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潮如何养肥了“伊斯兰国”——AQIM模式的恐怖主义犯罪正在扩张

(泡泡特约)随着战争的推进,从各个破败的国家和恐怖组织控制的地区逃出来的人越来越多,移民贩卖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庞大的灰色产业。

50年前,每年迁往欧洲的人数仅仅有10万左右,而如今,这个数字是200万。在以前,移民群体主要是些贫困潦倒、没受过教育的人,他们想到欧洲寻求赚钱的机遇;而如今,政治动荡迫使社会各个阶层和职位的人,纷纷沦为了逃难的移民。

人贩子们很清楚这一状况,所以他们根据移民不同的支付能力来调整贩运价格、提供不同的贩运服务。比如从土耳其到欧洲,空运的价格是八千到一万欧元,但如果选择更危险的陆运或海运,价格则会更便宜。

做为移民,不管你多么的贫穷或者富有,人贩子的角色对于你的旅途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即便在2015年夏天,欧盟暂时开放边境时,移民仍需要人贩子带着穿越欧洲到达某个成员国境内。

这其中,最大的人口贩运团伙就是著名的“伊斯兰国”(ISIS)。

伊斯兰国组织借移民潮大发横财,并传播圣战思想

2015年,180万移民涌入欧洲,而这个数字仅仅是移民潮的一个小开端。欧洲刑警组织的领导人称:“90%的移民是在犯罪组织的帮助下抵达欧洲的”。因此到2016年,欧盟决定建立“欧洲难民偷渡管理中心(EMSC)”以切断这些人口贩卖网络。

面对这个每年能给欧洲各大犯罪团伙创收十亿欧元的走私业务,欧洲人完全不知所措。在欧盟边境的外侧,许许多多的小型犯罪组织和恐怖组织源源不断向欧洲人贩子输入“人口资源”,他们已经赚得盆满钵满。短短十年内,在欧洲边缘政治愈发不稳定的背景下,赎金投资已经把人口走私发展成了一个产值为数十亿美元的国际产业,利润堪比毒品走私。

对于恐怖组织来说,人口走私是一门和绑架外国人一样利润丰厚的生意。比如控制着移民走私关键路线的伊斯兰国组织2015~2016年间,共有三股大型移民潮,其中地中海东部的移民潮走的是从叙利亚涌入土耳其、经由希腊最后进入巴尔干半岛的路线,这条路至今为止都是“希望之旅”上最汹涌的一条路线。

伊斯兰国控制着这条路上的所有关键关口,叙利亚境内的人贩子都认为走这条路最安全。媒体调查通过难民的讲述得知:这条路上没有各路军阀和武装组织设置的路障,即使有轰炸行动,旅途还是很顺畅的,因为人贩子都绕着村庄、城镇和石油设施前行;而且,从这条路进入土耳其后,你不会面临被土耳其边界警察射杀的危险,但在巴卜萨拉马和阿夫林附近的路径就没那么安全了……

对移民来说,走ISIS控制的路线也更便宜,因为伊斯兰国垄断,人贩子过境时只需要付一次税,如果是其他地区,就意味着要向各个犯罪团伙、武装组织,甚至是阿萨德的部队交好几次税。仅2014年夏天,涌向土耳其的移民为伊斯兰国组织创造的过境税,每天高达五十万美元,甚至超过了石油走私的税收

另外两条不太拥挤的路线:一条从叙利亚横穿地中海中部到达意大利,另一条从摩洛哥穿地中海西部到达西班牙。据欧盟边防局估计,2015年约有30万移民通过这两条路到达欧洲,而ISIS 则在叙利亚和利比亚的人口贩运中双双获利。

ISIS 还制定了相应的规章制度,比如他们规定从ISIS 控制区西海岸出发的船只只能载120人。伊斯兰国成员在放行之前会对走私船进行检查,以确保移民人数没有超过规定。人贩子要拿出一般的利润向ISIS 换取通行权,所以清点人数也是伊斯兰国组织确保征税量的方式。2015年,人贩子每运送一万名移民,就为ISIS 创造两千万美元的税收

