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事文化网络主题论坛”上透露了什么信息

文/
Lu Wei

谷歌“2016中国军事文化网络主题论坛能看到上百媒体或网站对相关报道通稿的转载,该消息发布于615号,网络舆论提示关注的时间是74号,这其间没有更多注意力指向该论坛相关内容。为什么呢,民间对网络管制已经审蠢疲劳了?不过还是有些值得关注的信息。

研究一下罗援在该论坛上的发言,官媒的报道显示他说了一共九点(下面灰色字是原文):

1、[提升网络空间主战场意识,将网络战、舆论战作为上甘岭战役来打——这点不新鲜,早在一年多前,官方军事媒体在不断引用习近平所说网络已经成为意识形态的主战场这句话的同时,舆论战已经被推上了重点,民间的态度是对反击不屑一顾,人们认为与愚蠢过招是很掉价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御用公知们近来在自我宣传方面很是卖力,组建了不少粉丝团模式的微信群,以期利用现实影响力和民众盲目的光环效应,在框架竞争中占据优势。民主革命派一方理论与行动群体依旧脱节,可喜的是后者已有很大进步,但仍显盲目,没能在舆论战中发挥有效反击作用。

2、[整合各方力量,建立统一领导机制……搞好顶层设计和组织筹划,进行敌情、舆情分析,选准主攻方向,清晰斗争策略,组织和协调好相关力量,形成一盘棋——这是在强调有组织的舆论战。

中共的舆情分析系统一向比较强劲,甚至能与民主派的意识同步,比如去年的年终总结中,祝华新提出的对网络舆论宣泄的利用(多上网能减少上街论),在此之前的不到两个月,民主派人士才刚提醒警惕舆论口水化、建议反思吐槽的低效,但尚未发挥实际作用。再如,近日北师大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喻国明提出利用网络情绪实现舆论维稳的思路,他说:透过问题的解决、透过舆论的应对来争取人心……(也就是为当局支招,利用情绪化的盲目继续行骗)而几乎与此同时,网络情绪泛滥导致有失策略的现象才刚被民主派纳入议题

3、[建立自己的队伍,组织能征善战的网络空间志愿军,开放军队院校网络,组织民兵预备役参与,深化军民融合——这点也不新鲜,不论是青年网络志愿军、还是网警志愿者队伍,都已经公开快两年了,从早年的拒绝承认发动五毛水军,到如今的鼓励做五毛、自干五,这是一种最简单粗暴的反智战术,当局深知民间对五毛概念的认知已经固化,于是干脆不做回避、直接洗白

4、[塑造有民族气节的意见领袖、扶植正能量网络大V用人勿疑疑人勿用——收编御用大V 也不是新词,祝华新早在两年多前就有著名的给出路论,针对体制外中产,他们亲市场化、民主化,有别于体制主流,被体制认为存在风险。而采取的措施就是一边打压,一面吸附:对于有可能吸附的对象,用祝华新的说法是要尽可能给出路;对于不可能接受收编者,比如时政漫画作家@变态辣椒 就会被剥夺出路

此外,罗援的措辞透露,习近平讲究血统的太子党政治对体制外人士的信任度依旧很低,那些拼命攀附的自干五型公知被民间称为夜壶毫不过分。
 

5、[建立自己主导、监控、有影响力的门户网站,对既有网站,为我所用,同时对某些政治倾向有问题的网站要掺沙子,正方向——前面强调的是对网络空间的占领,后面强调更多的控制所谓门户网站,让它们能主动维护五毛水军的影响力,和当局的专用灌输渠道。

占领清洗-占领-吸纳模型的第二阶段,运动式净网两年多来中共对网络平台的占领层层深化,去年开始已由公开平台渗透入微信群聊,并从墙内蔓延到墙外,其结果一方面是加速了舆论的荒漠化,另方面则是迅速分化为官民两个舆论场,将官方舆论孤立架空。

罗援提到的掺沙子、正方向也不是新战略,五毛团队一直多有入侵网站评论,当局有可能将入侵力度更多强化,但它们无法改变的是民间对五毛言论的识别。管制的方向是期望将网络变为尽可能接近现实中的单向灌输,这是违背媒介特性的,当然不可能实现,不过是异想天开。

