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的脑瘤,台湾的“舆论刁难”

六四天安门事件的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日前在脸书页面上表示自己疑似罹患脑瘤,身在美国的他希望回到近年来长期居留的台湾接受治疗。言罢立即引起台湾媒体与网友关切,但其间亦不乏各种批评的言论,有人批评他在脸书贴文是“动员网军”,想要藉此要求通融“耍特权”,更多批评他以“外国人”身份,“占用健保(医保)资源”。什么时候崇高的民运人士变成了过街老鼠?台湾人不是以“人情味”自诩吗?为什么会为了一点健保医疗费刁难王丹?

这个事件暴露出台湾民间近年来在经济衰退与中国强权压境的影响之下,越来越闭索的岛国心态与仇外态度,更显示出台湾社会内部正面临极为剧烈的价值冲击。

反共义士与吾尔开希

反共民主人士的人光环消退,其实并非一天两天的事情。隔着一道狭窄海峡与中国对立的台湾,一直就是反共人士的大本营,台湾也自称是“自由的堡垒”,收容韩战中拒返中国的战俘、大陆难民潮时代由香港转赴台湾的青年学生。50年代到80年代末,也有许多开着战机投诚的“反共义士”,通常被颁予千两黄金当作奖金,军方也会安排他们结婚成家,成为戒严时期的反共样版人物。但这些“反共义士”往往被突然掉下来的财富冲昏了头,闹出各种丑闻,其中甚至有人在散近家产后铤而走险,犯下绑架杀人的案件,被处以死刑。


解严之后,反共义士的身影成了人们不愿意再记起的难堪闹剧,而随着本土意识兴起,与中国的连结关系越来越疏离,人们对八九年一起高唱《历史的伤口》的六四记忆也越来越淡薄。25年后,柴玲改做生意,李录炒起股后甚至还开微博盛赞共产党是“一个具有超强执行能力、聚集了一批优秀人才的执政党”。曾经高调来台、成为台湾女婿的吾尔开希,随着他少年俊逸的民运领袖外貌变成了中年臃肿的商人体型,媒体对他的报导也多半带着讪笑的语气,对他屡次“制造新闻”的企图渐感不耐。

绿卡与回美证

相较起来,王丹是六四民运人士中仍坚持民主事业、持续不辍地从事政治异议工作的少数份子,就算是乐于报导民运人士之“堕落”的台湾媒体,一般来说对他的报导方式也还算尊重。近年来王丹受邀到台湾各大学担任客座教授,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待在台湾,时常在他的脸书上发表他对台湾政治局势与社会议题的看法,至今已有18万多名追随者。尤其是在太阳花学运期间,他的脸书贴文与媒体发言更广受支持学运者的欢迎,不断地被转贴流传,要不看到也难。短期间大量曝光的结果,也为他招来了不少新的敌人,在这次的脑瘤事件群起围攻。


由于王丹离开中国后不再持有有效护照,在美国也只有代表居留权的绿卡,每次入台除了要有入台证外,还要准备一张“回美证”(即证明他具有回美国的有效签证),台湾当局才准许他入关。7月25日,返美近两个月的王丹在脸书上发言说“有点焦虑”,因为长期头昏疑似得了脑瘤,加上因为他长期居留台湾,在美国已无健康保险,希望能够尽早回台湾接受治疗,唯独卡在回美证的申请耗日费时,长可达数月,所以“期望(台)移民署本着人道原则,能够给我帮助”,允许其暂时免持回美证入台。

王丹的脑瘤

此话一出,除了关心、祝福、出力的,竟然还唤来一声声严厉的谴责。首先是联合报报导说王丹在脸书上求救,是希望台湾帮他取得“回美证”,此话似乎是暗示他怕的是日后回不了美国。如此就触动了台湾人对美国居留身份长久以来又羡又嫉的敏感神经,一下子整个讨论就变成如果他真的“爱台湾”为什么拿绿卡、为什么不入籍台湾,完全忽略了台湾政府根本就不曾实质地提供六四民运人士任何形式的庇护,更遑论台湾居留身份了(吾尔开希之所以是台湾籍,是因为他娶了台湾妻子)。

也有人挖出王丹1998年被关在中国监狱时,就是以“疑似得脑瘤”之名义,获得到美国保外就医的机会,就此指责他“装病”、“说谎”。好像没有人在意,也没有人记得,他一开始为什么会被关了起来;他没有贪渎没有伤人,他被关起来是因为他在中国进行民主工作,张雨生还把狱中的他写的一首诗谱成了歌,叫做《没有烟抽的日子》。

五毛与绿蛆

人们真的那么健忘吗?是什么让一些素不相识的人,说出“快回中国准备后事吧”这样的话?他们可知道他连香港都去不了,怎么回中国办后事呢?哪天他死去的时候,如果他真的因脑瘤去世了,一定也是在离家很远的地方。也有网友说,王丹“给青年学生洗脑,无视道德与法律,最终导致了台北捷运血案的发生”,他们说看不惯他“以外国人身份,干涉台湾的政治”,这些人真的都是王丹气愤之余指责的“五毛”吗?

