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的隧道生态和心理操控

(泡泡特约)偏执、眼界狭窄、虚无主义、令人惊讶的无知、假消息蔓延……这些特征你一定熟悉,它们出现于中文网络的某些群组和平台局部,且愈加明显。部分自诩“民主派”的人拥护反智的民粹政客、称Women’s March为“暴民”,高呼人权的人忽视隐私安全、贬损LGBT群体、诋毁揭露真相的Chelsea Manning,还能给出很多带有奇怪逻辑的理由来捍卫自己的观点。

中国舆论总是难以和国际同步,从资讯的获取、到行动的创新、到议题的聚焦,都会落后很久,如公民社会、新反抗运动时代等,而且翻译和传播这类常规模式的带动被显示无效,这是个长期持续的、非常奇怪的现象。

Women”s March 行动的时候似乎只有中国舆论在问WHY 、甚至鄙视,这其中就包括不少“民主派”人士,他们在全球性权力运动的开启面前毫无知觉,仿佛置身于平行世界。就如1月27日,国际大屠杀纪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当欧美网友都在哀悼和反思的同时,中国网友在讨论央视春晚的洗脑节目,为红包雨欢呼。

开始有人感觉到惊讶,他们发现了“居于五毛和非五毛之间的另一个群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封闭带来了什么

早前的文章中曾多次提及中国人的眼界局限和认知滞后的问题。以色列心理学家Ariel Merari提出过一个概念:隧道,用来解释封闭的环境如何将一个正常人变得失常。这里有两个要点:1、封闭,隧道令内部与外部隔绝;2、隧道内的人全部视野被集中在一个点上,旁若无他。

隧道是最容易接受心理操控的环境。在穿越隧道时,内部的人完全无法接受外界刺激的影响,逐渐向出口前进的同时,视野会变得越来越狭窄。

这是心理操控能发挥最大威力的状态。被心理操控的一方会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想法、来自自己的意愿,也愿意为自己的一切表达和行为承担责任。越是高水平的心理操控,被操控者越是坚定的认为自己没有被操控,一切都是来自内心。

物理的和心理的封闭

对中文网络来说,封闭来自于两方面。众所周知的GFW和语言障碍是物理性封闭,加之懒于翻墙,更多的人们只是通过中文媒体的翻译来获取境外信息,这其中也包括原本英文阅读并无太大问题、同时也有twitter账号的中文用户。那些经由自我审查和审查筛选后的内容几无价值,甚至被偷换了重点、扭曲了主题。

长期观察显示,很多时候值得推广的或值得思考的英文内容,翻译成中文后却几乎无人问津。它显示,语言障碍并不是全部障碍,如果是,那意味着顺利的获取被客观条件所阻碍,只要改变条件就能改变结果。可惜事实不是这样,对于主观的自闭没有简单的解决之道。

中国式圈子社交更多属于心理性封闭,控制者利用小型组织将被控制者建立在排他的关系内,话题、思考方式和深度、表达方式、信息来源、偏好等基础特征逐渐趋于一致,磨合期间不同意见将被排斥,同化程度不断提升,最终所有成员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小团体规则和价值观的俘虏。墙内是被红包效应聚拢的小圈子,墙外是原本为保障隐私安全而选择的telegram加密应用的群组。

这当然不是传销组织那种封闭性,人们完全可以随时登陆各种媒体浏览资讯、使用公开平台账号与全球网友互动,但对于很多中文网友来说,他们在享受自由获取内容的状况下依旧将目光局限于习惯内的区域,把沟通和思考的对象集中在熟人关系中。也就是我们早前提到过的,将微信圈子copy到twitter的现象。

这些隧道都是人们自己搭建起来的。而社交媒体的“你最喜欢的内容”功能恰好满足了隧道人的需求,让你仿佛置身于公开平台,却又同时处于隧道之中。

生活中你能发现,中国人的共情能力很差,情感经常需要被量化处理才能促进沟通,比如通过金钱或烟酒等成瘾物品,并且自我感知能力差,难以对情绪问题做出有条理的分析,这些现象都与长期的封闭有关。

弥漫于社会的隧道

事实上整个社会都在频繁使用这一原理。比如某人隶属一家俱乐部或运动队,就相当于进入了某种隧道,以考入名校为目的的培训班、将成绩优秀的学生与成绩不佳的学生区隔开来的教育方法,其本身都是构建了不同的隧道。

隧道是一个封闭的小世界,里面的人必须服从集体的价值观和规则,比如微信群的不许谈政治,反智主义聚集处的浅薄和无知,猎奇欲爆表群体的宫廷戏联播……人们的思想很容易被同化和支配,哪怕最初抱着改变的目的而来的人,时间越久越难以幸免。

即使目的良性的隧道也会产生副作用和危险,因为隧道中的人将目的放在最优先的位置,看不到其他信息,或对其他事马马虎虎。目的一旦没有达到或暂时看不到达成的希望,虚无和悲情的程度就会加速上升,甚至绝望、自暴自弃。

虚无和悲情也可视为对隧道生活的反抗。虽然当事人可能意识不到自己身处隧道之中,但生活内容单调、思维固化,难免会感觉空虚,消极情绪就是一种反抗式的发泄。一般这种反抗会持续很长时间,比当事人在隧道中度过的时间还要长。

虽然隧道作为教育和训练的方法是一种高效率的手段,但理应知道,最终将付出更大的代价、牺牲更多的东西。本网分析过恐怖主义形成的问题,统计资料显示,恐怖分子中很多人并非没有文化,正相反是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精英,这是莫大的讽刺。长期在隧道中生活还会令当事人与外界出现裂痕、无法适应不同环境,眼界也会变得越来越窄,应试教育的隧道消耗了他们的青春期,而外面的世界对他们来说已经变得太过刺眼,于是他们轻而易举的再次被另一个隧道所吸引。

心理操控

设置隧道的人就是实施心理操控的人。心理操控有两个方面:1、通过操控他人的心理状态从而支配、榨取对方。一般提到心理操控指的大多是这方面,它的终点就是达成洗脑的境界,目标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团体或社会。比如GFW、新闻审查、文艺管制、圈子化社会等等。

也于是,很容易误会心理操控是独裁体制的产物,其实民主政治下心理操控同样具有重要意义。民主体制是通过大众投票进行决策,而信息传播会影响政治走向,于是政治宣传和媒体主导了对大众的心理操控。从这个角度上讲,不论媒体是否有意识,都会形成不同程度的心理操控。在twitter搜索#政治宣传(或Political propaganda)标签可以查询本网早前的分析。

前面有提到,隧道生态中的人思想会趋于同化,不论该思想是对是错,对大部分人来说,它都属于被灌输的结果,但当事人无法察觉到这种灌输,反而认为它来自于自己的内心。为了获得团体的认可和尊重,人们会主动加深对这些思想的印象,以证实自己“不是背叛者”。

这种状况下,“同伴间的情谊”是作为一种压力的存在,加之个体自我证明存在价值的愿景,这两点在隧道生态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中国式圈子就是典型。

关于心理操控,后面还将有其他文章详细分析。

评论

然后两年后的中期选举共和党拿到两院2/3多数怎么办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