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何其相似,巴尔干解密喜忧参半

(泡泡特约)上一篇文章中,我只谈到了中国对全球解密运动的效仿如过眼云烟般的失败了。其实,全球曾出现过百余个风风火火的效仿者,其中比较著名的包括:

巴尔蒂解密 BaltiLeaks,英国解密 BritiLeaks,布鲁塞尔解密 BrusselsLeaks,公司解密 Corporate Leaks,人群解密 CrowdLeaks,环境解密 EnviroLeaks,法国解密 FrenchLeaks,全球解密 GlobalLeaks,印尼解密 IndoLeaks,爱尔兰解密 IrishLeaks,以色列解密 IsraeliLeaks,巨大解密 Jumbo Leaks,柬埔寨解密 KHLeaks,解密邮件 LeakyMails,地方解密 LocalLeaks,梅普尔解密 MapleLeaks,魁北克解密 QuebeeLeaks,俄罗斯解密 RuLeaks,科学解密 ScienceLeaks,商业解密 TradeLeaks,大学解密 UniLeaks……

此外诸如华尔街日报(WSJ)、半岛电视台(AI Jazeera)及瑞典公共广播服务机构等主流媒体也设立了其实验性泄密门户网站。

但其中很多都失败了。大部分这类新网站没有使用 Tor,仅使用SSL协议或PGP,这些并不能隐藏访问者的身份。某些案例中,他们甚至不考虑安全性和加密问题。

很多主流媒体网站窥视着 Wikileaks 发掘的宝藏,但在技术方面,他们无法掌握。这就是为什么我强调,Wikileaks是全球最安全的解密平台,这里的安全意味着生死之差。

比如半岛电视台,名为“透明单元 Transparency Unit” 的泄密门户网站提供的只是一个SSL,使用PGP并建议用户运行Tor。它没有提供Tor匿名提交服务,但保护措施不仅需要授权,还要求用户必需是匿名的。

华尔街日报被称为“安全屋 Safehouse” 泄密渠道的建设同样显得无能,以至于安全界直接宣布了它的死亡。曾支持过很多解密运动模仿者的 Jacob Appelbaum 对此指出:“安全屋”在面对攻击时的防御能力非常脆弱,网络探听者能很容易破解SSL,更糟糕的是,该网站与Tor不兼容,无法对用户起到保护作用。他很严肃地写道:

“如果你打算创办一个文件泄密网站,请有点常识”。

电子前哨基金会(EFF)的一项法律分析并揭示了半岛电视台和华尔街日报网站的细则中的一大堆漏洞 —— 它们都规定:如果执法人员要求他们提供用户身份信息,他们将服从,并交出全部资料!

华尔街日报还告诉用户,它可能会与第三方分享泄密资料!就如EFF的律师 Hanni Fakhoury 所说:“他们将保留随时出卖你的权利”。

解密运动看起来风生水起,其事实上由于上述这些原因的存在,加上Wikileaks陷入了内鬼风波导致提交系统暂时关闭,结果是这段时间里的几乎所有人都处在干旱地带。

只有一个例外。

巴尔干解密

2010年12月,一个被成为“水牛 Bivol”的保加利亚新闻调查组织创办的“巴尔干解密 Balkan Leaks”上线了,其横跨刊头的标语是:“巴尔干人不再保守秘密”。

他们的宣传Logo上用古斯拉夫语写着一句口号:“提到角!”(水牛的角,为反击做准备)

巴尔干解密网站具备了Tor匿名提交系统,希望揭露巴尔干国家的有组织犯罪和政治腐败现象,它的工作原理与维基解密一样,用户提交秘密泄露的文件将是安全的。网站会将您的文件上传到他们设置的.onion网站。

.onion是一个用于在Tor网络上寻址特殊用途的顶级域后缀。这种后缀不属于实际的域名,也并未收录于域名根区中。但只要安装了正确的代理软件,如类似于浏览器的网络软件,即可通过Tor服务器发送特定的请求来访问.onion地址。使用这种技术可以使得信息提供商与用户难以被中间经过的网络主机或外界用户所追踪。

曾经不完美

它也有过曾经的不完美,虽然其安全技术被视为 Wikileaks 的可靠替身,起初调查性新闻经验的严重缺乏却与上述那些失败者没有太大区别。

2012年底,巴尔干解密公布了一个加了注释的微软 Word 文件,并称该文件已被提交到了网站的 Tor 服务器上。该文件是一个来自保加利亚能源部的协议,协议中概述了保加利亚和俄罗斯合作建设核电站的计划。

