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什么会成为恐怖分子?

(泡泡特约)21世纪,恐怖袭击取代了东西方冷战拉开新世纪的帷幕。世界各地频发的恐袭事件对世界和平形成新的挑战,也是军事弱者放弃生命与前者对抗的手段之一。

血腥的场面、毫无人性的杀戮激发了社会强大的恐惧,对恐怖主义成因的各种分析和推论应运而生,误解也随之而来,其中最具“影响力”的一种误解就是将伊斯兰教和恐怖主义画上了等号。Trump日前签署的旅行禁令虽然备受争议,但同时也赢得了为数不少的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a)群体的支持。

资料显示,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在美国共发生了由十二名恐怖分子实施的十次攻击,共九十四人丧生。每个攻击者都是美国公民或合法居民。去年发生的九十四起谋杀事件中有一半以上受害者来自于同一起事件:在长岛出生的奥马尔·马特恩在奥兰多的夜总会杀了四十九人。

根据新美国基金会维护的“全面恐怖主义数据库”,自9/11以来有三百九十六人参与美国恐怖主义案件,这些人中有83%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17%为非居民或身份不明)。然而特朗普总统和他的顶级白宫助手一直痴迷着突出一个不存在的威胁:来自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的圣战难民和移民。

将恐怖主义和宗教挂上因果关系、或者认为恐怖主义是一种“有别于正常人的另类基因”,甚至指称恐怖分子是魔性附体的怪胎……这的确是一些能令自己置身事外的、最便捷的解释,意为:“他们不正常,我们才是正常的,所以我们不会变成他们”。但实际上正相反,恐怖主义不是什么特殊人格或者说与个体特性无关,也并不存在“恐怖主义人格”这种东西,恐怖主义行为是环境造成的。

那么恐怖分子究竟是如何炼成的呢?

特殊的“荣耀”

政治学家和社会学家们的兴趣都集中在恐怖主义集团的政治和社会背景上,却较少有人会着眼于微观层次的恐怖主义心理研究,比如他们为什么会被成功招募、他们的动机成因是怎样的?弄清这些将是解决问题的终极方案。

资料显示,恐怖分子中很多人出生于富裕家庭、曾经是社会精英,接受过高等教育,有着较高学历,只有少数人出生在贫困家庭;并且,因曾经遭受过严重迫害和屈辱、为报复而主动承担自杀式恐怖袭击的案例也非常罕见;此外,大部分恐怖分子在世俗眼中并不孤独,也没有被孤立于社会之外,根据对基地组织的调查结果,他们中四分之三人有配偶,三分之二人有子女。

在这些数据的基础上,一般人会认为恐怖分子是在被剥夺自主意识的状态下发起恐袭的,其实也并非如此,与自杀式恐袭失败者面谈的资料中可以看出,他们都能清楚的说出自己成为恐怖分子的过程和理由,发动恐袭是他们自愿接受的任务。

在他们看来,成为恐怖组织的一员是一种“特殊的荣耀”,因为并非所有人都能加入恐怖组织,必须通过严格的审查和历练才能得到这个“资格”。这种排他的伙伴意识使恐怖组织内部非常团结,很难被渗透。

密歇根大学研究人士在通过参与恐怖袭击调查总结出来的信息中指出,在培养恐怖分子的世界里,通过自杀式恐袭而成为“殉道者”,对他们来说就如同成为足球明星或网络名人一样令人憧憬。在他们看来,“很小的时候,战斗的意识已经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了,恐怖组织不过是提供了一个机会给他们”。

恐怖分子也并非如想象中那样是在催眠状态下实施行动的,事实上他们很理性,其行为不论多残酷都是建立在独立判断、下定决心基础上的。没有任何根据能证实恐怖分子被控制了意识。于是只剩下一种解释尚且有效,那就是心理操控。

越是高水平的心理操控,被操控者越会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心愿、一切都是自己渴望为之的。

环境--“恐怖分子转换器”

