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升级:绝食冲刺“和理非”禁锢

(泡泡报道) 12月1号,占中运动进行至第65天,借台湾九合一选举热潮,香港抗议人士发动的包围政总行动失败后,抗议领袖黄之锋和其他两名学生组织成员宣布立即开始“无限期”绝食。随后学生在社交网站facebook上宣布说,“生于乱世,甘愿付上代价负上责任。”他们表示,绝食旨在强迫香港政府对他们要求自由选举作出回应,要求香港政府重启对话,要求中国政府撤回甄选香港特首候选人的决定。据港媒报道,参与绝食的三名年轻人在绝食期间只喝水。与此同时,香港占领街头的抗议者正在想方设法寻找为争取真普选给政府施加压力的新途径。

绝食的3人包括黄之锋、就读中六的17岁女生黄子悦、以及另一名大学一年级学生卢彦宣。三人在金钟大台上宣读绝食宣言,并向父母致歉。黄之峰的父母在他九月底被羈留時就有声明:“我们从小教导之锋成为一个体恤人,关怀人,有原则和忠诚的人。我们对于之锋为使香港能成为一个更美好的地方,为他的那一代及我们这一代所作的所有事感到非常骄傲”。黄子悦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由于学生透过不同方法与政府沟通都无成果,运动正陷入胶着状态,希望用绝食向政府施压。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向事件中受伤的人致敬,又同占领人士公开道歉,承认有所不足。


学民思潮在绝食宣言中称:“我们固然害怕,但我们不会逃避。因为我们知道,若逃跑,香港人最终只会一步步失去重要的东西。肩负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我们责无旁贷,甘愿牺牲身体上的舒适。我们相信“香港问题香港解决”这句话,归根究底,香港政府不可以再卸下所有政治责任予中央;我们要求香港政府正视市民诉求,以诚展开对话,重启政改五部曲。”

该不该绝食抗议?

该消息在社交网络上迅速引起关注,少时便被墙内外高频率转发。但观察显示,墙内的相关评论中声援和同情的声音不出所料地迅速被屏蔽了,墙外的舆论多集中在支持声援同情和因怜惜而反对绝食这种抗争形式等类似观点上。港中大传媒系研究生Hermit认为:十二月的前三周是几乎所有香港学校的期末考试,学生课业压力非常重,图书馆都加开到凌晨两点。这个时间点宣布绝食,也许迫不得已,但绝对失掉很多参与者。从之前的运动起落就可以看出,空余时间是个太重要的因素。

大陆异议人士沈庆良说:“我一贯支持香港民主化,支持为真普选占中和升级占中,尽管能理解并尊重你们被迫选择绝食抗争方式,但作为一个父亲还想请你和学民诸同学保重,你们已经做得非常好,或许还可以考虑其他可供选择的升级抗争手段,尽量不要损害身体。”

另一位大陆知名异议人士王荔蕻女士则直言反对绝食,她在推特上说:“你们的身体并不仅仅属于你们自己,也寄托着十三亿人的希望!你们稚嫩瘦弱的肩膀已经承载太多,不希望再用你们年轻的生命去拼死一博。他们不会因为你们是为了公义站出来而心存钦佩、怜悯的,他们没有心的,再想个可行的办法吧”。王荔蕻女士曾在占中运动启动之初参与剃光头声援香港抗争活动。

知名媒体人北风表示:“我反对黃之鋒等人绝食,因为他们还太小。我支持泛民或大学生参与或陪同绝食,大人不要把抗争的责任推给小孩。这是弱者最后的武器。在‘和平、理性、非暴力’(以下称‘合理非’)的限制下,当所有的办法已经用尽,绝食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截止发稿时,尚未见到有香港的政治人物宣布出来陪同学生绝食。

官方态度坚硬

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2日上午出席行政会议前表示,希望绝食的同学保重身体,又指要做好2017年普选工作不是靠抗争,任何的抗争都是徒劳的,唯一的真普选一定要根据《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有关的决定才可以落实。

2日一早,出现疑似有大陆授意的赤化港媒污蔑绝食行动,言其“挑衅”、“闹事”,官媒环球时报援引香港《太阳报》消息称“搞事者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煽动下一轮混乱。未来的日子,中央不会让步,反对派不会罢休,香港动荡持续,社会继续撕裂。搞事分子愈是捣乱,愈会失去民意支持,必遭彻底唾弃”。

《太阳报》是香港东方报业集团旗下两份中文报章之一,另一份是《东方日报》。资料显示,2001年香港传媒的可信度评分中《太阳报》为最低。该报亦贯彻其同系《东方日报》的政治方针,对其视为政敌的团体机构或人物给予密集式抨击。相关政治敏感的报道则倾向亲近北京,对于中国大陆的负面新闻基本避而不谈;且该报会在不少关于市民大众的政府政策上与政府同一阵线。

同时,在大陆各网络平台上可见五毛大批出动,污蔑抨击占中抗争的言论随处可见。有网友发现,关键字“香港警察”在微博上被禁止搜索,但搜索关键字“香港暴徒”无论用微博还是百度,都可见大量内容。



香港占中民主抗争运动被认为是自1989年天安门学运以来对中共政权最大的挑战。两次民主运动都是采取的“非暴力抗议”策略,坚持公民抗命,占领公共场所,显示决心表达诉求;均有呼吁领导人下台,呼吁民主自由。不同的是,八九学运的政治诉求相对模糊,且更倾向于对话改良,最终引来的是血流成河的清场。而此次香港抗争态度明确直指真普选,行动中也多了些积极,如前日的包围政总行动,虽然以失败告终,但也多少能体现出如今的抗争者更讲求策略。

在前日包围政总的“升级行动”中,占中抗议人士与警员爆发激烈冲突,首次扭转“和理非”原则,但遭到警方暴力反扑,导致至少40人受伤送治。此后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向“占中”运动发出强硬谈话,假借市民态度表示“已达到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并指“政府和警方有责任尽快恢复社会秩序”,清场可能性进一步提升。更,梁振英同时代表北京强调,“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政改的有关决定不会做出修改”、“任何抗争皆徒劳”。

绝食是非暴力的极限

绝食的决定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产生的,是占中人士一直秉持的“非暴力”原则的极限。但港人渐渐明白,他们面对的政府要求民众只能接受合作,和平理性的诉求对统治暴力无法形成威慑,低成本变革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诉求的公开表达、各种形式的人权斗争,甚至合法的维权,都会被极权视为敌对行为。”时评人苏星河说,“通过政治、经济、社会关系等的多维绑架,将大众挟为人质,实现社会变革成本的提升,这是极权存在的方式,也是极权存在的基础。在只有合作和敌对两个属性、没有中间地带的环境下,不合作必然以对抗的形式表达。当所有的非暴力不合作都被极权否定,民众救赎的方式变得越来越狭窄;对抗走向象徵性暴力,甚至流血暴力,也就越来越难以避免。极权是非暴力的终结,赋予非暴力审美意义,更多地是体现当下抗争的意义和抗争者的精神、主张和能力,而不是未来”。

在“和理非”完全不起作用、或者当局镇压“和理非”的情况下,香港民主人士又当如何坚持?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