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意识、中国人的态度和通往民主的路障

(泡泡特约)能说一口流利中文的欧洲人Re注销了微信,他说:“我无法忍受自己的私人空间里存在着一双诡异的眼睛,哪怕我只是用这个应用来调情”。在此之前,他读过了一些有关微信内容审查的文章,听到了一些来自中国网民的抱怨,他说“不可思议”。

whatsapp里有很多欧洲网友的群聊,Re在里面,它们总是热闹的,因为能形成有效且有趣的讨论。它们的隔壁就有几个中国网友的群聊,其中包括不少海外华人,或许与时差有些关系,这些中国群聊相对冷清很多,也极少讨论,只转发进一些公开平台的资讯或者口号式的言论,我们称之为正确的废话的东西,其中还包括很多假消息和错误的观点。某日,一位旅居澳洲的中国籍网民在群里说,“不要发在这里了,人那么少,发到微信去啊”,继而很多人表示赞同。

日前,一位微信用户表示他收到了下图这样的通知,据悉因为审查他已经被废弃过一个微信账号了,并且据他称,自己发布的大多是政治内容图文,并不是什么“色情内容”,看来微信群聊的审查和微博一样是利用借口的,包括“据举报”之说,也很可能是来自于定位监控系统。但这位用户表示如果需要继续“转世”他会去做。为什么不放弃使用微信呢?“因为这里好友比较多,其他平台虽然安全,但没有(中国)人用,也一样是个摆设”。

 

 

“无所谓,我也没说什么没干什么坏事”;“不就是监控吗?难道你还躲得过?老老实实过日子、谨言慎行就肯定找不上你”;“我没有隐私,光明正大”……这些说法在中文舆论中是很常见的。那些压制自由讨论的独裁专制国家在独裁时期结束后却发现自己很难向民主结构转变,往往是由于这些国家中还没有出现一个私人化的空间,以及大多数人对隐私问题的了解和重视程度堪忧。 就如中国目前的状况。

 

很有趣的是,有关中国网络内容审查、网络监控技术的揭露文章能在一定范围内获得有效的传播和反馈,它们是中文舆论场日常谈资的一部分,与此同时,那些对保护隐私的技术性指导的文字反而无法引发舆论呼应。这便会形成一种印象:大多数人只是为了吐槽发泄、姿态式的展示立场,而不是正面对抗和想办法解决问题。

 

事实恐怕也是如此。在twitter,使用双语发布中国消息的用户不少,他们将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信息翻译成英文,以便获取英文用户的关注,其中就包括很多网络监控和审查的资讯,于是他们偶尔能收到这样的英文回复:你们为什么不反抗?任由政府剥夺你们的权利?(换句话说就是,你们在这里喊,能对现实有多大帮助?)

 

中国人听到这样的话时会嘲笑:“别装外宾了,你反抗一下试试?立刻会被抓起来的”。他们同时也否定“麻木”的评价,认为“这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做不到反抗,是因为强权太强”。自由独立的意识与生俱来,而奴性则需要「培养」。环境对人格的塑造能力是很强大的,而经历经验则是附属于环境之下的、同等强悍的影响。正如美国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认为,不反抗的代价是病态的、是”训练出来的无助”

 

忍耐就是把自己拱手于人,让他人和环境来掌握自己的命运。与其相对的是自由意志,尊重自己的独立性,也尊重他人的独立性,不愿意控制别人的生活,当别人试图控制自己的生活时,就拼死抵抗。这两种完全相反的精神特质显示了两种不同的「控制」——内控和外控。如上:“我们做不到反抗,是因为强权太强”这样的解释就是典型的外控,它在中国是一种社会人格特质。

 


即便是网上揭露人们也会小心翼翼,政府用抓捕传播翻墙技术和制作翻墙软件的人来威胁那些试图逃离管制的网民,曾经一位写手要求给我们投稿,我发布了网站链接给他,并告知需要翻墙,他回答“不可以,翻墙不安全”。我问,这个概念是从哪里来的,他说“你都不看新闻吗?翻墙是违法的,已经有人因此被抓了”。我感觉哭笑不得。

 

我想他一定不知道,使用代理服务器的原始目的是为隐藏IP,以及为什么需要隐藏。他与那些在网上晒自己信用评分的网民一样,在中国足够普遍,以至于不再令人惊讶。

 

直到近来,连续有大学生因电话诈骗致死,人们才意识到隐私安全被侵犯,然而他们仍然认为这只是由于“数据落到了骗子手里”的结果,于是依旧可以为自己的信用评分骄傲、依旧准许政府无限度的挖掘他们的隐私,或许在他们眼里,“政府不是骗子”?

