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轻易骂别人“装逼” 他可能真的无法控制自己

(泡泡特约)继续上篇文章中的话题。这座大冰山不容小视,你对人际关系的诧异、无法联手做事的困惑、办公室政治、婚恋危机等等常见的问题很可能都与此有关。并且,目前还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更多需要靠患者自己的意识去抵抗。

那么怎么判断神经症呢?假设你没有任何人格结构方面的个人资料 ,也至少可以从所有神经症中辨识出两个重要的共同性征 :1、某种刻板反应,2、潜力与成就之间的反差 。这是个最简单的观察方法,后面还要更复杂些的,也可以做到更精准。我慢慢说。

刻板反应指的是缺乏随机应变的灵活性 。

一个正常人多疑,是在他觉得有缘由这么做的时候;而一个神经症患者多疑,很可能是随时随地的不分时宜的。正常人能区分赞扬是真诚的还是虚伪的;而神经症患者则完全无法分辨二者,甚至意识不到这种区分的存在,他总认为你不怀好意,这跟你是不是足够真诚一点关系没有。

正常人在面对莫须有的强压时会觉得愤愤不平;神经症人会对任何含沙射影都怀恨在心,即便他知道这些东西是对他有利的,也不会改变。正常人有时在难以抉择的重要事情上会举棋不定;而神经症人可能任何时候都犹豫不决,既包括联合行动、人生大事,也包括买条裤子……

关于潜力与成就之间的反差,是指一个人的潜力和他实际成就之间的差距,也许原本就只能归于外界因素,但如果他既有天赋又有获得发展的外在可能性,却还是一无所成;或者他有值得感到开心的事物,却不因此而快乐;再或者尽管貌美如花、博学又幽默,但仍觉得无法吸引异性;原本可以做点事,却总觉得自己不行、前怕狼后怕虎,这都是神经症的表现 。

换句话说就是,神经症患者给人的印象是:自己为难自己,俗话叫纠结、喜欢较劲。

正常人能充分利用既定文化所赋予他的潜力,反过来说,正常人所遭受的痛苦都是在他所处的文化中无法避免的限度之内的。另方面,神经症患者的痛苦肯定比正常人要多,由于这种损害的持久性和扩张性,或更具体地说,由于这是他获得成就和愉悦的障碍,他总是为防御而付出极高的代价,这就导致了反差。

事实上神经症患者一定是个饱受痛苦的人,但这一点并不一定能从外部观察出来,甚至神经症患者自己也未必就能意识到自己正在遭受痛苦这个事实。有意思吧,太长久的隐藏和掩饰把自己都骗了。

上述只是特征,要想进一步判断的话也不难,就算不依靠心理分析技术,成为一个优秀的观察者一样可以挖掘到跟你亲密无间的人所存在的这类问题。教你一个方法。

这里有五个指标:第一 ,关于付出爱和得到爱的态度 ;第二 ,关于自我评估的态度 ;第三 ,关于自我主张的态度 ;第四 ,攻击性 ;第五 ,性生活 。综合起来形成一个观察资料,基本就能拍板儿了。

关于第一种态度 ,我们这个时代的神经症的主导倾向之一就是过度依赖他人的赞赏和爱 。人人都渴望被爱 ,都想要得到他人的赞赏 ,但相比之下 ,他人的爱和赞赏对神经症患者具备某种不适当的重大意义 。尽管我们都希望自己中意的人也爱自己,但神经症患者对赞赏和爱是饥不择食的 ,不管他们是否在乎这个人 ,也不管这个人的评价是否另有企图 。你第一个想到什么?没错,自恋。自恋型人格基本属于数字时代人格特质的一部分,自恋都会伴随着焦虑,如果没能获得足够程度上的被拥戴就会紧张,甚至产生恶意联想。而制造虚假荣耀感的社交媒体恰恰是在不断激发人们的自恋需求,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神经症是有时代因素的

更常见的情形是,神经症患者往往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无限渴求,而一旦没有得到想要的关注,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敏感便暴露了自己。比如如果有人不接受他们的邀请、或没有点赞转发,或者只是不同意他们的某些观点,他们就会感到非常伤心。这种敏感可能会用 “我不在乎 ”类似的态度来掩盖。

进一步说,他们对爱的渴望与他们感受爱和付出爱的能力明显不一致。他们表现出来的过度要求可能确实是出于真诚的渴望,但也同时是不考虑他人的。这个矛盾也不总浮于表面,譬如神经症患者可能会过于体贴或热情地帮助他所遇到的每一个人,对所有人都显得非常礼貌甚至可以说是卑躬屈膝,因而表现出明显的强迫性,而非本心的自然流露。

从表面观察到的第二种态度,是由于过度倚赖他人而暴露出来的内心的不安全感。自卑和缺陷感无疑是这种态度的特征。它们可能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比如不称职、愚蠢、没魅力等自我评价,而这些自我评价在现实中却没有任何依据。

