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人最容易接受心理操控?

(泡泡特约)心理操控的基础是不允许被控制者独立思考,使被控制者处于绝对的被动。是否容易接受心理操控将决定一个人度过何种人生。

不是所有人都容易接受心理操控,即使是在非常残酷的状况下依旧有人奋起反抗。是否容易被心理操控与个体的性格特征、情感控制能力、决策能力,当下和过去受到的精神压力和心理承受力等多种因素有关。

介绍几种最典型的易受操控的条件。

依赖型人格

依赖型人格缺乏自我意识,过于在乎周围人的感受,也就是容易接受他律的束缚,比如畸形的社会价值观对他们来说即便感觉不适也不会拒绝,相反会比其他人更积极的融入和认同,而周围人就此吐槽的时候他们也会跟着讽刺,但换个环境就很容易转换观点,因为目的是融合周围。包括对所谓的“网络语言”的使用,他们也会非常熟练。

这类人优柔寡断,容易把决定权赋予他人。依赖型人格看起来协调性非常好,中文形容为“合群”,很有礼貌、尊重他人,但是这种性格对本人不利,因为在环境违背意愿的情况下他们依旧逆来顺受。中国文化中将隐忍奉为美德,中国文学艺术作品能深刻的阐述和分析苦难、却同时树立苦中作乐的形象,都是在培养依赖型人格。

依赖型人格一旦对对方产生依赖,就会深信自己离开对方无法生活,他们过低的评价自己,即便有很高的能力和魅力也认为自己难以独立成功,只有依附于强烈意志的人才能放心。遇到麻烦喜欢找人商量,寻求他人的意见,按照对方的指示做出行动,他们自己总是拿不定主意。

因此依赖型人格很容易被意志强大的人所操控,很大程度上是他们自己在主动寻求这种操控。

依赖型人格的养成

幼年塑造人格特质,形成依赖型人格的幼年分为两种,一种是父母对其粗暴,幼小的孩子只能依靠父母才能生存,如果双亲没有给孩子以安全感,孩子就会加倍抑制自己以讨好父母,就此养成看他人脸色的习惯。

另外一种在中国独生子女这代人身上很常见,就是父母过度疼爱、接管一切,任何事都抢着为孩子做主,这样的人长大后独立思考和选择的能力会很低,他们已经放弃了自主判断。

类似的状况也会来自于中国应试教育中众所周知的“正确答案”,学生们变成死记硬背的牺牲品,眼见着那些有学历却没文化的高材生越来越多。

正在中国网络蓬勃发展的粉丝经济也是在培养依恋型人格,网红思维是为了获得支持而表达--维系知名度,而不完全是基于思考的表达,这种情况下人们的想法很大程度上被周边人群/目标受众的认知所左右,很多原本知识型的博主在对网络知名度的追求中变得空洞浅薄。

他们或许并非有意,但从一开始的迎合、到思考成为习惯、到固化,最终认为自己就应该如此,周边持续的认同形成一种强大的磁场让他们无法独立思考。

社交媒体时代,真相稀缺、思考贬值、追求真理的知识分子被奚落,大多数人的表达和获取只是为了证明“只有我是对的”,以强化自己固有的认知为目的的交流令人们很难心平气和的倾听他人的意见,倾听是交流的关键部分,社交网络交流缺失了倾听就不能成为交流。但这种看起来颇为自信的态度其实与自信毫无关系,正相反是被所属群体、观点派系的绑缚,表达者只是隧道的代言人

依恋的本质是封闭,依恋方将自己局限于所认为的被依恋方的好恶上,逐渐丢弃自我。

依恋的感情从一个人出生开始就存在,至一岁半左右大致形成,如果童年时期经常被父母呵斥或否定,就会提升依恋焦虑,依恋焦虑是依赖型人格的基础。

容易接受暗示的人

容易被暗示也是被心理操控的关键原因,这种人经常不知道获取的信息是否可信,他们缺乏独立的判断能力。被催眠的状态是完全被动的状态,容易被暗示的人也容易被催眠,可以说是他们的性格的必然结果。

几个特点:容易完全相信别人的话,容易受到他人习惯的影响;对人深信不疑,大多迷信超自然现象;说话比较夸张,有撒谎的习惯。

除依赖型人格外,表演型人格和境界型人格也很容易被暗示。表演型人格倾向的人非常渴求被关注,曾经被称之为歇斯底里人格,因为需求没有满足的状况下甚至能引发心因性麻痹或其他身体症状。