对移民来说,在ISIS的监控下过境已经成了一种“官方认证”的偷渡方式。同时,从伊斯兰国控制区通过大概需要花费1600美元,这比从利比亚东岸经过的价格要高,但对于移民来说却更安全。

ISIS不仅提高了自己区域的航线价格,同时还要求通行的移民都要参加为期一周的“伊斯兰教法”学习课程,才能取得安全通行资格!但他们教授的明显不是伊斯兰教法,而是圣战思想,ISIS在巧妙的利用移民潮给涌入欧洲的人流洗脑

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AQIM)成为了“致富榜样”

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的诞生就是得益于人口走私和绑架,该组织头目穆赫塔尔·贝尔摩塔尔(Mokhtar Belmokhtar)曾是阿尔及利亚的穆斯林游击队员,2003年他用绑架的32名欧洲人,换来了欧洲政府支付的550万欧元的人质赎金,从而建立了AQIM这个组织。

因为AQIM和基地组织在海湾地区的传统投资人没有联系,于是一开始他们就是通过在西非和萨赫勒地区的成员进行非法活动来自筹资金的,主要方式就是绑架和人口贩卖。

有研究估计,AQIM在武器、车辆上的花费,以及为子女加入本地战斗旅的家庭所支付的费用,总计高达每月200万美元。联合国2012年披露的数据指,在马里北部,每名儿童加入组织后,其家庭将因此获得大约600美元的补贴,如果子女参加战斗,其家庭还能每月领取到400美元的补贴……足见AQIM的招募成本不低。

贝尔摩塔尔用非法活动赚取了大量财富,并为其作战队员发放了工资,这使得他在AQIM大受欢迎。更有,他们不像其他犯罪团伙那样,AQIM组织不仅没有勒索地方居民的财物,还和当地部落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这点上和 ISIS 异曲同工——ISIS就是这样立足的

AQIM的“致富之路”迅速吸引了其他恐怖组织的注意,位于阿富汗的塔利班组织立刻颁布了指导方针,鼓励其他附庸组织效仿萨赫勒的AQIM,参与到绑架和贩卖人口的生意中来。

AQIM模式集中应用在政治动荡、衰败或半衰败的国家,萨赫勒地区有很多这样的国家,包括尼日尔、阿尔及利亚南部、毛里塔尼亚、马里等,AQIM组织就藏身在马里北部,这是个关键地点,几乎所有前往利比亚再转入欧洲的走私商,都会从马里出发。所有走私队伍都由AQIM控制,移民们分不清哪些人是普通走私犯,哪些是恐怖主义犯罪分子。

人口贸易

国际移民组织(IOM)2004年发表的数据指,在过去十年内,有一百万非洲中西部人口偷渡到来欧洲。当时引起了格外的震惊,但今天再看这个数字,简直不值一提。继毒品贩卖之后,人口贩卖已经成为最大的犯罪勾当,跟绑架不同,它基本是个供求关系稳定且利润只增不减的稳赚行业。

在2015年前——欧盟未正式开放边境之前,一个持有真护照的叙利亚人,不管是从罗马尼亚还是从保加利亚搭乘飞机到欧洲,费用都在一万到一万五千欧元之间,而如果选择从叙利亚走陆运到欧洲,则只需要花费2000~4000欧元。人贩子根据不同人群制定了不同的运输方案,制定标准就是移民的支付能力。

在这个犯罪金字塔的顶部,是那些藏在卡车里的人贩子,他们用破旧的卡车运送绝望的移民,用新卡车运送可卡因和烟草,人口和毒品一起走私。生存在这个金字塔下层的是那些开车的司机,他们专门靠运送移民维生,以及那些分散在走私路线上的商人,他们一点不比车上的移民活得更好些。还有一路上那些腐败的警察和军人,经常会在检查点对移民洗劫一番。2006年,撒阿拉走私线路沿途的那些监管者们,通过受贿和偷窃,每个月的净收入在100万~200万欧元之间……移民走私基本成了整个区域经济赖以维持的基础。

