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知无耻的中国学术界泥沼中挣扎的人--台湾籍教授程曜

文/: 
Don Evans

(泡泡特约)2016年02月11日,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召集了来自加州理工学院、麻省理工学院以及LIGO科学合作组织的科学家在华盛顿特区国家媒体中心宣布: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了引力波。该消息引发全球媒体的轰动,在中文网络舆论场也同样一片沸腾。

然而,彼时却是清华大学台湾籍教授程曜最为痛心的时刻,因为这是他奋斗已久的课题,在中国无知者充斥的所谓学术环境里、不给经费支持、拒绝原创性研发的重重阻碍中,一个人的奋斗。

他写下了这段话:日月星辰运行井然有序不断重复,不由得让我们坚信天道恒久无私,有其固定不变的道理运作,公开公平诚实可信,人人均得以享有。不独物理的发展基于这个信念,多数作为野蛮与文明区别的认识都是如此。

2013在北京清华大学的引力波国际会議,程曜教授第一次公开测量引力波的概念,有录像为证。他只有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要求:请中国学界尊重事实、科学伦理和人性良知。

“不要用为什么国外没有人发现、发表的期刊档次不高、或者所有的新物理都被发现,这种没有文化显得弱智的语言叙事。用实验证明我的错误,用理智有文化的语言说事,同时也接受全球所有人的评价。我很庆幸做的是科学实验而不是科学发展观,所有的人都有共同的语言,不必陷入无谓的争执”。

程教授介绍说,引力波的振动幅度没有单位,它是一种相对比值。为了能够量到引力波,必须在非常大数字之内量到极小的变化。比如说,要在相距五百万公里的两颗人造卫星之间,量到比氢原子还要小的距离变化。当今世上主要的引力波探测器,比如美国的LIGO,都按照这样的工作原理建造,垂直交叉的L型双臂各自安装了一对相距四公里的大镜子,用很强很稳定的激光探测镜子之间的距离变化,再推算是否具有引力波特征。

地表震动限制了LIGO的低频灵敏度,迫使探测频率移往100Hz区段,不能探测稳定双星所发出的毫赫兹信号,只能探测到双星或超新星等毁灭瞬间的偶发事件。因此还须要建两座以上的探测器,彼此相距够远排除地表震动同时的干扰。一旦同时量到引力波信号,指向同一个方向,才能确定是由天上来的,而不是地表的偶发事件。

这种庞大的探测器随着地球转动指向不同的方向,注定无法追踪稳定目标增加可信度,只能量测偶发事件而难以排除争议。

2002年开始,五次LIGO的科学运转都没量到引力波。升级加强两倍灵敏度后,还是没有量到。再度升级的Advanced LIGO灵敏度又多增加五倍,2016/2/11早上LIGO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宣布他们已经在2015/9/14测试两个探测器的时候,意外地同时测量到非常相似的信号,也成功地以广义相对论拟合了GW150914事件,推测是两个黑洞合并,而残留一个小质量黑洞。论文发表在PRL。

程教授指出,该论文没有给出残留黑洞的位置,因此可以暂时断定,LIGO没有发现任何新的物理。

伽利略在四百年前就提出一个科学最重要的精神,实验结果必须要能够重复验证。即使未来加入意大利、日本、印度的引力波探测器协同运转,缓解一次性量测的困境,也必须更清楚指出波源位置,一定要探测到残留的星体光线证据,才能排除怀疑广义相对论的正确性。

程教授说:我分析了量子液体各自旋分量将受到引力波调制形成彼此之间的相位差,给出量测引力波的灵敏度评估。量子液体不但在室温已经形成,而且寿命长达数年,具有实用价值。仔细观察量测到的各种数据,已发现在特殊安排下,量测引力波的指向性与灵敏度还有很大的调整空间,超越论文所描述的基本特性。由对称性知道,探测器正反面都能量到相同的信号,我们曾经观察到在12小时由地球自转导致的重复信号,并且还有个重复的6.2mHz信号,恰巧与本银河中已知最强的引力波源的频率一样。但是要证明是引力波信号,还有几件重要的实验必须完成,比如数个探测器在不同的地方,都能追踪同一个引力波源,随着地球自转公转而变化,或者同步量测稳定双星的引力波和光学信号……

没有经费支持的状况下,一部分由程教授自己掏钱继续收集数据,一部分由台湾的学界支持。引力波量测既然这么重要,不须要花大钱几乎唾手可得,为什么在过去的五年里程教授都拿不到任何研究经费呢﹖

他说,就在2015年论文发表之后,他申请的基金委的面上项目,三位评审仔细阅读计划书了解原创性后同意支持,符合了基金委同行评议的常规。却还有个第四位评审,他根本没有阅读计划书的内容,还能够反对而不支持。为什么知道第四位评审不像前三位仔细阅读了计划内容﹖——因为他反对的理由和程教授的计划书完全无关,只声明了传统的观念,必须要用超大型探测器才能量到引力波。

