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通讯监察法案惹争议

文/
Anonymous (未验证)

文/余依庭

香港立法会今日就《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下称《条例》)的修订进行审议,多位泛民主派议员质疑条例未有清楚列明可截取的通讯是否包含网络通讯如社交媒体及即时通讯软件。民主党刘慧卿强调《条例》必须更清楚列明监察范围,免惹公众揣测。保安局署理副秘书长伍江美妮无正面回应,只多次引用前任及现任专员的说话,及重复表示“必须合乎《条例》的规定”,态度含糊。

2006年,梁国雄及古思尧就政府当局以签发行政命令授权的方式截取市民通讯提出司法复核,并获判胜诉。政府迅即提出订立《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当时泛民主派批评《条例》草率,并在立法会提出逾200项修订,建制派全数否决后集体离场抗议,《条例》最终通过生效。《条例》本是用作监察执法机关( 即海关、香港警务处、入境事务处和廉政公署)的截取通讯(如监听、勾线等)及指明类别的秘密监察行动。(题图为泛民主派2006年审议《条例》时集体离场抗议的场景)

近年坊间质疑当局在执行监察行动时,是否在侦测严重罪行和保障公共安全之外,同时对市民的隐私及权利有足够保障。近年网络通讯兴起,不单是社运人士、政党、非政府组织者、记者还是律师,均以网络通讯作主要的联络媒介,网络通讯是否属《条例》监管范围成疑。截取通讯及监察事务专员胡国兴大法官,在任内亦不断批评《条例》的不足,至2013年6月,政府就修订《条例》进行咨询,然延至今年才将《条例》提交立法会。

然而,政府提交的修订建议属小修小补,未有解答坊间众多疑虑。截取通讯及监察事务专员邵德炜在去年周年报告的记者会上,也未有正面回应《条例》监察的范围有否包括网际通讯(如电邮、Google Hangout、Whatsapp、Telegram等),顿时惹起公众揣测。

在今日会议上,当局仍未能回应,民主党的刘慧卿引用独立媒体(香港)声明,一再追问保安局可截取的通讯范围是否包含网络通讯。保安局署理副秘书长伍江美妮的回应态度含煳,只多次以「必须合乎《条例》的规定」作回应。律政司高级助理法律政策专员简嘉辉则避过「网络通讯」一词,只以「社交媒体」作回应的重点。简嘉辉指《条例》列明,受监管的截取只限邮政服务及电讯系统;有关「电讯系统」包含的具体范围,当中并无指明任何媒介,亦无法案可供参考。刘慧卿则强调《条例》必须更清楚列明监察范围,免惹公众揣测。

抽取式储存媒体未获保障

《条例》现仍未为抽取式储存媒体(USB、储存卡等),订立如其他监察器材的提取与交还程序;即抽取式储存媒体即使被换掉、取出也无从知悉,遑论监察。就此,截取通讯及监察专员的2013年报虽表示“已采用防窜改标贴”、“将抽取式储存媒体封存在器材内”,并研发了抽取式储存媒体的原型,然而该些规定并无包括在目前的《条例》内。

资讯科技界莫乃光促请政府就此作回应;并表示《条例》监管不力,对网络供应商向执法机关提供及移除个人资料方面,毫无明确守则,“睁只眼闭制眼”。莫乃光促请政府儘快就此对《条例》作出修订,明确让网络供应商有法可依。保安局指会密切跟进。

建制派质疑监察过多

民建联陈鑑林、钟树根及谢伟铨等建制派议员普遍质疑获授权监察人员的审核安排,恐专员滥权。伍江美妮表示审核过程严谨,获授权的监督人员须通过严品格审查,专员如违规将同受纪律处分;未会构成滥权的情况。

立法会将于5月2日进行公听会,让公众可就此表达意见,截止日期为4月23日。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香港独立媒体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