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已攀上景观政治的边缘

(泡泡特约)基本不关心世界的中国人也同样感受到了一种变化的出现,因为它已经体现在了本国的政治宣传形式上。近日,共产党的宣传机构正在推广一部新的七集专题片“不忘初心”,其中一个截取下来的小视频在社交网络流传,视频中习近平和李克强表演着如同说相声一般的捧逗角色。然而这并不是第一次。

就在几个月前,一部名为《领导人是怎样炼成的》动画片引起广泛关注,其中习近平以卡通形象出现,以他的晋升之路为例介绍中国领导人的选拔过程,并与英美等国的领导人产生机制进行对比。该视频在网络上两天内就播放了100多万次。

共产党一直在加大对社交媒体清除批评、争取支持的力度,与此同时还投资了数以百万计的资金在动画视频影视等多媒体宣传上,这些新形式的宣传把习近平塑造成了富有同情心的工人阶级支持者和亲切和蔼的政治明星,“向党史致敬”的内容甚至被做成了说唱音乐来传播。

景观政治

消费主义媒体世界摈弃了以专制的现代性为特点的沉闷的政治宣传手段,代替它的是“景观——心理”模式的、以肤浅为特色的公关方式

这种新的传播策略倾向于关注领导人的个人形象,放大他们的心理特点,它在很大程度上听取广告人、传播学专家、形象顾问的建议。只有口才和方案还远远不够,很多政客们甚至需要参加媒体培训班,接受语言、手势、自我介绍等方面的专业建议。

当政治舞台被超媒体化,领导人也越来越明星化,他们的形象建立在接触和个性上,也倚赖于每一次露面和发言。

这是个明星系统已渗透到政治空间的时代,它促使政客去建立政治上的品牌形象,也就是意味着去讲述职业生涯、成长经历和从政活动,把“人”、隐私、情感等内容拍成电影和视频。革命、民族、共和国等沉重的指涉被个性化、表象化、诱惑化的趋势所取代。

习近平的自述“十里不换肩”,已经变成了一个梗在网络上被公众评说,不论人们的立场如何,其宣传效益都已实现了最大化。“习近平品牌”的设计思路就是在追随这一潮流,同类的还有普京半裸的骑马照、柔道装;特朗普的IP式台词“You're fired”;也包括马克龙的年长24岁的夫人、特蕾莎·梅的“100本烹调书”……

传统的那种不容置疑的、非人格化的权威敬畏,被一些包装效果的亲切、近距离的所谓“倾听”、和人性化的表演所取代,政治形象朝着一个“减负”的趋势行进,也难怪,这个时代里人们认为有意义的、感兴趣的内容往往存在于私人生活中,而不是那些承载了大量集体价值的问题里。

这是景观政治或者说“吸引力政治”的时代。这个时代里的政治不再严肃,政客被IP化,宏大叙事被言情故事所取代。

在西方国家,电视台推出了很多将娱乐和政治、轻松和严肃相结合的综艺节目,让政客和歌手、领导人和喜剧演员同台亮相,领导人的种种情事和私生活话题跌宕起伏,公开在媒体上供选民讨论,政治舞台产生了一种“名人化(peopolisation)”的趋势。相比下中国的宣传仍显死板,最多能搞到如今这种所谓的群众路线层面,推着摄像机走到老百姓家里,掀起锅盖。

电视台的政治节目给他们带来了很多收视率,但对于观众来说,里面的内容并没有形式更重要:吸引人的不过是态度和外表、风趣幽默的表演、游戏式的输赢。

在社交媒体上,网络直播已经消解了仪式感,“金句”替代了争论,图像压倒了观点,语言行为是最突出和最多人评价的部分。虚拟符号正在努力淡化政治形象的实体。

特朗普的tweet外交引发的批评声浪仍在持续,反对者似乎为“影像民主”的批评队伍添加了新的分支。对影像民主的质疑认为它扭曲了民主,把民众变成了一群观众。影像政治掩饰了那些本质上的困境,简化了所有问题,扼杀了人们的推理能力和判断力,它重点关注人们的情绪反应,从而降低了公民对政治的关注度。

在媒体的统治下,公民变得幼稚,成为了图像的俘虏,他们对私生活的曲折故事和领导人的形象比政治方案更加敏感。已经有评论家认为,表演型政治将导致民主的扭曲甚至灭亡……

同时,这个时代出现的与政治相关的书籍、影音作品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量,其中的主体内容不外乎政客和相关人士的私人生活和政治生活,就连社交网络上的热门消息也从对政局政策的解析变成了政治八卦小道消息……政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频繁的出现在各种新旧媒体上,有需求才有产品,这也能说明人们对政治并没有那么冷漠,反而抱着一种轻松的兴趣,一种更加肤浅八卦的猎奇心,而非真正的热忱。

超个人主义

景观政治正在瓦解具有典型现代意义的大型系统,曾经那些长时间影响现代生活的意识形态上的豪言壮语,已经失去了可靠基础,再没有什么宏大叙事令人向往,超现代时代是人们对宏大系统的信仰终结的时代,做“大词”激发集体狂热的经验已经逐渐失效了。

在中国,习近平政府已明显意识到了这一潮流,习近平当局不再依照传统对公众大讲意识形态,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娱乐化的产品,鼓吹习近平反腐的动画片、怂恿群众斗群众的国安法二次元宣传画、习李如捧逗哏一般的政论宣传片……更有对体育运动的大举投入,尤其是足球,毕竟爱国主义早已凉菜,爱国激情都凝聚在足球场上了。这种宣传几乎没有被指摘的风险,当球赛开场时,社交媒体上的一片刷屏,足见当局的目的已基本达到。

