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无知弥漫、真伪不辨 威权如何偷走了你的智商

(泡泡特约)观察人士总是在推测为什么很多中国人不再关心自己的权益被侵害最为严重的一系列基础问题,比如隐私权、知情权、公民权等,为什么无知弥漫中文舆论圈、低端的假消息被深信和广传,为什么抓特务频频、互信度低下?其实这些现象是存在关系的,它们指向了同一个背景情绪:焦虑。

关于过度警惕的负效应和缺乏警惕的被渗透,对你来说哪一个更危险,这个问题,日前与围观过抓特务的几位网友分头聊了一下,结论一致,大家都认为:后者更危险。有趣的是,人们在被提问之前基本都用直接或间接的方法表达了“不喜欢那种草木皆兵的环境”类似的意思。

换句话说就是,担心被抓特务行动拉低人际互信。对分析来说,当下最为困难的是,几乎无从区分究竟是真的有特务,还是来自圈子纠纷中的彼此厌恶。资历人士会告诉你:的确有特务在渗透民主派群体,曾经的某某等,你能听到很多“经验”。但是否想过,曾经有不代表永远有和随时有、当下存在的不一定就与经验中一致。然而抓特务的焦虑空气中,很多面孔已被切切实实的扭曲了。

上述思路你一定不陌生。如果问一个中国人“你为什么要自我审查” ,他们基本会反问你“是不是外宾,或者根本就是蠢”,看那些关于脑控之类的月经谣言就能知道,人们的焦虑有多么的浓烈,以至于感觉不到自己正处于焦虑中。

焦虑和深信是一种互相作用的关系,你越是担心什么,就越能感觉到自己经常会碰到什么,或者说,正是作用在潜意识中的焦虑在帮你去收集那些能证明相关焦虑不是空穴来风的信息。

足见,这个政权在人们的印象中如同撒旦,但这并不是说只有对邪恶的认识,更多的是在畏惧它的强大。上述所谓的“脑控”技术的传言已出现数年,可笑的是至今仍有为数不少的人深信之。对政治宣传和影响形成的解析铺天盖地,似乎并没能起到多少实质性的帮助?

如果是,也并不奇怪。我在政治宣传话题系列中指出过一种推测,当权者并不担心被迫害者将自己的经历传播出去,他们本身就是更为高效的宣传媒介。当局的主动宣传早已乏力,而扩散恐惧一直是威权运转的动力,它经常高过对人权问题被谴责的担忧。如今它已经生效。

有些时候,勇气无法通过锻炼来增强,反而是被削弱了。被迫害的人们不只是被迫害,还被植入了焦虑、被危险笼罩了,而那大团阴云中过半是人们自己构建出来的。如果你走近他们,就能感觉到这种笼罩。

幼儿不会焦虑,因为他们的知识和认识不够用,当知道得越多就越容易焦虑,为避免焦虑,人们会抑制自己进一步去了解和认识。如果焦虑被植入,同时无知就孵化出来了。不过必须说明的是,与此同时,认知也是妥善处理这些焦虑的重要方法之一。

人们认为一切不熟悉的、朦胧感觉到的、难以理解的、隐蔽的、意外的东西,都是有威胁倾向的东西 。本网在《现代版怪兽》一文中解释过这个问题,古代神话里面描述的怪兽是人们对自己所处情境中潜在的威胁的一种具象,它象征着潜意识思维的爆发,以及这些认识进入到意识之中的过程。只要把它们加工成为熟悉的、易处理的、可控制的 ,即不可怕的和无危害的东西,就能了解和理解它们 。

因而,知识不仅可以有向前成长的功能,而且有缩减焦虑的功能,即有一种保护内部平衡的机能。外显行为可能是非常类似的,但动机则可能高度不同,于是主观的后果也就完全不一样。

想象两种状况。1、深夜、停电、外面雷雨交加,你一个人在屋子里,忽然听到门口有奇怪的声音,你提起球棍走出去准备试探究竟,却什么都没发现。2、你忽然体悟到一首交响乐的内涵、读懂了一篇深奥的政治理论文章,或者类似的顿悟。

在状况1中,你紧绷的听神经并不会因为没有勘查到危险而放松一些,你可能会蒙起被子缩在床上,或者大声唱歌给自己壮胆。这都是拒绝进一步了解,也就是拒绝认识的行动,就如不断出现的政府侵犯公民隐私的消息被披露、各种系统后门陆续被曝光,就在日前,继上海广升之后,安全研究人员又发现另一家叫锐嘉科集团有限公司的上海公司也在Android固件中植入了后门,受影响的智能手机多达数百万部。如果你是一个安卓用户,并且短期内没有购买苹果手机的能力,你可能会放弃关注类似咨询,或者通过认为自己不会包括在这其中来获得安心。

对于状况2则完全不同,你会感觉到自己更强大、更机智和聪慧,这种状况在教育和心理治疗的效果中都有充分证明。

有时,对安全的需要几乎完全能使认知需求屈从于它们减轻焦虑的目的。没有焦虑的人可能是更为大胆和无畏的,并且能够为了知识本身进行探索和建立理论。假定后者更有可能接近真理、接近事物的真正本质,这肯定更便于让人接受。

然而安全的哲学比成长的哲学更容易变得盲目。人们牢牢依附在前进和倒退的辩证关系上,这种关系是同时存在的畏惧和勇敢之间的斗争。所有增加畏惧的心理和社会因素都将削弱我们的认知冲动;所有容许勇敢、自由和大胆的因素都必然会解放我们的认知需求 。

