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还是培养基?自恋型人格与社交网络媒介的关系

威权政治是仇恨和恐惧驱动的,民主政治是信任驱动的,Trump通过打破信任、扩散刺激性情绪,得以获得广泛共鸣,如果他的支持率三成以上与此有关,便很难再将社交网络语境定义为民主。注意:自恋型人格居于黑暗人格三合一首位,是‘政治强人’的重要特征……

更多

化了妆的”社交网络情绪”和Trump的隐形信徒

民族是受其性格左右的,内在于这种性格不协调的所有制度都只能是一件借来的衣服,是暂时的伪装,“群体从来不渴望真理,谁能让他们产生幻想,谁就能轻易地主宰他们,谁试图破灭他们的幻想,谁就将永远成为他们的敌人”…

更多

冷漠,低效的自嘲和习以为常

中文底层舆论的特点是一等媒体引导话题,二等时评人带来观点,三也是最为关键的就是,普遍缺乏引领及聚合一个话题的主动性甚至意识。而对于媒体来说,只能带来最新的信息,也就是最具新闻价值的话题,他们追求的是“眼前一亮”,包括舆论点评在内,如果无法挖掘到更多新意,他们就会放弃对该话题的深入……

更多

信息筛选和垃圾识别--并未真正普及的互联网人基本功

作为一名资深网民,你真的懂如何善用搜索功能吗?有可能已经浪费掉了大半的上网费,很可惜是不是?面对汹涌而来的信息大潮,如何在最短时间内筛查出垃圾和虚假,已经成为互联网人的刚需性机能,提供些技巧助你一臂之力…

更多

社交网络人擦不净的眼镜片

发红包才转发,是熟人才会点击,即便在同一个群聊里,如果你与众人不熟悉也会被忽视。最终人们看到的有可能不是真理,而是最有钱最喜欢发红包的人、或者大众情人式人物的观点。我们当然可以希望大众情人们都是智慧的结晶,不过在中国的网络上,这两点价值很难兼备,内容审查的大门槛造就了一个规律:越明白的人“死”得越快,越是有真知灼见越难以获得知名度……

更多

一个误解引发对中文社交媒体政治参与的思考

民主国家的正常运作有赖于民众的积极参与。传播学有“社会资产”概念,与政治参与有着正向关系,重视人际与社区、关切人际的互信程度和社区的参与。传播学认为,社交网络容易造成人际疏离,从而削弱社会资产的能力。但对于威权体制来说,网络的价值在于有机会绕避实体的网格化维稳从而强化人际关联,从线上发展到线下。然在强大的传播心理作用下,大部分人不会去考虑实体连接……一个关于究竟是为了传播而表达,还是为了实现而表达的问题

更多

网络公民社会与网络参与

在这一个真实的“平行空间”里,互联网社会学家卡斯特所抽象的“真实的虚拟性”赋予了任何虚拟性——无论表达还是行动——以丰富的真实性本身,即在互联网空间的言论和行动的基础上,而非平等的参与权利基础上,赋予了“网民”作为公民的政治参与的可能和一个“抗争型的公民社会”(contentious civil society),或可定义为 “公民社会IV”……

更多

投票心理学:行为成因分析 帮你抵制宣传的迷惑

候选人的宣传深谙此道,他们一直在通过不断的研究将最新得出的理论实施在政治宣传上。而与此同时,选民们自己却大多不了解自己行为形成的原理,这种交锋是不平等的。媒体也在胡说,更不应该

更多

在无知无耻的中国学术界泥沼中挣扎的人--台湾籍教授程曜

他只有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要求:请中国学界尊重事实、科学伦理和人性良知。然而……在过去的十二年里,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对他抹黑栽赃、破坏他的实验室、公然在台湾旧同事面前嘲笑,邀请他在系里演讲的时候系主任也不忘公然揶揄……程曜教授孤独一人挑战百年物理知识,这不仅仅需要实验能力,努力补足欠缺的知识,更须要勇气和信仰,不畏惧一切屈辱、暗中破坏、挑拨离间、恐吓、以及压缩经济来源

中国人对恐怖主义的误解和对欧洲的偏见

欧洲接连遭遇恐袭,中国公众也更多谈论起伊斯兰、移民和难民、恐怖主义、和福利政策了。只是,并不令人惊讶的,绝大多数人,无论公知还是普通人在关注和讨论中所暴露出来的认知,与三、四十年前讨论西方资本主义的时候似乎并无多大区别。一个社会的集体认知水平,也许未必是伴随与收入增长和开放交流同步提高的,反而可能在许多领域出现各种妨碍认知的封闭或者盲目自信……

更多

恐怖主义无关宗教 正相反是对信仰的威胁(上)

有人这样评价,本届美国大选截至目前为止最大的价值就是,曝光了一堆中国人的愚蠢。似乎毫不夸张。Trump的华人支持者对伊斯兰教的标签化认知和对恐袭成因的错误理解也融入了中文圈的争执,各种怪异的观点层出不穷。虽然曾经写过很多纠正,但事实显示,并没能对舆论场起到明显作用,只好继续重复。恐怖主义无关宗教,正相反它是对信仰的威胁

更多

当人们不再信任--埋藏在情绪数据中的媒体和被损伤的社会知觉

越来越多类似的东西和有目的的政治宣传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网络数据的重要部分,这些数据能感知公众情绪的变化,在美国大选中,通过对twitter“情绪分析”的结论比传统渠道的民调更多被信任,它们对政客来说是重要的参数。我们已经生活在数据世界里了。然而它又给现实政治带来可怕的结果……

更多

Mr.Statelessness? 夹缝中的美国华裔和中国移民爱好者

他们很可能也没有获得足够的美国籍心理满足感,而他们自己的群体又没能建立起一个独立的文化体系,于是处于一种夹缝状态;还有人这样评价:华裔美国人(尤其是新移民)是一个奇怪的群体,他们在使用中国的社会价值观、思维和行为习惯表达“我爱美国”。虽然华裔群体内部存在很大差异,各自状况不同,但仍可以这样说,如果中国的政治状况持续,这部分群体的身份认同危机也很可能将会持续...

更多

科技未来 隐藏在便捷舒适中的幽灵

一个幽灵在现代社会中时隐时现,它就是蕴藏在新技术中的威胁。如果说怪兽是深层恐惧的具象,那么AI则象征着技术力量取悦我们的方式,来自于人们对便捷和舒适的期待,两者都会弱化人的思考能力。我们不能积极的参与到政治讨论中,也不会反思和考虑我们的集体选择,这是一个政治议题,因为它涉及一个核心,即我们理想且可期的制度应该是什么样的,是开明的、反思的和积极参与的?还是被动而受人操纵的?人们对潜意识的态度将对努力的结果产生深刻影响……

更多