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捧大陆互联网经济当谨慎

据陆媒报道,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将于本月19号在浙江嘉兴乌镇启幕,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鲍洪俊豪言壮志称“全力打造国际化互联网小镇”。

据大会主办方统计,截至目前,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与会嘉宾代表来自近100个国家和地区,总人数为1000余人,他们都是来自政府、国际组织、企业、科技社群和民间社群的互联网领军人物。其中包括国内互联网领军人物代表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百度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网易创始人丁磊等。国际互联网“大咖”则包括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会长潘福爱、高通公司执行主席保罗·雅各布、领英创始人雷德·霍夫曼等。他们将共同见证一个没有谷歌、Facebook、推特、YouTube和Instagram等全球性知名网站的中国特色局域互联网。

报道显示,本次大会将设立多个分会场并线召开,内容涵盖互联网治理、网络安全、互联网经济与文化、互联网科技等四个方面。新京报为此做了一张图片,其中有两处提及前期官方媒体明显一致性热捧的互联网经济。

另据11月17号环球网报道,腾讯刘胜义日前在G20会议期间表示,“互联网是‘新常态’下中国经济的重要引擎,能够促进消费升级、产业转型和市场化进程,增强产业发展的潜力以及消除区域经济的差异性,并最大程度的激发中国经济的‘后发优势’”。该消息被视为官方为本次世界互联网大会主题之一“互联网经济”所做的铺垫宣传。

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显示,据世行预计,中国今年的增长速度为7.4%。来自中国的经济数据喜忧参半,不过有迹象表明,中国经济可能会进一步放缓。在过去一年里,中国城市土地销售收入下滑了逾60%。经济和政治就像位于翘板的兩端,经济不給力的時候政治就会強硬起來,反之亦然。同时经济也是当局维系社会稳定、统治稳定的关键。欲借互联网经济提振整体经济状况,在中国当局角度上成为本次大会的要点。

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不是以互联网作为工具的金融,而是以互联网的模式实现金融资源优化配置,当然也把互联网作为一个重要的渠道和手段。互联网金融的重心是关于项目众筹、零散资金募集、云融资等,也包括网银、支付、消费,但在对经济的预期影响上,前者的比重上占据较大份额。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仍是“金融”,金融的存在必然伴随风险,尤其是基于网络构建而成的金融更伴随着巨大的不确定因素。信用数据的市场开放度低,信用信息不能共享,不仅不利于资源整合,还会造成重复投资、资源浪费;信用数据缺乏完整性和可分析性,给信用评级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更影响到评级的可信度。比如P2P 平台的高坏账率。

中国热捧互联网经济的目的是,中小企业和民间资本的结合,有明显挽救经济的意图。但问题在于,民间零散资金的抗风险能力弱,资本市场信用水平低,实体企业盈利能力差,所以政府也不敢太放开,怕出现大面积的风险,引起社会不安定因素。这个模式原本是可行的,但是基于中国大陆的现状,实体经济已经到了无法挽救的程度,互联网金融对于民间零散资金的资本化,与刺激消费活跃市场,是存在矛盾的。风险的不可控因素过多,缺乏市场规范和有效的征信系统”,前金融分析师苏先生表示。

苏先生分析指,零散资金在消费市场是很有可能实现的,但是一旦资本化,就在短期内被冻结了。如果保持比较高的流动性,比如余额宝那样,一是吸引力有限,二是参与比例减少。所以或者作为刺激消费的对象,或者作为资本化的对象,总之是不可兼得的竞争关系

另,金融牌照是互联网金融实现资金掌控的关键,但目前互联网金融大多数模式的资金来源与去向仍需要通过银行,互联网企业并不具备银行的资质,不可以揽储及放贷。获取金融牌照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可通过自身的优势摆脱银行资金流的控制,占领资金市场。而在中国,金融是国有垄断行业,一般民营企业基本没可能拿到牌照,市场需求和市场生态不匹配,利益机会始终掌控在少数特权阶层手中。

