁閃電最?倘若被“教唆”,觸犯狗屁閃電最,還能不能算是無行為能力人,部分行為能力人?欺騙,綁架,關押完整行為能力人,強行精神病治療,剝奪其社會性是不是刑事犯罪行為?是不是有組織犯罪行為?是不是有組織踐踏人權,反人類犯罪行為?……最終結論只能是共匪反人類犯罪組織坑害民眾,殘害人民,共匪政法委希姆萊書記興師動眾審判誰呢?超發印刷品,通貨膨脹,子彈錢早漲價了,不才會記得身上帶著五元人冥幣,免得偽警察狗腿子找不才的母親討要子彈錢。不安排票友演出,直接綁票暗殺?好得很呀,當年是一個林昭先生,現在是千千萬萬個林昭先生唾棄共匪法西斯偽政權,蔑視共匪法西斯偽政府,嘲弄共匪法西斯偽司法,奧斯威辛毒氣室人滿為患,共匪政法委希姆萊書狗屁”司法”程序忙不過來了,必須特辦,繞過毒氣室狗屁“司法判決”程序,直接暗殺之後送焚燒爐。自從站起身,對抗共匪非法偽政權,腦袋一直都掛在褲帶上,不才坦然無懼,排第一。為与反人類的共匪妖孽惡魔對抗,不才已然孤獨一人,無親無友,準備隨時一決生死。走毒氣室,焚屍爐的狗屁“司法”程序,捧了拜匣拜帖來請,唱完《智取威虎山》再槍殺,不才可以不反抗。赤手空拳,手銬腳鐐,以一敵百,不才沒那本事;沒有拜匣請柬,不才尚不赴約。共匪想暗殺,就找專業些的殺手,否則焚燒爐就做好多接收幾具屍首準備吧。“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以必死之心求勝,當然將各式各樣監視,騷擾,恐嚇,誘捕為業的地痞流氓,視若無物。小小經濟糾紛,輕易變成讓政法委希姆萊書記腦袋大的國際新聞,牽扯更深,成為標凖的政治案件,讓政法委希姆萊書記一個頭,兩個大去。那些喪失人生,沒有未來的苦難者,傷害無辜,殺害孩童做什麼呢?坦然面對,找到罪惡第一因,推翻共匪偽政府,顛覆共匪偽政權,你們才能獲得應有的公平公正。
學生運動本就是民主運動,民權運動的組成部分。共匪給孩子們洗腦袋,那就針鋒相對,反其道而行。共匪挂五顆星的紅抹布,孩子們轉頭向天,看太陽——青天白日滿地紅。“飛機!”“小鳥。”“在哪裡?”……一個兩個孩子轉頭轉身需要找藉口,全體師生轉身,昂首,肅穆望天,以此唾棄共匪偽政權,還需要藉口嗎?僅剩共匪校黨委書記,偽校長,兩條老狗帶領寥寥數隻共青團小狗,繼續老老實實做奴才,跪抹布吧。共匪狗屁《“國”旗“國”徽“國”歌法》又出爐了,好呀。共匪偽政權的狗屁“國”歌本就是改編自《義勇軍進行曲》,歌詞相同,旋律相近,二者相差無幾,不細聽幾乎難於發覺。新生入學軍訓,孩子們唱完了《義勇軍進行曲》,要是再唱《大刀進行曲》,一同瞥向主席臺,齊聲大喝:“殺!”估計共匪校黨委書記,偽校長,兩條黃俄老狗得跑步換褲子去了。不才連教授專家都能訓斥,“教唆”孩子們不過信手拈來,輕而易舉。
在挂抹布前一天下午,晚上,在拴上一根墩布掛在旗杆上,看似惡作劇,實則是抗爭,並不觸犯任何狗屁“法律”——共匪降下墩布,挂抹布。

“房子是用來住的”?
