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权者为什么害怕比特币——中国投资者对比特币的认识过于狭隘

(泡泡特约)今日晚间,中国网络上出现了一个传闻,称央行召开闭门会议,要求限期关停比特币矿场。消息引述知情人士称:“各级政府将被要求通过向下排查的方式,摸清辖区内矿场的数量和位置,再向上申报。”该人士透露,限期关停国内比特币矿场的相关条例不日将会出台。

此前,2017年12月28号的消息说,韩国作为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国准备打击过热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韩国国务调整室室长洪楠基在记者会上公布虚拟货币相关部门次官(副部长)会议结果。洪楠基表示,虚拟货币不是法定货币,政府已多次警告虚拟货币市场存在价格波动大、欺诈、交易机构遭黑客袭击等隐患。但是市场仍然出现多数虚拟货币在国内市价比海外过高、盲目投机等现象,政府不能对此置之不理。
韩国政府决定将研究包括关闭交易机构在内的一切应对方案。政府发布的对策重点内容是实施虚拟货币交易实名制,严打严惩虚拟货币相关犯罪,限制虚拟货币网上广告。

再早前,2017年12月26号的消息是,以色列证券监管局周一宣布禁止从事比特币交易的公司在特拉维夫证交所上市,已上市的将被摘牌。12 月早些时候,多家以色列公司宣布有意投入比特币交易,这些举动导致它们在以色列上市的股票出现飙涨。此后以色列证券监管局已采取措施,遏制以色列金融公司对这种数字货币的投机。

尽管以色列证券监管局持怀疑态度,但据以色列媒体报道,央行和财政部正考虑创建一种官方数字货币用于该国的移动在线交易。

12月底,比特币遭遇了 2017 年最大规模的抛售,一度大跌逾 30%,至每个比特币不到 1.1 万美元。此后价格有所复苏,目前在 1.38 万美元左右,远低于 12 月中旬约 2 万美元的高点。

2014年2月27日,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向联邦政府发出公开信,希望有关部分重视比特币扰乱金融市场的不良现象,提议封杀比特币。

中国投资者在比特币市场上占据了引人注目的比例,大概有一半左右的"挖矿"行为发生在中国。中国股票市场不够透明,规则易变,房地产市场也正在逐渐失去过往的生机,中国人的自由投资也受到各种限制,更有不少人因担心人民币贬值,或是想持有不受通胀和印钞威胁的国际通行货币,于是,可以在全球自由流动和使用的比特币受到了中国投资者的热烈追捧。去年,大量矿工涌入中国内陆的甘肃和内蒙古,那里的廉价电力能够为产生比特币的成排的电脑供电。

但这些都不是比特币创造者的完整初衷。“中本聪”的初衷和全球越来越多的政府限制比特币的原因是一样的。

权力不想给人民必需的隐私

比特币诞生于全球货币交换体系腐朽化的今天有其特别的意义,每个拥有eBay或其他购物网站账户的人都明白,Paypal、VIAS和万事达的工作模式完全是在把人们推入实质性的垄断境地,中国的阿里巴巴和腾讯也一样,它们都是集中化的,用一个中心来储存所有支付信息,这本身就是非常危险的事,不论这些信息储存在中国还是美国,拥有这些信息的中心完全可以对全部数据为所欲为。

基本建构实质上定义了政治局面。如果你有一个集中化的建构,即使由全球公认的好人来管理它,它照样会吸引混蛋,而那些混蛋会利用他们的权力去做那些设计者原本没想去做的事。更重要的是,你要知道这关系到金钱。在金钱面前,究竟能有几个“好人”?