首先,文件使用 Word 提交本身就匪夷所思,并且文件也没有展示俄罗斯和保加利亚合作的完整证据,尤其是,这份协议甚至可以在保加利亚能源部的网站上找到。所以,这不是能引发国际兴趣的泄密。

中国在此的缺陷也将非常突出。我可以不客气地说,包括中国的“专业”媒体在内的政治关注者,极少有人真的能理解本文所强调的调查性新闻 —— 太多人缺乏足够的判断力和证实的逻辑。很多人是热心的,积极的,具有良好的参与激情,他们只是缺乏经验,尤其是政府常年管制下的媒体人,他们的“专业性”已经极其堪忧了。中国网民对假新闻低迷的鉴别能力、和对政治八卦的专注,足够说明这点。

巴尔干解密做出过不少成绩,其中最显赫的当属“百页文件”。它们是保加利亚前国防部长、一名法官以及公共财政部秘书长在一起受贿案中,长时间窃听录音的完整版本。

该文件还包含了每一级法官对不同事件的贿赂金额要求不加掩饰的讨论:这份文件需要几千保加利亚列弗(лев)。巴尔干解密网站写道:“这是第一次将这些完整录音公之于众,该录音文件实际上是一份行贿法官的指南”。

“百页文件”是该网站第一次抢先报道。相比于此前此后创立的那些碌碌无为的效仿者来说,唯独保加利亚人的泄密持续着。他们还曾经公布过76名前政治警察(Drazhavna Sigurnost )的名单和身份证号码 —— 政治警察是共产主义时代保加利亚的秘密警察。

就相当于中国的国宝和维稳便衣。

不久之后,巴尔干解密成为全球解密热潮中一座成功的孤独灯塔。

政权疯狂迫害调查记者

巴尔干解密的创始人是 Atanas Tchobanov。他曾作为侨民在巴黎圣米歇尔方丹生活过二十年。

Tchobanov 认为,巴尔干解密最大的成功在于对加强匿名的严格坚持 —— 不通过任何电子邮件、Facebook、或者在线聊天系统(IRC)的聊天协议提交任何东西。巴尔干解密为 Tor 的安装和使用写过一份详细的说明

巴尔干解密有一共12名工作人员协作,他们有一个罕见的共同点 —— 在这个大多数媒体只是作为无力的政府机器的国家里,这些人一直保有优秀的新闻工作记录。

Tchobanov 曾说:“保加利亚的新闻工作者要么是被吓坏了,要么是被收买了。这样的新闻界充斥着金钱和恐惧”。新闻机构与政府频繁交易,媒体为政府的利益而发布公告和广告,这种收入来源滋生出一种自我审查文化。按照无国界记者的评定,该国在欧盟中新闻自由度排名垫底。

再一次,与中国何其相似。

并且,保加利亚的新闻工作者会不时地遭遇袭击。调查过该国有组织犯罪的电视记者 Vassil Ivanov 就遭遇了炸弹袭击;另一名报道了黑手党的作家 Georgi Stoev 则在索非亚中心不幸被杀。还有一名记者被铁锤打成重伤,全身大面积骨折。三起案件均无人被指控。

中国目前为止还没有用炸弹对付记者,也没有记者因报道某些当局厌恶的话题而被杀。

1998年,《特鲁德劳动报》女记者 Anna Zarkova 在报道保加利亚人口贩卖后,被泼了硫酸。面部和身体严重烧伤,右眼因伤势严重而被切除。就在监控摄像头已经拍下了行凶者的车牌的情况下,依旧无人被捕。

Tchobanov 自己也曾经险些被持刀凶手谋杀。

恐吓新闻记者的“传统”要追溯到保加利亚早起统治时期,那时生活在伦敦的、持不同政见者作家 Georgi Markov 被一名乔装成推销员的间谍用雨伞尖刺伤,伞尖将一颗蓖麻毒素小球植入了 Markov 的腿部,三天后,他死在医院里。

这就像一种政府和黑手党赞助的安全监察制度。然而,这种制度不仅没能杀掉 Tchobanov 和他的合伙人,反而证实了他们作为新闻工作者的能力,将其塑造为泄密者眼中的不朽人物。正是当局对 Tchobanov 等创始人的敌对态度,帮巴尔干解密赢得了资料提供者的信任。

