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私隐专员回应搁置被遗忘权联署

文/
Anonymous (未验证)


文/丘敦杰

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蒋任宏上周五出席香港大学"大中华私隐座谈会"期间,有关注网络组织向他提求联署信,要求"搁置在香港引入被遗忘权"。蒋回应他并没有提出要“立法”,只是认为执行欧盟法庭裁决的搜寻公司乃跨国企业,理应把措施在全球实施。

关注网络政策组织认为,“被遗忘权”有争议,质疑实施措施做法危险,窒碍资讯自由,同时容易被利用成为当权者消音灭声的工具。蒋任宏回应时表示有留意网上联署,正“考虑是否作出回应”,但重申自己从无使用“立法”字眼,只是跨国网络公司如谷歌理应把相关政策在全球实施,而不单是欧盟地区

蒋评谷歌删内容:“黑箱作业”

蒋又提到,现时谷歌已有删除内容政策,这同样是“黑箱作业”。请愿团体代表问蒋,既然现时已有诽谤、儿童色情、煽动仇恨等原因申请删除网络内容,为什么还要空泛的“被遗忘权”,不怕企业“进一步”黑箱作业吗?蒋却没有正面回答,反指谷歌团队有大量来至不同界别的专业人士提供意见,相信在审批时会衡量各方利益。更道现时谷歌没有百分百执行“被遗忘权”的申请。



亚太私隐机构会议将在12月初举行,蒋任宏表示将出席会议。记者再三问到他会否在会上游说各国实施“被遗忘权”时,他没有正面回覆,只形容“不叫游说”,又以香港大学当日论坛作比喻,反问每人讲不同意见是否叫“游说”。

蒋相信机制不会被滥用

蒋强调希望私人公司都尊重个人资料私隐权,相信实施“被遗忘权”并不会令政治或公众人物滥用,因为欧洲有关法院已清楚说明公众利益必需为先要考虑的重点,而且谷歌等大公司要为公众负责。对于现时已有涉及公众人物及利益的报导及评论超连结遭删除,如何能保证私人企业的评审结果符合公众利益,蒋回应要“静观其变”。被问道落实被遗忘权时,特首选举丑闻的报导链接会否被删除,蒋表示这是“假设问题”,迴避猜测。但提到四大原则:公众利益、个人私隐、新闻自由以及言论自由是平等。

今次联署组织包括独立媒体(香港)、USP 社会联合媒体、键盘战线、版权及二次创作关注联盟和香港公民自由联盟,网上个人联署仍然进行。

附稿:蒋任宏演讲内容

蒋任宏表示,一般来说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下称公署)处理或监察个人资料私隐权时都较被动,并不会主动防止侵犯个人资料私隐的事件发生,但其实应要主动防止有关侵权行为。这面方不能只靠私隐专员去监察或处理,而要社会机构及各公司配合。蒋举例指出,八达通公司拥有二百四十万香港市民的个人资料,于2010年却将市民资料售予六间公司,收取四千四百万报酬的行为,社会不能接受。八达通公司及后表明,该行为是“合法但不被社会接受”。他批评“日日赏”的申请表要客户提供不必要的个人资料,如身分证号码。

又再举例指早前有大量匿名招聘广告于招聘网站等平台上出现。这类招聘广告会收集应征者的个人资料并有可能将资料用于非招聘事宜上,例如售予其他公司作推销用途,但由于匿名,无从追查责任。经了解后,公署曾接触七个招聘平台,六个招聘平台愿意承诺拒绝刊登匿名招聘广告。

蒋表示,任何公司或机构要妥善运用客户个人资料才会成功,如美国苹果等公司皆十分重视客户资料,脸书(Facebook)更会更改其私隐政策如容许用户为自己的资料设立地域权限,非某地域的其他用户不能看见其资料或贴文。他强调,任何人士或公司运用个人资料时应尽社会责任,尽量符合大众市民期望。他举例提到,早前有传媒摄影师偷拍艺人家中生活照便是不符合社会期望的例子,不会被社会接受,同时亦侵犯了私隐。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香港独立媒体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