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土;推荐非暴力直接行动的终极形式——为自由而战(三)

(泡泡特约)

怎么办思考之三:反抗ACTA的成与败

互联网上的政治叙述依赖于煽情造势和媒体的时间尺度,这种时间尺度极其短暂,一则消息的出现与消失都在24小时内,然后就会被新的信息所取代。通过互联网,我们是在建造所谓的互联网时间。因为理论上互联网不会遗忘,于是可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建立卷宗,对其做研究分析(相关分析软件非常多),最终团结人们参与其中,来形成我们自己的政治叙事。

让当权者滚蛋。

国际无政府主义者曾经使用这种方法对付ACTA。Anti-Counterfeiting Trade Agreement《反仿冒贸易协定》是一个国际知识产权协定,最初由美国版权行业搞出来的,实际上早已运用在相当多的双边贸易协议中,立法者企图创建一种新的国际制度,来规定什么样的出版合法,什么非法。它是阻止人们从事各种出版活动的机制。

在这个体系下,如果你给某人发一封信,要求他们从互联网上删除某些东西,他们就必须删除,虽然可以给他们几天时间提出抗议,但是,由于对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而言,处理这种抗议太费钱了,于是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删除。然后让作者和上传者自己去维权。

中国人一直以为谷歌是绝对伟大的,百度是绝对垃圾的,这句话其实只对了后一半,谷歌一样逃不开ACTA。最典型、且被公开的信息比如山达基教(Scientology),他们已被证实曾经从谷歌的YouTube上删除了数以千计的视频。

ACTA一直被广泛批评为限制人权、隐私权与言论自由的协议,并且因此在欧洲多处掀起了抗议。欧盟签署后,负责研究这项协定的欧盟专员Kader Arif当即宣布辞职,并指出这项议案对公民权的限制不容忽视。幸亏中国没能加入ACTA,但对中国人来说,只是在某部分程度上的状况没有急剧恶化,但别忘了,中国政府正在加紧收买国际商业媒体,这是比删帖更严重的入侵——它能从根本上控制信息。

在民主辩论中,ACTA已经臭名昭著,公民赢得了语话权,但在幕后,秘密的双边协议其实已经建立起来,并达到了同等程度的目的,这直接颠覆了民主议程。比如新的联盟-印度自由贸易协定,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照搬的ACTA,这类状况非常多,当权者把受争议法案的标题拿掉了,把内容切割成了小块,让这些小块像蠕虫病毒一样渗透到各种事物中,渗透到国际制度中。

在公众眼里,你以为自己的公民权得到了发挥,以为民主胜利了,但这只是表面上的胜利,而事实上,情况一如既往。

由此可见,政策和立法改革并没有奏效,尽管你也不能把主动权交给对手,那样他们就会加速进程。所以要想保住民主,就要全球公民警惕起来,用各种方法进行检查,这样至少能延缓事态发展进度。

最基础的是,动员人们切实地参与到这些讨论中来,参与到改革中来,在他们还有权利这样做的时候。

也只有互联网公民能做到。增加做出错误决定的那些人的政治成本,只有把互联网掌握在公民自己手中,我们才能通过一个自由的互联网来促成这些集体行动。

怎么办思考之四:去他们的云计算吧

去中心化系统(decentralization)的基础建构的难度是个核心要点,尤其重要的是,这种基础架构必须掌握在人民手中,因为现在已经有集中化的云计算了。

集中化是所有互联网人的撒旦,Facebook是集中化的,twitter是集中化的,Google也是集中化的,中国那些玩意儿更是,它们都受制于掌握强制性权力的人。就如当年的电报门,美国《纽约时报》、英国《卫报》、德国《明镜周刊》、西班牙《国家报》以及法国《世界报》均迅速给予了报道,而亚马逊则立刻将维基解密的网站从它的服务器上删除了。

而且云计算还给公司提供了一种经济激励,把数据交给所谓的国际数据中心处理,是一种更便捷的处理方式,但这些数据中心都是美国企业运营的,这就意味着背后是政府牵头的被集中化,就像支付公司那样