就像沙特阿拉伯的油井,所谓的“油井诅咒”。

归根结底这与金融体系的本质有关,即便人们怀着很好的动机也无济于事,基本建构反映了真相,互联网在通信方面的真相,隐私被随意剥夺的真相,西方国家称之为“合法拦截系统”的玩意儿,和中国政府大大方方地称之为“审查管理”的东西没什么区别,不过是为让被监控人听起来没那么刺耳罢了。

当权者之权力就是随意把他们的愿意冠上“合法”之名,顷刻间国家所做的一切就都变得合理合法了。但做为弱者的你我应该知道,这不过是国家的基本建构允许他们这么做,这是法律的建构,也是技术的建构,同样也是金融系统的建构。

支付就是你生活的全部,如今,你的全部都被那个“中心”所掌握着。当你没带手机只有现金而跑了三条街无法吃顿早点的时候,你不应只有饥饿和愤怒,更应该恐惧,这已经是摆在每个人眼前的威胁——所有人都在被一只名唤权力的无形之手干涉着。

这一困境由来已久,而“中本聪”也不是第一个以期帮助人们摆脱这种困境的创造者。2012年出现的乔姆币(Chaumian)就是根据电子现金(eCash 一种完全匿名的电子货币)的创始人 David Chaum 的技术规范设计出的电子货币。这一思路是创造匿名货币,以对抗VISA或万事达那些可被追踪的货币。乔姆币虽然围绕了一个中心权威而建立,但它采用了Chaum发明的密码协议,来保证所有交易的匿名性。

每个国家的政府都会害怕

不论是何种政治体制的国家,都会对匿名货币抱有不同程度的担忧,因为控制交易媒介是组成一个国家的三种基本要素之一。如果你夺走了国家对经济交易手段的垄断控制,你也就夺走了这个国家之所以存在的三根顶梁柱之一。

如果把国家看成一个黑手党,那么政府就是那个收保护费的人,竭尽全力地盘剥百姓。控制货币流动对国家税收来说非常重要,但同样重要的还有——控制人们的行动,激励一些事、同时打击另一些事,或者完全禁止某些活动、某个组织,或组织间的交易中国人应该对此非常清楚了。即便共产党立刻承诺“结社自由”,集中化支付系统也能让政府掌握所有组织行为的一切细节。

政府机构和情报机构会观察每一笔交易,他们能看到是谁在什么时间转交给谁的多少金额,他们便可对这笔交易的价值和重要性了如指掌。

政府管制使特定的金融玩家成为国王,而排斥掉其他市场参与者,“自由市场”的概念已然被磨损走样。但对现在的电子世界来说,这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无解的问题。

全世界大部分信用卡都被那两家信用公司掌控着,它们都在使用位于美国的电子基础设施处理清算,这意味着在美国的司法管辖权内可以获取全部数据。不管你喜欢还是讨厌美国,这种高度集中化本身就是非常危险的。

比如Paypal,处于美国司法管辖之下,遵守美国的政策,但它可以随手封锁德国网上零售商对古巴雪茄的销售,或者阻止美国之外的国家和地区对美国政府不喜欢的组织和个人的捐赠,如WikiLeaks。或许部分美国公民会认为这是“用钱能买到的最好的民主”,但对欧洲人来说,它可没多少价值可言。

更令人担忧的比如,曾经被称为暴政而引发激励争论的英国“电子追踪器使用计划”,其实根源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有它的社会基础,甚至可以说是社会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正是反抗技术所难以克服的方面。而在中国,大量的人在网上晒自己的“社会信用评分”、很多人至今认为大数据监视系统是在“抓坏人”,他们似乎很信任政府的监管是“在为自己的安全服务”。完全无解。

而如比特币、乔姆币这般为保护大众而插手金融问题的大买卖,则是最危险的事,这就是创造匿名货币的人必需匿名的原因。

搞出电子黄金(e-gold)的那些人最后全在美国被起诉了。令所有自由的追求者沮丧。

人类追求的自由有三个最基本的方面:通讯自由、行动自由、经济交易自由。如果你仔细看看这个互联网化的全球社会就会发现,你可以更便捷地和更多人交流,但已经没有隐私了,你的通信随时可能被监听和保存,不论被分析出什么结果,都可以拿来对付你,你和你老婆的亲密短信之间站着一个士兵,政府知道你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你的弱点统统被抓住,扎克伯格可以把你的心里话卖给对它们感兴趣的任何人,你肯定忘了三年前的此时此刻自己在琢磨什么,但谷歌知道……