 

不尊重自己隐私的社会对他人的隐私也不屑一顾,微信群中要求“实名加工作单位”标注群名片的状况非常多见,名曰“为了联络方便”,也确实做到了这点,但每个人都有决定权隐私,尤其是在中国政府持续加强打压异议人士、NGO和境外媒体的状况下,群聊实名制的要求对部分人来说并不靠谱,然而在此被无视了,甚至不配合者还会被指责“你有什么见不得人东西吗/你做过什么坏事吗”,啼笑皆非。

 

报道中国新闻的海外记者为了联络采访,不得不持续使用中国的社交应用,很多人拒绝绑定银行卡以避免被实名认证今年7月开始实施的新规定称:未实名者不能使用红包功能。这招很绝,在中国这样的人情社会里,人们用红包来沟通感情、获取信任和构建人际关系,如果没有足够坚实的人际关系基础,求助是很困难的,粉丝经济时代,这种需求更显迫切,加之对政府无限度收集信息的麻木(或许从未深刻理解),实名制俨然已经迅速变成了一个“过气的话题”

 

 

浏览中文网络舆论中对伊斯兰文化的评价很容易发现,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意识形态隐私的存在,并且相关大部分内容是出现在诸如twitter和Facebook这些国际大牌社交网络上的,也就是说,翻墙并不意味着认知提升,它只是渠道不是目的在反恐大势下,对穆斯林的仇恨和恐惧在某种程度上占据了政治正确似乎是一种国际型气候,但在中国,连同政府假以反恐为由实施的各种侵犯人权的维稳政策也获得了部分舆论的赞许。这是非常可怕的,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是恐怖分子和专制政府。

 

中国人面对隐私侵犯所采取的态度除了不屑一顾外,更多是恐慌,从自我审查到自我维稳,再到互相维稳,步步升级,与此同时是当局的管制政策通过媒体的宣传强化背景情绪,比如“群聊内容违规,群主也有责任”等信息,带来的是更为频繁的互相维稳——人们要求其他群成员“不要谈政治”、警告他们某某“敏感日子”正在临近……

 


思考者往往对"文化决定论"抱有一定程度的戒心,当然也不会完全否定文化所起的作用。中国哲学的发展路径与西欧不同在于,中国人趋向将现实理解为一系列的关系,而欧洲人将现实理解为一系列的实体。这自然会导致一个结果:中国人注重在独特的关系网络中寻找自己的身份,而往往忽略具体人或物本身的各种属性。而后者就是欧洲的世界观,它使得隐私问题更加容易理解——既然有关物体和人的重要属性并不取决于外部影响,那么我们会很容易想象这些影响被排除的情况。

 

然而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将一个物体或人从周边环境中孤立出来,就会切断其与环境的联系,从而破坏其“重要属性”。

 

曾经有一位畅销书小说家说过,“privacy”这个词很难翻译成汉语,他好几次都难倒在这个词上。就像西方文化一样,中国发展出许多不同类型的“公/私”区分,比如公共利益/私人利益、公德/私心、公开/私下等。但总的来说,“私”这个字被中文包含进很多负面的含义,相比下“公”则被人们广为赞许,“私”似乎暗示着一个秘密、地下和不道德的世界。

 

另方面,在中国,“私”所关注的焦点可能超过了个人,它可能是指某个基于血缘的宗教的事务。在这种情况下,旨在增加宗教利益的私人活动就被看作是让祖先在天之灵高兴的事情,因而“会得到他们的保佑”。

 

在F-Scale量表“权威性人格”测量的九个特质中,可归因于中国社会文化因素的项目至少占据7个,比如对权威的服从、犬儒、一致性追求等,它们都在妨碍人们对隐私问题的理解,更为根本的是对民主的理解。民主不只是一张选票,它需要一系列思维方式、行为习惯和认知基础去维护,没有了隐私,民主就会崩塌,然而中国的政治反对者似乎还没能真正了解它,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