向云计算转移数据的趋势相当令人担忧,太多的服务器被集中在同一区域,为了更便于标准化控制,也便于对支付系统进行标准化处理。这是一种更有竞争力的技术,主要因为集中起来更便宜。除了流媒体电影外,互联网上发的绝大多数通信都发生在服务器之间,所以你把服务器放得更近些就会更便宜。最终,就得到了这些通信服务器的巨型蜂巢。

这些巨型建筑正是国安局大规模拦截的搜集点。中央控制让权力滥用变得非常容易。

集中化是赢在经济竞争中了。而为此埋单的正是我们所有人的个人安全。

因此必须致力于打造我们自己的基础设施,如果我们想要反对这种监控状态,要推翻“老大哥”,这就是我们必须做的事——去他们的云计算还是什么其他垃圾吧,互联网公民应该拥有自己可以掌握的东西。

这也是急需向更多公众传播的信息。随时都会有当权者跑来干涉你寻求自由的努力,1999年 Napster 开始的P2P技术就曾被指“犯罪”。他们就是这样制造舆论攻击的。但如果你为自己建立起更好的文化,那么每个人都会使用Napster。

文化就意味着共享。

Napster在最初还是有点集中化的,但也正是它,为去中心化的理念埋下了种子。每个人都有了一个具体的实例来显示去中心化建构如何作用于知识共享。当我们在讨论绕开审查或揭穿政治叙事,以建立更好的民主体制和更好的生活时,我们就是在讨论知识共享。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要抵制ACTA。欧洲议会中一些人现在已经明白了,当人们分享东西时,不为牟利地分享重要文件时,他们不该被送去监狱,不该受到处罚。

这是全球海盗党十多年来不懈追求的自由。数以千计的群体行动被激发,朝着同一个方向,那些小到你看不见的个人行动,凝结起来了,这就是去中心化政治运动的见证。

有些人习惯等待先锋队的想法很糟糕。P2P运动明确反对政治先锋队,这种观念是,我们都是对等的,我们可以彼此分享,可以提供不同的服务或提供不同的功能。更重要的是对信息的核实,维基百科的思路很好,但很多内容不可靠,尤其是中文维基,存在为数不少的低级错误,就是核实不力造成的。

人人都能发言,但大多数人说的都是废话。就像活动家Lessig 曾经说的那样:“学生的作文99%都是废话,但尽管如此,还是必需教给他们如何写作”。互联网上的胡说八道一直都是大多数,但随着时间推移,你就可以运用这种能力在公共场合表达自己的意见,以自己的方式构建你的语话,越来越有效地参与到复杂的讨论中。

而如何应对大规模监控的问题,是一个巨大的工程,要想实现它,就需要将其切割为诸多小的部分,这样才能让更多人理解问题本身,才能邀请人们加入讨论。

你要知道,国家一直在对你做什么

国家是强制性权力在其中流动的系统,国家内的各个政治派系也许通过互相竞争来谋求支持,但这只是导致了一种民主的表象,而国家的基础是系统性地运用或规避暴力。土地所有权、租金、股息、税收、法院罚款、审查、版权和商标,这一切都是由国家的暴力威胁来强制执行的。而大多数时候,人们都不会觉得暴力离我们有多近,因为所有人都为了避免暴力而让渡了权利。

互联网世界从原子构成的旧世界中脱胎而出,渴望着独立。但是国家及其盟友行动起来,通过控制互联网的物质基础夺取了我们所有人对这个新世界的控制权。国家就像油井周围的一支军队、或者边界上的关税代理人,向人民索取贿赂,阻碍人们梦寐以求的独立。

他们通过控制光缆线路、绕地卫星和地面接收站,大规模拦截互联网公民的信息流——这个新世界的本质,他们渗入了新世界的经脉,吞噬着每一种表达和交流的关系,吞噬人们阅读的每一个网页、发送的每一条信息、搜索的每一个概念,每天拦截数十亿条信息,然后将这些做为权力加固器的数据,储存在一个巨大的机密仓库里。