表演型人格为了引发关注不惜编造故事、撒谎欺骗周围的人,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无法区分空想和现实,甚至深信自己的空想就是现实。他们容易接受暗示一点都不奇怪。前两天的讨论中有网友认为“没人能拦得住Trump了”,其实不然,作为标准的表演型人格,Trump反而更容易接受周边人的暗示,只要是能获取他信任的人,并且暗示巧妙不能以说服的方法进行,否则很容易遭到抵御。不过Trump同时也具有妄想型人格的一些特点,也就是说他很难真正信任一个人。

境界型人格的特点是心情和人际关系呈现两级变动,对被人抛弃极为敏感,并具有强烈的自我否定和自我破坏的意识,部分患者具有主体性暧昧不清的特征。因为境界型人格对自己和他人的境界模糊,于是他们也很容易被暗示。

境界型、表演型、自恋型、反社会型和妄想型人格障碍的人都比较容易接受心理操控,并且更容易对他人实施心理操控。希特勒就是心理操控方面的专家。

这些人格特征会编织非常生动的谎言,把自己描绘成受害者,而且是那种悲剧英雄般的受害者,以唤起周围人的同情。他们对因自己的谎言遭受损失的、真正的受害者毫无怜悯,对撒谎没有任何罪恶感,因为他们几乎分不清谎言和现实。

正在或曾经遭受强大心理压力的人

中国有句俗话叫“倒霉上卦摊”,指的是遭受挫折的人更容易去算命。算命师傅就是标准的心理操控专家,而承受着心理压力的人更容易被他们欺骗。也就是说,一个人即便不属于上述列举的危险性人格特质,也并非就能对心理操控绝对免疫,所承受压力的强度和精神的脆弱程度都能关系到是否容易接受心理操控。

不仅是当下的压力,曾经的压力也会在心理留下烙印,在不稳定、不公平的环境中长大的人会有强烈的不安全感,容易太过在乎他人的态度,依赖他人,也更容易上当受骗。这也是为什么威权国家的电话诈骗受害者比民主国家高很多。

当一个政权开始在社会中制造持续的恐惧、煽动反智和愤世嫉俗时,要小心了,随之而来的基本都是欺骗。

互信度低下的社会

社会性动物的一个特点就是信任,信任是一种高尚的行为。人类之间的信任和宠物对主人的信任没有什么差别,不需要复杂的语言也能建立起信任。不过如上文所述,讽刺的是容易信任他人的人也容易接受心理操控。

在这个意义上很容易误会:如果不容易信任他人是不是就能避免被心理操控了?当然不是,其实正相反,越是难以与他人建立信任的人越容易被心理操控。因为认同需求是人类的基础需求之一,看起来对谁都没好感的人,其内心依旧是渴望信任和被认同的,越是掩饰其需求就越是强烈。

人作为社会性动物,互相间的信赖关系是重要的基础关系,它将决定一个人是否能在社会中生活下去。控制同伴是最容易受到唾弃的叛徒行为,一个人如果被打上“不可信”的烙印恐怕永远也洗不清。如今的社会已变得庞大而松散,互联网时代,一个人可以使用不同的账号、以不同的身份展示自己,信任被严重削弱了,完全可以说现代社会有着容易实施心理操控的结构。

威权政府对此颇为熟知,那些所谓的渗透是否真的存在、线人是否真的盗取了关键信息,其实是次等重要的,而真实且严重的是,他们一直在努力让人们相信渗透的存在,让人们保持恐惧、彼此怀疑,无法联合、难以互相依存。长此以来形成的压力便很容易被心理操控趁虚而入了。

维权群体中频发的抓特务你一定不陌生。长期的互信度低下已经成为了一种可怕的趋势,甚至开始有人在遇到不同意见时直接将对方归为“匪谍”,拒绝讨论、先扣帽子。抓特务现象的反面就是制造了一种有利于真正的特务渗透内部的环境--只要表达认同,赢取人们的信赖,不管其本来什么面目,都会被轻易接受。

评论

也正是因信息的过载导致人们希望看到的是简短的信息。更容易让人们走极端。而极端也使得人们容易受到控制。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