 

用Re的话说就是:“很多中国的反对者和他们所反对的东西在某种层面上是一样的”。内部同构是事实,但也并非无解,社会心理学信任情境的能力,对民主的理解可以在民主化过程中加强,不过对于一个毫无民主经验的民族来说,如何顺利过渡是关键。改善思维习惯、提升认知,都是可以从现在开始做的,而不是等待改朝换代后,只是目前大多数人中国人还不能理解这点。

 

为鼓励翻墙,我们持续努力地劝导,为宣传安全意识,提供源源不断的资讯支持,但事实显示收效甚微,有些问题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对国人来说,解决隐私的认知问题很可能并不是仅仅帮助理解其本意那么简单,它需要通过对一些文化弊端进行修正来实现。是专制选择了中国,还是中国人选择了专制这个问题,就像鸡和蛋的关系,是时候结束恶性循环了,我希望尽可能多的人能一起来为此有意识有目的地去努力。

 

A speech about privacy issues and China,BY: Paul McGarrick

 

评论

或许在他们眼里,“政府不是骗子”?
说对了,在他们眼里,政府不但不是骗子,还是他们的爹妈呢。

我们不需要分析现状,我们需要解决今天恶性循环的办法。墙外早已不缺对于共国现状的分析文章,却没有一个文章是高于我们头上的有震慑力及认同力的解决方法。。文章说使用双语发布中国消息的用户不少,他们将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信息翻译成英文,以便获取英文用户的关注,于是他们偶尔能收到这样的英文回复:你们为什么不反抗?任由政府剥夺你们的权利?(换句话说就是,你们在这里喊,能对现实有多大帮助?)这些我也都清楚了解,那你有什么办法呢??我想听听你提出的解决之道。。就像医生一样,病人最需要的是医生能有一个治好病的药方,我吃了这个药方能看到病情的好转并且能断病根,而不是在那分析我的病情。。。

治病的药方,不外乎三味药材:反抗,团结,勇气。再加一味药引子:共识。正确服用,药到病除。

第一味药:反抗。
这里说的反抗是指有效的真反抗,而不是那种坐待敌人良心发现,貌似反抗,实为跪地乞讨的假反抗。跪地乞讨式的假反抗之所以长期没有效果,是因为它仍将胜算全押在独裁者的“施舍”与“恩赐”上,时刻想着留一条妥协苟且的“退路”,只想着一时缓解阵痛,被动的空盼着病情能自动好转,而不愿靠药物主动直捣病灶。甚至还有一些人,比如那些早期反对共产党,后来又被共产党当局“统战”收买的人,还想着找机会进入体制内当奴才,享受当狗腿子的淫威。要想铲除病根,唯有开宗明义,目标就是要打倒共产党,结束一党专政的党国体制,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动独裁政权,建立自由统一、民主法治、公平均富的新中国,不需要给独裁者留任何情面,也不需要任何遮遮掩掩、扭扭捏捏,而且不达目的不罢休,没有半点的含糊。真正的反抗,一旦开始便没有退路,要么是独裁者向反抗者投降,要么是反抗者被独裁者镇压,如果不想死在半路上,就必须一鼓作气冲到终点,然后活命,活得干干脆脆,大大方方。

第二味药:团结。
现在之所以“强权太强”以至于看似难以推翻,是因为反抗的力量太零散。打个比喻,现在统治者只有10人,反抗者有10000人,虽然后者人数是前者的1000倍,但是反抗者每次都是一个一个的上,零零散散,没有串联一气,就算有再多的人,去了也只能是送死。因为每次都是10 vs 1,肯定是10人那边赢。但如果是10000人同时一起上,变成10 vs 10000,那就肯定是10000人那边赢了。以前的反抗,即便是上述的真反抗,很多也都是零散的单独反抗。单独反抗之所以长期没有效果,并不是因为力道不够,而是因为力没有往一处使,被敌人逐个击破,没有形成气候。团结这一味药,便是专治此症。不需要任何具体的团体来组织,团体可以被渗透或瓦解;也不依靠任何具体的领袖来指挥,领袖可以被收买或抹黑,唯有人民自发的团结,可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因为团结就是力量,只要团结起来集体行动的人数够多,胜算也就越大。个人的力量弱,集体的力量强,只要所有的人都能在同一个时间点自发自愿的走上街头,自由的表达自己的真实意志,站出来对世界大声说:我们不愿再被共产党“代表”,我们要自己代表自己。当共产党能够“代表”的沉默者越来越少,它的非法性也就越来越明显,军警开枪时也就越犹豫,反抗者成功的机会也就越大。