在贝尔摩塔尔眼中,AQIM不过是个赚钱的工具,他对圣战运动和伊斯兰政权不怎么感兴趣。像他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他们虽然属于极端组织,但干的犯罪活动要比政治诉求运动多很多,他们追求的更多是利益,而不是圣战。

也于是,恐怖主义行为和犯罪行为的界定也越来越模糊。

利比亚的古拉格

作为进入欧洲的主要枢纽,利比亚为移民贩运创造了绝佳的机会。

人贩子们先是带着移民到达海岸地区,再悄悄通报当地警方,警察们闻讯赶来又逮捕了这些移民,把他们关进金属容器,再次穿越撒哈拉沙漠,一路向南朝着苏丹边境行进,直抵达库夫拉——21世纪的古拉格集中营,移民们就被关押在这里。

移民们在这里接受暴打、忍饥挨饿,之间不断有人生病和死去。几周或几个月后,狱卒们假意释放那些幸存下来的人,骗他们说将被驱逐到苏丹。但并不是送他们去边界,而是送到了人贩子手里,人贩子就在监狱外等着买移民,30第纳尔就可以买下一个移民。然后这些人贩子再将移民倒卖给利比亚的人贩子,赚回更多的钱。利比亚的人贩子把移民带到的黎波里,再向你所要400美元的赎金来购买你自己的自由。

即便你付了钱,也会有人在你逃离的路上拦截,然后索要更多的钱,如果你不给,他们就把你绑起来交给警察,而警察再把你关进库夫拉监狱,再然后,所有痛苦重新经历一遍……(信息来自 Come un Uomo Sulla Terra 意大利电影金像奖最佳纪录片奖提名)

2003年时,贝卢斯科尼的意大利政府和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展开了秘密谈判,达成了一项以“遏制和阻断”为方针的协议,希望能有效阻止移民经由利比亚偷渡到欧洲,同年,意大利政府就给的黎波里送去了“补给”,包括船只、SUV、卡车、潜水装备、大量的集装箱,一万两千条毛毯,还有一千个运尸袋。

卡扎菲用这些东西把非洲难民从沿海地区拉到了内陆沙漠的拘留营。

意大利媒体把移民们通往欧洲、寻找美好生活的旅程称之为“希望之旅”,实际上这是一条惨无人道的、通往地狱和黑暗的不归路。移民们被装在集装箱里,像货物一样在利比亚各地运来运去。

为了协助卡扎菲遏制移民潮,意大利政府还提供了资金帮助,两年内像利比亚拨款4500万欧元,卡扎菲还拿到了埃尼集团(一家意大利跨国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交易合同,价值280亿,有效期十年。这是一份用移民的血书换来的肮脏的合同。

意大利政府和卡扎菲之间的交易造福了大批人贩子,却把落难的移民推进了阶下囚和奴隶的命运轨道……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承诺,在未来25年内以基础设施的形式对利比亚进行价值两亿欧元的投资,这些投资中就包括意大利安保公司 Finmeccanica 建立的雷达系统,它将被用于监控利比亚的沙漠边境。

2007年,时任总理的普罗迪(也是欧盟委员会前任主席)向利比亚拨款600万欧元,签署了一份阻止非洲移民涌入意大利的协议。

这是一项令人嗔目结舌的交易,它令一个21世纪的古拉格体系合法化了。意大利借此将移民和寻求庇护的人们堆砌在了利比亚的领土上,进而逃避了自己的责任。

暂时无解

移民贩卖已经形成一条庞大的灰色产业链。2015年夏天,蓬勃发展的移民走私业务把东欧沿线上的犯罪团伙也吸引过来了。由于移民走私业务利润丰厚,这些犯罪分子甚至放弃了其他犯罪活动——奥地利警方称,匈牙利边境上的偷盗活动大幅下降。地方帮派和小型犯罪团体转而开始租借货车和汽车来运送移民过境,奥地利警方因此在境内拦截了许多这样的移民走私车辆。

