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的“六四”T恤与边陲悼念

文/
阿蔼

几年前,一个朋友在中国大陆的网购平台看到一款T裇,一个卡通图案,父亲带着孩子拿着烛光,图下面是一句西班牙文。当时临近六四,朋友觉得T裇应景,便随手要货,但却迟迟收不到,朋友跟卖方沟通,对方说因为T裇大敏感,中国厂商最后不愿出货。

原来卖方是一个在西班牙读书的中国留学生,那T裇是他自己设计来悼念六四的,那句西班牙文的意思是:“不能忘记那年的夏天… … ”他在中国的网上卖货,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希望尽一点力,把一点点他在墙外得知的讯息及自己的感受传开去。

朋友觉得设计出来的T裇卖不出太可惜,便问这位身处西班牙的中国朋友可否拿来香港印,他很乐意,还把图案里那句西班牙句子改成中文。最后,朋友印了二十件,送给其他朋友在六四当天出。第二年,这位在西班牙的中国学生又设计了另一款六四记念的T裇在网上留传,他又特别传给我的朋友,说可以随便拿去自制T裇。

悼念的意志
临近六四,又想起这个小小的网上偶遇。这位学生在中国时,对六四一点认识都没有,直至他离开了中国,才主动在网上查找相关的资料,才建立一点认知。

不过认知与悼念是两个不同的层面,后者是透过一道情绪和念力意志,去维持一个对应着当代中国历史、社会、政治的集体意识与认同,并以此为自己定位。

香港年年在维多利亚公园悼念六四,就是与专制中央政权保持批判距离的一种表达。而这悼念活动,也成为了香港人的集体意识的重要部份,大家去维园点烛光,跟自己和世界说,香港还能悼念六四,大家对于历史的对错还有执着,若有一天,香港不再悼念六四,香港再也不是香港。

边陲与中央保持批判的距离
这集体意识,随着年月,有增无减,而且还渗进香港的政治文化之中。 2012年夏天的反国民教育,是在六四事件23周年,九七回归15年之际出现,而行动的主体,是一群十五、六岁的中学生,他们代表的一代是香港回归后出生并成长,接受了香港成为中国一部份,但又位处中国边陲并抱有批判距离的一代。他们的父母辈,在89年时,又是十五、六岁,当年他们见证了国家暴力,坚持平反,而这意识在下一代里生了根,变成了捍卫香港社会文化及这遍土地的力量

相反,在台湾,很多人都了解六四镇压事件,但每年悼念的人很少,因为“中国”不是台湾人主体的一部份;然而,当台湾和中国大陆的往来越多,“中国因素”成为台湾本土政治的角力点时,参与悼念六四活动的台湾人又逐渐增加。台湾对六四的悼念,并没有“一国”的矛盾与悲情,但却带有华人族群历史的淡淡哀愁,以及对崛起中的“强国”的批判

在中国大陆边陲的六四悼念活动,慢慢形成一个追求民主、批判专制的华人集体意识,这意识的意义,并非落在“平反六四”、“推翻一党专政”等口号,而是对华人所在地民主发展的关怀与发展。譬如说,马来西亚华人圈的民主觉醒与台湾、香港的民主运动息息相关,香港与台湾的社运与经常互相借鉴,而边陲地方的华人民主抗争经验,也反过来影响中国大陆这个华人的中心点。

记得在2012年大马总统大选时,与一些中国大陆的朋友参观反对党“民主行动党”的选举动员,部份朋友激动得泪流满脸。回看当代史,不论中国、还是东南亚其他地区,反殖民主义运动并不完整,解放与独立并未来带人民的当家作主,而是一套新的专制模式,而华人统治阶层更以“新儒家”、“东方/中国模式”等说法去合理化专制,但近年来自草根的民主实践及反抗运动,不断挑战这些对“华人”的诅咒。民主运动,动力源自觉醒,而这种觉醒往往超越国界,在一个地区及越界族群里形 成,而六四悼念活动正是跨越国界的华人觉醒运动的一个重要环节。

在中国大陆,不能悼念六四。但悼念六四形成的集体意识却在边陲地区,以农村包围城市之态滋长。

互联网上的悼念,让走出了高墙的中国朋友能参与其中,并把他们所感,以不同的方法:微博烛光、外语T裇、隐藏密码等方式在墙内传递,而华人民主的集体意识,就在这跨国界的虚拟空间里,慢慢的滤积与发酵。

评论

很想要哪件T恤!!!