“我们从不宽恕,我们永不忘记” —— 匿名者组织口号

创始人的身世和刻骨铭心的仇恨

Tchobanov 的祖父是保加利亚反抗部队的将军,领导者数千名游击队员,在该国东南部的山区中与纳粹及保加利亚同盟政府战斗。然而,在战争临近结束时,保加利亚倒向盟国并成为苏联的附庸国后,新的政府并不信任 Tchobanov 祖父的政治势力。

1947年,祖父的私人医生给他进行了一次看似是常规的医疗注射,但,半小时后他就离开了人世。

并没有任何尸检。没有人知道死因。当时 Tchobanov 的父亲只有7岁。

Tchobanov 的祖母被要求签署“与已故丈夫断绝一切关系”的协议。但她拒绝了,于是,她和她的家人依旧是“国家敌人”,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不断被亲友、邻居故意地回避。

中国的文革时期,曾经出现过很多近似的案例。

Tchobanov 的父亲就在这样的阴影中长大,成为了一名作家,而且是保加利亚国内著名的诗人。他以很高的学分毕业于舒门大学,并在靠近土耳其的边境完成了服兵役。他从未隐藏自己对新政府的仇恨,他说:“我知道我们的社会正在走向死胡同,而我不怕说出来”。

Tchobanov 在攻读语言文学硕士期间,认识了一名土耳其女演员,24岁,非常漂亮,三天后他们就结婚了。但只做了一年的夫妻,因为他收到了一位朋友送来的一份详细报告,该报告正是他的妻子所写 —— 在过去的一年中,他的妻子监听了他和他的父亲所说的每一个字、甚至包括他的读的书籍、和他对朋友讲的笑话!

没错,他的妻子就是间谍。

经过质问,他的妻子先是否认,然后承认,最后完全崩溃了,并哭着请求原谅。她承认自己已经为特务机构工作了六年。现在她发誓会终止这份工作。但 Tchobanov 回答:“一旦你成为该系统的一员,就不可能退出,这是一种不能治愈的疾病”

他们离婚了。Tchobanov 就此隐居,在山野中生活,靠养羊和给人帮工收庄稼维生。没有电和缺水的环境下,他生活了五年。他已经快死心了。1992年,73岁的祖母告诉他,父亲将搬到索非亚,他这才返回布尔加斯。

这时他发现,保加利亚完全变了样,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如果不触及它腐败的核心的话。曾毁掉他的生活的政权在少数出身名门的政治寡头手中被解体重组。政治特务机关已经撤销,但还是有很多当年的秘密警察进入了新政府。

他在《劳动日报》找到了一份记者工作。在刊发黑手党谋杀、政府腐败,以及国家资源私有化的文章时,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勇敢,很快他就被看作是保加利亚东部最大的黑幕揭发者之一

90年代中期的南斯拉夫战争中,塞尔维亚遭受了国际贸易禁运制裁,与俄罗斯隔海相望的保加利亚东部黑海沿岸就顺理成章地成了走私的门户。1994年,Tchobanov 通过秘密消息来源证实了一个涉及黑手党和政府的复杂阴谋,他在《标准周刊》上发表了长达八页的调查报道。

很快,他收到了一连串诽谤指控。但所有这些指控最终都失败了,布尔加斯海关首席官员被控走私,被判有罪。

次年对另一起非法案件的调查——布尔加斯的非法工厂,让他遭到了死亡威胁,一封转交给他的信件上写着:“趁早为自己订块墓地!”

此次报道引起了舆论轰轰烈烈,最终,警察不得不对这间工厂进行了查封,但没有逮捕任何人。

这家工厂未被逮捕的牵涉人之一就是 Boyko Borisov。十六年后,此人成为了保加利亚总理。

联合的力量

早在 Tchobanov 积极加入全球解密运动之前,他就成尝试过群策群力的反抗方式。

从10岁起,Tchobanov 就知道,索非亚不是他的自由思想能够存在的地方 —— 他拒绝加入当地共产党,并被保加利亚政府强制其从事的低水平产业工作解雇。1989年,他获得了巴黎西部大学的奖学金,并毫不犹豫地搬到了巴黎拉丁区。

