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草根民主与乌托邦—台湾零时政府g0v

(泡泡网报道) 一群程式高手在2012年为了让公共资讯更加透明化而创立的台湾零时政府g0v,g0v在反服贸与反自经区的运动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与g0v 运作模式类似的组织也在亚洲遍地开花,如马来西亚的Accountable Sinar Project与香港的Code4HK等,都是建立在共享程式码的基础上G0v平台上出现的政治献金议员投票指南等专案,解放以往被深埋在官僚系统内的公共资讯,以浅白易懂的方式开放给全民,资讯透明化对台湾政坛的影响值得观望。泡泡网专访零时政府最早的也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唐凤,揭开g0v(其实不)神秘的面纱。

黑客

与她对话的时候,一直觉得有种莫名的距离感,好像在跟某种高智慧的外太空生物说话。虽然对方已经竭尽心力放下身段,试着从这个特定时空背景下的智识程度与我们对话,但还是不时会吐露出一种对我们了若指掌、早已窥知我们身世甚至生死的已涅槃高度逐渐的,我的眼前浮出一块巨大的黑色石碑,就像《2001:太空漫游》里那块宇宙智慧化成实体的石碑,而我就是影片刚开始时围着石碑吱吱乱叫的史前人类。


她叫做唐凤,很久以前他叫做唐宗汉,但那不过是另一个软体灵魂游走于不同载体的故事罢了。等等,我还没有说我们为何开始这段对话,不过这个忧虑可能也没有必要,毕竟我们的谈话逐字稿早就上线了,任何人都可以在台湾零时政府g0v的网站上找到。这个访谈,主要是为了了解g0v的运作模式,虽然在g0v的网站上似乎已经写得很清楚:"一个推动资讯透明化的社群,致力于开发公民参与社会的资讯平台与工具"," 没有负责人、代言人,由参与者自主决定想要参与的专案"。

去中心化

但这种描述对只熟悉"传统"组织动员模式的(大多数)人来说,实在是无法想像的。就算是BBS版面、网站论坛,也有特定的维护者,有版主有站长,运动有决策小组、核心成员,一个组织怎么可能会没有负责人或"管理团队"?缺乏明确的组织分工难道不会造成该做的事没有人做?对此,唐凤只淡淡地说:"如果没有人做,那大概就不是当下应该做的事。"

但当然g0v也不是完全没有组织分工,至少在专案的层次上,分工是实践必然的手段。比如说每隔两个月举办的黑客松会(hackathon – hackers marathon),或是即将展开的年会,都必须有人统筹策划并分工进行。但其他的专案,比如说政治献金专案就可以充分显示出g0v独特的去中心运作方式。受限于监察院行政命令,政治献金资料都被锁在pdf格式不能带出,只能够逐页列印,还得缴交查询费与列印费。这个专案因此必须由参与者认领待查专户(候选人),前往监察院查询后列印再扫瞄成图档,之后再由其他人用文字辨识程式将资讯数码化,上传到政治献金数位化网站,并将成果视觉化;此外还有一个小组负责政治献金透明化的游说工作。

这样动员广大的专案,却只需要一开始的架构工作,参与者随时可以加入,选择专案网页上的待认领项目,接续前人未尽的事业。此外所有数码化后的资料与视觉化的程式码都全部开放,以便他人接力,这也就是g0v标榜的"开源协力"。

在他们的努力之下,许多立委的选举经费来源、不论是来自巨商富贾的百万还是菜市场阿婆的一千块,一笔一笔清晰可见;选举支出不管是上五星级酒店还是吃路边摊,都一目了然,如此人们对这个候选人的背景与行事方式,也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选举类型 第12任总统、副总统
拟参选人 马英九、萧万长
个人捐赠收入 127172360
营利事业捐赠收入 224750380
政党捐赠收入 267000000
人民团体捐赠收入 4680788
匿名捐赠收入 53788336
其他收入 8515
人事费用支出 0
宣传支出 441763281
租用宣传车辆支出 6963639
租用竞选办事处支出 24302559
集会支出 41595987
交通旅运支出 19190056
杂支支出 102390479
返还捐赠支出 0
缴库支出 3728712
公共关系费用支出 0

资料与草根民主

开放政治献金专案与g0v最著名的政府预算视觉化专案,不仅显示了这类民间发起的“资讯透明化运动”动员力惊人,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将原本深锁在政府单位内、被官僚体制层层遮蔽的公共民生资讯,解放出来交给所有民众。它的意义在于将繁杂的预算与政治献金帐本“转成结构化的资料,降低了此类做法的门槛,于是任何人都可以在这个基础上提出自己想要的视觉化及诠释。”

点开g0v网站与它绝大多数的专案页面,就可以明显地看到,它和近二十年来流行的图像化传播有着极大的差异。当主流媒体资讯呈现越来越强调影像,甚至以影像张力决定新闻的重要性,g0v的主网上以文字为主,如果要使用影像,他们似乎偏爱未经剪截的现场录影,而非单幅、必然带着拍摄者诠释角度的照片。

所有的对话都会被纪录储存下来,文件以共笔方式产生,因此可以轻易地追溯在决策过程中,哪个念头何时浮出水面,谁主张了什么、谁又反对了什么,全都无所遁形。比如说,这段访问就是两天脸书讯息对话的成果,而整段内容也几乎立即地出现在g0v网站上。这样几近偏执的存档存证工作,保证了所有从诠释与传播过程间歧路出去、产生变质的论述,都可以找到它原始的脉络— 虽然这让(突然成为)“传统”媒体工作者的我,微微地惊吓到了,我们是如此习惯于躲藏在镜头切掉的那一片黑暗里,虽然copy & paste 文字对话实在也是挺方便的。