再然后,国家会一次次地开采这些宝藏、这些搜集到的人类个体的智力创造,利用前所未有的复杂搜索和模式发现算法,充实这些宝藏,将拦截者和被拦截的世界之间的不平衡,继续扩大。

最后,国家会将他们从中所学到的运用到现实世界,去发动战争,发动无人机攻击,操纵贸易和联合国委员会,去为产业界、局内人和朋党亲信的巨大关系网牟利。

我们可以用来抵御的武器

这是我们可以抵御全面统治的一个希望,一个结合勇气、洞见和团结的希望,它就是加密技术——我们可以摆脱无处不在的入侵,从中创造一个新的国度,将那些物质现实的控制者隔离在外,他们一直在煞费苦心地追踪我们所有人。

密码术是非暴力直接行动的终极形式。

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可以对数百万人施加无限暴力,然而强大的密码术意味着一个国家——即便是能够施加无限暴力的国家——也无法打破个人保守秘密的意志。

如果我们不这么做,互联网的普世性将让全球人类逐渐消失在一个大规模监控的天罗地网中。

为自由而战

我们追求的是自由阅读和自由发言的权利,是互联网应当赋予我们的权利,被政府和服务商抢走的东西,现在要把它拿回来,要惠及每一个人。同样也需要匿名发言的权利,让人们可以不受到第三方干扰地进行支付,能够享受自由的旅行,能够在系统中纠正关于自己的信息。我们需要看到各种机构的系统都变成透明的和可问责。

未来世界最积极的方向就是自我认知、多样性和自决的网络,受过高等教育的全球人口是自由交流的产物,同时也刺激了新文化的成长,以及个人思想最大程度的多样化,同时能促进快速的联合,以及超越地理限制的价值交换,就像阿拉伯之春和泛阿拉伯运动中所展现的那样,那些运动就是通过互联网才成为可能的。

当下的趋势却是,这个世界正在滑向一种狭隘的、同质化的后现代极权主义体系,所有人的自由都在受到威胁。

这种新型的跨国反乌托邦发展趋势尚未被大多数人所了解,它被隐藏在所谓机密、复杂性和更小的尺度里,互联网被当权者变成了前所未有的极权主义推进器,它已经开始威胁人类文明。

是时候奋起而战了。

吐口水没什么意义。需要鼓励更多的人积极地加入思考,把想法付诸实践,鼓励人们分享这些知识,教会人们如何用技术武装自己,用新技术去建立属于自己的去中心化加密基础设施,拥有自己的通信基础设施。向全社会推广。

我们需要自由的软件,就像民主制度需要法律—— Code is law——让每个人都能学习法律、运用法律、真正的理解法律,并确保法律如期执行。

政府和公司都在改变着互联网的基本结构,把它从一个普通的网络分割成像巴尔干地区那样的小型子网。但作为网络公民,我们讨论的是全球性事务,不论是金融系统的扭曲、腐败、还是地缘政治和能源环境问题,都是今天的人类所共同面临的问题,而人类手上就有这个全球性的工具,可以实现更好的通信、更好的知识共享、更好的政治和民主参与。

很有可能,全球互联的网络是我们应对这些问题的唯一工具,因此,争取一个自由的互联网才是所有战斗的核心,我们所有人都应当为此努力。

评论

所以因为害怕它,又要开始抵制云服务了么?