那时开始,Tchobanov 成为了一名熟练的计算机科学家,通过分析大量口语和书面语数据,找出人类语言最根本的基础。

但随着保加利亚新闻开始通过逐渐增多的网络新媒体一点一滴地跨越国界,他发现祖国的政治不容忽视,并且他看到了自己发挥才能的机会。

2004年,他创立了保加利亚非政府组织,并成为了对该国读者来说的热门媒体《巴黎新闻》的编辑,开始攻击保加利亚政府。

2008年,一份保加利亚报纸意外地将该国议会所有成员的手机号码刊登在了一个邀请函上,其原因是善意的邀请全国公民向议会成员发送新年祝福短信。Tchobanov 抓住了这个机会,将这份名单转发给了全球数千名保加利亚人,让他们发送短信要求废除税收。

很快,超过一万名参与者,以每天90条短信的轰炸淹没了议员们的手机,这种方法正是匿名者组织拆毁 Visa & MasterCard 网站相同的方式。

保加利亚政府立刻指使媒体对 Tchobanov 进行舆论轰炸加抹黑。而其中一名主张废除税种的议员公开道歉了。最终,Tchobanov 胜利了,法案被废除。

“所有纳税人都有权联系我们”——Tchobanov

只要你想要,就能找到武器

2008年,记者 Ognyan Stefanov 被堵在一家餐馆外,四肢的骨头被打得粉碎,被仍在路边等死。他侥幸保住了性命,却留下了严重的脑震荡,难以坐立。

Stefanov 是“危险新闻”的秘密编辑。在被殴打前的十天,他发表了一篇有关泄密的报道,该报道揭示了保加利亚国安局官员参与走私团伙的事实。秘密编辑的意思就是不挂名。但某种未知的原因令当局识别出了Stefanov,并找到了他。

在袭击案发生后,越来越多的匿名泄密曝光了国安局从事大量针对记者和政府官员的窃听活动—— 2010年,保加利亚政府一年进行的窃听大约有15000次,几乎等同于美国同年报道数量的200倍。这段时间里,秘密警察的监视和恐吓手段越发猖獗

此事让 Tchobanov 明白,水牛需要新的方法来进行自我保护。他在网络上搜索“匿名提交”,很快找到了 PGP、无痕信息、Tor 和 Wikileaks。

作为一名电脑爱好者,Tchobanov 立刻着迷于网站的技术方法。他开始密切关注 Wikileaks。他认识到,Wikileaks 不仅能保护新闻业,还能促进新闻业。于是他提出了保加利亚自己的解密网站设想 —— 一个以巴尔干及其周边地区为目标的泄密注射器,而非着眼于全球的水龙头。

几天后,他注册了网址,并在法国鲁贝的一家 OVH 数据中心建立了一个 SSL 保护网站,和Tor 匿名服务,该中心在 Wikileaks 迁往瑞典之前曾为其提供过服务器。

得到 Assange 的赞赏

Tchobanov 不是 Tim May,巴尔干解密也不是 BlackNet。Tchobanov 不仅寻求切开公共机构的秘密来证明加密技术和匿名性的力量,就像所有的优秀记者一样,他和他的同事们追求着最具新闻价值的信息,他们从公布的大部分 Wikileaks 电报中嗅到了其中隐藏的气味,就像 Manning 曾许诺的,期望这些文件能影响到全世界的每一个国家。

一份发布的电报引起了 Tchobanov 的注意,这是2005年美国大使 Pardew 对保加利亚有组织犯罪及其与政府间异常密切关系的简报。但当时 Wikileaks 和《卫报》合作,而被卫报编辑后,未包含任何特定的保加利亚人的名字。《卫报》用这份电报捏造了一个俄罗斯影响保加利亚黑手党的故事,但不能断言这是违背了保加利亚人的意愿。因此报纸只是简单地删掉了大量文本。原文共有 5226 个单词,其中的 1406 个单词被删除。

幸运的是,Wikileaks本身发布了完整版电报。这份完整版几乎可以说是保加利亚有组织犯罪的百科全书,深入到每一个主要团体,并按照诸如多团体、团体间、双向互动方法、与前突击员的联系和朋友等名字分类。这份文件为这些流氓参与的各种犯罪编写了目录,并追查了每一笔流向主要政党的黑钱。

