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新任共军经历的中国区董事 中文用户需要警惕什么

文/
Lu Wei

上周末,一则消息在Twitter中文圈引发轰动效应,恐慌、焦虑、冷静分析和怒不可遏,各种态度接踵而来。但对Leon来说,更多的是纠结。

「我不知道该不该跟进这个话题」,Leon说,「在此之前,有海外社交网络中文用户因发言或传播内容,被中国当局传唤甚至拘留的消息,我都做了淡化处理,强调属于定位监控,提醒人们注意 ,一定要将墙外注册信息与墙内常用信息做区别处理,避免被加以关联。我希望大陆网民能保住至少一个可信赖的平台、保住拒绝自我审查畅所欲言的习惯,其根本是政治反对的音量不能再被削减了,自由思考的能力不要继续下滑」。

Leon是记者,主要负责互联网相关话题的报道,供应翻墙的中文网民,包括翻墙技术推介、隐私安全维护技巧,以及协助声援因言获罪的网友。他说,「我们的原则是保证言论自由、和尽可能避免无效牺牲。如果全民发推就能改天换日,何乐不为?但很显然这并不现实」。

对大陆用户来说Twitter不再安全了吗?也许目前还不是这样,但一个迹象似乎颇为惹眼。自由港官方主页415日报道,继FacebookGoogle之后, Twitter任命了首位大中华区高管。

Twitter首席执行官Jace Dorsey发布推文称,公司已经任命Kathy Chen(陈葵)担任Twitter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Managing Director)。

随后KathyChen 表示 Twitter能为国内企业提供产品以及服务的实时信息,并帮助中国企业海外推广,将会为中国企业、创业者、合作伙伴和开发者创造更多价值。中共党喉新华社在Twitter的英文官方账号对陈葵表示祝贺,陈葵回复称「要加强联系」。

 

 

资料显示,KathyChen(陈葵)为香港人,上任后办公地点位于香港。其此前曾任微软企业产品及微软云合作伙伴生态战略负责人。

根据LinkedIn的资料,陈葵从北方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进入二炮第一研究所,当了7年军人 …… 后被选派到北京附近的研究院,担任最機密的飞彈程式设计工作。Twitter中文圈知名博主@wenyunchao对此表示:推特应该对由陈葵 @kathychen2016 的中国军人经历及曾与中国公安部合作的职业背景引发的担忧作出必要的解释和保证,至少保证该职位不会和中国当局及代理人谈及针对其他用户的内容审查,推特也应该保证该职位无权干预内容审查及触及用户隐私

最初透露该消息的是大陆一家亲政府的财经媒体,那篇报道不仅片面——只字未提KathyChen(陈葵)的背景,且使用了中国当局对国际互联网公司一贯的面子化橄榄枝态度,将TwitterGoogleFacebook相比较,并暗示硅谷巨头青睐中国市场是「趋势」也是「明智之举」。显然,至少目前为止Twitter还并没有出现如Facebook那般大尺度的逢迎中共审查部门的行为,但舆论显示,对未来抱以悲观的情绪为数不少。

Twitter聘用陈葵的背后究竟还有什么内容

Twitter今年2月份公布的财报显示,目前活跃用户为3.2亿;本财年第一财季用户数量没有增长,这也其自IPO以来首次出现用户数量无增长。从去年起股价就持续下跌,焦虑可想而知。

网友lifent评论指:「越知名的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对招聘人员的背景调查越发仔细,这些都是老外首先搞起来的,相反你要重点考虑为什么他们要冒着被人说闲话、甚至谩骂攻击、招致绯闻的风险去聘用像陈葵这样的人,是不是有把柄在别人手里,是不是背后有什么交易,联想到twitter快要不行的业绩,你们可以大胆猜」。

这的确有些令人不解,如此明显的共产党背景能得以被美国巨头企业看中,其中应该存在必要的逻辑。包括陈葵的前雇主思科,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早已不是秘密。更有陈葵的另一个前雇主——在中美网战中为中国政府方面助力的「北京冠群金辰」。

