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红包:让你欣然接受被实名

        在愈演愈烈的网络管制之下,网民对墙内应用的兴趣逐渐下降中,一时没有全面弃用墙内应用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方面是既有人际关系的情感牵扯,另方面就是墙内应用在技术方面的一些独特“吸引力”,比如:红包功能。

        逢年过节发红包是中国传统风俗之一,在没有网络的时代里,基本都是由长辈发给晚辈的,不会反过来,而同辈人之间也没有这样的规矩。收支双方大致框定在亲属关系内。网络时代来临,社交应用借其沟通便捷的优势笼络人脉范围庞大的能力,推出了电子红包收支的新功能,一时间颇具吸引力。电子红包打破了年龄段的限制,也取消了家族辈分的禁锢,甚至时段也不再仅限于年节,只要是互为好友的用户就随时可以使用其沟通感情。上网收红包已成为一大流行趋势。

       “电子红包”业务最早是由银行推出的,这种红包无须争得对方的同意,封顶数额5000元。但当时并没有过多宣传。随着电子商务的普及,第三方平台开启红包应用,以此吸纳会员和用户。2014年春节期间,“微信红包”一夜走红。据去年腾讯发布的数据,从除夕到初八,超过800万用户参与了微信红包活动,超过4000万个红包被领取,平均每人抢了4-5个红包。微信红包活动最高峰是在除夕夜,最高峰期间每分钟有2.5万个红包被领取,平均每个红包在10元内。数据显示,目前微信用户总数已超过6亿,其中海外用户超过1亿。近期推出的最新版微信还添加了“查看我发出和收到的红包数据”功能,随即“晒数据”就引起了一大热潮,发出的多、数额大成了“新概念荣耀”,更进一步刺激了红包功能的大量使用。

(图片来源:微信公号)

       据估测,如有30%的用户发100元红包,就能形成总共60亿的资金流动,延期支付的时间为一天,民间借贷目前月息2%,每天保守收益就420万元;若30%用户没选择领取现金,那么其账户可以产生18亿的现金沉淀,无利息。那些因为没有绑定银行卡而沉淀下来的资金,总量是个不小数字。到目前为止,腾讯方面和微信支付团队还没有公布这个具体数额。

能让你喜欢的被实名方法

        但使用微信红包实现到账功能有一个重要前提:必须绑定银行卡。没有绑定的用户可以收取红包,数额会显示在“零钱包”中,但无法提现,也无法消费。唯一的用途就是做成红包发出去,其效用也只是为红包游戏增添活力。微信在自诞生之初就迅速改版为只能使用手机号注册了。但还是有一些用户为了维护隐私信息安全和言论相对自由而想办法绕避被实名,于是选择“回到旧版”,用QQ号注册使用。实名制最大的得利方就是网络监控部门,为能更方便地对网民施行言论管制,网信办在去年8月7号颁布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中提出微信正式实名的意见。据网信办2014年底对即时通信工具进行的复核结果显示,微信实名认证用户已达到80%。而其他即时通信工具,实名用户已达到90%以上。看起来,微信在完成实名制覆盖率任务上需要“更多努力”。

(图片来源:来自网络)

       据报道,今年新版微信的摇一摇功能配置了定时派红包,腾讯推出了65亿红包,其中微信红包有5亿现金(单个最大红包为4999元)和30亿卡券,QQ红包则有30亿。除夕夜10点半央视春晚送红包,微信摇一摇的使用次数达72亿次,峰值8.1亿次每分钟,送出微信红包1.2亿个。“抢红包时间表”或许是近日网上传播量最高的一篇文章了。连朋友关系稀少或收发红包数量小而暂时不考虑绑定银行卡的用户都有机会参与到“主动实名的行动”中来。据2月18号晚,蓝鲸财经媒体官方微博透露,仅仅2天时间内微信绑定个人银行卡达2亿张,这个数额支付宝大致需要8年才能完成。的确是个不小的“战绩”,腾讯又为网络管制立了一功。直接说“实名认证上网”,或许很多网民会有抵触,不利于网络应用公司维护和壮大用户群,而通过植入功能“悄悄”实现实名制,借用人们的参与意识、群体效应和基础物质诱惑带动使用,既完成了当局下达的任务,又能在一定程度上笼络客户群,可谓一箭双雕的“聪明”策略。

