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或引入《国家安全法》

被用于打压异见人士的《国家安全法》或将被引入香港,以打击震慑“独立思想”。工联会理事长吴秋北表示,若香港未通过被称为“网络二十三条”的《版权条例草案》立法,建议《国安法》随时在港适用。

“网络二十三条”中因限制公民讽刺政治、以及惩罚在网上发贴召集民主抗议,在香港备受争议,曾于2003年引发50万港人示威游行。在占中运动之后,香港政府更加紧步伐,意通过该立法。甚至用《国家安全法》作为要挟。

太阳报本月20号的报道,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于去年四月占中行动酝酿期间第一个提出:“特区政府未就二十三条立法前,可在香港试用内地国家安全法,避免国家权益受到损害”。

占中行动于去年九月底爆发后,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发表了多篇被指“推动香港独立”的文章,也被亲中阵营借以要求设法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学苑》杂志前副总编王俊杰回应时承认宣讲“香港民族自決”,但否认这就是港独。经常提倡二十三条立法的港区人大王敏刚亦赞成有关做法,直言香港应该一早为二十三条立法。

此举掀起评论界反对声颇高,认为破坏了香港高度自治权,更忧虑中央有意全面向香港开战,打压香港自由。如图中显示,《国安法》相比二十三条,维护北京权益的针对性意图更为明显,打击范围更广,罪罚更重。

秋后算账来了

在香港政府试图在立法上阻止类似占中运动再次发生之际,港府也在今年首月启动对占中人士的“秋后算账”:批评政府遭报复、敢言传媒被打压、抗争者面临逮捕……

据陆媒13日报道,港警方近期陆续致电占领行动组织者预约拘捕,拟备首轮拘捕名单共32人,包括占中三子、壹传媒老板黎智英、学联7名核心人物、学民思潮4人、泛民立法会8名议员等。据了解,黄之锋在占领首日冲入公民广场、戴耀廷组织的集会、大部分在龙和道和弥敦道被捕者,均被视为涉暴力的非法集结。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公民党党员 , 监警会成员, 亦曾到占领区) 指出,未经批准的集结属《公安条例》17A条,属和平示威,只是组织者未有按法律要求申请不反对通知书,参与未经批准集结一般程度较轻,多罚钱了事,而召集及组织者,法庭量刑会较重,不排除会监禁。据非法集结属《公安条例》18条,指有关示威涉及扰乱行为、引致人受伤及财物损失,程度较严重,有可能判处监禁。两条法例最高刑罚均为5年。

据报道,近期收到警方电话的人士有学联常委梁丽帼、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发言人黎汶洛、前发言人周庭、立法会议员陈伟业、何秀兰、陈志全及本土派的大学教授陈云等。据悉,警方掌握近1500人调查名单,包括占领行动中被捕的955人、7月2日预演占中被捕的511人,以及其他曾有激烈行为但未被捕者,律政司一旦决定检控或调查期间找到新证据,便会拘捕,被控者或於翌日立即上庭。

与此同时,大陆党刊人民日报也在借“内地专家”之口辅助舆论造势,言占中破坏香港法治和社会安宁,要“坚定支持特区政府依法处置”、“完全是非法集会,必须追究责任”。香港亲中人士亦呼应称占中激进派“挑战中央权力,激化矛盾,制造混乱,浑水摸鱼”,占中是“糖衣毒药,误导公众”,“从头到尾都是推行暴力行为,挟持港人,威胁中央”……意指支持“严惩”。

香港泛民不否定问责,仅质疑执行机构不正当。据苹果日报报道,工党李卓人表示,公民抗命就是要负上刑责,但应该由警方进行刑事调查,由法院进行公平、公正、公开的审讯,而不是由建制派成立专责委员会或以特权法去調查占中。李卓人质疑建制派目的只是政治打压,将泛民、学联、占中三子同其他民主运动的领袖人物一并清算。

对此,时评人Catherine 表示:有鉴于史,参与者对秋后算账绝非没有思想准备。而且,变革也绝不是一日之功。之所以他们依然参与其中,是因为安全已经置于道义之下,不再是首要的选择。香港弹丸之地,是他们心中尚未完全沦陷于极权的象征和希望,而这样的结果尽管并不出乎意料,但也会深深印入每一位参与者心中。以“不服从”的态度,迎面对抗极权机器,这是行动,也是情怀。

