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什么都知道

共产党使用的依旧是威权政府的传统管制方法,也就是一边封堵,一边灌输,他们一直认为封堵比灌输更重要,万一没封住,谎言的灌输就会被真相批驳。他们在这点上真的有点落伍了,传统适用的年代可不是互联网时代……中国人什么都知道。然而,这只是一半话,目前为止赢家还是党国。其原因依旧在于,中国人仅仅是什么都知道。为什么呢?

更多

互联网时代:并非心理学意义上的自恋文化

自恋文化打造了这个时代最核心的失败:人们已经完全忘记了应该如何塑造独立可靠的自我……普通劳动者像旧沙发一样被时代所抛弃,而投资银行家和各种秀文化养殖出来的明星们却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赚取了大笔现金

更多

苹果卖的究竟是什么?这个时代最关键的不是技术,而是心理学

也许你一直奇怪,那些某领域的专业人士、自称专家和学界精英的人物们,为什么在互联网上看起来如此的浅薄,真正的知识被简化了、高度概括性以至于扭曲了,却全然不知。表达模式已经渗透了思想,并且误导了公众,甚至改写了知识的概念。其实一切源于自我表达的需求,在这个个人营销时代里,人们孜孜以求的不过是自我形象能被多少人接受认可,浅薄化就是针对这个目的的,即便是某学科专业人士,也难以把学术界范式带到互联网舞台上,因为那不是大众(mass)口味

更多

移民潮如何养肥了“伊斯兰国”——AQIM模式的恐怖主义犯罪正在扩张

做为移民,不管你多么的贫穷或者富有,人贩子的角色对于你的旅途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即便在2015年夏天,欧盟暂时开放边境时,移民仍需要人贩子带着穿越欧洲到达某个成员国境内。这其中,最大的人口贩运团伙就是“伊斯兰国”(ISIS)

更多

中国政府已攀上景观政治的边缘

基本不关心世界的中国人也同样感受到了一种变化的出现,因为它已经体现在了本国的政治宣传形式上。近日,共产党的宣传机构正在推广一部新的七集专题片“不忘初心”,其中一个截取下来的小视频在社交网络流传,视频中习近平和李克强表演着如同说相声一般的捧逗角色。然而这并不是第一次……

更多

反对派和巴沙尔政府干着同样的勾当——叙利亚:恐怖主义犯罪

西方国家最大的一个误判就是,他们认为叙利亚反对派中存在一部分“温和反对派”,这是个奇怪的冠名,似乎旨在用以区分是不是圣战分子。你以为只有圣战分子才会暴虐?……本文提供给中文读者的一个主要信息就是:告诉你为什么“敌人的敌人”思路会害死人。并且,你看的新闻很多都是错的

更多

ISIS 简史

宗教极端分子打着“赢得自由”的旗号对抗威权政府,呼唤“公正社会”以赢得人民的支持。但最终,他们还给人间的是一个军事独裁政权,充斥着腐败、残忍和死亡

更多

百忧解时代(三)令人沉迷的广义化自杀

刘仲敬赢了。为什么?虽然早已有各方指责刘仲敬的历史学漏洞百出,本文无心考证,但必须承认的是,他在中国社会心理学实践方面的造诣的确不浅,至少在大洪水论上他完成了优秀的两头儿堵……为什么?
自杀不再是人们不愿正视的精神病理学的边缘化表现,而正在变成这个时代政治历史的主要代言人,也为理解这一时代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视角。并且更重要的是,事实上“自杀”这个词在当下具有了最广义的概念。你也许还并不了解

更多

百忧解时代(二)数字世界里焦躁的“新”人类

曾经我们还可以选择退出,但现在不行了,“完成”已经是最后阶段,我们把所有人都锁在了圆圈里。这是极权主义的噩梦……不间断注意力的圆圈,对注意力的捕获。每一个人都对其他所有人保持着完美透明的圆圈,绝对力量和绝对无能的圆圈

更多

百忧解时代(一)变质的竞争和时代性焦虑

时至今日,人们已经有了一定程度上的网络生活经验,应该已经发现,线上声援和线下行动的比例是不匹配的,往往差距悬殊,预期中伟大的O2O动员模式似乎难度极高。这不完全是信息接收的问题,虽然有GFW的存在,更多是粉丝经济问题。粉丝经济让社交网络生态变成了竞技场,人与人之间是竞争关系,竞争关系虚弱了合作能力,而且这种竞争是神经症式竞争 —— 网络平台同时具有舞台效应,一个表演者为了什么而存在?观众。每个人都是其他人的观众,也同时是所有人的演员,这便把个体卡在一个神经症式的夹缝状态中:一边是被爱的渴求,一边是赢过他人的欲望……

更多

暴涨的种族冲突和身份证明的魔咒

随着难民潮的汹涌,和极右翼团体的冲动,当下的种族冲突被描述为“纳粹之后的第二次高峰”,从网络舆论战到街头混战,从歧视性涂鸦到事实性滋扰,各式各样的民族矛盾问题正持续被媒体和研究人士紧密关注着。这次,中国人真的没有缺席,虽然其中不少人扮演了反派。故事绝不是从唐山收费站开始的,它更早,更深远,也更令人焦虑。于是不得不说说了,在更多令人毛孔悚然的历史被重演之前

更多

不要轻易骂别人“装逼” 他可能真的无法控制自己

挑衅、专横、言辞刻薄、自嘲、装逼、羞辱感、缺乏行动力……这些状况很可能是有原因的。继续上篇文章中的话题。这座大冰山不容小视,你对人际关系的诧异、无法联手做事的困惑、办公室政治、婚恋危机等等常见的问题很可能都与此有关。并且,目前还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更多需要靠患者自己的意识去抵抗。介绍几种判断方法给你

更多

为什么说自我审查不是简单的恐惧而是更大问题的冰山一角?

这种情绪很耽误学习和工作的,包括思考和行动,它会干扰你的认知和判断力,牵着你去捕捉那些能证实自己的焦虑“确切无疑”的只言片语,你不再能察觉大局,看不到抵御空间和可利用来反抗的东西。这就是吓唬你的人最想要的状态……自我审查不是恐惧,而是一个更大的问题的一小部分表现

更多

从媒体卖乖到政治品牌化(二)消费者经济时代脆弱的民主

必需知道,那些引起你不快的低效率元素是民主和社区的根基,这两种制度从定义上来说注定不是效率最高的。有效的民主文化必须包含某种混乱和尴尬的不期而遇,社区也一样,人们必须能接触到一些他们本心并不想接触的东西,必须能听到一些他们并不愿意听到的话题和观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