信息安全

        银行卡、手机号是最广为人知的私密信息,也是多数网民排斥实名制的主要理由,而当局强推实名制的目的则是针对言论的管控。“微信十条”管制措施的推出显示腾讯公司的主动自我审查并没有得到官方的信任,“有关部门”要亲自动手监察做为新生事物的微信中出现的“敏感”言论。因言获罪的案例中,微信用户的比例在升高。仅维权网的历史记录就足以证实,去年已有多名微信用户因朋友圈异议言论而被喝茶甚至被抓捕。

       今年情人节当日,昆明公安以“散播谣言,扰乱公共秩序”为名将网民周敏行政拘留10日。周敏是80后女性,网名@美女美食家,原本是一个经营餐饮软件的个体户,因为出于生存环境的考量,成为2013年昆明px抗议事件的发起人之一,据悉,她经常在个人微信上发表一些对社会及社会热点事件的看法。据昆明维权人士透露,周敏此次被刑拘是因为“转发了几篇有关习近平的负面文章”。经验显示,周敏的被捕或许不仅是因那几篇文章的转发,她平日里的异议言论有可能早被当局注意到而实施了定位追踪,收录在案,此次获罪疑似“积累效果”。

       在大陆使用客户端应用,被定位也是比较容易的,如果选择非国行机、境外手机卡,并在设置中关闭定位功能,一定程度上可以令准确追踪比较难以实现。而实名制若全面推行,则很大程度上协助了当局的监控。社交需求、情感联络是网民选择使用社交平台的基础理由之一,微信红包功能正是利用这点骗取实名认证的。关注时事、经常发表政治评论和转载敏感文章或消息的用户,如果不想绑定银行卡被实名,又能使用红包功能沟通友情,那就需要注册至少两个微信账号,一个绑定另一个不绑定,因为一台设备上只能使用一个微信号。虽然身边有两台或以上移动设备的网名不少,但肯定不是全部,这就降低了一部分实现可能性。而“一人多账号”措施本身就加大了微信客户端下载量,在腾讯角度上看,怎么都是赚了。

        此外,将政治立场和政治观点写入红包祝福语中,也是今年比较热的玩儿法,基于微信连图片都要审查的力度,这种表达方式不会持续安全,仅是目前为止在红包方面的监控还没有完全到位,基于管制的全面彻底性,可以预测,应该很快会覆盖到此。

红包功能引发的其他安全隐患

       自从去年微信推出红包功能后,随即网上便出现了一些诸如抢红包神器、刷红包插件等具有“外挂”性质的第三方工具,不仅破坏用户体验,还有很大的安全隐患。据腾讯反病毒实验室透露,这些抢红包“外挂”通常被植入木马病毒程序,很容易造成个人信息泄露和财产损失。

       据相关报道,这些“外挂”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安卓模拟器,可以在电脑上模拟运行微信:

       其中,一个是按键工具,可以模拟鼠标重复操作动作,实现在电脑上自动刷红包。

      

       如果有流氓软件、盗号木马、后门程序植入到外挂中,便可以窃取用户个人隐私、网银密码等等。

       陆媒 中国网科技报道,2015(第十四届)中国互联网大会将于今年7月21日-23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秘书长杨一心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这届大会的主题,称设置了六大板块:未来畅想、产业融合、众创空间、E路护航、我@生活和技术殿堂。其中“E路护航”版块的内容显示为:“邀请各界人士共同探讨网民权益保护、互联网安全、网络版权、网络法治建设等问题,为建设网络法治空间出谋划策”。当局概念中的“网络安全”就是审查监控便利和统治的安全,既能保证“稳定”和利益又能全面推行实名制,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不知届时微信红包功能的策划是否要被当做“优秀成功作品案例”推出?一笑。或许也只有这样能令更多使用者醒悟。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