對於為了使用而生產,還是為了效益而生產,歷史上早有爭論。只有唯物論者,共產主義者,馬列主義者才會自欺欺人表示商品生產僅僅為了使用,然後住在北平內城二環,拿著CEO工資,開着勞斯萊斯跑車,系着愛馬仕皮帶,戴了勞力士手錶,慷慨激昂,道貌岸然——“房子是用來住的”,“茶是用來喝的”……共產黨員的祖宗馬克思說過:“黃金天然不是貨幣,貨幣天然是黃金。”但以馬列主義者“房子是用來住的”邏輯思考,黃金只是金屬中的一種,与銅鐵鉛鋅沒有區別,跟貨幣全無關聯。以至於共產黨員的另一位祖宗恩格斯在其偉大著作中表示要取消貨幣以勞動券代替,其後紅色高棉反人類文明,反人類罪行,暴力遷徙城市人口,荒廢城鎮,連近視戴眼鏡都是被S21屠殺的目標。毛賊澤東見到“毛主席的好學生”,紅色高棉負責人喬森潘同志,立刻緊握雙手,激動表示——你們做到了我們想做而沒有做到的事情。
在民眾能夠自由生活,擁有民權前提下,生產,交易,用以使用的產品才是商品。相對於易於流通,歸為動產的現金,股票,債券而言,不易流通,難於變現的商品,房屋,廠礦,店鋪叫做不動產。房屋當然首先是用來住的,但能住的未必都是房子,房屋的作用也絕不是單單用以居住。
北漂螞蟻族青年花銷些材料費,製作一個蛋形結構勉強容身, “警察”,城管,朝陽群眾……只要帶個紅穀就能予以驅趕,乃至予以罰沒,強行拆除。沒有土地使用權,更沒有土地所有權,房車尚且不是房子,連底盤,輪子,車牌都不具備的蛋形窩棚當然更不是房子。擁有土地使用權,沒有土地所有權,就是房子了嗎?民眾自由生活,保護私有財產,所以新德里,曼谷城市破敗老舊,所以歐美街道曲折蜿蜒,所以流浪漢支起帳篷未被驅離,到達一定土地使用年限,自然擁有所屬土地所有權,此時,流浪漢容身之所,雖然只是聚酯材料單薄帳篷,卻已是受法律保護,流浪漢合法擁有的私有房產。以至於警察數年玩忽職守,瀆職失職之後,再想改正,政府執法予以驅離已屬於違法行為,民選政府只能被迫通過法院裁決,支付費用購買流浪漢帳篷下的土地。所謂生產資料公有制下,民眾沒有土地所有權,西朝鮮八綫道公路筆直,步行街卻窄得容不下二人並行,更不存在貧民窟。來“京”務工低端人口居住地從隨時被查驗暫住證,務工男青年因為“吃餃子沒蘸醋”,被押送昌平篩沙子勞教,強行遣送原籍,與時俱進到整頓外來人口聚居地,清理地下室公共空間,乃至封堵地熱井口,橋底澆筑水泥錐……花銷三代積蓄,繳納首付,揹負按揭繳貸的“房”奴們,擁有所謂商品“房”尚且不過是批量生產,只有土地使用權,沒有土地所有權的豪華狗窩,城中村外地人的窩棚連土地使用權都沒有,連狗窩都不是,就想做強做大?那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還怎麽住在北平內城二環,拿著CEO工資,開着勞斯萊斯跑車,系着愛馬仕皮帶,戴了勞力士手錶,慷慨激昂,道貌岸然——“房子是用來住的”?
具備永久土地所有權的不動產,不僅僅是具備商品使用功能,非但与股票,債券,外匯,黃金,數字貨幣一樣,能夠投資投機獲利,而且在通脹性經濟下,財產風險對沖的金融實用功能更佳。土地壟斷,權力尋租,窮盡民眾三代財富,換得沒有土地所有權,只有土地使用權的豪華狗窩;高房價推升高物價,如此“房子”只是共匪偽政府獲得“房”款60%的“土地財政”用以劫掠民眾財富的工具之一。在《幸福里》的歌聲中,溫賊家寶一邊當眾流淚表示“地產商血管里要流淌着道德的血液”,一邊繼續“中央四萬億,地方配套十幾萬億”,超發人冥幣,推升房屋價格。李賊克強“麻辣粉”,“酸辣粉”,“特辣粉”,滯漲經濟下,片刻不敢收緊銀根,停止放水,否則債務高起下,資金鏈立時斷裂,本金利息全無,普遍違約,漫天“蘿蔔章”……但超發加印大放水造成的損失由誰承擔呢?
