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他们——擅长心理操控的人长什么样

(泡泡特约)如前文所述,互联网恐怕很难帮助人们摆脱隧道生态,在这里,绝大多数人只会捡自己喜欢的内容看,对否定自己观点的信息视而不见,以证明自己正确为唯一目的进行“辩论”,尤其是通过社交媒体获取信息的时候,它的设计本身就助长了偏见,人们还以为自己是在自由的获取。于是认知在这里很难得到增进,大多数人只是在加深固有的认知和观念。

心理操控者如民粹政客,借用社交媒体做宣传能轻易获得成功并不奇怪。

心理操控是通过影响他人的思想和感情,使他人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本质上就是瞒骗,参见民粹政客如Trump、Nigel Farage,这也是为什么post-truth能成为2016年的年度热词。此时的控制方和被控制方绝对是不平等的关系,这是心理操控的一个重要特点。被控制方在解除操控后会恍然大悟,知道自己被骗了,信赖被对方滥用(英国民众正在发起反脱欧抗议)。

欺骗是高等动物才有的能力,根据马基雅维利的理性假说,导致人类智能进化的是社会智能的发展,社会智能的本质就是欺骗。

最原始的欺骗方法是先了解对手的行为习惯、用诱饵吸引对手上钩,埋下陷阱,人类在捕猎肉食动物时也经常用这种方法。但它需要一次性成功,否则被骗的一方会马上明白过来,从而反击和报复。

人类的智能进化出了更高级的欺骗方法,就是让对手意识不到自己被骗,也就是心理操控。部分维权人士揭露地方政府的恶行,却同时寻求“中央政府”的援助;反威权的“民主人士”却崇拜异国他乡的撒谎成性的民粹政客;下载了一堆加密应用,却依旧留在微信微博;围绕一套观点形成的粉丝圈子从不考虑该观点是否永远合理和恰当,只是持续的无原则认同……

威权政府真的成了最大的赢家?可见的是,不论其拥护者还是反对者,使用的几乎都是被它灌输的意识和思维方式,且意识不到自己的还留在隧道里。

自恋型人格与心理操控

心理操控有各式各样的形态、分不同的阶段,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就是独裁者、传销组织和邪教头目对其人民和成员的心理支配。他们与控制欲强大的父母、自我为中心的上司有多个相同之处,首先他们在封闭的团体中处于优势地位,会影响集团内其他人的安全感、甚至对其他人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其次,心理操控方对弱者普遍缺乏关怀和道德感,相反他们会沉浸于支配他人的快感和欲望中。

支配方在享受病态的快感,他们很难放弃控制他人的想法,就如众所周知的威权政府对社会的全面控制。支配方无法掌握自我,也无法产生关怀的意识,他们表现的关怀基本都是演戏。

这种特征与精神病学中一种人格构造特征相一致,它就是自恋型人格(参见“自恋型人格与社交网络媒介的关系”)。缺乏同情、习惯于榨取他人,虚张声势、逞强、若无其事的欺负弱者,都是自恋型人格的行为特点。

教主的炼成

英美的精神分析学者在对奥姆真理教的解析中给操控者总结出几点特征:1、他们的精神状态都不稳定(朝令夕改、易怒等),容易陷入妄想症(认为身边的人不忠诚、渴望一切尽在掌握)、神经衰弱和处在片面化自我的边缘(正确过一次就认为自己可以永远正确等)。

2、渴求被赞美,因为他们有脆弱的精神结构,赞美和尊重对他们来说是支持走下去不可获取的东西。打压不同意见、“不换脑就换人”、不许评论春晚等各种禁令,你一定不陌生。

3、非常注重宣传形象,要上头条、要展现最容光焕发的一面,无处不渴望大权在握,拼命的想证实自己。

有些人天生带有这类人格特质,而另一些人则有可能是在后天经历中被修改而成的。一个原本普通的人在“重生”为心理操控者之后的心理结构,可以用躁性防卫来描述,躁性防卫又称为自恋型防卫,精神结构比较脆弱的人在现实不能称心如意的时候,为了平衡沮丧和绝望来保护自己,就会不断膨胀自恋,用“自我万能”来武装自己、征服他人、支配他人、藐视他人,来守护自己的价值。

毛泽东、斯大林、希特勒等人,都有挫败的经历和当权后行为特征的共同点。曾经被藐视、被侮辱,但因为躁性防卫而没有转变为缺少自信的人,而是确信自己独一无二、无比伟大由此得到了人们的崇拜。

这种夸大自我型的人将对社会的攻击性和自我毁灭的愿望合二为一,当他们走上绝路时容易产生让整个世界与之一起灭亡的想法。因此自恋型人格的当权者非常危险,你一定还记得,Trump就职前后时政分析的热点话题持续表达出对核武器问题的担忧。

膨胀的自我

不论是独裁者还是邪教教主基本都有极度膨胀的自恋,他们不停的做着各种宣传,给人们灌输他们自己的思想,即使他们虚有其表,也要尽可能给那些只有微弱自恋的人带来强大的冲击。

还有一种类型的人,他们非常希望自己与众不同,但他们自己不能确定、也没有自信,一旦遇到领袖就很容易产生一种错觉,权力崇拜,认为自己追随到了“真理”,以臣服为容。通过认为“领袖/导师是特别的人”,来证明“自己也是特别的人”,这种错觉有极大的欺骗性和惯性,因为这种时候如果否定偶像就相当于否定了自己。

盲目的信仰在政治、宗教、传销等典型领域都有很明显的表现,在妄想型人格特质中也经常能看到这种现象。严重且长期的妄想型人格患者通过接受药物治疗,但当意识到一切都是自己的妄想时才是迎来了人生最大的危机,他们崩溃了。那些常年支撑自己的信念被证伪,他们失去了赖以生存的依托,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残酷的现实,因此他们中有些人在解除妄想后会选择自杀。

但如你所见,并非所有人都容易接受心理操控,虽然隧道生态很容易改变一个人,但还是有人能从传销组织中逃出来、拒绝被洗脑、能敏锐识别并消解党化语言的毒害、理解平等和自由的全部内涵,那么,究竟什么样的人最容易接受心理操控呢?

--未完待续--

评论

楼主一副高高在上指点江山的样子,大有世人皆醉我独醒的风范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