在萨赫勒和北非地区,独立的小型犯罪团伙靠本地经营将当地移民偷渡到欧洲边境线内,到欧洲境内,从移民地区出来的一些侨民开始负责贩运。但这些人贩子都不享有走私垄断权,移民每跨越一条边境线、每进入一个新的国家都要货比三家,最后挑选一个适合自己的人贩子,而且付款方式都是“人到付款”。

“量行付款”模式是贩运业务高度分散化的发展产物。有趣的是,一方面全球化模糊了整个世界的经济和金融边界;另方面,绑架者和人口贩运商却着眼于本地化的商业模式,仅仅在本国甚至本地区的海岸线开展业务。

恐怖主义犯罪和海盗行为泛滥的热点地区,在文化和历史渊源上有一定的共性——它们都曾经是一些殖民地或后殖民地国家,这些国家的中央政权已崩溃,部落价值观和部落领导权威填充了这种无政府状态——叙利亚、萨赫勒和北非都是如此。部落首领和地方政客经常在绑匪和人质家属或政府之间扮演着调解人的角色。

非洲等地的人贩子已经成功的把“量行付款”模式输出到了欧盟,主要因为这一模式对移民来说非常实用。人贩子还抓住了欧盟在国家边境和移民问题上的政策不统一这个短板——由于缺乏一个共同的对外政策,欧洲境内形成了一个政治空档,小型的犯罪分子和移民们因此很轻松的钻进去了。

移民是复杂的事态,人们之所以要离开自己的家园来到欧洲、美国等富裕国家,是因为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里已经无法生存。人道主义角度上是必需支持的和援助的,而各项法律和管理措施也必需完备,恐怖主义犯罪正是在钻管理空白的漏洞。

这场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潮并未被视为人类的悲剧,在欧洲各国领导人眼里,它是一把快速飞向欧洲的政治回旋镖,其途经的所有国家都将被击中。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好的应对方案。结束对叙利亚的轰炸行动只会让俄罗斯进一步去强化阿萨德的势力,而并不会减缓难民逃离家园的脚步。同时,由于大批难民涌入,开放边界无疑是灾难性的。

欧盟现在认为,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土耳其达成合作,把难民关在欧洲大门外。事实上,欧洲各国在2015年似乎达成了一项共识,他们希望给土耳其提供30~60亿欧元的移民接纳费……于是,埃尔多安将扮演当年卡扎菲的角色,也于是,土耳其提出了金钱和特权两项要求——包括获得进入欧盟境内的免签待遇,这也被视为要求进入欧盟的前奏。

移民们会被埃尔多安关进难民营,届时难民营里又将会出现新一代的绑架犯、圣战者和各种类型的犯罪分子,而ISIS也将从中吸纳自己的“新生力量”。

评论

墙外楼网站是共产党对付翻墙网民设置的陷阱,这个网站藏的病毒和远程控制能轻易穿沙盘影子系统,翻墙到墙外楼是我人生最大的失望

Error 1010 Ray ID: 3ab134c3f2e232e3 • 2017-10-09 12:05:05 UTC
Access denied
What happened?

The owner of this website (t66y.com) has banned your access based on your browser's signature (3ab134c3f2e232e3-ua33).

Cloudflare Ray ID: 3ab134c3f2e232e3 • Your IP: 我只要一在这儿发帖子,当地运营商和阿里巴巴公司就通过各种方法对我进行歇斯底里式网络封锁,我上网又不犯罪,坚决顽抗到底 • Performance & security by Cloudflare

狡兔死,猎狗烹,现在墙外楼这麽安静,把站长五毛狗公安狗煮了吃了吧
匿名
2017年10月14日11:42 | #5 回复 | 引用
现在根本就没什麽人能翻墙出来,你这个下三滥墙外楼对我网络攻击加删贴,心胸比针眼儿还细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