六四事件过去这么多年,我身为一个有良心和良知的中国人,对于整个事件的发生和结束,从个人的观点解读当年事件的背景和政治环境以及国外势力操控者的良苦用心。
本人属中国内地最早接触互联网一族,同时深黯翻墙穿越网络且乐在其中,对网络新闻报道有一定的辩知能力,国内的报道整合翻墙后国外媒体报道就容易还原事件的真相,境外媒体不乏有客观的第三视角真实评述,但更多的歪曲事实、动淆视听的不真实报道,更加入某些惊悚、吸引眼球的字眼大肆渲染。
回忆当年六四事件,高校“天之骄子”的愿望和出发点是美好的,但事情的发展不是他们所想象中的而演变为全国性的骚乱,“打砸抢”是当时听到最多的词,国外反华势力更是磨拳擦掌蠢蠢欲动,从各种渠道渗透支持帮助那些对政府不满及政治欲求达不到的人士,国家秩序,法律秩序(先不说当时法律咋不昨的,但必竟有)荡然不存,国家管理层采取强硬措施难道错很远?你如果腿上生疮流脓到要截肢甚至危及生命会无动于衷听之任之吗?今日凡美国大兵及势力出现过的地方(阿富汗、伊拉克及整个中东地区)除了血腥与杀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自杀袭击平民事件还能发生些什么,那些极端反华势力应该用你们的力量和勇气去上述地方做你们平常想做的事,有勇气去吗?TMD美国一个拥有世界上最多连环杀手,变态杀人魔,校园枪击案,整个国家都可以合法偷窥别国所有人隐私(包括它的盟国),种族歧视严重,道德沦陷的国家还会有那么多二B的人趋之若鹜想要移民。见怪也不怪,美国建国是欧洲的流放者,罪犯,海盗,冒险者们建立起来的,就一完整的“邪恶轴心”国家却TMD指手划脚说他国邪恶。
这么多年来我实在找不出有关六四事件有国外媒体报道称部队枪杀平民大学生、坦克碾压学生的视频段落,有的话发出来,就当雅俗共赏。

五毛拿了快點滾!

我妈当时就在现场,亲眼看见那场"massacre",真假信不信是你的事。我在墙外,要为CPC辩护的话,不用像你那样翻墙。
至于证据,你要是真去找,不可能找不着,wikipedia的references下边那一大排,除非瞎子,不然很难相信会看不到。
至于夸大报道,这当然有。像大纪元,明报,苹果日报这类媒体的报道,有部分实在叫人难以置信。但是,既然是夸大,那就不可能是虚构,必定是基于事实,而后添油加醋,改的九不搭八,也是有的。但既然这场屠杀这么多证据了,你再不信,或者说你再声称是假的,那我无话可说。
说到大纪元,他们整天吵吵嚷嚷的活摘器官那事“证据”很多,有的真,有的假,不好下判断,也不应该妄下定论。另外,他们的网站办的实在太烂了。而且他们间接使得许多跟法轮功丝毫不沾边的中国人靠政治难民身份成功拿到美加护照,花的时间比走正常途径移民的人还快,真是很不公平啊。我一想到每年交那么多税,其中一部分被用来养这些人,就不得不感叹他们真的很会利用资源啊。
另外我觉得,当敏感话题产生时,CPC可以少用点“被境外政府或组织操控”之类的字眼。这实在是太单调了。<br/>
另外,如果你觉得这个网站不适合你,你可以去铁血社区之类的地方逛逛啊。

六四事件实际上为赵家人的崛起助了一臂之力,如果☭和政府真按当初的要求去反“官倒”的话,那么仰仗和毛爷爷的并肩战斗而打下江山的那些权贵们本以为借着改革开放大潮大捞一把,结果发现自己奶酪要动了,必然竭力阻止。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