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的兴隆带来了什么

(泡泡网报道) 11月12日凌晨,阿里巴巴公布“双十一”全天的交易数据:天猫双十一全天成交金额为571亿元(约93亿美元),其中在移动端交易额达到243亿元,物流订单2.78亿。

次日21实际经济报道:“双十一”网购正热之时,上海政协委员就上海发展互联网经济、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开展年末视察。报道指,上海市政府商务主管部门要引导商业企业加快与新型网络销售、电视销售、电话销售等无店铺销售企业联动,加快形成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全渠道销售模式,以应对目前电商的冲击。

看起来上海正在加紧步伐参与进来,意欲成为中国政府经济刺激的发动机。局域网下,貌似如火如荼的大陆电商真的能促进经济吗?马云和他的淘宝又为市场和国人带来了什么?

淘宝的兴隆带来了什么

互联网本身的属性应该是无界的,但大多淘宝用户不了解或者认为没必要了解,在中国的互联网电商的搜索功能已被阉割。“用户的信息需求被压抑得太久,所以当它来临时,我们来不及分辨它的质量、它提供的方式,甚至它提供给我们什么。长期以来我们处于信息的荒漠,或者泥潭,而不自知,在这样的心理基础上建立了局域网经济。因为没有对比,只能无视我们得到了最差的结果这个事实,所以任由那些恶劣的网站占领市场。在外界,则表现出无与伦比的忍耐力,这也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时评人苏星河表示。

淘宝电商的兴起是以实体经营模式的衰败为代价的,街市商铺出租疲软、营业员下岗,残酷的比价热潮让越来越多的厂家濒临亏损,带来失业率攀升,企业只能用降低品质的方式博销售量,于是烂货越来越多。

用户消费水平和消费习惯证明经济发展水平,低质——低价的搭配,就是最低经济水平的表现,如淘宝刷冠拼价中遍地的九块九包邮。

苏星河分析指:如果把质量、价格做成一个矩阵,分别代表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高质高价是贫富分化的,高质平价是经济发达成熟的,低质高价是黑社会垄断经济,低质低价是不发达经济。中国处于政治低质高价,经济低质低价。“是破败不堪的信息环境,缺乏作为基础的信用。电商作为实体经济的实现方式,并没有扩大市场,而且因为马云的存在增加了交易成本,其再繁荣也没有总体经济的意义,只不过是改变了实现形式的结构。也就是说,电商的繁荣以传统渠道的衰落为代价。”

马云本人曾在去年11月12日的央视《经济半小时》节目中披露,“目前在淘宝、天猫上的商家94%的年营业额低于20万元(人民币)”。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零售业平均利润率仅1%,这还只是电子商务冲击等造成的──也就是说,电商平台入驻商家的平均利润率还要更低。对比2011年的数据,淘宝、天猫商户的交易总量约6000亿元人民币,除去阿里巴巴网络有限公司约10亿美元的收入,阿里巴巴集团当年的营业收入是28亿美元,主要来自于淘宝、天猫,占比近3%。2012年的数据显示,淘宝、天猫的年交易额已经突破了1万亿元。

以淘宝、天猫为代表的电商平台类网站的利润扩张,已使商户的交易成本大幅增加,边际利润趋于零,多数商户难以在平台上获得充分合理的利润。“这些商户继续的动力,一是已经投入太多成本,骑虎难下;二是想通过电商平台的宣传和销售,提升实体店面的销售量;三是电商平台商户的低价,使他们不得不继续这个游戏。绝大多数商户辛苦一年几乎颗粒无收,而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为马云打工”,苏星河分析称。

苏星河认为:电商平台存在的价值是降低交易成本。但它的盈利能力越强、利润越高,它降低交易成本的能力就越低下,它在市场中存在的价值也就越小。这是一个现实的悖论。当马云对利润和资本运营孜孜以求,陶醉于这些平台的高大全时,这个悖论已经在悄悄发挥作用:马云的电商帝国,对市场的贡献为负值。

无处不在的政治敏感和积极的政治献媚

11月13号,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因隐晦支持艾未未,艺术家吴吞的淘宝店只开了4天就被迫关闭了。报道指,阿里巴巴的一名发言人在接到纽约时报的采访电话时,拒绝讨论吴吞的店铺被关一事。但可以肯定地说,该决定是出于政治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害怕出现政治问题。

吴吞出售的T恤上的图案是印在砖墙上的“爱Can’t Be Here”字样,知名艺术家艾未未三年前在被关押81天后获释,随即被当局没收了护照,自此他便无法离开中国了。艾未未曾表示,禁止他出国旅行的决定是对他的艺术作品和公共评论的惩罚,目前这些评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对中国政府的批评。目前供职于艾未未工作室的吴吞对纽约时报表示,他出售T恤是为了表明立场,不过他特地使用了一种隐晦、抽象的方式,他以为这样做不会冒犯任何人。

纽约时报分析指:那些看似顽强不屈的中国公司,也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取悦执政的共产党。虽然阿里巴巴于今年9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上市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市值突破2000亿美元,但是该公司的命运最终还是掌握在一群权力巨大的外人手中,如果被激怒,他们就会为难公司及其股东。此前,网络时政漫画家变态辣椒也因漫画讽刺香港“反占中”,其淘宝店也遭关闭

如果说自我政治审查是被动的以维系生存为目的的自我保护,那政治献媚则是积极主动的奴颜卑膝。新京报13日报道,APEC峰会才刚结束,与会领导人所穿服装的仿制品便开始在淘宝销售了,11号下午三个小时内该商品的价格就上涨了两次。次日又有两家网店开始预售该仿款礼服,价格分别为320元和999元,发货时间为20-30天。两位店主对新京报表示,“目前前来咨询的顾客较多,多数网友都表示感兴趣想定制”。


政治献媚频现,又何止中国大陆被洗脑人群。香港导演王晶高调与支撑占中艺人绝交美国知名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为开拓中国大陆市场主动接受审查、苹果公司本周因《热血时报》(Passion Times)发布挺占中消息而将其APP从中国应用商店中下架……中国新闻人师涛因通过雅虎发送了一封政府文件给海外网站,2005年被政府控以窃露国家机密罪,判处十年有期徒刑。是美国互联网上市公司雅虎向中国当局提供了师涛的电邮帐号活动信息导致他被捕入狱,雅虎还配合当局举报了另一位中国异议人士王小宁的类似信息。王小宁曾通过雅虎电邮和网上论坛传播民运讯息,由此被判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服刑10年。
 


关闭政治敏感商户的淘宝店铺、支持政治献媚的淘宝商户,马云不在乎言论管制,用他的话说就是“利润最重要”。为了利润,马云不惜支持中共当局在六四中的暴行、不惜将占中事件的发生归结为香港教育洗脑不力,对于师涛案,马云曾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我也会这么做,我告诉我的客户和同事,这是做生意的正确方式。”无底线维护极权之恶的马云的确得到了中共当局的强力支持,在金融业是国有垄断行业的中国大陆,马云的支付宝不仅奇迹般的拿到了通行证,还要准备上市,红色家族和国企的投资让马云赚得无比欢畅。但又是谁在源源不断地为马云供应财源呢?是那些淘宝的“剁手族”、“囤货族”们,在GFW严密围困的高墙之中兴冲冲为屠夫割肉献血的井底之蛙。

评论

Drs Charles Bluestone Amoxicillin Homoopathisches Levitra Tarif Kamagra <a href=http://ausgsm.com></a> Propecia 1 After Month Viagra Pharmacie En Ligne Avis Super Kamagra 100mg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