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什么如此猖狂?因为你们互不信任

(泡泡特约)高智晟律师失踪,多家英文媒体跟进报道,然而中文网络上,假冒账号应声而动,其自称高律师本人,说“自己已出境”;郭文贵声誉下跌,薄瓜瓜假账号瞬间出现,并高调捧郭。

但问题并不在这表面。而是,你原本可以倾向于推测伪装高智晟平安的人很可能就是制造其失踪的人、伪装薄瓜瓜给郭文贵站台的人很可能是郭本人或被其收买者…… 但如今这样不行了。这是个表演型人格的天下,狂热的声誉爱好者们肆无忌惮的追求短暂的满足感,对他们来说没什么比掌声和眼球更具价值的东西了,如果观众想看自杀,他们现在就能从摩天大楼顶上跳下来(我深切地希望这只是个比喻)。

他们可能与他们伪装的人、以及相关事宜并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为了蹭一把热点的光环。你不得不把这些考虑进去。

是啊,蜥蜴脑正在统治世界

以上是调查显示的在相关关注者中占据最大比例的结论。你当然可以问:为什么你不信任那两个ID、或者其中某一个是本尊?很明显,这里并没有任何凭据支撑那是假冒账号,而大多数人从直觉上就可以判定其不实。这与当事人(高智晟和薄瓜瓜)的身份属性并无关系,因为他俩在某种众所周知的意义上“性质”相反。

切换场景。几年前我曾经遇到过一件这样的事:我与一位因网络发表评论被恶意举报而遭受了一个星期看守所地狱生活的朋友通过聊天软件交流,TA告诉我,自己的手机很有可能被植入了监控木马,我给了TA一些解决办法,而就在这个时候,TA忽然不再回应,我这边显示为只读不回。

请感受一下我当时的心情。这里有几种可能性存在:1、TA太累了,说一半睡着了,而手机还开着。这是最安全也是最简单的推测结果;2、监控木马的确存在,而且能力强大,加密聊天已变透明,我暴露了,可能很快会被查水表;3、与我对话的人并不是我那位朋友本尊,是警方在使用TA的手机,钓我的鱼;4、也是最严重、最恶意的推测,我的那位朋友,TA已经被当局招安,操纵手机钓鱼的就是TA本人。

如果是你呢,你会倾向于上述四个结论中的哪一个?基于这点,我做了一个小范围的调查,范围集中在平日对人权信息关注度较高的群体中,结果显示,90%+的人选择2、3、4的结论。

答案究竟是什么呢?——这位朋友在只读不回约40个小时之后,再次来找我了,TA告诉我当天自己在发烧,和我说话的过程中直接昏了过去,迷迷糊糊睡了两天才刚睁开眼睛,并且,被怀疑植入监控软件的手机并不是与我对话时使用的这部手机。那么问题来了,我应该相信TA的解释吗?

我当然相信,因为TA是我的朋友。你也许会觉得我太天真,你会说:人类最危险的一点就在于,他们会变,永远无法掌握的变化。没错,但我还是选择了信任,基于我对TA的人品的了解。

why not? 如果我就此不信任TA,有可能就将TA推向了被孤立的一边。人是社会性动物,失去亲密关系的结果很可能会影响到人性,并且在这种最脆弱的时候,任何渠道的点滴温暖、哪怕是欺骗性的援手,都会轻易把TA拉过去,众所周知,当局最擅长使用这般分化的手段。

注明:上面两个故事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本文也不存在任何关于结论的暗示。这种猜心的故事,相信每个人的经历中都有一大把。

你需要合作,你不可能是全能的,但每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面对手机里几百上千个联系人,会不会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呢?你不知道应该求助于谁,不知道那些所谓的熟人们究竟都有什么能力可以帮到你眼下的困难,最重要的是,你不知道他们谁可以信任。

不同的文化、社会环境会形成完全不同的经历,在不同环境中成熟的大脑会具有非常不同的神经连接模式,并据此对个人所接收到的信息流、能量流做出回应,这就是为什么警察国家的社会互信程度非常低,而民主社会里人们更倾向于彼此信任。

制造白色恐怖的人正在坐吃白色恐怖的红利。

这个社会毫无安全感。每个阶层、每种身份的人,无时无刻都在面对不可预测的失去、损伤、崩塌,甚至生命威胁。虽然担忧各不相同,但担忧无处不在。

幸福金三角:心理、大脑、人际关系,它们彼此相关、彼此作用。没有安全感的感知,是这三者集体受损的结果。

1950年,爱因斯坦写了一封信,给一位刚刚失去女儿的父亲。他写道:

