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是谁的安全

习近平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第一天上的贺词中说"中国愿意在尊重网络主权,维护网络安全等原则下深化在互联网方面的国际合作。"次日上午,大陆官媒引述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主任黄澄清的话说,“据监测,今年上半年,48.8%被境外IT地址控制,控制我国境内网络数量前三位,美国控制6118个网站,中国香港3097个,韩国2307个……”。黄主任此言遭网友强烈炮轰:“.cn的无耻行为把国内网站逼得只有把服务器转到境外”、“脑子进水了,不用美帝根服务器你玩局域网吗?”……

全球活跃用户基数达13.5亿的Facebook、每月全球独立用户数量超过10亿的YouTube、全球有2.84亿活跃用户的Twitter等,在中国大陆都是无法打开的网站;正在对这些社交网站影响力构成威胁的即时通讯工具Line、Viber、Whatsapp等,也都面临着强制下架或者无法连接的处境。中国大陆的用户只能以蹒跚的脚步,勉强跨越GFW的高墙,小心翼翼地窥探着外面的世界。将这些网站产生的“有害信息”拒于国门之外,是中国保证互联网“安全”的首要任务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浙江乌镇举办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仍然把“网络安全”设置为重要的议题。与普遍认为的用户个人信息安全的“网络安全”概念相比,中国当局眼中的网络安全大相径庭。

数据显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市场,目前拥有6.3亿网民,占全世界总数五分之一。然而中国却又是世界上对互联网管制最严格的国家之一。而此次“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主办方之一“国信办”正是中国官方负责审查管理互联网内容的主管部门。英国卡迪夫大学新闻学院讲师欣茨(Arne Hintz)在接受BBC中文网的采访中表示:中国政府在有意通过主办世界互联网大会来提出自己对全球互联网管理的解释权,“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可能是中国对国际网络空间发挥影响力,向国际发出声音的新战略。”

中共当局眼中的“有害信息”

中共当局认为“有害”而屏蔽掉的信息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一、是对“有害”网站的屏蔽,主要通过GFW的黑名单实现。前述的Facebook、Twitter、YouTube以及Google等,只是数千个被屏蔽网站中知名度较高的几个。拥有其他领域类似影响力并被屏蔽的,还包括纽约时报中文网、华尔街日报中文网、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主页、美国之音中文网站、BBC中文网等媒体网站。这些网站具有不同的特征,有的是拒绝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比如Google就因此退出中国市场;有的是发布的内容无法审查,比如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几个主要的社交网站和LineViber、Whatsapp等即时通讯工具;有的是长期发布中国政府不同意的观点和声音,比如前述几个媒体网站,其中纽约时报还在11月14日发表社评《回应习近平》,表达其“从不打算为了迎合任何政府的要求而变更自己的报道”的立场。这些网站的存在,在中国政府的眼中是巨大的威胁;而屏蔽这些网站,就是当局所谓“网络安全”的重要措施。

二、是对“敏感词”和“热点事件”的屏蔽,主要通过中宣部等部门下达指令、各网站接受并执行的方式实现。在中国最大的信息检索网站“百度”,有巨量的搜索结果会显示为如图1所示的情形:

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第二日,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以如何谋求更大利润为主题发言,与此同时,关注互联网研究的网友@月光博客在推特上透露:现在从百度搜索Google,会出现一个搜索结果“谷歌打不开100%成功修复方案 百度浏览器”,声称可以打开谷歌,下载安装测试了一下,其访问谷歌的时候是通过一个北京的服务器间接访问,的确可以打开谷歌及其相关服务,但访问的IP是百度服务器IP,登录谷歌帐号有可能会被盗号。

暂且不说百度搜索以能打开谷歌为卖点是何等的讽刺,只说这般又要博噱头又要偷埋安全隐患的行为已一斑见全豹,充分体现了百度做为在美国上市近十年的知名互联网企业,一直在为当局的言论管控做帮凶的事实,已赚的盆满钵满的李彦宏对此又能有什么解释呢?