在西方国家,伴随着公众对私生活维度和个人幸福事业的过度关注,政治关注已经逐渐冷漠化,历史和现实的厚重已无法再统摄人心,超个人主义价值观占据了统治地位,这是消费者经济时代的的必然。

相比下中国更有意思,中国社会夹在超个人主义和被动集体主义之间一边是物质资本主义的狂热驱动,另一边则是执政党不停地制造政治犯、央视认罪和言论督查,意识形态被持续的强化中,虽然民间一直在抵制,但也无形中也促成了民众对意识形态的敏感性。政治关注在中国短期内是难以被淡化的。

当然,现代西方政治神话的信仰之所以破灭,也与两次世界大战、纳粹主义、二战时期对犹太人的屠杀、苏联劳改营等重大灾难历史高度相关,并且也包括20世纪中叶西方经济结构调整和生活方式调整的原因(享乐主义、消费和娱乐至上)。

私生活优先于公民生活、个人权利优先于公民义务的结果就是,道德的约束力越来越弱,逐渐无法保证人们遵守法律,政治开始向两极化挺进。在中国,这点也有明显表现,但不同的是,中国社会(尤其是中产)的现状是一只脚在超经济主义世界的不确定性里挣扎,而另一只脚又被意识形态的强化所升华出的公民宗教的神圣感拉扯着,于是中国社会的问题并没有减轻,反而加倍了,人们既感受着裁员、投机、神经症式竞争等时代性压力,又因自身的懦弱无法实现改变政治局面、无法承担公民责任,而感受着无助和郁闷。

超个人主义秩序也制造出一种空虚感、脆弱性和对身份的焦虑,它们是某些个体、尤其是“迷失的”、崩坏的个体发生极端激进状态的心理条件。这一时代无法回应超个人主义的一系列基本诉求:存在的意义、集体社会身份、结构性的定位、自我评价……信任感安全感在下降,极端主义和暴力在上升。

在欧洲国家,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言论获得了自由,针对穆斯林、黑人、罗姆人、犹太裔的卑鄙言论不断增加,仇外心理正在蔓延。但这次和历史上的种族主义峰值期不太一样,当代的种族主义已经大多抛弃了种族等级思想,它揭示的仅仅是人们不平等的视野,不同种族在属性上已经不再具有实质性的区别——没有谁会因为种族而低人一等。

景观政治削弱了思想的分量

消费主义经济在景观政治的崛起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它改变了人与自身、人与社会、人与历史的关系。诱惑资本主义已经用个人幸福目标取代了英雄主义的抱负、对正义战争的膜拜和革命愿望;沉浸在这一时代中的人们所追求的生活意义不再是通过集体行动和武力去改造世界,而是自我的全面发展。

由此,在这一时代中,观念的激烈碰撞所产生的作用越来越微弱,虽然观念碰撞并没有消失,它所涉及的道德领域也越来越多,但政治思想已经不再被认为是革新的引擎,它们的力量已经被科学技术和经济力量所取代。沉浸在超个人主义中的人们盲目地追求激情,以满足自我表达的欲求,那些浅薄的、迎合大众情绪的口水式内容吸走了大部分流量。

对景观政治的诠释之浅薄单调,足见这一时代对姿态化的需求已经远高过认知本身。

精神价值被拉低了,人文科学类书籍的销量明显下降,而读者更多倾向于功利主义的阅读模式,从兴趣和求知角度引发的阅读越来越少。

这个社会正在逐步走出漫长的精神世界的时代,进入了现代祛魅运动的一个额外阶段,知识分子的力量开始让位于媒体,媒体决定着各种社会议程的优先权,约稿是以吸睛度为准则的,而不是时代性社会性重大问题,媒体捧红了一批又一批的名人,而其中真正的知识份额却严重下跌。

知识分子的社会威望被削弱了,人们热爱的是明星、体育冠军和形形色色的网红,知识分子只有披上上述某种外衣,方能博取公众的注意力。这是所有人的悲哀。

随着商业价值、金钱价值、体育价值、娱乐休闲价值的上升,精神价值正在垮塌,一种观念也逐渐发展起来,那就是实用主义,于是一大批管理技术主题的书籍蜂拥而至,它们的目的不在于促进理解,而是取决于人们直接面对的问题——最重要的不再是被认为能提供人类社会终极真理的钥匙,而是那些正在发生的、有益于个人生活和娱乐的东西。

大量知识已经可以通过媒体途经来获得,一点鼠标即刻出现,然而它正在虚弱人们的思考能力、专注力和批判精神——互联网人往往只和自身观点相似的人交流;信息泛滥扼杀了信息本身,也扼杀了精神生活;人们不再思考,而是喜欢收集和堆积各种没有上下文的数据,不做任何阐释。

开放的信息量越是巨大,如何对其进行筛选、诠释、组织和排序,就更为关键,因为没加工的信息并不是真正的知识,信息技术能填满人们的的头脑,但其本身并没有创造出智慧——技术的进步不等于认知劳动的进步,会上网不等于会思考。

景观政治即是这一时代的产物,也是推动力,它侵入人的潜意识,令人们在无形中被宣传所吸附。

 

评论

我的翻墙vpn流量就是在墙外楼被识别出来并被禁止的,这个网站做世界上最无耻的事

墙外楼是北京公安办的钓鱼网站,目的是把翻墙出来的网民骂回去,这个网站是世界上最邪恶的网站

然而你并没有给出任何的证据,谁知道你是不是高级五毛来下的反间计,目的是阻止中国翻墙网民访问墙外楼?

跟踪了墙外楼半年,基本上确认是国内某集团的产物。他们转载的新闻都很有针对性,而且只字不提郭文贵、王岐山、王健,哪个旗下的昭然若知。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