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误解引发对中文社交媒体政治参与的思考

民主国家的正常运作有赖于民众的积极参与。传播学有“社会资产”概念,与政治参与有着正向关系,重视人际与社区、关切人际的互信程度和社区的参与。传播学认为,社交网络容易造成人际疏离,从而削弱社会资产的能力。但对于威权体制来说,网络的价值在于有机会绕避实体的网格化维稳从而强化人际关联,从线上发展到线下。然在强大的传播心理作用下,大部分人不会去考虑实体连接……一个关于究竟是为了传播而表达,还是为了实现而表达的问题

更多

网络公民社会与网络参与

在这一个真实的“平行空间”里,互联网社会学家卡斯特所抽象的“真实的虚拟性”赋予了任何虚拟性——无论表达还是行动——以丰富的真实性本身,即在互联网空间的言论和行动的基础上,而非平等的参与权利基础上,赋予了“网民”作为公民的政治参与的可能和一个“抗争型的公民社会”(contentious civil society),或可定义为 “公民社会IV”……

更多

投票心理学:行为成因分析 帮你抵制宣传的迷惑

候选人的宣传深谙此道,他们一直在通过不断的研究将最新得出的理论实施在政治宣传上。而与此同时,选民们自己却大多不了解自己行为形成的原理,这种交锋是不平等的。媒体也在胡说,更不应该

更多

在无知无耻的中国学术界泥沼中挣扎的人--台湾籍教授程曜

他只有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要求:请中国学界尊重事实、科学伦理和人性良知。然而……在过去的十二年里,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对他抹黑栽赃、破坏他的实验室、公然在台湾旧同事面前嘲笑,邀请他在系里演讲的时候系主任也不忘公然揶揄……程曜教授孤独一人挑战百年物理知识,这不仅仅需要实验能力,努力补足欠缺的知识,更须要勇气和信仰,不畏惧一切屈辱、暗中破坏、挑拨离间、恐吓、以及压缩经济来源

中国人对恐怖主义的误解和对欧洲的偏见

欧洲接连遭遇恐袭,中国公众也更多谈论起伊斯兰、移民和难民、恐怖主义、和福利政策了。只是,并不令人惊讶的,绝大多数人,无论公知还是普通人在关注和讨论中所暴露出来的认知,与三、四十年前讨论西方资本主义的时候似乎并无多大区别。一个社会的集体认知水平,也许未必是伴随与收入增长和开放交流同步提高的,反而可能在许多领域出现各种妨碍认知的封闭或者盲目自信……

更多

恐怖主义无关宗教 正相反是对信仰的威胁(上)

有人这样评价,本届美国大选截至目前为止最大的价值就是,曝光了一堆中国人的愚蠢。似乎毫不夸张。Trump的华人支持者对伊斯兰教的标签化认知和对恐袭成因的错误理解也融入了中文圈的争执,各种怪异的观点层出不穷。虽然曾经写过很多纠正,但事实显示,并没能对舆论场起到明显作用,只好继续重复。恐怖主义无关宗教,正相反它是对信仰的威胁

更多

当人们不再信任--埋藏在情绪数据中的媒体和被损伤的社会知觉

越来越多类似的东西和有目的的政治宣传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网络数据的重要部分,这些数据能感知公众情绪的变化,在美国大选中,通过对twitter“情绪分析”的结论比传统渠道的民调更多被信任,它们对政客来说是重要的参数。我们已经生活在数据世界里了。然而它又给现实政治带来可怕的结果……

更多

Mr.Statelessness? 夹缝中的美国华裔和中国移民爱好者

他们很可能也没有获得足够的美国籍心理满足感,而他们自己的群体又没能建立起一个独立的文化体系,于是处于一种夹缝状态;还有人这样评价:华裔美国人(尤其是新移民)是一个奇怪的群体,他们在使用中国的社会价值观、思维和行为习惯表达“我爱美国”。虽然华裔群体内部存在很大差异,各自状况不同,但仍可以这样说,如果中国的政治状况持续,这部分群体的身份认同危机也很可能将会持续...

更多

科技未来 隐藏在便捷舒适中的幽灵

一个幽灵在现代社会中时隐时现,它就是蕴藏在新技术中的威胁。如果说怪兽是深层恐惧的具象,那么AI则象征着技术力量取悦我们的方式,来自于人们对便捷和舒适的期待,两者都会弱化人的思考能力。我们不能积极的参与到政治讨论中,也不会反思和考虑我们的集体选择,这是一个政治议题,因为它涉及一个核心,即我们理想且可期的制度应该是什么样的,是开明的、反思的和积极参与的?还是被动而受人操纵的?人们对潜意识的态度将对努力的结果产生深刻影响……

更多

现代版怪兽和个人英雄主义

世界上散落着巨大而棘手的威胁,怪异的抽象观念扭曲着我们的政治对话。冷战创造出邪恶帝国的概念,独裁者威胁着每一个善良公民的权益,异教徒威胁着伊斯兰教,恐怖主义威胁着整个世界。人们会把这些危险视作抽象概念,而非拟人化的象征,但这个过程确实会把人变成怪兽,它们带来的恐怖和真实程度绝不亚于怪兽带给人类祖先的恐怖程度。它们是时代想象力的产物……

更多

在中国:互联网政治的“两极分化”和新门槛(下)

六度分隔是很强大的,MoveOn的成功经常被社会学分析引来说明问题,但可惜它在中国被打破了,微信加速了社会小共同体原子化,社会互信度低下、参与能力被恐惧感绑架、网络管制、审查和GFW等等都改变了六度分隔效应,社会关系网这等核心资源严重匮乏。这也令中国人很缺乏这方面经验,成功与否都还是次要的...

更多

在中国:互联网上的政治为何如此局限(上)

我们都知道,政治内容一直是互联网上的小众,同时很多人对互联网的政治联盟和组织动员能力保持着满满的期待。如果你真的希望利用它实现点什么,首先就要深刻的了解它,尤其是了解它在中国的状况。GFW不是全部问题,其他阻碍同样不容忽视。可以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而解决的第一步是认识到问题所在...

更多

恶性偏见和无实效的争议

当正常的偏见被扩大化并付诸行动时就会出现恶性偏见,它经常涉及身份问题。当群体成员否认自己不愿看到的属性时,他们通过处理这类想法来净化之声,并把这些属性投射到被歧视群体身上——攻击不同意见、种族和阶层,贴标签、扣帽子,抹黑构陷...

更多

在中国:内容创业者的背面

什么是好的内容?——人们有兴趣知道的内容 + 人们认为正确的内容,与内容本身的现实价值关系不大、甚至与其是否真的正确关系不大,如果严重颠覆人们的认知,哪怕有再多、再可靠的理据,恐怕也难以被认可。这并不是互联网媒介造成的,互联网只是加快了你被否定的速度,因为人们的获取被迫在更短的时间内做出选择,直觉成了几乎全部的依据,既有认知和偏好是直觉产生的基础。Chris是在这段对他来说很独特的工作经历中认识到这点的,他引用了网络上一句中国式调侃来表达这个问题:“想火吗?你要先学会讨好傻逼”。这个看似偏执的极简化说法足够用万余字去解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