这种自卑感可能以抱怨或忧虑的形式展露出来,注意是展露而不是流露,因为这其中包含了一种类似主动的自嘲。旁观者会觉得他们完全没必要耗费心思在这所谓的缺陷上。

另一方面是相反状态,它们也可能被自我扩张的补偿性需求所掩盖,或是被某种强迫倾向所掩盖,这种强迫倾向迫使他力图炫耀自己,炫耀自己能赢得威望的一切东西,如金钱、古董、女人、与名人的联系、旅行经历、或渊博的学识等等。

上述其中某一个倾向可能会表现得更为突出,但更常见的是,这两种倾向会同时展现出来,交替发挥作用。感觉到纠结了吧,嗯就是这样。

第三种态度是关于自我主张的态度,这个态度涉及抑制作用。我说的自我主张主要是指坚持自己或他人的主张,不带有任何延伸的内涵哦。

在这方面,神经症表现出广泛的抑制作用。有的抑制作用是关于表达愿望和需求的,有的是关于按自己的兴趣行事的,也有的是关于表达观点或评论的,还有的是关于命令他人、选择交往对象、与他人打交道的,等等。

抑制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没有个人立场:神经症患者常常无法保护自己,或当他们不想遵从他人愿望时难以说 “不 ”,诸如有人要求他们做些什么事的时候,或给他们推销东西的时候,或对方想要发生性关系的时候,神经症都难以say no。

最终,抑制会转移到他们对自己欲求的认识上:他们在作出决定、形成意见、表达关乎自身利益的愿望上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困难。于是这些欲望不得不隐藏起来。他们看起来和蔼可亲,老好人一样,其实内心格外痛苦。

对于这一点尤为需要提出的是规划无能,不管是一次旅行还是人生规划,即使是在诸如专业选择、婚姻选择这样重要的决定上,神经症患者都表现得自我放任,他们并不清楚自己的人生到底想要什么。他们完全被某种神经症恐惧所左右,正如很常见的一些现象:有人因为害怕贫困而堆积财富,有人害怕结婚而选择不求结果的恋爱,等等。

第四种是关于攻击性的。与自我主张截然不同,它指的是触逆他人、攻击、诽谤、侵犯或任何有敌意的行为。这种态度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表达方式:一种是挑衅、专横、苛刻、言辞刻薄、发号施令、欺骗或挑刺的倾向。有时候这些人清楚自己富有攻击性,但在更多情况下他们对此一无所知,并固执地认为“只是性情诚实”,或只是在表达观点,甚至觉得自己的要求是适当的,尽管事实上他们既无礼又过分。

还有另一种相反的表现方式:这种表现方式在表面上表现为很容易感觉被欺骗、被操控、被责骂、被强迫或被羞辱。同样,这些人也常常无法察觉到这其实只是他们自己的态度,反而悲哀地坚信全世界都在责备他们、强迫他们。舒茨 ·汉克是少数充分注意到这个重点的精神分析作者之一 ,感兴趣的话可以找他的书来看。

第五种态度是性方面的,可大致归为性活动或性抑制的强迫倾向。抑制可能出现在获取性满足的任何一个环节中。它们会出现在有异性接近时以及求婚、性功能本身或享乐中。前面说过的那些特性也同样会出现在性态度上。

如果这五种态度上有两种以上存在问题,就要小心了。神经症是由恐惧及其防御手段以及试图找到冲突倾向的和解方式,而导致的心理障碍,危险被内心因素引发而放大了,患者会感觉到束手无策,被一种绝望感淹没。压力变动力这事儿,在神经症患者这边根本不存在。

抑制作用是个很典型的指标,你可以在这点上通过自我觉察来判断自己的状况。

抑制都在下意识里,稍不留神它就溜过去了,你需要仔细捕捉它。比如你看到一个观点,心里有一些批评意见,很轻微的抑制就能让你怯于表达出来,稍微严重点的抑制甚至可以让你很难组织自己的反驳观点,即便有不同意见也经常会碍于朋友面子、或者对方的地位比你高,而克制自己的反驳,甚至主动表示赞赏,这时候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抑制。

回到文化因素上考虑会出现更为严重的状况。如果个人抑制得到了所处文化的认可,或与现存的思想意识一致,那么此人可能永远都意识不到抑制的存在。比如一个害怕批判性思考的人无原则的顺应权威,如果社会文化中存在严格的等级制,要求你在什么位置说什么话,不得以下犯上,那么他就会觉得自己不是在抑制,而是“尊重敬仰,有礼貌”。

教条存在于政治宗教或任何兴趣领域里,这就给观察神经症带来了很大的障碍,相关方面的批判性思考极少见,也就很难分析出其中焦虑的存在。缺乏批判性思想也不一定就暗示着抑制,也有可能源于一般性的思考惰性、本来就无知、或者确实是与主导教条相一致的。

社会文化中所固有的某些典型困境会以激发各种冲突的形式反射在每个人的生活中,逐渐积累起来就有可能导致神经症。于是处理神经症问题也需要社会学和心理学共同完成,缺一不可。

(未完待续)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