20005月期间,名为「I love you」的病毒透过网络散布,造成大陆大型企业服务器重度瘫痪。事隔一年,因中美军机擦撞事件,20015月初发生了中美黑客大战。中国大陆在推动产业信息化的同时,投入大量的经费用于政府部门的信息化,对于网络资料安全,也投注相当的经费与人力,建构防火墙等基础设施。北京冠群金辰就是在这样的特殊背景下,于19987月由美国CA(大陆登记为冠群计算机)与公安部中国金辰合资成立,也是大陆软件业的第一次官方与外资合作,共同开发「网络安全软件」。

陈葵在1999年底被挖角到冠群金辰担任总经理,负责经营大陆的「信息安全市场」其技术能力和立场可见一斑。

Twitter中文圈网友的反应是否可以理解?

推特网友@laosan 就此发起白宫请愿,要求调查Twitter大中华区CEO陈葵的背景,只要十万签名即可让白宫回应,邀请大家签名和转发——言论自由、为信息安全。

但也有Twitter中文圈用户认为网友们的反应「过激」了。给出的理由是「推特是美国公司,值得信任,找有可疑背景的人做大中华区总经理也改变不了这个公司基本属性,服务器,技术,政策,都不可能为所谓大中华区的小角色而改变,不明白中文圈人士为何如此惊诧,至于吗?等Jack和党国勾兑再惊诧好不好?」

不过目测显示,这一观点并没有获得足够多的复议。做互联网研究的Leon认为,即便勾兑了我们也不可能知道。没有证据能显示某位推友因发言被警方骚扰是出于推特提供隐私信息(比如地理位置和验证手机号)。各种法规、商业保护都在拒绝用户的知情。

我们使用网络应用服务是免费的,互联网公司依靠广告生存,用户本身是它们的产品,我们的地理位置、使用习惯、爱好倾向等等都是重要商业信息,Leon继续说道,「对大陆实施多年的网格化维稳,网络用户所在位置很重要、绑定手机相当于把身份证贴在脑门上……Twitter梦想的大中华区市场里那些目标商家,大多依靠中国政府的直接或间接庇护得以生存、发展,必要时候它们做出信息交易并不奇怪」。

「大陆翻墙网民在推特一直是安全的,因为中国审查部门无法了解到我们的隐蔽性注册信息,也包括搜索记录、私聊记录,或许硅谷巨头会在一定程度上与美国政府合作,但不可能与中国或朝鲜政府合作,这不需要解释。习近平执政以来搞了很多新法律,反间谍法国安法,都是为管制舆论、扼杀政治反对做下的口袋」,Leon认为,早前中国当局顶多使用大量五毛水军干扰舆论,但没可能找得到发言者的具体现实身份,只要用户严格区别墙内外的明文注册信息、坚决不使用位置功能,避免与陌生人私聊涉及个人隐私信息的内容不过,目前看来这点需要怀疑了。

知名推友@wenyunchao 也表示:「我完全不认为中文推特圈一些朋友对陈葵任命的反应是夸张的」。他说,中文推特网友一路被压迫驱赶流亡至此,有夸张的压迫就会有夸张的反应,在夸张的压迫之下,夸张的反应实属正常,也就是说,这是一种特别环境下的正常反应。如果装作自己生活在正常的国家来观察网友的反应,那才是不正常的夸张的。

反对者认为,陈葵的「职务级别低,相当于地区广告经理,不可能接触到用户隐私信息」。不过推友saac表示:「这个任命的争议恰好在此,也就是候选者是否对这种敏感地区背景有考量或倾听用户声音的可能」,「另外也不要小看职位不显著的人,当年Google 断腕中国的导火索就是能够访问Gmail 代码的程序员,而不是李开复」。

另一位推友manmanzhuo对此指出:虽然表面上无害,但是她在国安工作过的背景和人脉只有那些,想不往技术部门安插国安的人员都不可能。这些技术人员就不像她那么显眼,却有着巨大的破坏力。

反转GFW的另一面

FacebookGoogle等一样,Twitter近年来也在努力开拓中国市场。去年3月,Twitter在香港设立办公室,并组建了一支讲中国话、了解中国市场、懂中国文化的中国本地团队。8月,Twitter开通了大中华区账号,用中文推广Twitter服务。

