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海外媒体“喂料”的反讽

文/
鲍帆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施芝鸿的一段受访言论在无意间泄露了一个广为人知的“秘密”。根据财新网的报道,他在谈及海外媒体对中国反腐的报道时说:

“特别是有的海外媒体在手上明明无料可爆,又未获得大陆主管部门喂料的情况下,硬要抢先爆料,只能寄希望于瞎掰编造。”

“喂料”这个含义明确又颇为“接地气”的词,堪称首次由一位体制内高层公开证实中共的确在向海外媒体提供关于腐败案件的线索。此前,人们根据许多案例总结出经验:虽然海外媒体对中国政治的报道鱼龙混杂,但却常有惊人准确的“谣言”——或曰“遥遥领先的预言”。现在,施芝鸿明确证实了“喂料”的存在。

“喂料”已成常见动作

施芝鸿在受访时给“喂料”加的主语是“大陆主管部门”,这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他这段发言的安全系数。毕竟,如果“喂料”仅仅是主管部门的事情,那么顶多算是披露了中共打击腐败时的一项策略,并未涉及更深层的黑暗和讽刺。

但事实上,“喂料”的主语恐怕远不止于“主管部门”。否则,人们能够读到的将仅仅是那些铁定要落马之人的贪腐内幕,不会有关于温家宝、习近平家族的贪腐消息见诸报端。

在中共高层的政治斗争中,任何一方都有渠道向海外媒体“喂料”,它几乎已成为斗争中的常规动作。

作家何清涟,“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纽约时报》关于温家宝家族、戴相龙家族在平安保险的详细持股情况,彭博社对习近平姐姐家族财富的报道等,绝对是内部人‘喂料’给记者之后,才有了这些可遇不可求的深度调查报道。”

《纽约时报》和彭博社从未承认他们接受了中共高层的“喂料”,只是强调了自身为调查付出的努力。但倘若没有人指引方向,他们的调查就好像要在大海里捞一根针,成功的可能性极低。

当然,对于外媒来说,他们也有理由不关注“喂料”这件事本身:作为媒体,只对自己报道的事实负责就可以了,至于爆料者的动机,并不在专业主义的考虑范围之内。

我们只能从另一些海外媒体,特别是海外华文媒体获知“喂料”的细节。明镜新闻网总编辑何频曾在《中国权贵的死亡游戏》一书中披露自己接受“喂料”的过程:

2012年2月2日,我正在台北出差。一大早,我约好朋友在台北君悦大饭店的前台大厅会面。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你是明镜新闻网的老板吗?”一个低沉、略显紧张的声音问。明镜新闻网是我在美国所办的中文网站。我回答是的,那声音悄声说道:“给我另外一个私人号码,我有很重要的事告诉你。”

这个情况我以前也遇到很多。那人声音像是个中年人,我把正巧在我身边的一个同事手机号码给了对方,他马上拨了过来。我们的通话很短,他没有自报姓名。他披露,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刚刚被解职,并因腐败问题接受内部调查。我感觉难以置信。来电人觉察到了,激动中提高了声音:“相信我,这是百分之一万的准确了。”

……

根据无名氏电话中提供的线索,加上我自己的判断,我向我的网站编辑口述了王立军的消息。这位编辑在北京时间2日上午11点把这一消息放上了明镜新闻网。报道中,我提到了王立军有可能已经因腐败问题被调查。我万万没有想到,那条一百字左右的新闻稿,拉开了一部政治连续剧的序幕。

“喂料”的做法并不只存在于高层斗争中,它也是中共应对外界挑战时的一项可选策略。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特刊事件中,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庹震就曾向新加坡《联合早报》喂料。后者在1月6日刊发的《官方知情人士:南周献词非庹震删改》中称:官方知情人士透露,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事发时根本不在广东,事件确实与他无关,也与广东宣传部没有关系。

这则消息本身漏洞百出——在这个全球化的年代里,庹震的“不在场证明”丝毫不能撇清他与事件的干系,更无从撇开整个广东省委宣传部的责任。但是,它从颇具影响力和公信力的《联合早报》发出,证明了中共对海外媒体的“喂料”能力。

“喂料”的反讽

“喂料”可谓中共对国际舆论的创造性利用。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是一种充满了反讽的策略。

首先,“喂料”盛行的前提是任何人都有料可喂——无论是已沦为阶下囚的周永康、薄熙来,还是正在台上的习近平及其他常委,还是已“安全”退休的温家宝等前领导人,都能被挖出不光彩的材料。近来中共很喜欢用“塌方式腐败”这个短语来形容某些省份,其实它也非常适合用来形容整个高层。

其次,“喂料”说明中共的政治斗争还停留在密室、无规则的地步。民主国家也存在政治斗争,有时候还非常激烈,但这样的斗争在很大程度上是公开、透明、摆在台面上、有章可循的。即便是《纸牌屋》这种刻意放大美国政治阴暗面的剧集,也从另一个角度介绍了美国政治游戏规则之烦琐和健全,要想打出一张意料之外的牌十分艰难。反观中国,“喂料”式的斗争依然有很深的草莽色彩。

第三,“喂料”的对象是海外媒体,而不是党控制下的国内媒体,这本身也是一件讽刺的事情。对国内舆论的潜质,导致国内媒体非常虚弱,无所作为,这就让海外媒体有了市场空间。中共许多领导人在台面上大谈西方“普世价值”之危害,大谈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妖魔化”,私下里却将外媒视为可资利用的工具。

在海外媒体“喂料”大戏火热进行的同时,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美国两党之争中会有政客给新华社和CCTV“喂”一些政敌的负面材料——那就权且把它当作一个“中国梦”,时常做一做吧!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