在台湾各种新闻媒体的网友留言栏里、在各式各样的网页博客文章上,总是充满了互相指责“五毛”与“绿蛆”的人。在台湾的语境中,“五毛”网军多是用来形容在两岸相关议题上赞同政府作法、甚至明显倾向中国与统一立场的发言者;“绿蛆”过去是指民进党的支持者,近来定义则扩张到任何与“五毛”立场相左的言论。但在论战炽烈之际,任何站在中间缓颊的,也随时有可以被打成“五毛”与“绿蛆”。

在王丹网页上攻击他的,的确有许多当天才注册、没有显示照片的僵尸帐号,但这些是不是都是中共派来的网军打手,还有值得商议之处。当复兴航空坠机台湾举国沈浸在悲伤之际,一份台湾报纸报导一名中国网友发表“呆湾贱畜死光光”的仇视言论,却遭网友质疑可能是记者自己开帐号做出来的新闻。不论这个传言是否属实,它的确点出了网络言论的一个盲点:我们无从确知网络呈现出来的舆论是否有实际的代表性。

宝贵的

不过有一点倒是非常地真实,也就是说,说穿了这是钱的问题。王丹之所以想回台看诊,主要是因为他在台湾有医保,在美国没有医保。美国医疗费用昂贵,是众所皆知的事实,没有医保者倾家荡产也不见得付得起,加上国外的医疗总不若台湾那样“方便”,毕竟要像台湾医疗那样,随便就可以到医院挂号接受专科医师看诊,实在也是世间少见。就像许多批评者说的,是以压榨台湾医疗工作人员的代价换来的,因此一个大陆人/非本国人,这样名正言顺地说要来台湾就医,再度刺激到了台湾人敏感的神经。

“到底关我们屁事,请滚吧,你自己的中国自己救,自己的病自己想办法看”,“别想开特例,想享用台湾健保资源”网友们说。什么时候台湾人变得这么小气了?难道健保真的都是被这些外国人搞坏的?熟悉台湾健保的人应该都知道,健保最大的问题是资源的浪费,为了因应台湾人喜欢看名医、芝麻小事也要上医院吃药的习惯,导致资源无法用在真正需要的人身上,为了保持低价与普及性,又只好回过头来压榨医疗人员。虽然大家都明白这一点,却少有人愿意改变现有的医疗态度,反而把精力用于指责海外侨民使用医保,说他们鲜少缴费却要享有同样的资源不公平,却忘了健保危机主要来自不必要的医疗浪费。王丹的案例刚好承接了这种在台湾社会酝酿已久的仇外逻辑,他满腔热血认为自己选择了台湾,许多台湾人却只看见了一个来分享资源的外来者。

台湾人的人情味?

怎么了,大家不是说台湾人是最有人情味的吗?台湾人不是最好客、最热情?姑且不论这种说法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某种建构出来的(伪)台湾价值,用于自别于台湾人想像中的中国价值(功利、斗争、欺骗),随着经济衰退,台湾人慷慨的能力正在逐年减退,因此也影响了台湾人对外来者的态度。除了王丹,台湾人也对大陆留学生享有医保耿耿于怀,至今仍无法通行。

王丹脑瘤事件经过一周时间的发酵之后,最后终于在美方专案处理加速发放回美证的努力下圆满解决了。王丹希望台湾移民署可以基于人道立场,网开一面,换言之就是展现一下“人情味”,却换来了“关说”的批评。台湾政府是不是真的“依法行事不可开特例”?从副总统的女儿要搭飞机了才发现护照过期,就有外交部专员赶到机场帮他们补办,足见特例处处都有,却跟“人情味”没有太大的关连。

经过这番折腾,王丹是否对台湾心冷了一点?在他7月31日的脸书贴文上,他是这么总结这个事件的:“最后,要谢谢那些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对我恶言相向的人和媒体,是你们让我更加坚定决心,要让台湾,这块我热爱的土地,更加民主,更加文明,更加美丽”。唉,王丹,我真不晓得我们台湾人值不值得你这番热爱啊!

评论

因为台湾有民主制度,人民可以自由发声;因为台湾有健全的制度,不能因为一个“人情味”破坏制度!作者还停留在“在伟大的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特地嘱咐要…………,”这样革命子女就受到保护和照顾了,这样的制度有多么可怕你知道吗?

因为台湾有民主制度,人民可以自由发声;因为台湾有健全的制度,不能因为一个“人情味”破坏制度!作者还停留在“在伟大的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特地嘱咐要…………,”这样革命子女就受到保护和照顾了,这样的制度有多么可怕你知道吗?

因为台湾有民主制度,人民可以自由发声;因为台湾有健全的制度,不能因为一个“人情味”破坏制度!作者还停留在“在伟大的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特地嘱咐要…………,”这样革命子女就受到保护和照顾了,这样的制度有多么可怕你知道吗?

> 王丹脑瘤事件经过一周时间的发酵之后,最后终于在美方专案处理加速发放回美证的努力下圆满解决了。

還發了三遍的樓上是没有看到這句話吧。「美方专案处理」是什麼意思?就是美方開了特例。你可能不明白了,美國不是民主國家嗎?不是不破壞制度嗎?

你當制度是什麼?制度是人定的,這就意味着思慮周全的制度,是有人情味的制度。人都有局限性,任何制度設計時都不可能考慮到未來所有的情況,因此好的制度設計,一定會包含例外流程。這些例外流程產生的規定,有些會被變成以後的制度,有些則是臨時的。只要保證例外流程中的決定權制衡合理,你所担心的總理一嘱咐,紅旗作護符的事情就很難發生。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