權利,權利,有權才有利。三民主義中,民權主義位在第二,居於民生主義之前,已然說明實施民權主義,才有民生幸福可言。獲得民選美國總統提名,美國民選議員組成的國會代表民眾授權,奧威爾就任新一屆美聯儲主席。美國民選政府提出法案,美國民選國會通過法案,美聯儲才能發行債券,釋出美元。但凡涉及民眾利益,未穫民選議員組成的議會代表民眾授權通過,民選政府無權實施。“中央四萬億,地方配套十幾萬億”,從未沒有民眾授權,連舉手,吃飯,鼓掌大飯廳戲子們鼓掌通過,做戲演節目的法律形式都沒有,如此超發人冥幣是真鈔,還是偽鈔?大規模,有組織印製偽鈔,是不是犯罪行為?有計劃,有預謀,稀釋民財,搶掠民眾是不是應與取締的犯罪組織?以主權在民的現代政治分析,沒有民眾授權,並非主權國家,不存在合法主權,更沒有合法主權信用,當然沒有合法主權信用背書的法定貨幣。黃俄二鬼子依靠槍口刺刀強迫淪陷區民眾使用以流通,失去槍口刺刀脅迫,立刻還原爲廢紙,人冥幣是法定貨幣,還毫無價值的印刷品?……唯物論者,共產主義者,馬列主義者不存在人類靈魂,不具備人類智慧,沒有人類思考能力,以至於連是不是房屋,該不該收取房產稅;是不是民選合法政府,有沒有資格收稅尚且不清楚,居然要開徵房地產稅了。但作為人類卻應該有所認知,生產商品是為了使用,還是為了追求利潤,奧地利學派的米塞斯与哈耶克師徒早已在《人類行為》,《通往奴役之路》中明確作出論述,凱恩斯說過——思想塑造歷史的進程。
即使不討論一次繳清七十年土地使用權費用以後,再收房產稅是否合理;即使不討論生產資料公有制下,民眾住房用地是否應該繳納費用;即便不討論禁止民眾選擇,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府是不是執法機構,有沒有向民眾收取稅收的合法權利;即使不討論“無代表,不納稅”現代民主政治下,被剝奪一切政治權利,被奴役,受壓迫民眾有無權利拒絕繳納一切稅費……僅僅思考分析一下“房子是用來住的”是否等同於“能用來住,就是房子”,已然獲得答案——生產資料公有制下,民眾沒有土地所有權,只有七十年使用權的狗窩連房子都不是,憑什麼收取房地產稅?如此沒有道理掠奪民眾財富,是依法稅收,還是有組織,有計劃地黑社會搶劫犯罪?民眾抗拒黑社會有組織侵害,制止黑社會有組織犯罪,是不是正當合法行為?……先有民主,後有法治;法律的意義為了維護民眾自由与權利,因而無論“非暴力,不合作”,拒不認同;還是厭惡,抵制,公然唾棄;乃至被迫使用暴力,行使集體自衛權,以制止黑社會有組織犯罪侵害,使得民眾重獲固有自由与權利,革命起義,武裝暴動,都屬合法行為。
房子確實是用來住的,但先要具備前提,那是擁有土地所有權的房子,民眾擁有民權,能夠自由幸福地生活在自己的房子里,毫無恐懼高唱——“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那吃人的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菜刀實名制下,只有使用權的狗窩豬圈也是用來住的,但只能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五毛黨,共青團,共產主義者們興高采烈入住——人類為何要給家禽家畜以自由?於是乎,將養豬養狗,只有土地使用權,沒有土地所有權的豬圈狗窩視為期貨,將七十年使用權的所謂“房產證”視為期權合約。骯髒匯率狀態下,資本流通受限,資本進入產生對應數量的人冥幣外匯佔款,會同非法超發加印“中央四萬億,地方配套十幾萬億”的真的偽鈔,推升叫做“房產證”的期權合約價格,造成叫做“房子”的現貨升水。