诠释的权力

不过仅仅开放原始资料本身,并不意味着对话就能够开始。比如说服贸争议时政府不断强调,整个服贸协定条文早已公布,民众如果有意见的话理当早先提出,但艰涩与充满产业代码的条文,对一般民众来说有若天书。因此g0v当时也出现了“你被服贸了吗”的专案,旨在帮助民众了解服贸条文对台湾产业的真正影响。

然而这不正是传统媒体工作者的职责吗?记者、作家、纪录片工作者、艺术家以往扮演的就是这种说故事的角色,他们理当作为人民的前锋,探索各种常人所不知、却对公共权益有关的议题,用浅显易懂的方式呈现出来但近年来台湾主流媒体立场鲜明,对事件的呈现时常各执一词,煽色腥与细琐化的新闻呈现,让民众对媒体的信心大减。 G0v的出现,无疑对媒体主导的传统资讯结构造成相当的冲击,将诠释的权力还给人民,不再受限于传统的媒体专业人士。不过唐凤认为g0v并不是为了取代传统媒体而诞生的,毋宁是一种补足的作用:“说故事的人非常重要,但人的认知功能是有限的,所以一个叙事能处理的细节有限,此时如果有结构化的资料,就可以举其大隅而不致偏失。”

无价值判断

成立不到两年,g0v平台上已经发起过上百个专案,专案内容遍及政治、社会与民生议题,但也包含将教育部国语辞典与其他字典扩张整合的萌典。当问及g0v是否有任何形式的专案审核程序时,唐凤说:“会到开放平台来邀人的,通常只要觉得某些不特定人会有兴趣的专案就可以…所以,类型也没有限制。”这种去中心的组织方式,也显示出这些资讯人不同寻常的价值观。既然没有权力中心,也就没有人可以决定什么样的专案该进行、什么样的专案不该进行,甚至连官网也没有固定的维护团队,任何人都可以动手更改,那万一被乱改了唐凤解释说:“和维基一样,可以按‘纪录’再‘回到上一版’即可。如果修复比破坏容易,破坏的人通常会丧失兴趣。”

但难道这样不会产生一些道德的困难吗?万一有人提出的专案完全违背他们的价值观甚至是道德感?在那端的唐凤立即以超级电脑的运作速度,贴出了公民团体沃草制作的“让你真的读懂草案的‘自经区争议书’”网页链接,与由国发会在g0v提出的专案“让你真的看懂草案的‘自经区释疑书’”。明显的,既然没有提案的审核与限制,政府单位也可以利用这个管道为自己辩解。这样各说各话的局面,在唐凤的眼中是“可以接受”的。真理是否可以越辩越明,还是当公单位也开始使用同样的工具、在相同的场域反击,这样的平台将丧失它从草根出声的公正言论价值,开始复制媒体的壁垒分明、互不信赖?

乌托邦

在这个网络的乌托邦里,这些科技奇才构建着他们在人间看不到的理想国。他们或许就像柏拉图《理想国》中离开洞穴后的哲学家,梦想着有朝一日他们将把太阳带进洞穴里,而他们用来唤醒人们的语言就是程式。只是当人类站在美丽新世界的入口,像上帝一般掌握着所有创造的工具时,他们却搭建了一个跟他们亟欲脱离的人间非常类似的地方。比如说,网络被塑造成一个男性场域,科技/写程式被视为是一种阳刚的行为,女性在此多半现身为(被渴望的)客体,如科技男几乎成为宅男的代称,而女性身影则出现在他们交换的AV影片、或线上游戏里的爆乳女性角色。对此感触特别深的唐凤说:“我自己从1993 进入网路(网络)文化开始,一直不是很知道为何线上世界要复制线下的性别符码。毕竟,据以所本的生理架构在线上是不在场的。”

虽然如此,唐凤还是相信网络世界开放出来的无穷可能性,性别认同是其中一个,另外一个就是挑战我们对“拥有”与物质性交换的仰赖。如绝大多数g0v的参与者,都是义务参加,她这次受邀到维也纳演讲的费用,也完全由她自己支付。她说,g0v才是正职,其他(赚钱的)工作只是打工。身为一个程式创作者,她完全放弃作品的所有权,因为她相信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认为毋须花费心力担心别人侵犯她的知识产权,可以让她更专心于新的创作,并借此“让尽量多人知道你的专业,从而逐渐成为能自足的自媒体。”她也指出像是国外著名的Patreon,台湾的啧啧flyingv.cc都是很好的例子,以群体赞助募款形式取代传统创作者由主张智慧财产权中获取金钱报偿。当策展人/推荐者角色取代了传统的出版商与音乐品牌,作品本身的品质(而非是否有市场价值)则会变得更受重视,尤其是电子书与随选印刷模式没有成本问题,避免创作过度被市场左右。

的确,在这个素民与小创作者饱受掌握生产工具与发声管道的财团压迫的时代,在这个光是一张选票已经不能再保证民主的时代,唐凤描述的网络新世界似乎是唯一光明的未来想像。所以我容忍几个碍眼的错字与赘词继续挂在我们的对话逐字稿里,决心不要再为了这种事情感到疙瘩,我要像《太空漫游》那只见识了宇宙智慧突然悟道的原始人那样,拿起一根骨头当作工具,从此开启了人类的工具文明。让我们都拿起这新的工具,为自己的自由奋斗吧!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