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打赢的战争?! 政治素人领路 台湾政治一夕变天

(泡泡特约撰稿)台湾九合一选举日前落幕,执政的国民党空前惨败,22县市只拿下6席,还把兵家必争的首都台北市长也输掉了。国民党到底是怎么输的?又是输在那里?他们一直到今天还搞不懂,只说是败给了年轻人,因为年轻人觉得”你给我是应该的,没给我是欠我的”。对他们来说,年轻人的思维方式是个谜,就像烦恼的爸妈对叛逆的青少年没辄一样,他们摇头叹气,想不出应对之道。

其实这个问题没有这么难解,简单地说,就是他们操弄选举的传统把戏过时了。但选举当然也不是耍把戏罢了,国民党的溃败,代表着人民对他们所代表与支持的一切感到不满:权贵政治、图利财团、亲中、忽视民生问题。当马英九的支持度已经到了9%的历史新低,当党徽变成国民党候选人尴尬想遮掩的记号,他们应该早已经看见了全面崩盘的威胁。但他们却老神在在,一来是以为只要某打经济恐吓牌,就吃定了有两岸关系痛脚的民进党。再者,民调不是一再给他们打强心针,说他们选情乐观的吗?

民调失准

这次选举的结果不仅出于国、民两党意料之外,也让许多专家学者大吃一惊,因为最后结果跟民调相差太大了。根据联合报与TVBS的民调,新北市的朱立伦的支持率比主要对手游锡堃高了二十几个百分点,预计可以大赢二十几万票,结果只以些微落差获胜。桃园县国民党吴志扬一直领先对手郑文灿,最后却意外落马。关于民调为何失准,民调公司表示这是因为民调通常以”室内电话”进行,较难接触到在这次选举中起了关键影响力的年轻族群。

的确,许多年轻人根本就没有室内电话,完全以手机与电脑联络外界。他们也不像他们的父母,每天守着带有强烈党派色彩的报纸、电视新闻与社论节目。他们的信息通常来自脸书或推特,不管是支持的候选人的及时更新,还是好友分享转载的评论文章;他们不读报纸,甚至也不太看电视,而是通过手机与电脑收看电影系列片与 电视节目。因此他们不会受到通过电视播送的传统候选人广告影响,不容易被密集的宣传造势左右;他们会在网络上寻找对事件的解析,不会轻易地接受某一候选人 的说法,如此他们的信息来源相较而言较能脱离蓝绿藩篱,但这是否就代表他们能够获得”公正不偏颇”的信息呢?

谁的意见?

首先,我们必须记得,所有意见都是偏颇的。就算不刻意偏颇,每个人也有自己关切与在意的面向。而一个事件、一个人,是有很多面的,从不同的角度观看,就会呈现出不同的模样。不同的动机也会创造出不同的论述,一个人在脸书上跟少数好友分享观点,跟开设公开页面、长期经营人气的发文者,会采用极为不同的写法。但经过多次转载之后,原作者的身份与历史已经越来越模糊,有人可能会说如此我们不因人废言,才能够真正接触各种不同的声音。但身份与历史其实是解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欠缺了这个环节,我们就无法正确地理解某个意见的价值。一个批判市场经济学的学者与一个财团负责人,支持同一项政府财经政策时有着不同的意义; 而发表政治意见的部落客、文学作家与社运人士,他们的意见也必须被放在不同的脉络下解读。

说穿了,脸书这种去脉络的发言受到欢迎,正代表着台湾社会已经不再信任所谓的”专家”。政党轮替两回后,人民已经厌倦了蓝绿各找学者、各自表述的荒谬局面,电视台里随着利益流转随时可以改变立场的”名嘴”,也让人倒尽胃口。如果”专业”里只有罗生门,那人们只好从”常识”里找真理。任何人只要言之成理,都可以成为”达人”,成为新的意见领袖