國際經濟整體下滑,外貿出口早已奄奄一息;邊際效用顯著,投資拉動已是強弩之末;高房價,高物價,低工資,民眾生活捉衿見肘,沒有消費能力。為了維繫非法偽政權,為了維護非法偽政府,為了保住食盆中既得的豬食狗糧,於是周賊小川表示——個人住房加槓桿的邏輯是對的……李賊克強敢停止“麻辣粉”,“酸辣粉”,“特辣粉”,收緊銀根,乃至主動跟隨美聯儲加息嗎?加息,本就綳緊的資金鏈立刻繃斷,本息全無,全面違約,按揭民眾破產,銀行收繳按揭抵押物,民眾只能睡馬路;不加息,債市高起,長短期倒掛,資本外逃。一邊加息,一邊放水,“豆你玩”,“蒜你狠”,“姜你軍”……紛沓而至,進一步盤剝民眾。禁止放水時,消費貸款進入房市推升房價才是要點,打擊小額貸款只是摟草打兔子,混淆視聽的小伎倆。滯漲經濟下,“房”價長不得,降不得,蹬着獨輪車,走鋼絲,盤子碗兒越壘越高,耍雜技的經濟維穩本就是高難度。
蘇聯分崩離析,學者們研究分析之後,所能得到的答案唯有蘇聯領導人太無能。只有“土崩瓦解,抽芯一爛”之後,淪陷區民眾這才發現龍椅上原來坐着的只是一頭豬,一頭無知無恥,不學無術的蠢豬,一頭“直立行走,會製造使用工具”的蠢豬,住在北平內城二環,拿著CEO工資,開着勞斯萊斯跑車,系着愛馬仕皮帶,戴了勞力士手錶,慷慨激昂,道貌岸然——“房子是用來住的”,“茶是用來喝的”……

補充:
既然“房子是用來住的”,二環与六環一樣,還要所謂房產市場做什麼?既然為了使用而生產,勞斯萊斯与拖拉機一樣,愛馬仕皮帶与麻繩一樣,勞力士手錶与兒童手錶一樣……還要奢侈品牌做什麼?既然CEO工資与象徵性一個美元工資一樣,“一個有錢人如果到死還是很有錢,那就是一件可恥的事情”,“裹屍布上沒有口袋”,……,那還“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做什麼?既然“黃金天然不是貨幣,貨幣天然是黃金。”那麽所有以黃金爲原料加工首飾,製造電路,都屬破壞金融秩序的違法犯罪行為。(製造一個美分的美元硬幣所需金屬價格高於一美分,收集一美分硬幣熔成金屬販賣獲利,當然面臨被捕審判。如果製造5分人冥幣鋼鏰所需金屬價格高於5分人冥幣,周賊小川尚未表示取消硬幣,停止製造流通,淪陷區民眾公開收購熔煉鋼鏰,販賣金屬鋁獲利,政法委書記希姆萊先生居然視而不見,那只能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已然垮臺,人冥幣已然還原爲廢紙,希姆萊先生要麽早已畏罪自殺,要麽正在囹圄之中等待獨立司法的公開公正審判。)
周賊小川表示防備明斯基時刻的到來,經濟層面似乎獲得言論自由,似乎不再是什麽都不許說了,似乎淪陷區民眾也能如同歐美民眾一樣,可以站到權貴們的對立面,以完美主義者的眼光,隨意吹毛求疵……仿佛一夜間,自由民主的春天來了。看過周星馳主演的無釐頭喜劇《唐伯虎點秋香》,兩個比慘的傻子堵在相府門口賣身……共匪偽政權黑社會小頭目不過是在往自己腦袋上揳磚頭,表演給歐美各國政要們看——經濟不好呀,可憐可憐呀。貨幣自由兌換,資本自由流動的潔淨匯率是政治決策,小的是混經濟圈兒的奴才,做不了主呀;各位洋人大老爺,再讓小的超發加印一些,再讓兌美匯率降一降吧。經濟不好呀,可憐可憐呀。……下賤奴才醜惡嘴臉,如此而已。嘲弄,譏笑,蔑視之餘,民眾應該怎麽辦?不聞不問,不思考,那是豬狗牛馬;置身事外,看熱鬧,那是不負責任。站起身,堂堂正正做個人,做個無愧天地鬼神的中國人,爭取自己的權利,覺悟普羅大眾,一邊踢着各色狗奴才的屁股,一邊睨視匪酋習賊近平——偽政權經濟崩潰,民眾衣食無着,小心爾等狗頭!