人们似乎都在狂欢中 没有人问为什么

人们似乎都在狂欢中 没有人问为什么

鼓励更多的人独立思考

墙外楼是个五毛陷阱网站,这种披着民主自由外衣的陷阱网站对人之间的信任伤害极大

2018年1月9日17:07 | #39
回复 | 引用

提请大家注意,墙外楼是五毛网站,五毛站长洗脑很有耐心。删帖很有技巧,凡是讲真话的帖,举实例的帖,讲道理的帖,都发不出,都要统统予以没收。然后他动用马甲前来给巨婴们洗脑,长此以往前来此网站的网民都被洗脑洗的脑残了,思维单弦,被他五毛牵着猪鼻子走,成了不折不扣的圈猪…… 五毛就是要达到这个把你脑洗坏了的目的,其余你是不是皿煮他不管,只要把你脑洗坏了洗残了,洗的你不会正常人类思维了,都同质化成猪思维了,他目的就达到了……

诚意敬告,不喜来喷…… 尤其欢迎墙外仙的马甲假扮网民前来喷沫……

这是别人在墙外楼的评论,墙外楼不光是五毛网站还集中共产党专业黑客,五毛站长坏事做绝

我抱着大无畏的精神翻墙出来在'墙外楼'留了个邮箱,本来以为还能跟海外反动人士进行交流,谁知道是个巨大灾难的开始,如果“墙外楼'这个网站单纯是个五毛网站骂两句倒也没什莫好担心的,这
个网站是共产党在海外设的最大洗脑点,充斥着国安警察和政府黑客。它们通过邮箱知道了我住址电话,照死的骚扰攻击我,“墙外楼'网站站长好像有偏执狂一样,一定要黑客我手机并偷出钱来,否则誓不罢休,我现在对中国人办得网站都不相信,强烈呼吁网址导航网站把”墙外楼'除名出去

你像草瘤社区充斥着cnzz.com阿里巴巴大数据ip地址,中国人办得网站网站不能去,中国人产的东西不能买,只是一个有良知的人起码做到的

博讯博客最新文章

雷声:共谍郭汝槐(国防部作战厅长)被划为右派
寰愭案娴�:鍥犲叚涓叏浼氳档浣滃獩琚€佸師绫嶅紶鍏ㄨ儨琚叧瀹�
曾宁:在中国经商的本质是经营权力

在墙外楼中的远程控制,早上还没有

博讯博客最新文章

严家祺: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谢选骏: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阿鲁:略谈郭文贵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谢选骏:孔子也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生命禅院:雪峰传道(一)——《传道篇》三十五
谢选骏:印度国父甘地的另类性侵骚扰及其遇刺
藏人主张:「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新文明论坛:牟传珩:震惊:公权力联手欺诈千人联署黑幕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谢选骏:圣雄甘地死于门徒的性嫉妒
基督化生活:三问
谢选骏: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徐永海:认子的连父也有了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1-5
雷声:共谍郭汝槐(国防部作战厅长)被划为右派
寰愭案娴�:鍥犲叚涓叏浼氳档浣滃獩琚€佸師绫嶅紶

博讯博客最新文章

BURMA-缅甸风云:话说缅甸佛塔
姹熶腑:锛堝浘鏂囷級姹熻タ閭瑰紩濞囨埧灞嬭繘鍏ュ己鎷嗗€掕鏃�
廖祖笙:廖祖笙:用爱心和热心温暖这个冬季

我复制的博讯网新闻,中间一行是在“墙外楼”这个下三滥五毛网中的病毒远控,这个下三滥百度和国家黑客为后台的五毛网完全黑客了我的键盘鼠标

姹熶腑:锛堝浘鏂囷級姹熻タ閭瑰紩濞囨埧灞嬭繘鍏ュ己鎷嗗€掕鏃�

寰愭案娴�:鍥犲叚涓叏浼氳档浣滃獩琚€佸

寰愭案娴�:鍥犲叚涓叏浼氳档浣滃獩琚€佸師绫嶅紶鍏ㄨ儨琚叧瀹�

寰愭案娴�:鍥犲叚涓叏浼氳档浣滃獩琚€佸師绫嶅紶鍏ㄨ儨琚叧瀹�

鍚曞崈鑽g殑鍗氬:缃戞皯椹虫枼:杩欐墠鏄叡浜у厷浜虹殑鏈壊

http://dealandroidstationnj
http://dealandroidstationnj.com 你只要一留言这个ip地址就照死的攻击你,都是共产党圈养的黑客,中国人办的网站绝对不能去无论墙内外