北京对香港的管制进一步压紧

首先是对特首选举办法的收紧。建制派港媒东网报道称“雨伞革命削弱中央对香港的信任”,北京态度变得强硬,当中包括特首普选提名委员会组成维持四大界别,完全不变,特首普选候选人必须取得过半数提委提名。

体现在教育方面的严管意图则更为明显。本月16号,大陆党刊《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题为《香港青年偏见加深》评论,指“香港青年对内地的认同感却在下降,偏见正在加深”。文章引述亲中香港学者刘兆佳的话认为青年对西方的看法“太过浪漫主义,美化了西方,产生排拒国家、同胞的观念”,称“试图和内地割裂、同中央对抗的状况,只会把中国和香港带入险境”。大陆官方媒体也适时造势,称“占中由青年人主力是因教育不力造成的”。一致引向加强对港民洗脑教育的舆论铺衬。

本网曾有报道,1月19号由梁振英夫人唐青仪担任“总司令”的“香港青少年军总会”在昂船洲解放军军营正式成立。被指为是“洗脑军团”。这支青少年军究竟有什么计划、任务,是否会在学校广泛招揽成员,跟政府之间有什么联系等至今仍不清晰。暂时可确定的仅是由解放军驻港部队参与协办,政府最层对其非常重视。此前1月8日,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称“占领运动令香港青年被洗脑”,指香港教育局应好好利用手上资源,替青年“补脑”。已暗示准备对香港教育严加管控。苹果日报评论认为,这种充满军事、政治色彩的新制服团体不但赤裸裸违反驻港部队不介入香港内部事务的承诺,更极可能成为北京加强控制新一代以至整个香港的工具。

占中运动之后,港人对港府的信心大幅下降,为下一代着想的港人纷纷“自救”。有数据显示,香港学生到海外留学的人数在增加以及有年轻化趋势,由高中生下降至初中生。尤其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張荣顺发表的“一国两制再启蒙”论,在港人中反响强烈,很多人担心子女被洗脑,决定提早安排子女前往有民主自由的英国和美国等国家接受教育。

香港新闻自由度下跌

近期纽约的作家团体美国笔会中心(PEN American Center)发布了一份报告,其中列出了一些事件,该组织称这些事件构成了对香港新闻媒体自由传统的侵蚀。那些令人担忧的情况包括自我审查:记者按照上级的要求,避开一些话题甚至歪曲报道;连追求利益的公告商都会绕开那些容易激怒大陆当局的媒体。其长期趋势便是缩小了香港市民所能接触到的新闻和观点的范围。报告警告称,去年的街头抗议活动暴露出民众对香港政府及中国共产党的不满以来,香港的新闻自由变得愈发脆弱。壹传媒旗下《苹果日报》曾在支持占中抗争中遭到北京示威者的围攻。

随着香港与北京之间的摩擦持续升温,北京正在意识形态方面通过各种形式对香港加紧管制,香港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空间明显收窄。去年7月,香港记者协会发布的《2014年言论自由年报》称,过去一年香港新闻自由状况大幅度恶化,接连发生多起袭击记者、出版人和媒体机构的案件,已经“陷入数十年来最黑暗”的局面。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的《2014全球新闻自由》报告指出,香港的新闻自由排名下降两位至第74位。而中国大陆的排名为第183位,属“完全不自由”国家。

该报告列举了《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遇袭、商业电台政论热线节目主持李慧玲被解聘、《苹果日报》与《am730》被抽掉广告等事件,表明香港媒体正在“饱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压”。经济钳制也是北京当局的惯用手段,自由之家的报道指出,北京正在透过“五花八门的经济手段”来对香港媒体施压。BBC中文网的报道中引述港记协主席岑倚兰的话说:香港媒体自我审查情况日益严重。记协宣布就此成立“自我审查监察委员会”,接受记者与评论员投诉,并曝光调查属实案例。

另据去年8月的苹果日报报道,当时最新“中大生活质素指数反映,香港政府表现及新闻自由均在倒退。其中在新闻自由方面,2013年指数位98.53,是11年來首次低于100。有8.5%受访者表示,在一般情況下未能和朋友畅所欲言讨论新闻时事;16%受访者担心批评港府后遭报复。就此,港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李少南表示,过去一年香港传媒不断出现被打压问题,包括首次有特首向媒体发律师信、记者在內地采访被打、媒体高压被恐吓等,这些例子影响着市民对新闻自由的观感。

此外,本月26号的测试显示,大陆社交平台微信在其朋友圈中依旧将“占中”、“雨伞革命”等词条列为敏感词,由香港用户发布的含有上述词条的消息,大陆用户无法查看。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