只有土地使用權,沒有土地所有權的“房子”不等於不動產,不等於房產,不等於房子。禁止買空賣空,受限的“期貨市場”,“股票市場”能不能算是期貨市場,股票市場?交易受限,五年期,兩年期,乃至禁止交易,“凍樓”的“房地產市場”能不能算是房地產市場?沒有自由交易,沒有個人私產,生產資料公有制下,“‘黨’是領導一切的”,所謂“社會主義特色市場經濟”能不能算是市場經濟?能不能算是自由市場經濟?蝸牛不是牛,海馬不是馬,落基山牡蠣不是牡蠣……留下太過專業的經濟問題,更具內涵的政治問題,交由有識者。

不才性情懶散,厭煩瑣碎,郵箱從來不用,連電話門禁都斷掉,若非必須吃飯抽煙倒垃圾繳房貸,換美鈔清空賬戶打擊共匪經濟金融,都不願出門。填寫東東申請,看著就眼暈,很厭煩的,別難為不才。發出如何用,怎麽擴大影響,与不才無關了,簡單輕鬆。除了頂狗屁“罪”名用“孫鷹”,其他文章張三李四王二麻子隨意。

在挂抹布前一天下午,晚上,在拴上一根墩布掛在旗杆上,看似惡作劇,實則是抗爭,政治意義明確,但並不觸犯任何狗屁“法律”——共匪降下墩布,挂抹布。
行動者表現得就是孩童惡作劇,不做深入解釋。一旦被抓,表示承認錯誤,悔過改正,以避免被共匪走狗懲處。不才做了解釋,“罪”責歸於不才。行事小心謹慎,探查好攝像頭,門衛,保安行蹤,淪陷區之內一年玩兒幾次足夠了,避免被共匪特務走狗視為目標,或是潛在目標,被抓住沒有狗屁“法律”風險,但卻有校規處分。民眾尚未覺悟,不知道五顆星的紅抹布內涵,孩子會被愚昧父母打屁股。若是在香港,澳門,中間挂五顆星紅抹布的旗杆夜裡被偷偷掛上墩布,尿褲,月經帶,第二天早上降下汙穢,掛上垃圾,中間的旗杆成垃圾桶,中心廣場成垃圾站了。以後共匪走狗不但護旗,還得時時刻刻護着尿尿的電線桿,兩條腿的走狗成四條腿的寵物狗了。
不觸犯共匪任何狗屁“法律”,似是而非,行動者不做解釋,甚至錯誤解釋,避免懲罰。在安全國家地區民眾,或者不才這樣本就共匪狗屁法律框架之外,做清晰解釋,明確說明。唾棄共匪偽政權,抵制共匪偽政府,目標明確;覺悟民眾,不損鬥志,方向清晰;方式方法靈活多變,順勢而為,從不拘泥。行為之前有規划,需斟酌,要探查,不留痕跡,以謹慎行事;行為之後做旁觀,不多言語,冷漠免責。淪陷區那麼多喜好名利,愛出風頭的民眾,自然會把有趣的事情發佈出去,客觀上達成分工合作。乃至抗拒共匪信息屏蔽,做了的不說,說了的不做,兩不相干,主觀上就作出分工合作。

很高興,看到發出了。那就順手多講述一些:
概念:
自由——在自己權利範疇內行使權利,就是應收法律保護,獲得社會尊重的自由。
正當防衛——被迫以暴力方式抵禦犯罪,維護自身以及他人固有自由与權利。
革命——被迫以暴力方式,爭取固有自由与權利。如此革命也就可以理解爲行使群體正當防衛權,地獄有組織犯罪。
解放——使得失去權利,喪失自由者重獲固有自由与權利。
……
對“解放”“軍”表示:黨衛“軍”屬於納粹黨,“‘解放’‘軍’”屬於誰?
