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正确”背后的动机

(泡泡特约)你肯定见过这样的人,他总是对的、强调自己是对的,哪怕他前后观点有明显差异,那也肯定源于自己的领会而不是“接受了别人的意见”;或者你觉得很难说服他人,哪怕他们一时下表达了对你的支持,转过头来没多久你在其他场合看到他们的时候,依旧是他们自己早前的观点丝毫没有你的痕迹。

妈妈说,不要尝试改变他人的想法,你肯定会失败的。有一些经过了反复验证而确立的结论,比如,人们接触的信息越多,就越会觉得自己才是正确无误的;匿名程度越高,越容易表现轻狂自大,如此来,互联网社交的特征恰好变成了类偏执状况的培养基?

——维持自尊的努力——

上面这个小标题是Harry Stack Sullivan的理论基石,在他那个年代,大部分心理学家使用的都是弗洛伊德的驱动力理论——弗洛伊德认为人们有一种强烈的需要,避免可能会摧毁自尊的觉察,他使用的是censorship(审查者)的概念来解释癔症症状——但Sullivan相信,与试图满足我们深层的性或攻击冲动相比,人们会更为积极的而又潜意识地参与一些操纵活动,以此来捍卫自我意识的稳定性,也就是维持自我形象的稳定性

这点在互联网上的表现比现实中更容易观察,因为切换页面(场域)易如反掌,于是给对比带来便利。比如你会能发现,有些人在不同平台上给人的印象不同、或者公开发言和群聊交流给人的印象不同,除非是非常熟悉此人的朋友,甚至会误会“被盗号”。打个比方,twitter上时政内容论述显得一身正气,因为面对的或者说随时准备迎接的是反对者的回应;Facebook熟人亲友互动时显得很生活化,比较温和,因为不需要太多捍卫自我正确的形象;小圈子群聊属于非匿名状态,会保持一种饭局式的随意感,比较重视私人化互动、措辞简约——用一种能强化默契感的表达方式来衬托关系亲密,“外人”很可能听不懂;非圈子群聊中态度冷淡,一种类似排异的需求令表达方式很容易极端化,这里的极端比公开平台程度要高。注意,上述这些是很微妙的,除非长期仔细观察才有机会发现,当事人自己也不一定能意识到。

你发现了吗?潜意识在扫描情境、迅速帮你定位形象,这可比用意识去挑选出门赴约的衣着快多了,你的自尊需求能很好的与所处情境相匹配,是从经验积累出的熟悉感,保持稳定性的一种防御工事。

Sullivan创造了“自我系统”的概念,用来描述一系列自动化的防御策略,以此抵挡来自情境变更的、对自我稳定性的威胁。他对自我本身并不感兴趣,只是把它简单的界定为“一切我们认为属于我们自己的事物”,最重要的是,当我们认为一些特质和形象是我们自己的时就会努力去保护他们免受焦虑的威胁——一切有可能严重干扰平衡状态的事物、一切有可能改变与他人交往现存模式的事件,都会引发焦虑和紧张,并需要采取行动来缓解焦虑,这些行动完全在潜意识下。反过来看就是,你很难甚至说无法通过忽略人际关系这个层面单纯用观点去交锋,对方给了你什么标签,此后你的任何言论都将在贴有这一标签的眼镜后面审视。

刻板印象是个很顽固的东西,心理学总是在提醒人们警惕下意识形成的刻板印象,该如何去定义某人这个问题你绝不可能仅凭其几个动作、几条twitter或者一两件事来获得正确答案,但现实却是,大多数人都这么干了,甚至为了一个预设的定义而“挖掘”此人的弊端、断章取义的解释,以求靠拢那个预设定义来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荒唐不?

twitter中文圈的“反民斗”群体很有此特征,他们存在一个预设的有关“民斗”的概念(形象),不管它是否正确、或者在多大范围内正确,如果某账号频繁发布时政类资讯和观点就会自动被套入上述概念,平衡感在于“我了解你了,你就是这种人”。反过来,对被审视方而言,就如同八卦新闻中的“伪真相”引发现实真相一样,长期被贴标签的人有可能会不由自主的表现出该标签状态。

精神分析专家Stren认为:可以用更简单的方式去描述自我系统的任务,即拒绝接受和形成新异形式,因为新异的体验很可能是危险的,安全感来自于具有熟悉性。我们并不像我们认为的那样能很好的理解事物、对大部分事件都具有掌控力,并且很可能无法对当前计划要做的事百分百确信,结果就是,自我系统被激活,来维持现状的整合性。

Sullivan认为,存在不同强度的威胁。在日常生活中,你会选择性的不去注意一些信息,因为这些信息与你需要维持的世界和自我信念不一致;更危险的威胁来自于分离反应,这种反应会将信息完全抹去,令自己保持一种绝对的观察片面。这里的重点在于,上述对环境的“监控(编辑)”动作一直持续存在着,并且绝大部分时候都是潜意识活动。

——潜意识动机——

因为维护自我形象而采取的编辑措施扩展了对动机的理解。其实大多数时候,你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者没去想过为什么),虽然这个事实让人很难接受。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当人们不像他们看起来那样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时就可能造成心理伤害,人们会做出一些解释来避免这种心理伤害。尤其是当这些动机没有吸引力、或者不被社会所接受时,这种方式会被明显放大。

承认自己有报复心理、功利、嫉妒、吝啬或者卑鄙是非常困难的,通常承认无知、依赖、逻辑混乱等,或只是无心出错也会引起尴尬,我们不希望他人知道自己存在这样的一面,于是拼命掩饰。

互信度过低的社会里,大多数人很难交到非常知心的朋友,会经常感觉孤单、不快乐,身边的人像过客一样留不下任何痕迹,金钱积累的友情很难给人带来安全感。这种状况下,人们更容易对“朋友”的标准产生一些夸张的、理想化的想法,进一步加深了孤独感,因为不再有人能合乎你的标准。于是,你会不断感觉到被背叛,不断的谴责积累出更多的不满足感。

当你谴责他人自私自利不够哥们的时候,或许是在避免谴责自己,你预设了一个前提:自己是完全正确的,你很可能考虑过某些遭遇源于自己的失误,但你也可能因为难以承认它,承认会带来尴尬或恐惧,于是下意识的隐藏。孤立和不快乐通过了长年积累,它所带来的想法和感受一直隐藏在适应的行为之下。对周边人的愤慨能达到几个目的,其中最重要的目的是,避免激活那些旧有的无价值感和不胜任感,自我系统找到了一些更安全的打击目标:旁人。

欺骗自己或许会能保护自己,但很多时候它是有害的,它加倍削弱你的互信能力、让你持续处于一种深层因素带来的恐惧中,甚至就在保护自己的时候,你也能察觉到,自己不敢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未完待续——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