“我不禁怀疑这种野蛮无知的行径,以及基金委官僚体系不接受申请人要求复查的无作为,才是中国失去原创力的原因。如果坚持旧的观念,科学怎么可能进步﹖发放数额庞大的经费给旧观念,不支持小额经费论述充分的研究,如同分赃体系,不正说明中国拒绝原创性研发”,已经不止一次绝食抗议的程教授这样写道。

程曜教授45岁来北京,既不为了理想也不为了梦想,只为了让瘫痪的母亲有保姆照顾陪伴说话。他说,“喜欢创新的人生注定是自言自语孤独而漫长,如果不是她倒下来,母子两人不可能在一起度过这段美好的时光。而我,也不可能定心转向基础物理,终于有了梦想”。

他介绍说,工程物理系有一个强大的加速器实验室,能够产生高强度的X光轫致辐射。2004年为了测试博士生的动手能力,他让学生用X光激发长寿命的穆斯堡尔原子核态,验证一下莫斯科团队多年在银原子核上的引力实验工作。

原本只以引力的影响验证新的超高分辨探测手段,却意外转变成为更重要的引力波探测。

每当重大实验突破,正常的学校只会给与更多的支持。然而程曜教授在中国清华大学却得到完全相反的结果--自2008超流相变的实验成功,再也无法使用加速器。各种被为难之后,他只好选择回台湾到新竹交通大学做实验,很快就发现了磁电效应。

程教授和协助者立即申请了一个专利。但在专利律师和程教授短信联络的一分钟之内,清华立刻打电话来要求作为职务发明。很明显,程教授的电话是一直被监视着。已经多次,在他看着手机里文章的同时,手机中传出了咳嗽的声音!

他很开朗的说:“我已经习惯了老大哥无时不在的事实,声明我的职务发明最多只占三分之一,材料、实验设备、人力、样品准备、实验记录等都属于新竹清华以及新竹交大的。工程物理系违背知识产权法,把我的内部报告公布于系的网页上,虽然没有直接对我的专利造成伤害,却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经过一年多的抗议无效后,2012年10月我开始绝食抗议,五天之后迫使清华大学道歉。事情并没有缓解,2013我的实验室遭受破坏,清华大学至今仍然没有处理”。

他决定再做几次实验,没想到磁电效应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立刻赶回台湾继续实验。因为实验现象具有很强的非线性效应,量测结果与量测路径依赖,每次都会有点不同。执行量测的学生很气馁,跑回台北家了。程教授自己手动量测和做笔记,用最传统的方法做了一次长达八个小时的实验。

他说:国家科学基金委连续五年不给面上项目的经费,在台湾审核计划,大家会认真读计划书,认真写评鉴。重大创新的题目不花太多的经费,只要不违背物理常识实验方案合理可行,即使没有发表过论文,也不会有人反对。审核的学者以世界上还没有报导过而反对,不但心态可悲也断绝的学术创新,实在无法受人尊重。

2015年10月3日--在美国NSF宣布测量到引力波之前的四个月左右,程曜教授发布了一封公开信给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杨卫院士,信中写道:本人提出创新的引力波量测方案,不须要耗费数十亿美元,只须要数百万人民币。连续五年申请基金委的面上项目屡屡被拒,申请复审不被接受,所以写这封公开信 。在没有研究经费的状态下,本人获得新竹清华大学以及新竹交通大学道义上的协助,逐渐展示可行性,自2013起,已经在国际会议发表三次。2015连续发表两篇论文,所发表期刊的影响因子依次升高,原始数据受到严格审查,同行实验的第三方证明指日可待。

“当三位同行评议都指出研究方案的创新性,请问杨院士,1:反对者是否仔细读过计划书?2:反对者是否理解创新性?3:反对者与本人所提计划是否有利益冲突?”

程教授指出,在过去的十二年里,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对他抹黑栽赃、破坏他的实验室、公然在台湾旧同事面前嘲笑,邀请他在系里演讲的时候,系主任也不忘公然揶揄……程曜教授孤独一人挑战百年物理知识,他说,这不仅仅需要实验能力,努力补足欠缺的知识,更须要勇气和信仰,不畏惧一切屈辱、暗中破坏、挑拨离间、恐吓、以及压缩经济来源。

大量观测数据,证实了2008年之前在北京清华大学用加速器所做的铑材料实验。他写道:“原本应该属于北京清华大学独一无二的成果,却被迫改换成铌材料和铌的实验方法,驱赶我到台湾做出成果。同时,也把领先十年的引力波量测延宕推后,预期将在台湾做出来”。

祝程曜教授好运!

评论

看评论,长见识

看评论,长见识

审核的学者以世界上还没有报导过而反对,不但心态可悲也断绝了学术创新,实在无法受人尊重。

审核的学者以世界上还没有报导过而反对,不但心态可悲也断绝了学术创新,实在无法受人尊重。

那就干脆作到死为止吧
什么时候把全部的工程师和科学家都赶出了中国中国就高兴了。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