商业数据被收集起来报送给政府,他们一直勾结在一起,而互联网可以把三种基本自由锁定成一点,让你同时失去它们——出行前你用银行卡购买一张机票,你的名字身份、银行卡信息、行程、订票使用的浏览器、购票时的住址等等,所有信息都被结合在一起了。

你想匿名的任何一种尝试,对当权者来说都是威胁。

“信息末日启示录”

最不应该执迷于法律的中国人却是最执迷于法律的人,他们中很多人经常会忘记能控制他们一切的法律是什么人制定的。

虽然有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理解到,“国家安全”这个词早已被当权者玩成了不受限侵犯一切的理由,地缘政治斗争的利器。威权国家在用,民主国家也在用,只要举起“国家安全”,做为基本权益的人民隐私就不复存在了。但很多人依旧会妥协于法律,当权力声称打击某项违法行为时,绝大多数人会举手投降,心甘情愿地交出自己的隐私。

全球当权者最喜欢用的理由是:洗钱、毒品、恐怖主义和儿童色情(在中国,仅仅“色情”就可以让你看见404),隐私保护支持者讽其为“信息末日启示录”的四骑士。也就是说,只要这四种理由摆出来,基本自由将不复存在。

如果你站在情报机构的角度上看待这个问题:你得到了一笔情报预算,你可以用它来监察所有人的邮件来往,或者对人们的经济交易进行全面监控。你会选哪一个?

理论上后者更有效,更容易帮你全面掌控人民,但互联网时代来了,这个问题发生了改变——只要强迫那些支付公司和银行使用互联网,当权者就可以一举两得。实际上他们一直是这么干的。

没有直接逃脱的办法。虽然你可以做点什么,比如用Tor保护你的通信、给你的电话加密,当涉及到金钱时,事情就复杂多了。各国的反洗钱法之类的法律条文会一直告诉你,犯罪团伙和恐怖组织在滥用这些基础设施做坏事,云云,但事实是怎样的呢?

在威权国家,你始终一无所知。在民主国家,很容易观察到哪些人会更积极地促进寻租活动、限制其他人打开局面的自由,那种局面会阻止这些人上升到他们今天所处的位置。他们只是在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他们本质上是在创造一种剥削,通常还会打着情感牌——“要阻止恐怖主义啊,要防止洗钱啊,要向毒品和儿童色情宣战啊”……也许最初它们被提出来的场合是合情合理的,因为这些是人们道德观的底线,但显然事情并非一直如此。问题不完全在于政客的认知,更有一个行业内存在太多与政治有联系的参与者在推动糟糕的制度。

比如加州,最大的政治献金者之一是监狱保护联合会,这里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愿意为更加严酷的法律而游说,并不是因为他们关心法治,而是因为这能刺激就业。这些人在游说建造更多的监狱,关押更多的人,判处更长的刑期,他们会不断利用行业劳工已经得到的好处去进一步巩固、扩张国家授予他们的垄断权。用这些理论实现从真正有生产力的行业到没有生产力的部门的财富转移。

并不是彻底拒绝监管,但监管必须能用来确保自由的市场。政策必须适应社会,而不是反过来但现实并不总是如此,对抗垄断依旧非常困难,就如曾经美国的版权之争,立法者拼命想要全社会做出改变,以适应好莱坞定义的框架,他们说人们的新文化运动不道德,“如果你们不能自行了断,我们就要用法律来阻止你们做事”。

现在他们又开始用这套来对付比特币了。

将基础设施掌握在自己手里

无论通信的基础建构是什么,货币都是比特。这只是对互联网的一种利用。如果经济体系的基础是电子基础设施,那么电子基础设施的建构就反映了货币如何流动、如何受到控制、如何被集中化等等。

经济逻辑会告诉你:在互联网上做事更便宜。

以前银行和信用卡公司的ATM是接入X.25协议网络的,那是二十多年前的独立网络,现在的一切都基于TCP/IP协议了,因为这样更便宜。所以技术的基本建构正在成为一个关键问题,因为它将影响其他一切领域,这是技术人士都应该反思的