此前,Twitter亚太区副总裁Shailesh Rao在接受采访时称,因一些其他因素,Twitter的中国策略并非吸引社交网络用户,而是做中国企业的生意。其去年中国广告客户增长逾300%,包括华为、联想、新华社、人民日报等。

Twitter新兴市场销售总监Peter Greenberger则称,在中国已经占据一定市场份额、未来可预期增量市场有限的中国企业寄希望于挖掘海外市场。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中国创新公司都希望在全球市场取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被中国防火墙(GFW)封锁的海外网络科技媒体泡泡网在去年2月曾发表报告《GFW的反转》,文章指出,扩张国际市场邀请海外用户使用大陆国产应用,树立所谓中国制造新形象,是国内热门网络公司近年来的重点攻势。其性质被评论认为是“GFW的反转”——将自由区域的用户拉到不自由区域内。

做为新生代热门平台的微信从2011年发布以来增速惊人,但主要用户都来自于大陆,以致国内市场迅速趋近饱和。随即微信将目标转向海外市场,却遇到了来自同类产品LineWhatsApp等的竞争,以致20147-9月的三个月里,用户增幅达到历史新低。而海外市场明显阻力不小,主要原因或并非产品本身的相关问题,举世闻名的中国式网络审查,导致大多使用者不敢将自己的隐私信息放在这些随时可以被政府部门窥视到的软件上。

文章指出,或许这就是微信对海外IP放宽审查管制的主要原因之一——海外用户可见的部分内容,大陆用户不可见;还有微信自5.0版本就增加了的举报按钮,有使用者发现,如果设置为英文版后台,就不会出现这个举报按钮。

但当时的报道没有提及国际互联网公司跻身中国市场的热情。其实这也是反转GFW的一部分——满足中国当局的审查要求,同时保持中国用户和海外用户的社交关系,一部分海外用户的信息和发布内容由此进入GFW区域。尤其是香港和台湾的华文网友,应该更多警惕这种现象。

更需要指出的是:中共当局对国际热点议题「反恐」的独特理解和处理方式。同时,国际互联网公司纷纷承诺「消除网络涉恐有害信息」,于是无法不怀疑中国当局会借「反恐」之由行使扼杀言论之实。去年12月的乌镇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国政府特别提到互联网反恐问题

中国境内的反恐行动和安防举措一直多有被质疑,很多被当局指称为恐怖主义的事件没有提供足够信息,第三方对暴力事件细节的核实工作十分困难。中国限制外国记者和国际观察人士独立核实中国官方的说法,而官媒报道往往是这些境内暴力事件的唯一消息来源。更为常态化的是以反恐为由替侵犯人权的网络监管正名。

由于信息严重不透明,做为国际企业(如Twitter)想查证是很难的,如果中国当局认为某位用户「涉恐」,互联网企业很难拒绝提供隐私数据的要求。

「我知道,相关问题讲得越详细,就越有可能带来更多自我审查,但现实走势已足够紧迫,有必要让更多网络用户了解到,舆论热度或许能对局面有所影响。虽然很理想化」,Leon说。

他表示:媒体是不应该有立场的,「再此意义上我不能算纯粹的媒体人,我的立场始终是维护言论自由、信息平等,为公民争取免于恐慌的权利」。

16日凌晨,发生在Twitter中文圈的热点话题能登陆Twitter话题排行榜吗?Leon说他也不知道,「没人能了解网络公司的算法,那是商业机密之一,对于有碍商机的舆论,Twitter有无视的权力。大批的观点和态度很可能就此石沉大海,但表达是网民的权利,同时充分的表达及扩散可以让更多网民知情。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评论

温馨提示,应该是Jack Dorsey,书写成Jace Dorsey(Jace Dorsey发布推文称),校正后,望请告知!

温馨提示,应该是Jack Dorsey,书写成Jace Dorsey(Jace Dorsey发布推文称),校正后,望请告知!

冒个泡吧!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