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水军”的布局

本年8月25日,一篇题为《慕容雪村的前世今生》的系列文章,出现在境外社交网站Twitter上,关于“系列文章”的真实性,几乎每个读到它的网友都能作出一些判断。对此,当事人作家慕容雪村表示:不屑予以证伪。

 丑化抹黑和信息污染互相搭配,从传播内容和传播渠道两方面对民运人士实施抹黑性攻击在早前已有先例,如刘晓波、北风(温云超)等人,就曾接受过类似攻击。推特这样一个不受审查限制的社交网站,已成为中共当局通过“水军”方式开展意识形态和信息“战争”的主要阵地。


 

抹黑账号的数据分析和慕容雪村被抹黑的前因


据时政学者、评论人项小凯在文章《推特上的网络战争阴云》中的不完全统计(图1),抹黑慕容雪村的共八篇系列文章被总结为7条消息,在24小时内由160余个帐号总计转发超过800次。这些帐号大多注册于2014年1月1日之后,其中80%的帐号注册时间晚于2014年6月1日。这个判断也得到了另一名推特用户“老杨”的证实,@老杨 将其写入了分析文章《推特上有多少新“五毛”》中,据@老杨 统计,它们的Foing/Foers数分布集中在200左右;而据项小凯的数据,则在30上下。而这些帐号除有一些利用相似的字母或者加注数字等方式获得了一些关注之外,大多是内部互相关注。

今年5月6日,中共当局以“寻衅滋事”为由逮捕了参加“六四研讨会”的学者徐友渔、大学教授郝建,和知名律师浦志强,当时收到与会邀请的慕容雪村因不在国内而未能出席研讨会,但他得知此事后即刻发表声明称:回国后将向当局“自首”。2014年7月6日下午5时30分左右,慕容雪村被警方带走“询问”长达7个多小时。7月21日,慕容雪村在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的专栏文章《我在北京被“喝茶”》中介绍了这个经历。

独立评论人苏星河在接受泡泡网访问时表示:当局无法以光明正大的论辩和令人信服的证据来证明自身的伟大、光荣、正确,证明不同政见的荒谬错误,却以诉诸私生活、个人经历的抹黑,动用其强大的专制资源,向受众传达一个“此人是坏人”的印象。而大量的受众,出于对极权之下互害社会的亲身体验,多愿意选择相信并且传播这样的抹黑内容。反对者因此面临的舆论压力,以及这些内容对其名誉、生活的侵害,都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尤其是,当一个人处于需要自证其清白的境地时,那种痛苦、愤怒,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水军传播的基本模式:材料—互转—触发

从这次对慕容雪村的攻击中得出的分析看,推特“水军”的传播模式或会有所改变。以往在推特上对异议人士的攻击,主要以谩骂和垃圾信息阻塞为主,北风、艾未未都曾受到过这种方式的攻击。据北风称,在2012年2月前后的“茉莉花事件”期间,他受到了海量“关注”、垃圾Rt、垃圾DM的侵扰。

而这次针对慕容雪村的攻击,则是事先准备了一系列文章,制作成非常规范的材料。题为《慕容雪村的前世今生》的系列文章,最早发布在“多维新闻网”(图2),第一篇的发布时间为8月21日13:09,第二篇的发布时间为8月21日13:12,第三篇发布于8月22日02:29,最后一篇发布于8月24日17:49。从发布时间看,这几篇文章至少有两篇或可能为同一人所发;而从文中“偷情详情且听下回分解”的字样中,大致判断至少有两篇为同一人所写。从材料准备,以及最终的编排、发布方式不难看出,可能有一个写作班子在准备这些材料。

 根据Twitter的特性,上述那些“水军”帐号的互相转发并不能使Tweets出现在其他用户的Time Line上。但这些帐号大量的互相转发,人为地形成了一种“热点”,触发了很多人关注的机器人帐号的转发,最终出现在用户面前。

Twitter网站在中国被GFW阻隔,翻墙不易,且对用户来说,翻阅和查找即时的推特信息也有一定程度的不便。因此,出现了一些自动抓取热点的机器人帐号。一旦某一则消息的转发数量达到一个标准,机器人帐号就会自动转发这则消息。很多用户为了不错过热点信息,也主动选择关注了这些机器人帐号。于是加载有系列文章的信息,最终出现在了众多用户面前。据观察,这些水军帐号还会不定期地轮流转发,反复触发机器人自动转发的机制,以至于这些信息最终长时间持续可见。

另据一些用户透露,在近期内有一些锁推用户关注了他们。这些锁推用户仅有几则推文,其关注者也多在个位数,但关注了数百用户。因其处于锁推状态,无法详细了解其发布内容,但这种情况在过去是不多见的。一位推友称:不知道是否隐藏着什么新的攻击方式。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络技术从业者认为,这种情况很不正常。他说:锁推ID有可能成为攻击启动的源头,使攻击更加趋于隐蔽,并且在攻击发生之后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

“网络水军”未来的使用预期

观察显示,这些“水军”来势凶猛。在慕容雪村事件中,如果按照项小凯测算的每10秒一次转发,而热点机器人自动转发的数量定在20次转发的标准,那么它们有能力在短短3分钟左右实现触发,使它们想要传播的信息即时呈现在用户面前。

而且,这些水军的使用,似乎也不限于对某些异议人士的抹黑。据推友@老杨 的统计,在2014年3月8日和9日期间,推特上的水军帐号对北风的攻击特别严重,针对的是北风关于钓鱼岛事件的评论。对此,北风回应说,用来抹黑他的关于钓鱼岛的图片是被PS的,此前也有过数张类似的图片,水军引用的话,他也从没说过。北风并没留意到3月份受到了比平常更严重的攻击,但他认为有可能那些攻击是针对网络人士在2014年发起的“重回天安门”活动。

状况显示,水军不仅有能力针对个人发动攻击,还可能被用于一些特定时间、特定事件或突发事件中,尤其是针对一些可能形成实际活动的人物和事件。北风认为,他受到如此严重的攻击,很大程度上因为当局之所以认定他是很多网络事件的“幕后黑手”,在外有实际的动员能力。

“他们一是给我制造压力,让我闭嘴;二是抹黑我,降低我的公信力,减少我发起的运动对他们的冲击;三是用海量的攻击试图瘫痪我和陌生网友的联系。”北风认为,这是水军实施攻击辱骂的主要原因。

附 学者项小凯的统计数据:帐号汇总:推特上有关“慕容雪村的前世今生”推文的转发帐号信息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