然而这种看似”随机”的信息收集方式也有它的危机存在。就像社会科学研究中”滚雪球抽样”的困境:从一个消息来源延伸出去的信息选样,可能会局限在同样的范畴内。当你以为”绝大多数人”都赞同某个意见,事实上极可能是有类似想法的人群聚在一起罢了。加上脸书主页会自动加载你常按赞的好友更新,而少联系或不常按赞的发言者信息就会越来越少,更有可能造成你所接触的信息,都是来自本来就属同道中人的好友,更不容易接触到相反的意见。

素人政治

姑且不论社交网站是否是成熟民主社会中适当的信息来源,在长期被互相敌对的主流媒体绑架、导致信息混淆真假难分的台湾社会来说,网络杀出的一条血路的确改写了台湾的选举样貌:至少在台北市长大选中是如此。台大知名外科医生柯文哲宣布参选时,其实并不被看好,看似充满知识份子的骄傲、不懂得人情世故的他,离台湾主流政治人物形象非常遥远,但在人们对当前朝野的失望与反感之下,他的”素人”身份突然成了加分而不是减分。就像网络世界里人人可以当”达人”,”素人”政治家被认为可以打破既存的政商勾结结构,用新的角度思考”台湾/台北”的未来,并因此带动了台湾全体对深层改变的渴求,导致蓝营痛失大片江山。

柯文哲在选举中做的许多决定,已经让人耳目一新。他坚持不插旗、不浪费钱拍昂贵的电视广告,却吸引网友自发帮他制作宣传影片,效果比连胜文花钱如流水的广告攻势好上几百倍。当连营攻击他在台大医院设立的研究基金帐目不清,他索性公开帐目明细;他的办公室遭窃听,却被反咬自导自演,他就全文公布遭质疑的对话逐字稿。这种坦荡磊落、透明公开的态度,截然不同于连营谈起政商关系、亲中立场官话连篇的老套敷衍伎俩。

网络上的战争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说,这是世代的战争,也是网络的战争。柯文哲在当选宣言里,也特别强调”这是一场网路主导的选战”,在”联机捐款、观念传播、活动募集”等面向上都让人看见”网路世代的强大”。让我们来看看网络为柯文哲的选举加了多少分:首先,柯文哲的竞选经费多由网站募款而得,没有财团的政治献金,标榜”不设大型招牌,广告牌,不滥发传单,不广设竞选总部,不买置入性行销等等。选后连同选举补助款,扣掉支出后,全部捐给公益团体”、”所有的钱来自人民,会再回归人民。”最后竟募得高达1.1亿台币经费。选前19天,他决定终止募款,因为”钱就像魔戒’,会让人上瘾。那连阵营呢?居然回答说:不跟随柯营起舞。

所以其实柯在年轻世代获得的支持,其实也要感谢连营的愚蠢颟顸。连胜文家财万贯、国民党党产惊人,却不愿意跟进柯文哲的停募决定,以为抹黑对方沽名钓誉就可以扭转舆论,殊不知这种举动只让人们对他更反感。说是网络的战争,似乎暗示这是网军的对决,但并非事实,因为在连营支持者身上并没有看到足够的网络动员,毋宁是以网络为主的民众自发辅选,在对抗以传统媒体为主的选举造势。传统媒体造势其实就是用金钱推动的选举活动,所以我们也可以把这个看作是庶民阶级对既有权贵结构的反扑。

政见与价值

在这场战争中,连被化约成权贵的代言人,而柯则成为庶民的代表。这样的派分当然是很有问题的,首先柯夫妻都是医生,不管是社会地位还是收入,都远远胜过领22K的一般人民。他还十分自豪身家上亿,”都是自己拼搏来的”,完全忽视了社会结构对个人财富成就的影响,跟努不努力没有绝对关系(比如一个很努力的作家,可能还是很穷)。

柯一再强调的:”这是一场改变政治文化的公民运动”、”这是一场价值的选择”, 尤其受到年轻族群欢迎。在政治语汇上,他的言论沿承白衫军与太阳花学运以来的公民参政论述,强调信息透明公开、加强公民参与,因此轻易收割了两次公民运动 的成果。然而除此之外,他的政见略显空泛,针对都市更新与土地开发等相关社会正义的争议问题,他的立场也不明确。再者,”价值”真的比”政见”重要吗?或许更关键的是,我们真的知道他拥抱的价值是什么呢?我们也要思考,”专业”真的不重要吗?台北市除了连柯之外,其实还已有一个冯光远,在公民团体沃草发起的《市长,给问吗》平台,冯光远对各种市民提问的回答掷地有声,充分显现他对台北市历史、政治与文化的深度知识,为什么他得不到选民的青睐?为什么人们宁愿选择没有政治背景的”素人”? 

