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鱼”行动:建设挺政府的大V队伍

周带鱼(周小平)要在诸多高校巡回演讲了,奇怪吗?NO;当局要培养"自己的大V"了,公知们还能以骑墙姿势继续存在吗?NO;习近平的手法越来越像毛泽东了,公知们主张的警惕"文革重来"会成真吗?NO。

带鱼“巡演”是政治任务

11月5日晚间,厦门大学官方微博账号转发周小平文章《我待祖国如暖男》时赞其“好文”,并借此邀约“欢迎周小平先生到厦大演讲”。该贴少顷便被转发了千余次,几乎瞬间墙内外再度掀起“周带鱼”热议。但该微博次日一早便被删除了,想必和“周小平”词条尚未脱敏有关。

11月6日上午,大连理工大学官方微博发预告称:周小平将于本月10日在该校演讲,主题《互联网时代的独立思考》。至截稿时该贴经由二十几次转发,或因影响力较低尚未被删除。

此外,认证信息显示为“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教师”的微博博主透露,周小平近期将到该校演讲。

上月曾有传闻称,周小平将于本年底左右到上海复旦大学“演讲”,当时正值带鱼话题最火热之际,舆论则是一边儿倒地伴着惊讶的嘲讽。该消息出复旦大学内部人士,但至今未被正规渠道证实。想来彼时认为此传闻是“笑话”者,如今怕是笑不出来了。

周小平的“巡演”非但不是笑话,反而是严肃的政治任务,“甚至可以说是政治斗争”,时评人莫之许表示。有评论认为,厦门大学公开邀请的告示“太恶心人”,实则不然,整场巡演的主要效应恰恰在此告示中体现出了大半。

周小平的价值观反映了中国当局意识形态的核心,其本身又驻扎于新兴舆论平台,当局选其为自身代言,树其为网络言论阵地榜样,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相比下,由一众公知做主导的舆论阵营对此渗透出的惊讶声,反倒显得稀奇。

周小平的上位也并不突然,带鱼大宴的烹制早在去年七月便开始了。资料显示,彼时中国互联网协会、首都互联网协会就联合举办了以周小平博客文章《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为主体的座谈会,会上交流的内容就是讨论“如何弘扬网上正能量”,并号召“网络名人和网站要负起打击谣言、弘扬正能量的责任”。“净网运动”正是与此同时开启的,如今回顾当局这一系列动作,倒有些按部就班的紧凑味道呢。对此,莫之许分析称:“这是一套组合拳,先驱逐公知大V,再代之以周带鱼,也就是占领与重复的策略。说当局蠢的,还是低估了极权文宣思维的顽固。”

扶持当局的大V

“以占领和重复为基本战法,重夺网络舆论主导权,首先消亡的是公知。不过,连带倒霉的还不止公知,比如搞舆情监测的,都没有舆情了,自然就不需要监测了,祝华新(注: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的日子不会好过。此外,司马南这样的高级五毛也会失落,没有公知了,也就不需要高级五毛的话语对冲了。这套带鱼战法的杀伤力还真是厉害啊。”莫之许进一步分析称。

文艺座谈会之初,莫之许曾发表观点指:党国对新社会阶层方略已定,就是限制、分化、吸纳,但绝不回应、而是坚决压制其权利诉求,所有政治,经济,社会的决策,都与此根本目标相适应。“新兴阶层尤其是中产阶级,不要为自己在网络中的相对话语优势所迷惑,这一相对话语优势所带来的,不会是党国的忌惮和退让,而只能是警惕和反击。如今,带鱼就是党国用于反击的利器,怎么可能收刀检卦,马放南山呢?"近期的事实显示,莫之许当初的判断无误。

据大陆媒体报道,11月1日,国信办在苏州召集主要中央和地方重点新闻网站负责人、主要商业网站负责人、部分地方网信办负责人举行“依法办好网站,讲好中国故事”座谈会,会上国信办副主任任贤良引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为依据,要求加强网宣队伍建设,“扶持和推出我们自己的大V和话语领袖。”资料显示,三年前任贤良时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曾在《求是》旗下的政论杂志《红旗文稿》撰文建议严管社交媒体。