大陆开发的各种社交网站都在接受敏感词和敏感事件的审查。其结果或者是信息根本无法发布,或者是迅速被删除。在当局的眼中,这些敏感词关联着真实的历史或者现实会削弱洗脑“成效”、热点事件可能调动公众的反抗情绪,都是重要的“社会不安定因素”;而阻止它们在网络上传播,在当局看来就是确保“网络安全”的重点工作。

三、是对重点用户的屏蔽。一位在新浪微博转世多次的活跃用户称,他的微博只要一经注册,即使不发布任何信息,也立即会被屏蔽。类似情况不在少数,且以经常表达反对声音和传递真实讯息的用户为主。拒绝这些用户在网络上发声,是当局实现“网络安全”的重要渠道。

无所不在的审查和监控

比屏蔽更加常规化的措施,则是通过各种方式无所不在的审查和监控。这些监控不仅面向网络用户的言论,而且针对网络用户的言论中的“违法犯罪行为”实施进一步的调查和打击。在新浪微博搜索关键词“网警”,可查询到数百认证账号,这些账号的任务在他们大多数的简介中有明确标注

 

这些“网警”的存在,绝不是为了用户的“安全上网”,而是为了当局眼中的“网络安全”——随时监控网络用户的行为,并且在必要时予以打击。这些网警并不仅仅存在于新浪微博一处,而是遍布各大网站。在网络用户能够发布文章、评论,甚至仅仅回复的场所,几乎都有“举报”等显著的标志按钮;在很多网站的下方,也有醒目的网警图标。

在这样的“网络安全”环境下,用户的言论自由权利不可避免地遭到损害;不仅如此,它所营造的恐怖气氛,更使网络用户噤若寒蝉。

用户信息的肆意窃取

如果说屏蔽和监控,还都是比较温和的“安全措施”,那么对用户信息的肆意窃取,随时陷民于罪,则是当局对“网络安全”的真实理解。

2005年的师涛案中,雅虎公司向中国警方提供的服务器信息,成为师涛最终被定罪的“关键性证据”,而后雅虎公司也向师涛和另一名受害人王小宁的家属致歉。作为一家为中国提供服务的美国网络公司,仍然要迫于中国政府的压力做出这样有损自由价值的行为,也就不难理解,Google为什么终于退出中国;也就更不难理解,中国本土的网络公司,将会向当局提供怎样的用户信息。

而从具体的“执法”过程看,很多用户被中国警方调查,由头是在微博等网站发布的一条“有害信息”;而警方的所谓“调查”,并不是局限于这一条信息,而是由此深挖,陷当事人于它们随意安放的罪名之下。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网络用户称,2012年他在新浪微博发布了一条与中共十八大有关的信息,随即被警方以“编造、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刑事拘留。警方在未出示任何有效手续的情况下,扣押其电脑等物品;在关押期间多次被“国保”提审,而问及的内容与该罪名完全无关。

从法律角度看,先以某一罪名非法关押目标用户,再寻找相关证据证明其“有罪”,不仅违背了基本的司法程序,而且,这种行为本身就是犯罪。中国的网络用户,就处于这样的普遍以犯罪为手段的“执法”环境之下;而当局这样做的理由,就是它所声称的“网络安全”。

“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是重要的人权范畴。中共当局以‘网络安全’为借口,以犯罪为手段执法,肆意践踏人权,体现的就是极权的本质。”独立评论人苏星河认为,“这次互联网大会,把‘网络安全’当作重要的议题内容,无非是想通过‘国际通行的规则’,把这些犯罪行为合法化。这样,当局既能继续毫无顾忌地侵犯中国的网络用户,又能寻求建立一个比较好的国内外舆论环境,规避人权方面的问题。中国当局所谓的‘网络安全’,其实就是侵权的安全,犯罪的安全,统治的安全。”

 

评论

对GFW,对共产党,早已无爱

Domperidone Drug From Australia Canine Use Of Amoxicillin <a href=http://cheapvia50mg.com>viagra online</a> Levitra Orodispersible Animal Dosage Amoxicillin Viagra For Sale In The Usa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