水牛公布了这份报道,其它保加利亚报纸对此趋之若鹜。Tchobanov 在twitter 上责骂《卫报》删节原稿,并写信给Wikileaks,建议换掉卫报,并将保加利亚文件交给水牛。

Wikileaks开始调查水牛的独立性,两个月后,Tchobanov 和 Assange 会面了。

Assange 赞赏巴尔干解密的成绩,及其安全性技术。一个月后,水牛获得了全部文件。他们发现,这些正是他们想要的东西,揭示了巨大的丑闻。并成功报道了保加利亚版的“水门事件”—— 卢克石油公司(Lukoil)和俄罗斯大使馆的密切联系。

与中国一样的焦虑

保加利亚著名学者和作家 Evgeny Morozov 因对互联网推进全球政治民主化的能力持悲观态度而闻名。他认为,数字工具只能勒紧政府对其公民的控制。目前看来,他十年前的话已经说对了三分之二。

他对解密运动的全球政治变革能力也抱有谨慎的态度,他认为:“信息能够使政府难堪,但你必需看清政府的本质,就像用信息的本质来衡量难堪的因素一样”。他的话正是很多人质疑为什么 Wikileaks 没有涉及某些国家的信息的一部分潜在原因,另一部分原因是的确没有收到那些国家的泄密资料(Wikileaks 报道过中国的三聚氰胺事件,此后除催红了奶粉代购之外,一切照旧),也是我在 twitter 提出的焦虑所在

Morozov 明确指出:在俄罗斯和诸多亚洲国家,腐败本身就是公开的秘密,“只要去那里给他们用纳税人的钱购买的豪华别墅和避暑山庄拍点照片,就已经是公开的了,但在这些国家中,自行曝光的行为并没能引发必要的民主化变革”。

他说,不知道发布什么信息能使保加利亚难堪,那里的文化弥漫着犬儒主义,很难想象什么资料才能刺激到人民的反抗。

中国也一样。全球包括“巴拿马文件”在内的一些勇敢的披露,在中国社会上几乎没能引发丝毫的波动,人们就像看着一部色情电影那样,津津乐道着、自我审查着,继续过着犬儒的生活。

2011年5月,巴尔干解密挑战了这个社会的犬儒主义,它公布了美国大使的话,多次给保加利亚总理贴上了犯罪的标签。这些新闻在保加利亚的各种博客中回荡,并被多家媒体报纸报道。

但是,正如 Morozov 预测的那样:几乎什么都没发生。

解密并不是普通的调查新闻,它的目的是变革,是发动人们以此为基准的寻求正义的运动。当一个民族文化注定被动奴性的时候,十个 Wikileaks 也无能为力。

解密运动成功推翻了本阿里政府、杀死了卡扎菲、让冰岛人们史上第一次站起来抗议,结束了震惊全球的金融危机,这就是它的目的然而中国,我不敢保证任何。

保加利亚是强过中国的。自从巴尔干解密对行贿受贿和共济会的报道后,多名法官被以各种名义开除,Tchobanov 并不满意,他将此视为政府的“内部肃清”。在中国也会如此。

但必需肯定的成绩在于,自从该国总理的电报被公开后,鲍里索夫从未被任何欧洲领导人要求一对一会谈。保加利亚政府的“国际形象”完蛋了。同时,解密运动也引发荷兰和芬兰在保加利亚加入欧盟问题上投了反对票。

“首先他们忽略你,然后他们嘲笑你,随后他们批斗你,再后来你就获得了胜利” —— 甘地

赢在坚持

这是一条艰难的路,在保加利亚如此,在中国更是如此。但正如 iyouport 所认为的那样,我们应该尝试,否则不能断言任何。

尤其是在多年来一切都失败的情况下,虚无主义弥漫的情况下,新的尝试是必要的和可贵的。如果不行,那就继续尝试,但必需强调的是:

技术+学识+科学的筹划+准确的判断力和分析能力+彻底摆脱苦难的追求。

这就是本文的用意,希望能引起读者的思考。

 

评论

I'm not sure why but this website is loading extremely slow for me.

Is anyone else having this issue or is it a issue on my end?
I'll check back later and see if the problem still exists. http://ix.sk/iu4q5

Heya i am for the first time here. I came across this board and I find It truly useful & it helped me out
much. I hope to give something back and help others like you aided
me. https://myspace.com/jimjimgriffin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