该消息被认为是继祝华新“收编”态度后,当局对公众语话平台进一步占领的后续动作。大V指的是具有影响力的所谓“意见领袖”、自诩网络舆论“主流”的公共知识分子。所谓“主流”即“政治正确”,而在中国当前的政治环境下的政治正确,其本身首先就要被极权当局所接纳许可,他们的表达很大尺度上需要迎合官方,以免于被当局视为异议而遭受打压,另方面又要争取在民众中的影响力,于是成为“骑墙派”,编造改良渐进的虚假希望削弱民间抗争意识,被视为维稳的帮凶。但即便如此,依旧被需要持续强化一致性的极权当局所不容,当局需要明确的立场——要么接受收编,要么接受打压。当局所言“扶持自己的语话领袖”其意便是将“公共知识分子”转变为“御用知识分子”,令他们以周小平为榜样,全面调用自身影响力为官方意识形态代言。

曾有民间人士打着国旗,喊着“拥护共产党”的口号上街,却被缉拿归案,与公知今日之遭遇异曲同工。莫之许就此评论指,“打着拥护党和政府的旗号上街也不行,谁知道你们上街以后还想干什么。在知识分子领域,则是借着拥护党和政府之名,给党和政府提意见、添麻烦也不行,谁知道你们还想说些什么;再者,拥护党和政府,自有带鱼先锋和正规军大部队,这等荣耀哪是谁都配拥有的。”

独立时评人苏星河表示:极权系统每一次升级,都会引起知识分子的进一步分化,“文艺座谈会”也不例外。中共的知识分子政策历来充满了威逼利诱,而知识分子们也始终在配合党国意图,时刻处于献媚表白或者自我分辩之中。“整风时有王实味被批判关押,并最终被杀,文革期间还被拿出来当作‘暗藏的国民党探子’展示;文革时有郭沫若认祖归宗,并揣摩上意写出各种花样翻新的诗词文章,虽然连儿子都保不住,却也锦绣一时……如今有抄写整风讲话的百名作家,有借网络作家之名上位的‘带鱼’先生,当然也就会有虽处江湖之远仍忧其君的民间隐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知识分子不断分化、进而自辩清白也是情理之中。当局声称要建设自己的‘大V’队伍,野生知识分子再无容身之地。于是,收编的收编,给出路的借机东渡。当然,这也许并不值得惋惜,分化甚至镇压之后,才见反对者的信仰和情怀。”

戳破公知谎言   文革不会重来

用“改革”骗人和用文革吓人一直是公知维持骑墙安稳的两大护法。“改革”的谎言已被戳穿,但随着习近平在意识形态宣管上的手法越来越接近毛泽东,民间对“文革重来”的恐惧感日渐浓郁。

例如10月27号,上海官媒推出“习近平一天”报道,以被其他官方媒体大量引述;此前官方还有出版习近平照片集,介绍习近平在福建开始的早期工作和军事生涯;中国媒体还宣布出版习近平讲话集,题为《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有500页,称被翻译成8国语言……各种大搞个人崇拜。有数据显示,习近平上台18个月内,其名字在党宣媒体上出现的次数超过4千次,成为继毛泽东后,名字在中国官方媒体出现频率最高的国家领导人。

此外,据11月3号来自教育部网站消息,教育部要求编写核心价值观的童谣,强化低龄洗脑;参加文艺座谈会的画家范曾写诗献媚当局,而被讽为“当代郭沫若”,随即便有党宣光明网撰文为其撑腰助阵;即将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的新闻中心摆满了各种语言版本的习近平“语录”……


但文革不会重来,准确说是“文革未曾远离”。因为“改革开放”并未改变极权属性,前后三十年没有本质区别。对此,时评人苏星河分析:文革的社会动力,是当局自上而下、直达底层的动员,有其特定的条件:信息彻底隔离、民间关系割裂、政治高度集权、经济全面管制。“近四十年过去,当局在极权统治目标上并无变化,但是在统治条件方面已经力不从心,表现就是意识形态衰败、民间抗争激化、民众权利觉醒、经济难以为继。如此,当局的动员能力只能依靠宣传垄断、个人权威和伪民间参与如水军、‘五毛’、‘带鱼’等支撑,依靠党内强行一致性和民间高压恐怖来维持。”

苏星河表示:当局对文革权力控制结果的崇拜性追求和动员手段的模拟,不仅不能使文革重来,以便打击民间,而且会进一步丧失民间基础,使政权合法性问题更加暴露。部分公知无视民间生存状况和政治倾向,从当局统治策略和领导人个人特征出发,做出文革重来等预期,实为历史决定论、社会唯物论和集体主义思维和方法论的结果,不仅背弃了他们所学的知识和个人成长经验,而且背离了中国社会的发展趋势,是对大众越来越清晰的选择的恐惧和侮辱。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