對於沒有思考能力蠢貨們表示:生養几頭小豬是由公豬母豬決定,還是由豬場飼養員決定?這隻耳朵尖,“啪”,摔死;這隻尾巴長,“啪”,也摔死;這隻牙太鋒利了,“啪”,還摔死……從“消滅老三”,到“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好!”,以至於“都是獨生子女可以生養二‘孩’”,你們的生育決策權呢?被剝奪了。那你們是豬是人?生產資料公有制,土地是生產資料,民眾沒有土地所有權。房子建在土地上,土地只有七十年權,也就是房子只有七十年使用權。狗對於狗窩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住在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的狗窩里,你們是人是狗呢?

你就是一頭豬
議員具有訂立法律,解釋法律的權利,是經自由民眾,自主選舉,將自身擁有的部分政治權利讓渡授予給當選議員。也就是說,只要是年滿十八歲的成年人,每一個人都擁有立法權,任免權,彈劾權,審查權,決策權,創製權……種種政治權利。即便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中”宣部戈培爾“部長”一邊抗拒普世價值,否定主權在民現代政治準則,一邊在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擦屁股紙上,自欺欺人地繼續印刷“一切權力屬於人民”的現代民主政治基礎條件,如此前矛後盾,精神分裂,只爲妄圖繼續奴役壓迫人民。
先民主,後法治;不民主,無法治。法律的出現与延續是為了維繫民眾的自由与權利,絕非為了限制,乃至剝奪民眾固有自由与權利。輕微侵權,在法律上就應被法律制止的違法行為;嚴重侵害,乃至剝奪民眾自由与權利,就屬應與打擊的犯罪行為。所謂“先民主,後集中”剝奪民眾一切政治權利的狗屁“‘選舉’‘法’”,無論程序与內涵本就是非法,從訂立到實施從未獲得民眾授權,只是依靠暴力推行,犯罪行為合“法”化的狗屁規定,從來不是法律。如此狗屁規定下,所謂的“基層人大代表”沒有立法權,任免權,彈劾權,審查權,決策權,創製權……,既,民眾被剝奪了一切政治權利。沒有民眾授權的的所謂省市級“人大代表”,全“國”“人大代表”,只是非法偽代表,當然与被奴役受壓迫民眾一樣,同樣不具備立法權,任免權,彈劾權,審查權,決策權,創製權……,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 不是民眾授權的合法主權國家,只是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就應該被顛覆。“非暴力,不合作”和平唾棄,也罷;暴力革命,武裝起義,也罷,只要條件許可,受壓迫,被奴役,喪失一切自由与權利的民眾有權使用任何方式方法予以顛覆,重獲固有自由与權利。
維護自由,制止犯罪,是每一個成年人應盡的社會義務与責任,每一個成年人當然都擁有司法裁定權与執法權。警察具有執法權,是經自由民眾,自主選擇,將執法權讓渡授予給作為執法機構的政府,從而以執法爲工作內容的國家公務員擁有執法權,才是警察。法官擁有司法裁量權,是經自由民眾,自主選擇,將司法裁量權讓渡授予給作為司法機構的法院,從而以司法裁決爲工作內容都國家公務員擁有司法裁量權,如此才是大陸法系的法官。司法審判不僅僅具備司法作用,深層次更是民眾社會活動,所以海洋法系中設立陪審團制度,陪審團成員獲得民眾授權,法官維護法庭審判秩序,行使量刑權限,只有自己作為普通公民個人的司法裁決權,並未獲得民眾授權,不能越俎代庖替代陪審團,獨自作出司法裁決,判斷被告是否有罪。