在他的体验中,他的自我、想法和情感与其他人相隔绝,这是一种由意识产生的错觉。这种错觉就是人类的牢笼,它将我们局限在个人的欲望中,并只能对极少数与我们亲近的人产生感情……我们的任务是,扩大悲悯的范围,这样才能将自我从牢笼中解放出来,拥抱所有的生灵以及自然界中的一切美好,没有人能完全实现这个目标,但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的努力,本身就是一种解放,就是内在安全感的基础。

当艾未未拍摄叙利亚难民纪录片的新闻报道出现时,面对来自中国读者对艾未未提出:“为什么不关心中国而是去关心叙利亚”这样的质疑,我感觉非常惊讶,惊讶于提问者眼界之狭隘已到了无法描述的程度。不过,这并非意料之外,中国人的确处于爱因斯坦所讲的错觉牢笼里,成长环境造就了他们短浅的目光、向内的偏见,狭隘的悲悯,以及最为严重的——不信任。

不信任的结果是自我孤立,你会感觉这个世界别样阴冷,而这种阴冷反过来又会加强你的不信任。

注意,不信任并非怀疑一切,而是十分诡异的——人们对值得信任的东西不信任,而对不值得信任的东西,可能反而会无条件的信任。不信任造成的是分析判断能力的丧失,完全被错觉所引领——你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共鸣回路被切断了。你感知不到他人的感知,不了解他人的内心,你不再具有同理心,面对来自环境的危险信息,你会倾向于将自己的恐惧投射到他人的意图上。这种状况下,他人会被你视为客体,是“他们”,而不是“我们”,当一个中国人说出“自己人”这个词的时候,往往不仅意味着狭隘性的团结,也意味着更为广泛的排斥。

人们心中充满的是怨恨,怨恨一切,民粹政客趁虚而入;没有安全感让人们随时处于一种受到威胁的心理状态中,撤退到战斗、逃跑、僵持不动的原始求生反应里,人与人之间失去了必要的连接,老大哥正洋洋得意的欣赏着这般混乱。

这并不是说希望你能放松警觉,绝不是警觉性对我们每个人都是有益的,正是它帮助人类祖先延续了生命,但要知道,那些潜意识中的危险图像直到如今仍在影响着我们的感知和行为。人们会选择亲近那些看起来“像我们”的人,而排斥那些看起来“不像我们”的人,包括种族主义在内的各种歧视由此而来。

人际关系是一个人早期感知模式逐渐变得根深蒂固的基础,是它在塑造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并对自己的内在叙述深信不疑。如果没人喊停、没有及时进行反思的内在教育,你就会屈从于社会环境和大脑皮层的影响,任由它们将我们推向更深远的孤僻。

恶性正在循环。糟糕的模式在一种文化的人群中会高速传递,并遗传给下一代的人类社会。当“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被奉为真理时,你的内心那间狭小牢笼的门就锁死了。

塑造大脑成长的正是心理,要多大规模的心理治疗才能帮助这个社会的所有人打开牢笼、终结地狱?

评论

要不是明天有日食天象我怕惹事,早诅咒墙外楼五毛站长下十八层地狱了,这个网站专门侮辱谩骂翻墙出来的网民,大部分骂人的帖子都是墙外楼五毛站长扮演,最讨厌的事这个墙外楼网站与老领导国安部门有关系

墙外楼这个五毛网站,怕是共匪在海外设立的最大洗脑点吧

2017年8月19日14:37 | #112
回复 | 引用
匿名 :
就是这样低智商无能,游手好闲的墙外楼五毛站长种族,在不同时代表现为不同形式,在古代表现为打土豪的土改积极分子,在近代表现为无恶不作的红卫兵,在现代表现为没任何原则专门骂人的司马南五毛站长,同样的白痴下三滥
这里除了五毛站长自导自演没有别人

就是一群得了狂犬病的疯狗,骂列子在这儿胡卷乱骂,想用’商君书’中辱民的方法控制翻墙网民,再加上各种国安,公安,监狱犯人发帖谩骂钓鱼,各种政治势力的渗透,如果海外民运人士长期和这些垃圾混在一起,我对未来民主化进程不看好

Naturliches Viagra Cialis 20mg Gratis <a href=http://costofcial.com>cialis price</a> Propecia Ville Cephalexin Cap 500mg Levitra Cost Walgreens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