这些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的政府黑客,把我黑客死又得不到任何经济利益,还是这样偏执狂强迫症一样死缠烂打黑客

不要在墙外中文媒体博客下留言,这些媒体大部分受阿里巴巴和政府垄断,有的媒体比如“墙外楼'根本就是政府打击异议人士的陷阱,这些假冒的墙外媒体每天都有大量的职业五毛和政府黑客,它们想尽一切办法记录你的翻墙方式翻墙流量,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你上网

怪不得总觉得墙外楼的评论区跟新华网似的

嘖、嘖、嘖,如果“非暴力,不合作”僅僅剩下了“非暴力”,哪与屈服,投降,下跪又有什麽不同?
“非暴力,不合作”首先表現爲拒不認可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而後是保證自我安全前提下,唾棄非法偽政權,抗拒非法偽政府,以覺悟民眾;最終要麽偽政權還權於民,步入民主法治;要麽民眾革命起義,推翻偽政府,顛覆偽政權,重建民主法治國家。
革命:被迫以暴力形式重獲固有自由与權利。解放:使得被奴役,受壓迫民眾重獲固有自由与權利。
面對暴力犯罪,被迫使用暴力,制止犯罪,保護自己或是他人,這在法律上屬正當防衛。那麽對於民眾而言,實施群體正當防衛權,制止非法偽政權暴力傷害就是暴力革命,乃至武裝起義。
打不過,就不打了嗎?荒謬!赤手空拳,沒有槍,不恐懼,不屈服,不妥協,不退讓,堅持固有方向,執著既有目標,推翻偽政府,顛覆偽政權,將馬列主義掃進垃圾堆,做一個無愧天地鬼神的中國人。將種種唾棄共匪偽政權的方式方法融入生活之中,共匪偽警察都不能介入。比如使用正體字,拒用簡體字,就是不服偽朔的傳統表現;比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人民’‘政府’”,“‘國’務院”,“外交部”,“‘人民’‘法院’”,“‘人民’‘警察’”,“‘解放’‘軍’”……打出引號用以表示非法的,所謂的,狗屁的,無恥的……持之以恆,不厭其煩;比如消費前,在人冥幣上,給毛賊畫出衛生鬍,不足共匪“‘人民’‘銀行’”規定的八分之一,屬可流通“貨幣”,不違反共匪任何狗屁“法律”。普通民眾私下解釋為何如此行為是唾棄偽政權:錢,貨幣,法定貨幣,是主權在民的合法國家以主權信用背書的法定貨幣,簡稱法幣。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民主授權的非法偽政權,不存在合法主權,沒有主權信用,當然也就沒有主權信用背書的法定貨幣,即人冥幣不是錢,只是有價印刷品。遇到麻煩,就說是厭惡毛賊澤東,三年大饑荒餓死四千萬中國人,輕鬆繞過狗屁閃電最。……只要想做,辦法多得是。
“沒有辦法呀……”不才最厭惡如此蠢貨。辦法是人想的,不想辦法,怎麽可能有辦法?敢想,敢說;敢說,敢做;敢做,敢當。連敢想都做不到,還做什麼呢?還怎麽做呢?跪著繼續當豬狗吧,豬狗支配做豬狗。

有破有立,不破不立。否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也就承認中華民國正統合法性;忽略“‘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存在,當然也就只有一個中國,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世界全體華人的祖國——中華民國。
做到“非暴力,不合作”的第一步,拒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而後才是唾棄偽政權,抵制偽政府,蔑視偽司法,嘲弄偽警察。鬥智鬥勇,持之以恆,卻又並不觸犯共匪狗屁“法律”龜腚,並不与共匪走狗特務偽警察真實觸碰,猶如《倚天屠龍》中張無忌拿了木劍過招,不做劍鋒接觸,無奈碰撞也是劍脊相交,致使倚天劍与木劍毫無區別。

