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占领区热议冲击立会事件

文/: 
Anonymous (未验证)


文/罗小倩

11月19日晚凌晨,有部分示威用铁马(铁栅栏)冲破立法会玻璃,泛民议员公开谴责行动破坏运动,学联亦指不理解行动背后的逻辑。金钟占领区内亦出现了不同的意见,占领者三五成群就事件讨论交流。

留守无效 必须升级

受访者Marco赞成运动需要升级,“光是留守已经没有成效”。他认为政府在运动开始时或有压力,但现时已经习惯了运动,而且占领对施政没有直接影响,未能迫使政府回应诉求。他又以旺角为例,认为旺角对民生有真正影响,政府才会急于处理。

自称“姐姐”和“学生”的受访者同样认为运动有必要升级。曾从事大专教育工作的“姐姐”指,每天听着大台宣布占领日数继而鼓掌,是对占领人士的一种侮辱,认为50多天的留守依旧无法动摇政府半分,根本不值得高兴。从事银行界的“学生”亦谈及每天来到占领区,却什么都争取不了,自感留守不知所谓何事,迷失方向。

立会失义 理当冲击

“姐姐”指立法会内政客强姦民意,不论建制派还是泛民亦如是,比起冲破玻璃来得更为暴力。她指面对如此不公义的立法会,有市民冲击是不难理解。她又指与其把冲击一事无限放大,倒不如把焦点放回是怎么样的立法会会让市民不惜危险上前冲击。另一名受访者刘先生亦明言支持冲击立法会,在有充足的准备和计划时会参与冲击立法会。

意见分歧

有参与讨论的占领者指行动必须要出师有名,不能认同早前的冲击行动,却被持反对意见的占领者指责,一度激动下泪。Marco认为占领者之所以对冲击立会反感,不是因为玻璃破掉了,而是因为行动者不顾而去,他又指剩下的人没有义务帮冲立会者。他又说行动能商量到固然最好,但商量不果要自行采取行动必须考虑行动的目的,后果及突发事件的处理手法,因为行动不是个人的事,而是所有占领者的事

有其他讨论的参与者认为,事件让市民以为所有的占领人士均是暴徒,但又有人指出支持学生和保护学生并不一样,欲要保护学生便有走上前线的必要。而另一位受访者刘先生则认为冲击并不是问题,反而方式才值得着眼考虑。他又认为前天冲击的准备不足,人数不够。他指自己不反对冲击立法会,但事件确实引起意见分歧,占领人士亦有就此事作多番讨论。就运动会否愈趋暴力,刘生则认为事件其实并非暴力,亦没有伤人,不过经传媒渲染,让事件看似十分暴力。他又说事件的发生不能完全责怪行动者。他指由于运动胶着,而政府一直都没有回应占领者诉求,让部分占领者情绪上变得激动,想以升级行动迫政府回应

深化讨论 认清目的

受访者“学生”认为经过立会一役,占领者的警觉性再次回升,而且亦多了讨论和交流。他又续道冲击让占领者开始反思占领的目的,及下一步的升级行动是什么。而对于泛民划清界线,他和“姐姐”认为泛民侮辱了香港人,他们又指责泛民既霸佔了大台,却没有担当到大台应有的角色。

有受访者表明反对大台,那一边厢亦有人认为没有大台让占领者像盘散沙,迷失方向。另外,讨论者及受访者当中不少人均指冲击者是不是内鬼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占领者都有着相同目标:争取真普选,如何迫使政府面对诉求才是重点。

本文经授权转载于香港独立媒体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