第三味药:勇气。
光是有反抗和团结还不够,还需要勇气,而且勇气这一味药需要施的剂量也是最大的。中国人口有十三亿多,共产党的军警不可能同时将十三亿中国人全部杀光,他们只能每次杀死一小部分人,利用人们对“杀一儆百”的恐惧感来恐吓大多数人。很多中国人并不是不想反抗,也不是不懂团结的重要性,而是担忧万一失败会被镇压,因而产生投机心理,寄希望于有英雄出来替代自己冲前面打头阵,自己先躲在后面观望,等到胜局已定时再出来坐享成果。但事实上是,如果人人都没有勇气,都不愿意冲前面,那么也就不会有英雄,就算是真的有少数英雄愿意冲前面,也只会是又变成一个一个上去送死的局面,在观望者的冷漠围观下被敌人逐个击破,零零散散形不成气候,也就改变不了现状。反之,如果人人都一开始就客服自己的恐惧,人人都是冲出来打头阵的“英雄”,勇敢的站到一起抱成团,集体的力量就能保护每一个人有更大的几率活下去,当量变形成质变时,胜利也就会成为必然,也就不会有人死。共产党的军警其实都是从中国老百姓的家里征召来的,说直白点其实也是受蒙蔽的中国人。虽然共产党暗地里秘密杀了不少人,但广场和街头是光天化日,共产党如果还敢像六四那样下令大规模公开屠杀中国百姓,傻瓜都会醒,军警必倒戈,死人的概率其实很小。而且就算有少数顽固军警没有倒戈,这一次人民也不会再六四那样死抱“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教条坐以待毙,必然会武力抵抗,死人的概率就更小了。

药引:共识。
即便是中国人民有了反抗、团结、勇气,但要最终拧成一股绳,还缺一项关键的药引子,那就是社会共识。如果没有社会共识作为药引子,药效就无法发挥最大作用。六四的时候,军警起初犹豫,后来又果断开枪,一个原因就是“四二六社论”制造的社会共识分裂。之前全中国上下的一致共识是:这是一场爱国民主运动;但是“四二六社论”突然将这场运动抹黑成“动乱”,这就动摇了当时社会的共识,削减和分化了反抗的力量,也为军警开枪提供了“良心解脱”。香港占中“雨伞革命”的时候,北京也是竭力的破坏两地的社会共识,先是抹黑占中为“港独”、之后又抹黑为“外国势力煽颠破坏”,以至香港占中先是失去了大陆内地的支持而孤掌难鸣,进而又在当地被分化瓦解。从六四和占中的失败可以看出,反抗、团结和勇气,离不开社会共识的引领和支撑。今天的中国大陆,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反动性和非法性仍未形成一致的社会共识。一些人仍然被共产党的话术和谎言所欺骗(例如一些自干五、小粉红),还有一些人仍对共产党抱有幻想,坚持体制内上访、平反、维权的死路。除开共产党的镇压,这些人也构成了改变现状的阻力。由此可见社会共识的重要性,只要全国上下形成了必须打倒共产党、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一致共识,就一定能够成功。