很多相关资料显示,恐怖分子大多属于非常单纯的理想主义者,即使在别人眼中他们已经可以称之为成功人士,但他们却觉得自己在社会上生活艰难,或者说对社会抱着严重的不信任感。这类人转变为恐怖分子的经历基本相似,以色列心理学家Ariel Merari提出过一个概念:隧道,用来解释封闭的环境如何将一个正常人变得失常。这里有两个要点:1、封闭,隧道令内部与外部隔绝;2、隧道内的人全部视野被集中在一个点上,旁若无他。

把一个普通人训练成毫不动容地炸死几百人的恐怖分子,最关键的部分就是需要让他们经历两点:身处与外界隔绝的小世界、仅锁定一个目标,让他们的视野越来越狭窄。

密歇根大学的研究记录了这样一个案例:在摩洛哥的偏僻山村里,仅仅一个镇子上就有几十名青年人“立志成为自杀式恐怖袭击者”,但恐怖组织从来没有对他们实施特殊的培养和教育。只能解释为从众或“连锁反应”,一旦有人志愿成为恐怖分子,其周围人也容易跟随。前提是,身处一个比较封闭的生活环境。

也就是隧道人。隧道使这些年轻人的视野变得狭窄,只能看到一种“就义的光荣”。对身处隧道中的人来说,隧道就是他们的全部世界,于是他们并不觉得自己的思想被单纯化了。

每个人能接触到的人和事物就是我们的全部世界,包括你接触到的互联网信息,如果太过注重偏好、只看支持自己观点的信息,都相当于装进了隧道。人们只能根据自己接触到的内容思考和行事,做出选择,想想自己有没有被环境心理操控?

没有退路的人生

人都会怕死吧,恐怖分子也是人,也会怕,为此恐怖组织还准备好了令人无法回头的结构。

比如发动恐袭之前先将恐怖分子奉为英雄,让他和他崇拜的领导者一起进餐、拍摄好“隆重的”遗言,还要承诺死后建造纪念碑及奉养其家人,享受名誉和经济上的优待。就如战士出征前人们高呼万岁、为其壮行,宣传他们“为了国家而战”,这种气氛下的出征早已断绝了后路。

对于人类这种社会性动物来说,能得到所属团队组织的认可,甚至比生命还要重要,被组织抛弃,会比死还痛苦。一个人生活的世界越是无法逃避、越是狭小,在遭遇同伴抛弃时就越是痛苦,因此自杀的案例绝不是罕见。

隧道中的人会不断被灌输一些思想,这些思想不仅会成为当事人自己的思想,而且当事人出于对同伴和团体的依赖,还会主动固化这种思想以证实自己没有叛逆,甚至可以用生命来彰显自己的忠诚。“同伴间的情谊”本身与获得自我存在感的愿望一样都是一种压力,两者同时存在与隧道之中时会发挥最强大的作用。

恐怖主义负载着价值判断,一个人眼中的“恐怖分子”是另一个人眼中的“自由战士”,这正是恐怖主义集团能招募到如此多追随者的主因之一;对恐怖主义心理学的研究令政治心理学中情境论和性情论的区别更加凸显了,最终情境论占据了主导——政治极端主义者和群体总体而言并非精神病患者,虽然他们明显受到为其行为辩护的意识形态的严重驱使,比如被歪曲的宗教教义,是能令他们安心的有效渠道,但并不是令其成为恐怖分子的原因。那一时刻他们设置自己为代理状态了,「为了真主而战」、「受真主引导」,只是一种自我安慰。而心理需求才是根源和主因,却被「反恐」忽视,是非常遗憾的。

恐怖主义是可怕的,然培养恐怖主义的环境和国际体系更加可怕。IS不会是恐怖主义的终极版、纳粹灭亡也可能不是极端政治暴力的终结,如果根源无法解决,还将会有下一个更强大的恐怖主义集团出现,以及频繁不断的、不形成集团的零散恐袭。

评论

希望列出的数据资料能表明出处,谢谢。

推荐个vpn, 试试小双加速,ss升级版,很方便,http://www.xsvps.tech 免费2G流量哦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