6、[建立国家和民间正能量的网络文化基金。其主要任务是弘扬正能量,扶持正能量网络大V,搭建进步网络平台,支持网络传播创新,奖励先进个人和群体——早前的奖惩机制停留在口头上,基金思路是新出现的,与鲁炜主张的好网民表彰相一致。近年来当局开设了不少所谓的扶持计划,领域面向互联网、影视、文学等方面,用利益吸引更多满足意识形态宣传的创作。

7、[稳准狠地打击反动网站和个人,孤立一小撮反华势力。坚决取缔反动门户网站,汇集整理反动言论,定期公布,形成震慑,组织锄奸队,搜集证据,整理黑名单,或私下警告,或公开示众,关键时刻按图索骥缉拿——这里提到不止内容还要对网站开启大清洗。

近日在全球最大的开源项目集散地 GitHub 上出现的政治反对帖,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据悉,这是201410月以来,GitHub 公布的第6删除特定项目要求,此前5项都来自俄罗斯。从公开报道来看,这也是今年3月才成立的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第一次出手 GitHub 全站都开启了HTTPS 协议,导致 GFW 无法进行选择性屏蔽。

此前,2013年,GitHub 在中国疑似遭到封锁,其后在许多 IT 界名人强烈抗议下网站服务最终恢复正常; 2015年,中国网络攻击工具对主要提供监控防火墙服务的“Greatfire”实施DDoS(分散式阻断服务)攻击,劫持跨边境访问百度、新浪等站点的流量,恶意涌入greatfire.org,和 Greatfire 同时遭受攻击的,还有纽约时报中文网。由于两个项目都将代码放在 GitHub 上,GitHub 网站一度瘫痪。

8、[尽快制定涉军新闻法,建立健康、有序、守法的网络空间秩序。军事新闻和信息要由经过授权的机构和人员发布,对反军乱军言论要坚决取缔,并依法制裁,界定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不可以说,说到什么程度,提高斗争的策略水平——罗援对涉军信息很紧张,不仅源于他的个人身份,也透露习近平主张的大型军改后,军中不满信息有所外泄。

9、[注重战法策略运用,营造宽松环境。采用先进技术手段删帖、屏蔽、置顶、沉底,不给反党乱军分子以话语权。集中兵力对反华言论打歼灭战。多用动漫、多媒体等大众喜闻乐见的手段扩大影响面,主动设计议题,设计标题,同时,对网络斗争骨干提供技术支援和必要保障——依旧强调内容大清洗及其技术支持,还有娱乐化渠道的洗脑,是近年来意识形态宣传的特征之一。

中国当局不断通过网络说唱曲和卡通片等加强海外宣传攻势,已引起海外媒体关注。美国《时代》周刊最新一期报道了中国的一个最新的宣传作品说唱曲这是中国,认为这首中国宣传说唱是迄今录制的最令人痛苦的歌。《时代周刊》的报道说,这是中国说唱视频,符合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在国际上软化自己形象的努力。目前中国的强硬外交政策和国内的人权镇压受到海外强烈批评。

近几个月来,与中国政府有联系的音像公司发行了包括描述习近平反腐的卡通片、英语解释的中国五年计划等视频。

上述文中使用了很多超链接,指向的是旧文,也就是说,此次论坛对网络管制没有提出太多新手段的设想,只是程度的加深,民间还是有应对空间的,缺乏的是应对积极性。或有必要提醒的是,在框架竞争热的形势下,改良公知的政治宣传抢先了反对派很多。本网最近在研析传播问题,虽然理论上公知们的路线依旧低效,但它们的行动显示,他们意识到了人际传播的能力,而反对派还没有。不论是舆论战、信息战还是技术战,民主派都有积极的布置工具和推荐技巧,但必需有人去用,更多的人主动寻找和使用,智慧才能得以发挥。

 

评论

There was a hermit crab inside and it pinched her ear. She never wants to go back! LoL I know this is entirely off topic
http://torrentsoftwares.com/gta-5-torrent/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