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国民厌弃,“两会”在社交媒体上遇冷

(泡泡特约) 大陆的两会是每年的“例牌菜”,也比当作是政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在今年的大小气候下,“两会”的报道萎靡不振,尤其在社交媒体上遇冷,却是往年少见的现象。一个被拔高为国家政治运作象征的高级别会议,在它所代表的人民那里却不受待见。

按照往年的表现,两会是作为一个回应上年新闻报道的场合。记者会就上年和当前的舆论热点问讯代表委员,各个省区的代表团也希望在全国两会的平台上推销自个省份的良好形象。两会的参与者也乐意在镜头前表现个性,有的委员代表甚至都敢于讲真话。

两会不再“自嗨”

但在近年来,全国两会自嗨的程度有了很大程度的回落。尤其是在去年,执政党进行了一场持续至今的反腐运动,将军多代表的军界、商人所代表的工商业界、演员所代表的文艺界,都卷入其中,许多“大老虎”落马,而由这些阶层精英所构成的委员代表群体,就此深陷名誉的危机

在中国人的看法中,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非富即贵,他们中的世界级富豪比例最高,加之执政党内部的家族之争纷乱不断,两会本身成为一个受到国民审视、乃至于裨益的“花架子”。代表委员们也深知国民是如何评价他们的,他们愈是在两会上积极表现,愈是验证国民的负面评价。

代表委员也深谙去年以来意识形态化的反复“耕耘”,政治气氛诡异,“说什么不说什么”,变成了“说还是不说”。精明的民意代表们其实并不清楚界线,所以就干脆不讲。全国两会之前,媒体报道东莞两会上的富豪委员谁都不想发言,被记者逼急了,就歌颂共产党好,共产党英明伟大。

社交媒体冷处理两会

来自委员代表们的声音变得稀少,媒体报道缺乏硬材料,大众传播空间中两会的报道数量下降——随之而来的是,对大众传播空间中的信息进行二次传播的社交媒体,其信息更是少之又少。微博不活跃,微信朋友圈不转载,全国两会与社交媒体用户像是处在两个不同的平行世界里

中国的微博已经变成了高度政治化的宣传空间,即使是那些对两会抱着批评态度的公共知识分子们,也因为被压制活跃度,人数骤减,所以两会话题在它的批评者那里已经不能激起影响。既没有新闻报道,又没有社交空间的热议,两会的降温就是必然。

特别是,在微信朋友圈中,大家对柴静的雾霾纪录片更感兴趣,当它被当局删了之后,就更感兴趣了。香港爱港青年发动的反水客活动,也因为涉及到陆港矛盾,也容易在朋友圈获得讨论机会。微信相对少的媒体属性,更让它疏远本就萎靡的两会议题。

无声抗议

在这种消极对待全国两会的背后,是国民对当局政治话语日益贫瘠的无声抗议。在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看来,两会为代表的政治语言正在变得“假空简僵”:假话让语言失真,空话缺少信息量,简化让语言贫瘠,僵化则让语言可憎。对于这样的政治话语,不遇冷才不正常。

在这样的局面下,两会不只是让听众观众、社交媒体用户感到老生常谈、面目可憎,同时也让委员代表们感到悻悻然。从前作为社会荣誉的代表或委员身份,越来越不受国民尊重,日益变成只在权贵阶层流通、自我欣赏与解嘲的玩物。没有人会对“皇帝的新装”有持久的兴趣。

本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评论

github.com/greatfire/wiki的跳转也得用翻墙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