追根究柢,台湾人虽然轻视”专业”,却对”医师”这样的职业十分尊崇,也对那种”会读书(/很会考试)”白手起家的台湾菁英有一种孺慕之情,李登辉、陈水扁、李远哲、柯文哲、台南市长赖清德(医师)皆是如此,新上任的台中市长林佳龙也是出生裁缝家庭、一路苦读拿到耶鲁博士。没有背景的平民家庭靠着苦读翻身,原本就是日据时代以来的台湾梦,这些人就是台湾梦的具体实现。这种情绪深埋在文化底层,经过国民党亲中政 策冲击后,再度浮出台面,让外省人背景出身,又没有蓝营背书的冯光远成为边缘的边缘。

脸书互动次数与得票率

虽然蓝绿双方都表示对这样的选举结果大感惊讶,但其实并非无迹可寻。在著名社交媒体分析公司socialbakers发布的台湾大选社交网络统计数字中,就可以看到柯文哲脸书专页有60多万的粉丝,而连胜文只有20多万。台中市林佳龙的脸书粉丝也远超过胡自强,一如台南的赖清德与黄秀霜、高雄的陈菊与杨秋兴,只是惯用绑桩、板块区分等传统选举手法的国民党,无法把脸书粉丝翻译成选民罢了

这次选举也让我们看见,广大乡民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当连胜文努力摆出诚恳认真的脸孔,乡民们调侃他的权贵背景,撷取他在球场上热身的画面说他在自闻腋下(摇指他被戏称为”神猪”的臭),蔚为网络风潮,人人都要上传一张自闻照取笑他;一篇没有具名消息来源的网络发言,让”别让XX(胜文)不开心”(取笑他是没用的拼爹族、妈宝)成为最夯的挖苦词。当他在选前催动中产阶级的”沈默的大多数”广告一推出,网络同步出现打脸文,说他是希望人们当”一天的主人”、”永远的奴隶”;打恐韩牌的广告也立即被攻击得体无完肤,甚至被喻为”国耻”。

公开透明、全民参与

乍看起来,的确是网络让国民党打了败仗,他们一路在网络平台上被追打,直到选举当天被打趴在地。但值得思考的是,网络上的反蓝之声,是蓝军惨败的因?还是果呢?如果不是人们对当下台湾政治文化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执政的国民党就不会受到如此严厉的抨击。但在台湾蓝绿两极的政治处境下,蓝军的溃败,通常代表着绿军的胜利。

这也是台湾人对柯文哲充满期待的理由,因为他号称无党无派。但就像我先前已经解释的,我不认为他的出线是一件很难了解的事情,他跟民进党的台湾福佬菁英差距其实很小。最大的不同,真的,就是他是个素人,而且他说他愿意学习、愿意倾听。选举刚落幕,他就迫不亟待上工,推动劳动局长民选,标语还是延续反服贸公民运动的语汇风格”自己的劳动局长自己选”,当作他”开放政府、全民参与”的第一步。然而原是政务官的职位由人民直选是否恰当呢?如果有不适任的问题,当选人是否可主张自己有民意基础,不能够轻易被取代?直选是不是就是一切问题的答案(这跟香港特首的选举是完全不同的课题,请勿混为一谈)?毕竟一般人民无法了解劳动局长的专业要求,又如何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呢?

我只能说柯文哲还有很多得学习,还有很多不同的声音要倾听,台北市民既然选了一个素人,就只好一起跟他在跌撞中成长。或许这是台湾政治的转折点,或许这是另一场失望的开始。总之,我们千万不要忘记了,从陈水扁到马英九,当群众把一个凡人打造成神,堕落与腐化就在不远之处。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