服用方式:
有了理论还不够,还要有实践才行,正如同药材和药引,终归是要服用了才能治病。首先来说药引的服用。目前中国社会建立共识的阻力有二: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本身,二是各类境外仇中反华势力。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搞言论审查,管制意识形态,长期向中国人灌输“政权=国家”、“推翻政权=危害国家”等党国思维论述;另一方面,境外各色仇中反华势力,要么扶持港独、藏独、疆独、台独等分裂主义,要么在南海和东海问题上一味以美国利益至上,要么骂中国和中国人是“支那贱种”、“劣等民族”等等。他们的“民主”夹带有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私货,以“反共”之名行反华之实,塑造“不反华就是亲共,不亲共就是反华”的话语陷阱,间接配合共产党将自身伪装成“中国的拯救者和保卫者”的欺骗宣传,增加中国人的恐惧感和受害感,从客观上强化了共产党“外面敌人很多,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不实论述,让中国人只能在“亲共”和“反华”之间选边站,不知道还有其他选项,最后被共产党绑架利用,达到了共产党利用外部威胁转移国内矛盾视线的目的,加上近年来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以贫富悬殊和环境污染等代价换来的经济高速发展,就更具有迷惑性了。药引的服用方式是:建立一套维护中国国家利益的本土民主论述,彻底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代表中国的一切合法性,在理论上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党国意识形态以及各类境外仇中反华势力相抗衡,在亲共和反华之外建立和提供反共爱华的第三道路理论武器,以此作为国内外舆论的基调,与中共官方宣传以及海外旧有的仇中反華宣传分庭抗礼。接着来说说三味药材的药材的正确服用方式。由于目前国内因网络封锁和言论审查导致的信息匮乏,让人普遍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看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反动本质,即便认知到其非法性,也欠缺反驳它的思想和理论武器,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这就需要广为传播和普及翻墙工具,鼓励国内的人多上外网,多使用墙外的社交平台,让GFW形同虚设,利用不受共产党当局控制的墙外社交平台,宣传中国本土民主论述,使中国社会达成共识,形成串通联络的平台,约好时间,然后在线下进行行动和聚集,走上街头跟共产党直接开干!首先是占领市中心和广场等人流密集处,建立根据地;然后是冲击政府大楼和电视台,瘫痪行政中枢并与外界取得联络;第三步是占领飞机场和火车站,把守出入城市的交通要道,防止外地的援兵进城镇压;最后是冲击军营,抢夺军械库,建立真正的人民武装,稳固新生的民主自治政权,然后向全国进军,解放全中国!

最后总结一下:很多人觉得要反抗看似不可能,其实不外乎就是难在串联不起来,串联不起来的原因有多种多样,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一个怕死。墙内言路不畅可以翻墙用墙外社交平台来串联,甚至就算当局物理断网,还可以大街小巷贴革命传单;武警清场和封锁交通可以抄家伙武装起来跟他丫的硬抗,没有交通工具我们还有双腿(具体请参考乌克兰纪录片《凛冬烈火》),技术难题都可以克服,真心要反不愁没办法,唯独怕死这是真没办法。有时候一些事情就没有取巧的,生死关头只能是打硬仗。对于中国来说,共产党其实跟日本鬼子没啥区别,八年抗战的胜利也是靠鲜血和牺牲硬堆出来的,反正不死也是亡国奴,还不如干脆跟他拼了。中国人自古有“留取丹心照汗青”的骨气,咱就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爱国立场问心无愧,认定他“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一外国鬼子的伪政权,不是咱中国人自己的国家,看破他那一套糊弄人的“民族大义”,反而不怕了。

太对了,党妈妈

太对了,党妈妈

我们不需要分析现状,我们需要解决今天恶性循环的办法。墙外早已不缺对于共国现状的分析文章,却没有一个文章是高于我们头上的有震慑力及认同力的解决方法。。文章说使用双语发布中国消息的用户不少,他们将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信息翻译成英文,以便获取英文用户的关注,于是他们偶尔能收到这样的英文回复:你们为什么不反抗?任由政府剥夺你们的权利?(换句话说就是,你们在这里喊,能对现实有多大帮助?)这些我也都清楚了解,那你有什么办法呢??我想听听你提出的解决之道。。就像医生一样,病人最需要的是医生能有一个治好病的药方,我吃了这个药方能看到病情的好转并且能断病根,而不是在那分析我的病情。。。

“狠斗私字一闪念“似乎还没有远去。

推荐个vpn, 试试小双加速,ss升级版,很方便,http://www.xsvps.tech 免费2G流量哦

Purchase Generic Bentyl Dicyclomine Muscle Spasms Medication Tablet <a href=http://cheaplevi.com>can you get levitra cheap</a> Amoxicillin And Cetalopram Cialis 20 Mg Contraindicaciones What Is Generic Version Of Viagra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