不才有條件,能大開大合,以達摩劍剛猛對攻,尚且分清強弱,迫不得已,明智選擇太極劍應敵,即使攻敵不足,但做到自保有餘。“非暴力,不合作”只是顛覆非法偽政權,推翻非法偽政府,實施民主憲政的過程,首要目的不是進攻,而是保持自我存在後,盡最大能力覺悟民眾。聖雄甘地在英國統治下,保持“非暴力,不合作”力量存在,直至英國國力不足以控制遠東,承認印度獨立;曼德拉在南非白人統治下,保持“非暴力,不合作”力量存在,直至白人政府迫於內憂外困,放棄種族隔離,南非進入民主憲政;昂山素季在緬甸軍政府統治下,保持“非暴力,不合作”力量存在,直至軍政府迫於內憂外困,放下武器,步入現代文明,實施民主憲政。
民眾普遍覺悟,但与反動派力量嚴重不對等,等待時機,保持“非暴力,不合作”力量存在与延續;民眾普遍覺悟,經濟崩潰,民眾唯有拼死一搏,求以活路,力量對等,當然選擇革命起義。“非暴力,不合作”与革命起義只是不同條件下的不同表現,目標一致,都是為了實施民主憲政,使得國家步入現代民主法治正軌,民眾活得永久安定幸福生活。

不知諸位如何看待所謂閃電最,墊付最,擾鸞最,倘若小心繞過,不留證據,卻又以此爲榮,全當獲獎,被共匪偽司法綁票之後,最后陳述變成獲獎感言。民眾各個如此,共匪偽政權,偽政府還能存在嗎?
不才表示自己不在狗屁“法律”框架之內,那是共匪綁票之後走狗屁“司法”只有更多麻煩,導致等同於不在狗屁“司法”框架的結果。以前覺得是思想界,知識界懼怕共匪偽政權,偽政府,不才做個破窗的石頭足夠了,慢慢發覺不是這麼回事儿。一群群只會起哄,站隊,湊熱鬧,羊群效應下,毫無認知思考能力的蠢貨,不知道劉曉波先生為何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居然能把“我沒有敵人”當作獲獎原因,不知道以“零八‘憲章’”的偽憲抗拒共匪偽政權偽憲,拒不承認共匪偽政權才是獲獎原因。還在聯名給偽人民代表大會上書,哪些在人冥大飯廳里,吃飯,鼓掌,跳舞的演員,戲子,臭婊子們是你們選的嗎?你們授權了嗎?六四慘案過去二十多年了,一群學法律的蠢貨替代現實中女孩子承認共匪偽政權,承認“四項基本原則”,給偽人大下跪上書,有區別嗎?有長進嗎?

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對不對?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的社會主義“‘新’‘國家’”。對不對?
那麽,“‘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嗎?配是中國嗎?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爲中國,爲祖國,還是中國人嗎?還配是中國人嗎?
承認日本鬼子“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偽滿洲國,汪偽政權是漢奸行徑,承認黃俄二鬼子“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沒有民眾授權認可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同樣是漢奸行徑。

具備人類靈魂,才能具備人類道德与智慧,也就擁有人類行為準則与邏輯思考。以此爲基準,不才只能承認共匪偽政權的所謂“民主人士”,“學者”,“教授”嗤之以鼻——跪在地上沒有站直,不屬人類。

具備人類靈魂,才能具備人類道德与智慧,也就擁有人類行為準則与邏輯思考。以此爲基準,不才只能對於哪些承認共匪偽政權的所謂“民主人士”,“學者”,“教授”嗤之以鼻——跪在地上沒有站直,不屬人類。
尊重豬狗牛馬,就是不自重,就是對自己的羞辱。
餐廳里禁止寵物入內,電梯里禁止寵物進入,是對人類的尊重。与包子大撒幣一個槽子里攮糠,一個食盆里爭食的“政治正確”,自尊自重的人類不會如此選擇。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