如果我们想要一种去中心式的经济形式来处理我们的支付,就要将基础设施掌握在自己手里。

这就是比特币的想法。比特币更倾向于一种去中心化的处理方式,因此不必像美联储那样,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聚在一起决定现实是什么,汇率是多少。

它是一种更像商品而非货币的电子货币,因为人们可以决定多少欧元可以兑换一个比特币,就像黄金。但它并不是真正的匿名货币。

比特币的账户持有人是有完全隐私的,你也可以随意创建一个账户,但整个比特币经济中的交易是完全公开的,这就是它的运作方式,它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获得所有人对一项已经发生的交易的同意。这是运转一种分布式货币的少数方法之一,它不需要一个中央服务器,而中央服务器是强力控制的有利目标。

如果比特币的发明者强制要求使用Tor浏览器,那么你就不必再创建一个账户了,你可以创建一些密码标识符,即便有长期标识符可以识别出你也没所谓。如果一切以Tor为核心来设计,那就有可能实现地址匿名,你可以把自己所有的交易关联在一起。

比特币的创新之处在于它的分配方式,以及这种分配方式背后的算法,在比特币的银行网络中,只要你愿意,你不用信任其中任何一个特定部分。相反,这种信任可以分散,它并不需要通过法律、监管和审计来强行实施,而是依靠密码的运算难度来执行,网络中的每个部分都必须证明它在做它所声明的事。

所以诚实的比特币“银行业”的运行是建立在这个系统的基本建构之上的。运算被转换成比特币银行每个分支的电费,于是可以根据电费为欺诈分配一个成本。为实施一项欺诈所需要做的工作耗费的电费被设定为高于其所得的经济利益。这是非常高超的创意。

比特币只是通往正确道路的一小步,只要它能和像Tor那样的匿名通信渠道相结合,它才能真正在某种程度上的超越现金交易。

比特币注定会遭遇打压,可以怎么办

你不可能摆脱比特币,因为密码保护着比特币的运行免受强制力量的简单攻击,但兑换比特币的某些外汇交易服务却非常容易成为打击目标。

这些交易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进行,在没有更多的外汇兑换之前,一笔交易必须经过相当多的司法管辖区,而且黑市也有它自己的兑换逻辑。于是保护比特币的方法是让它可以被互联网服务商和服务行业所采用,一旦人们可以随意使用比特币购买在线游戏、电影、Facebook推送服务等等,随之便会形成一支强大的游说团体来阻止当权者对比特币的封杀。

InterTrader的总经理(Managing Director)Shai Heffetz 几年前就说过:“许多政府开始了解比特币对于传统的法定货币可以展现的真正威胁,也因此它们是有意图要关闭Mt.Gox的。现下全球货币战争变地激烈而血腥,所有的国家都大量印制钞票并且扭曲数据以掩盖他们疯狂印钞票的事实。人们口袋里面的钞票或许还可以填饱肚子,但事实是,生活支出的代价在过去五年内出现显著的增加,持续的货币宽松并无法永续。比特币和其它的替代货币正在开始被认为是传统法币的可行性替代方案;因为比特币无法受到政府操纵,全世界的掌权派开始忧虑并展开一波镇压;当被掩盖的通货膨脤事实渐渐被外界获知时,人们就会开始采信某一种独立的数字货币以取代价值遭到过度膨胀的传统法币。”

而根据去年底安全公司Hacken和Gladius的报告指,北京有能力通过控制用于维护数字货币的强大计算机来控制比特币网络,而这些计算机大部分基于中国。该报告的作者警告说:“中国对网络能做些什么显而易见,比特币网络在中国过度暴露,政府就有机会破坏这个网络。“如果一方控制了一半以上的处理能力,那么他们就能操纵比特币,使其失效。这种“审查攻击”会导致交易停顿、被重复完成,或比特币从钱包中消失……

如果北京有这个能力,那么本文最初提到的关闭比特币矿厂的消息就值得怀疑。也或许北京有自己的利益权衡,但上述报告提出的危险值得被警惕。

评论

这个网站的文章从什么外文翻译过来的啊,外站引用不标注的吗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