这就是为什么越威权的社会无知者越多,越民主的社会创造力和智慧越强。对安全的需求不仅能使好奇心、认知和理解屈从于它们自己的目的,变成仅仅可供使用的工具,而且还会使行动失去动力,甚至仅仅把焦虑和畏惧消极地表现出来。 就是文章开头所描述的东西。

了解这种认识和行动之间的密切关系,有助于我们把认识畏惧的原因解释为对行动的深刻畏惧、对来自认识的结果的畏惧、对行动的危险和责任的畏惧。不去认识通常是比较有利的,因为如果你产生了认识那么你很可能不得不行动,你认为行动或许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早前我们在隐私安全系列中解析过政府的监控不可能面面俱到且不可能完全消失,这个道理,被焦虑困扰的人也许会通过不去关注这些解析、单纯使用加深自我审查的方法来避免更多的担忧,而突破焦虑的人会积极的想办法来保护自己。

中国写手圈经常能看到这样的表达, “我已经很小心、很谨慎了,没敢往深处说”,这是对审查无处不在的认识的回应,但奇怪的是,很多时候类似表达所携带的情绪并不是遗憾,而是骄傲--对文章已顺利发表的安心。与上述大声唱歌壮胆的逻辑近似,焦虑从未消失,它被深埋了。

住在靠近达豪集中营的德国人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变成一种盲目的假性愚笨,这反而是比较保险的,因为如果他们了解了发生的事情,那么他们或许会不得不对此做出某种行动,否则就会为自己成为懦夫而感到内疚。儿童也能够施展同样的谋略,否认和拒绝去了解对任何人都是很清楚的事情:父亲是一个可悲的软弱者、母亲并不真正爱他等。因为这种知识会要求人们去做不可能做的事,于是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焦虑和认识的关系显然驳斥了许多哲学家和心理学家长久以来所持有的极端主张:所有的认知需求全都是由焦虑诱发的;而且只是缩减焦虑的努力。多年来这种主张似乎是有道理的,但如今很多实验已足够证实它纯属形态。这些实验都表明:一般说来焦虑扼杀好奇和探究,焦虑和认知是互不相容的,特别是在极端焦虑的时候 。

回避知识意味着回避责任。

信念体系的美妙之处看起来是因为它的构成能够同时为两个主人服务:根据可能的程度去理解世界,以及按照必要的程度去防御它。

有观点认为,人们会有选择地歪曲他们的认知功能,因此人们将只会看到他们想看的东西、记住他们想记的东西、思考他们想思考的东西。不过本文不想对这种观点持赞成态度,相反认为应该是这样解释:人们只会在他们不得不那样做时才会那样做,不然就绝不那样做。因为我们全都是被这种时强时弱的愿望所激发的,即需要按照现实的实际情况去理解现实,哪怕它是带有伤害性的 。

绝大多数人的心理活动都是这样进行的,即好像现实是固定不变而不是发展的(是一种状态而不是一个过程)好像它是分离的、附加的,而不是互相联系、形成格局的。这种对现实的动力学方面和整体论方面的盲目非常普遍,也正是它造成了学院派心理学的诸多弱点和浅薄。

很多认知被加上了伪装,往往被确定的认知却又是二手戏法下的“认知替代物”。人都是生活在流动变化的现实中的,但人们又往往不愿承认这一事实,由此造成的那些生活的迫切需要就使得这样一些戏法成为了必需品。

或者这样说,人们的注意有可能只是对过去的合理化、只是为了努力保持现状,而不是对变化的、新奇的和流动的东西的真正认识 。很明显,如此你会失去大半机会。仔细想想看,身边很多结论是不是已经被沿用了很久?但那是对当时某个时刻下定的结论,在当时有可能是对的,但它是否还能用来解释当下、此刻?

一般公众都比较喜欢流线型的读物、经过压缩的小说、文摘期刊、基本千篇一律的电影和充满陈词滥调的谈话。总的说来,他们都尽量回避真正的问题,或者至少是强烈地偏爱那些陈旧的虚假的“解决办法”。如果你的思考积极、超越大众的认知,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你被他们抛弃,而不是引领他们去跟上你的思考节奏。所有这些都证明了上述结论 。

现在明白为什么正确的废话、空洞的口号和低端谣言永远有那么大的驱动力了吧?你可以拒绝他们,帮自己找回智慧和勇气。

评论

隐私……哪个大公司和有技术能力的政府会不窃取隐私,来一个?

所以作为个人,应该想办法保护自己的隐私.另外,此文的论点不是隐私

人都有懒惰一面,有时候真要有人管理效率才高,就好比西方人吃的肥猪大肉的,另外又花钱去肥。。。作者就属后者,迟早被社会淘汰

你的名字真是极好得概括了你自己

幼儿没有焦虑,因此不惧危险,喜欢探索学习能力强。随着成长认识接触到的事情越来越多,内心深处隐藏了惧怕,产生了焦虑,慢慢隐藏在了潜意识,之后就变得守旧喜欢听些一成不变的道理。碰到事情,只会按照既定的方法去处理没有创新。认同正确的废话、空洞的口号和低端谣言,并且变得偏执,所有人必须赞同他说的话否者就是无休止的争论。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