跨境电子商务

“跨境电子商务”大致分为两部分,一是以马云为代表的“国内资本”企业对外全球性服务的市场拓展;二是作为给美国等国家电子商务类网站进入中国的橄榄枝。

对于前者本网曾有分析,电商平台存在的价值是降低交易成本。但它的盈利能力越强、利润越高,它降低交易成本的能力就越低下,它在市场中存在的价值也就越小。当马云对利润和资本运营孜孜以求,陶醉于这些平台的高大全时,这个悖论已经在悄悄发挥作用:马云的电商帝国,对市场的贡献为负值。

另,目前中国大陆众多涉足海外购物的电商们,主要采取的是通过经销商或者国内分销商分销的管道,而不是直接从国外工厂或者产地采购,且部分电商并不支援直邮到国内。这意味着用户通过这些电商平台购得的海外商品不一定是他们自己的货源,品质难以保证,足够的优质货源和低廉的价格形成掣肘。此外,那些专注于海淘的垂直网站和应用,会对电商平台形成分流,更加剧了行业的竞争。

对于后者,苏先生分析指,中国目前的市场现状是中小企业普遍进入困境,民间经济一蹶不振,企业破产、停产和劳动力隐性失业正在蔓延。市场的现实通缩和预期的恶性通胀,企业经营者既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苦心经营多年的企业破产、来之不易的积累财产迅速缩水,但又实在拿不出钱来投入企业经营,也实在不敢把积累的财产用于进一步的投资。“极权或许可以在短期内以其强大的统治能力,使经济得到强力的扩张,但它不可能长期违背市场的规律而保持高速的发展。中国只有实现民主,才能为世界提供真正自由的市场;在此之前,它或者持续着虚假的繁荣,或者成为政治上的筹码”。海外交易伙伴们在中国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为了谋求短期的订单刺激,采取的软弱立场和绥靖政策,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据8月份美国网站监测公司Catchpoint的报告,大部分美国电商公司的网站在中国的接入速度都很慢,报道认为原因是中国政府的防火墙。根据监测数据,.cn的网站比.com的网站响应速度快了2倍以上。.cn的网站一般把服务器放置于中国大陆境内。之前的很多公司认为如果把服务器放到香港,因为邻近大陆速度会不受太多影响,而且不需要麻烦的审批手续。但根据报告,对于中国国内消费者来说,服务器在香港的网站速度要慢得多,是国内服务器的2倍左右。

除了防火墙的原因之外,可能在于近来越来越多的公司都把服务器放在香港,如果香港的骨干网速度没有随之提升,拥挤就会造成速度大减。但是如果把服务器放置于大陆境内,并不代表就万事大吉。如果网站包含一些被防火墙屏蔽的应用,这些应用还是会拖慢整体网站的速度。比如Facebook和twitter在中国是被屏蔽的,大多数欧美网站上都有这些应用,这是网站速度在中国缓慢的主要原因之一。

数千网站一次性被封  局域网恶劣生态触目惊心

18号网络监测组织GreatFire报道指,Edgecastcdn.net在中国遭到域名服务器缓存污染攻击,导致其下的所有子域名在中国被封。EdgeCast是全球最大的内容分发网络(CDN),为中国成千上万的网站和app提供云服务。

报道指,当局选择封锁EdgeCast的所有服务,成千上万个网站因此遭殃。许多企业将受到影响,很可能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EdgeCast近期被Verizon购买,而Verizon的董事会中包括许多在中国有巨额投资的公司高级负责人,包括皇家荷兰壳牌、宝洁公司和迪尔公司。如果当局起初没有预料到封锁EdgeCast所造成的伤害,许多使用EdgeCast的中国公司也现在很可能已经提醒当局了。报道预测,中国本周正在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封锁EdgeCast的消息很可能会成为热门话题。

陆媒对本次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报道中,引述了网信办主任鲁炜的话,“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就是要搭建两个平台:一个是为中国与世界互联互通搭建国际平台,一个是为国际互联网共享共治搭建中国平台”。而管制造成的大陆局域状网络生态,让此言变成了一句毫无幽默感的笑话。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