禁止民眾選擇執政黨,卻又自詡爲“‘人民’‘政府’”的“共產‘黨’‘政府’”只是所謂“‘國家’強力部門”,沒有民眾授權,不是執法機構,從來不是民選合法政府。既沒有陪審團,更沒有民眾授權,所謂“‘人民’‘法院’”只是劇院,所謂“‘人民’‘法官’”只是套上袍子的傀儡。政法委希姆萊書記領導下,“公檢法一家人”,“黨是領導一切的”暴力犯罪集團,就應該被推翻;所謂“‘人民’‘警察’‘部隊’”只是褐衫隊,与“鐵心跟黨走”的黨衛隊一樣,只是武裝起來的暴徒,不是執法者,不是警察。幫助非法偽政權奴役壓迫民眾的匪徒就應該被消滅,協助非法偽政府盤剝恐嚇民眾的罪犯就應該被鏟除。對待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府,民眾沒有繳納義務“稅金”,供養地痞,流氓,罪犯;對待沒有沒有民眾授權,不獨立,無公正的非法偽司法,民眾沒有尊重劇院傀儡狗屁“審判”劇目。
沒有分辨能力,將叫做“共產‘黨’”的犯罪組織當作政黨,將叫做“共產‘黨’‘政府’”的犯罪集團當作政府,將自詡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當作國家,被剝奪一切政治權利, 受奴役,被壓迫而恬不知恥,居然認可“‘中華’‘人民’‘共和’‘國’”,認可“共產‘黨’‘政府’”,跪在地上甘為奴婢,就是一頭豬,是頭徒具人形的蠢豬。
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需要人類智慧邏輯,抵制共匪暴力犯罪集團需要人類道德勇氣,不認可共匪暴力犯罪集團,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你也做不到?……不才是人,是具備人類靈魂,擁有人類道德智慧,已然站起身,無所畏懼,勇於蔑視黃俄二鬼子罪惡組織,敢於抵制共匪暴力犯罪團伙,公開奮然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的中國人,看不起蠢豬,不尊重蠢豬,正是人類自尊自重表現。
別誤會,不才從不罵人,但請對號入座,不才正一臉不屑,斜着眼睛看你——你就是一頭豬,是頭從未活過的蠢豬。

孫鷹
北平淪陷區

中華民國一百零六年九月

中國有一類人,身處社會最底層,權利時時刻刻在受到侵害,卻有著統治階級的思想,處處為統治階級辯護,在動物界能找出這麼弱智的東西都幾乎不可能----林語堂。
清末,法國使臣羅傑斯對中國皇帝說:“你們的太監制度將健康人變成殘疾,很不人道。”沒等皇帝回話,貼身太監姚勳搶嘴道——“這是陛下的恩賜,奴才們心甘情願。怎可詆毀我大清國律,干涉我大清內政!? 評論:大清國人人有病。 什麼病? 做了奴隸而不知道自己是奴隸,還以為自由着的病。
——此二則取自網絡

一直都在表述与主貼無關內容,有些不好意思,那就表述些与主貼相關文字吧:
文字長短並不重要,以最簡文字表述更多內涵才是文辭表達能力強;言簡意賅,表達隨筆可以,論點,論據,論述,深入淺出則不可能。尤其不可能是在言論表達不自由前提下,隨筆而言,輕易被刪節,以至於違背本人意思,造成誤會。倘若是規划,計劃,被刪節一部分,存了行動念頭,看到被刪節後的計劃書,少了一部分思考。如此使得言論不自由的刪節,已然不僅是敗壞表達者聲譽,同時危害行動者安全。
如果“餐飲店”是豆腐房挂出的假招牌,用以欺騙顧客,而且有人進門就關上門,限制顧客人身自由,禁止出門自由選擇其他菜品,讓顧客品嘗的只有,老豆腐,毛豆腐,燻豆腐干……如此“不同尋常”的“菜”品,毫無意義。餐飲店与豆腐房是兩個不同的行當,餐飲菜品与大豆副食深加工屬於不同兩類不同的商品。

我写长文的话是要弄一个目录的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